诗园

    
  双击自动滚屏  
澡堂江湖二题(胡恒念)

发表日期:2012年11月14日  出处:原创  作者:胡恒念  本页面已被访问 2091 次

澡堂江湖二题

 

国人习惯集于澡堂濯泡,痴而不改。一汪汤池,氤氲弥漫,众膊相接,或狎言纷飞,或闹中取静,恣意丛生。贫穷富贵,阳春白雪,皆掩于一片白花花的赤条条里,不显山水,一派众生平等,和谐之态。然有人之地,就有纷扰,就暗含了江湖的繁杂和沉重。

 

搓背

公共浴池,都提供搓灰、按摩服务。人本泥就,纵然日日冲,亦免不了灰泥如雹,故每每泡澡,请人搓背者众。把身子扔进池子里浸个上十分钟,待肉红骨酥,香汗微出,意惰情散之际,则被请上案台,“啪”,服务者将双手一拍如同响板,大咧咧地循着坑坑凸凸来回捣鼓起来,有长拉、有短揉,有硬搓、有轻摩,直把整个人儿反反正正、里里外外都招呼个透遍,终了,在白腚上不轻不重地搧个巴掌,省了一句“搞定”。搓灰者皆小裤雨靴,每人守一案,专等客户上台受搓,势如庖丁。一汉微醺,泡罢上台。其身魁伟,高过米八,重超百八,置于案上,前后左右把个案台盖了结实,肥足厚手仍不得放。汉久候,又催数声,两搓灰工无意上前伺候,汉斥曰“吾不付银?”,二人仍无动。汉奈何,嘟嘟囔囔奔前台寻老板撒气。老板急如火燎,怒责二人。一人诉道“非为故意怠慢,客人庞,己身小,立一侧,手短实够不到另侧,故无法”,另个急辩:“未敢推诿,今日活多,体累,暂小憩”。时有一娃儿,跃上案台,哂然叫:“我身小,钱不少”。两工赧然。

刺龙画凤

既为澡堂,众人更衣、泡洗,均赤膊相见。屡见纹身,好不壮观。那一背老虎望月,纠纠然威风凛凛,那一胸鲁达持铲,呜呀呀怒悍天成,那一膀凤翥九天,怎得个豪情冲霄,那一腕“忍”字,隐约了沧桑无限。瞅确无纹身在,争想评论。一老者摇首言:“自古仁义臣于圣贤,富贵人家,均矜稳持重,肩经纬宏业,凡纹身者,均霄小之辈,无成大业,至若乱世之人”。另一老者颔首附和:“但见凡刺龙画凤、红毛绿尾巴者,总归牢门货”。吴姓教师亦有感:“家庭教育尤重,子不教,父之过,若家门不幸,出此佞种,万悔已迟”,吴生续言:“吾儿自小管教甚严,无点滴恶习,身心如玉,今年已高中军校矣”。言间,吴生妙儿推门而入,云临时探家,车马劳顿,亦来去尘净身。吴生更显得意色,佯装厉声训儿,众人随意苦劝。吴生儿脱净上衣,豁然露出一黑恶鬼头伏于胸前,众口怔目愕。吴生见状,连不迭申辩:“现纹身非大逆不道,也入得了行伍,进得了学府------”。吴生面如五六月乱云,速抄一托鞋,奔向其子,狂叫:“好个不孝儿------”。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诗园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6212627   联系人:晓风 网站律师 :薛伟
备案号:苏ICP备075064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