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园

    
  双击自动滚屏  
大家都在讲故事

发表日期:2012年1月27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1576 次

大家都在讲故事

——谈谈叙述性诗歌堪忧的前景
     

    “因为没什么好写的,大家开始讲故事……那甚至也不是故事,只是些日常琐事,絮絮叨叨,跟北京街头老大妈聊天没什么区别”。——这是“朦胧诗”代表诗人北岛对今天叙述性口语诗歌的评价,看得出对“朦胧诗”以后形成的叙述性风气并不感冒。而在诗歌界,此种风气之出位所形成的常态的混乱,俨然推土机沿城市叶脉乱拱、乱窜了20年。
     上世纪80年代中期“第三代”诗运动以后,诗歌界从质疑“朦胧诗”、质疑延续“朦胧诗”的知识分子写作开始,就转向了口语式的叙述性写作,就像美国“垮掉派”对长期笼罩美国诗坛的“学院精英派”的颠覆,“第三代”诗人就有这样的倾向,以后的“民间写作”也是这样,几乎改变了一代人的书写方式,似飓风横扫,以致矫枉过正。笔者习诗多年,老实讲,曾经非常推崇叙述性诗歌这种探索性、反叛式、超越时间性的诗写作方式,也一直是这么“习” 下来的,时至今日却是日复一日的失望,渐生舍弃之心,一如孙绍振所言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脚步是孩子气的”,倘于我又是一次阶段性转变,内心又会如情爱割舍一般痛