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园

    
  双击自动滚屏  
王监生轶事

发表日期:2012年8月22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1447 次

                   王监生轶事

 

    人在年轻的时候,免不得年少轻狂一身坏毛病,免不得要时常自我矫正,在下所提的主人公即是一例。

    必须声明我写的主人公生活在前清,不然这故事就他妈编不成。其实本也不需编,确有这么一个人——王监生,小名王五排行老小,家人凑钱供他念了私塾,捐了例监,这人便这山盼起那山高,幻想自己看卷子,自己中状元,要试试省学政的院考混个举人出来。

    王监生吃了公家饭,不免得意,加之又监管着某个会馆,自然说话办事和先前不同,整天大辫子梳得油光可鉴,一甩一甩的,风度翩翩潇洒得很。人言马大了值钱,人大了不值钱,他自觉牛逼,高那些辫子缠头的乡邻一等,可大家也不买他的帐,打草的陪不起放驴的,见了面打几下哈哈说得过去而已。

    一日,王监生从一茅厕出来,轻松许多,在街上闲步,闲来无事就想往人堆里走走显摆显摆,先到街口,人皆避之。往男人堆里挤,不等你张口人已散去;往女人堆里凑众皆掩鼻,你走过去了还对着你的后背叽叽咕咕指指点点。心下纳闷又有些悻悻然,拦住一哥们说,躲啥子躲?跟我装蒜,五爷跟你说话是看得起你,说说看:老毛子会不会追老佛爷到山西?——问你话哩,嗳!嗳——。光顾说,那哥们一甩袖已离远了。我靠!走那么快干嘛?急着去盖凉石头吗?五爷还不稀理你哩,回家喝功夫茶去。当下进了家门,见媳妇正摆饭,自个高叫一声王五爷到!一边腰一哈,手一伸,来了个自请自的动作。媳妇一见夫君近身便嗳呀呀,说快出去,快出去,你身上什么味儿?监生倒也听话,刚一扭身,媳妇又叫开了,咋整的,蹲谁家茅厕啦?半辫子的屎。

    啥子?王监生一听吃一惊,拉过辫子一瞧,可不,半截黄澄澄的屎。难怪人家都躲你,你看你吧,媳妇倚着门框边抡手臂边掩鼻说,你整个人都臭了。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诗园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6212627   联系人:晓风 网站律师 :薛伟
备案号:苏ICP备075064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