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园

    
  双击自动滚屏  
诗意的心灵朝圣者、途中的诉说——浅评丑乙的诗

发表日期:2012年5月28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2612 次

诗意的心灵朝圣者、途中的诉说——浅评丑乙的诗《朝圣》

作者:龙的妹妹

  1

  先说一点题外话,关乎朝圣的背景。

  通常,“朝圣”,是指一个人去他信仰的圣地或其它重要地点的旅程。朝圣,在世界上的有影响的几大宗教中都是一种普遍的行为。许多宗教认为特定地方有灵性重要性:创立者或圣人的诞生或去世地——比如佛诞圣地--尼泊尔蓝毗尼花园,就是佛教徒朝圣地首选;他们的呼召或灵性唤醒之地——菩提伽耶,又称菩提道场,释迦牟尼佛悟道成佛处……包括任何被视为具有特殊灵性力量的场所,圣陵或庙宇,信徒为了自己的灵性益处去拜访,去寻找一些问题的答案。在世俗意义上,朝圣是一项具有重大的道德或灵性意义的旅程或探寻。基督教朝圣中心耶路撒冷;沙特阿拉伯麦加城市是伊斯兰第一圣地…..朝圣是宗教的也是文化的行为,“朝圣”是佛徒也是人的心灵追寻净土、追寻精神王国的实践方式。

  朝圣是具有象征意义的。

    特纳在《文化中的想象与朝圣:人类学透视》朝圣者经历了心理状态或精神状态以及本性的复归、情感的交融等过程。特纳指出:“所有宗教性的仪式都有强烈的感情的一面,无论它是全然无声的或是被礼拜式的表现所充满或取代的。象征,是来自情感的高潮和认同的洞悉,它会因仪式过程中众人所引发的情绪表现变得更为有力。换言之,来自不同社会、地理区域的朝圣者,他们个别的却有相似的感情倾向在各主要的朝圣地形成了一种‘联合体’,这种联合体就是造成对笃信者情绪冲击的本质和强度(而那经常是不分昼夜、不断进行的),这当中不仅由一个个别的村庄或村民的力量即可诱发出这种感性的气氛,这是由无数个人的忧虑和希望所形成的洪流,而宗教的仪式和象征,能够为其个人与人际间事务的忧烦和愚昧,重新带来秩序和意义,并且从这些希望中,引发出朝圣者箴言式的喜乐。”特纳认为“意识活动之外的社会生活基本上是封闭的、枯燥的和无人性的;人性只有在仪式和宗教、艺术中才能得以繁荣发展”

    “朝圣”,首先就让人想到了朝圣者的身影,我首先联想到的是去往拉萨大昭寺路上的虔诚的藏胞。当年我去西藏之前,就有人提醒我,“你到大昭寺去,如果有人从你身边突然倒下去你不要被吓着、也不要惊叫;那些走了千里万里路来的藏民,会在大昭寺外找到任何缝隙匍匐下去、五体着地,十分虔诚”,2008年冬天我参观大昭寺时,就静静地观看了虔诚的朝圣者,他们脸上的表情,那种姿态,深留在心。他们是一个集体,从故乡出发,朝着圣城拉萨,一路风餐露宿、历经千辛万苦,三步一磕,越过雪原,直至拉萨。如果不到拉萨朝圣,教徒们就自觉进行原地磕长头的拜佛仪式,教徒们认为在修行中,一个人至少要磕一万次……

 

  2

  认真读过丑乙的《朝圣》一首,说说读后的感觉。

 

    天堂,毫无遮挡。太阳
    高高在上。我双手合十,只身前往
    我必须仰视,用最谦逊的目光
    目光处,信仰,翱翔在飞鸟之上

    我曾走过的地方,身影被拉长

 

  “我”用谦卑的目光仰望着灵魂渴望皈依的明亮幸福的“西方极乐土”或“天堂”,心怀虔诚、态度谦逊,我仰望着高处我朝圣的灵魂“翱翔在飞鸟之上”,而“我”作为尚未进入天堂的朝圣者,我一步一步在地上走、在人世间走“我曾走过的地方,身影被拉长”——就像逆着命运的洪水行走,向后的风,拖拽着我的脚步、拉长了身后的阴影。这一节的末一句传递出朝圣者路途漫漫、艰辛跋涉的人生旅途背景。这一句话引申开去,有人生种种况味 ……这一首诗的头一节,像一本人生之书的前言部分,交待了普遍意义上的朝圣者的在场和行走“途中”的姿态。

    我开始祷告,以岁月为鼓
    我要让阳光温暖我的每一处情伤
    并以佛的名义, 赐我力量
    祷告中,春,席卷而来
    石头绽出了莲花,佛,开始生长

    

  在人生的旅途,作者从“情”入手。古人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已经经历过爱情的创伤,我向神佛祷告、祈求,假以生命的岁月,求取“阳光”为我疗伤。我的祷告好像感应了佛,佛向我呈现春的扑面而来的气息,无心的石头顿悟“绽出了莲花”——暗喻“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吧?“莲花”是佛家的意象,有谓“无量佛如莲”;是作者的心像。我心即佛——“佛,开始生长”。末句出彩:朝圣者心中的佛突然降临,佛不是先在的,是心中升起的;应该说,诗人创造了自己的“佛”。佛在心中心中有佛”,是做人的高蹈的境界。诗中的朝圣者是向佛奔去。“佛”是什么?佛是智慧、德行、慈悲的最高的成就者。佛,是由人修行而成佛的,不是宇宙自然的神。佛教的创始人、佛陀乔答摩·悉达多,简称为佛,其意为觉悟。而“佛”的最高境界是“普渡众生”——普遍引渡所有的人,使他们脱离苦海,登上彼岸……把这首诗比作一条河的话,它没有向前流畅,而是在诗中转身——

 

    我还要藉一时的虔诚
    喝一碗青稞酒和油酥茶
    不为欢喜,只为皈依了的愿望
    至高无上的神啊,我无罪
    今晚,我只想做自己的王

  诗中的角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教徒,是一个诗人在“朝圣”:他穿着僧衣,向佛膜拜;诗中还有地域性的暗示“酥油茶”和“青稞酒”;诗人是向着高原上的“佛”走去——这是诗开始给我们的印象。这个朝圣者,他能够终生毫无迷惑地“朝圣”吗?“藉一时的虔诚”隐约告诉我们这个朝圣者并非在信仰的恒温状态、在朝拜仪式的持衡状态。而末尾诗人说“至高无上的神啊,我无罪∕今晚,我只想做自己的王”。佛,佛性,主张众生平等有生皆苦,以超脱生死为理想境界;佛的最高境界是“普渡众生”。诗的结尾,诗人却向佛告白,“至高无上的神啊,我无罪”、“今晚,我只想做自己的王”。这结尾,诗人并未真正皈依,他不忏悔,也不想成佛——“只想做自己的王”!

  读到结尾我们才知道,这个朝圣者,他要最终寻找的只是自己的精神王国,找到有生、现世的落脚点、找到个人存在的价值,或说,今生活着的意义……

  这首诗,因为有诗友推荐,我便取下细读。静读时,心中就慢慢被浸润。这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照佛家话说是“六根不净”的人世间的朝圣者,诗是意识流、心灵的诉说;但这个朝圣者的诉说,他是站在“朝圣”这一社会文化行为的背景上,他面对的问题是众生的问题,他追问的答案,存在于永世常新的生存之谜……读诗时,我们跟他一起面对苦谛,跟他一起行走、追寻和追问……因为诗中的观照是人类普遍的困境和问题,这首诗就不是一个人的自言自语,而具备了与人情感和思想沟通的基础和可能。

  此诗,借关键词“朝圣”说事,而诗并非呈现真正的宗教的追随而是表现人性化的灵魂的朝圣之旅,诗的末尾一节转折,由“佛”到“人”……通过“朝圣”这个仪式,人或者朝圣者,能穿越三界最终到达自己精神的王国么?诗,对诗人来说,也是一种宗教么?

 

  这首诗,还要分析什么形式或技巧吗?作者的意识流动、“朝圣”的中心线索、诗人内心自足的结构,等等。其实,这首诗我没有看到刻意的结构,我看到了“思想到哪里、语言就到哪里”,思想获得了它的形式;思和诗,是圆融一体的。

 

附录

【朝圣】
文:丑乙

天堂,毫无遮挡。太阳
高高在上。我双手合十,只身前往
我必须仰视,用最谦逊的目光
目光处,信仰,翱翔在飞鸟之上
我曾走过的地方,身影被拉长

我开始祷告,以岁月为鼓
我要让阳光温暖我的每一处情伤
并以佛的名义, 赐我力量
祷告中,春,席卷而来
石头绽出了莲花,佛,开始生长

我还要藉一时的虔诚
喝一碗青稞酒和油酥茶
不为欢喜,只为皈依了的愿望
至高无上的神啊,我无罪
今晚,我只想做自己的王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诗园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6212627   联系人:晓风 网站律师 :薛伟
备案号:苏ICP备075064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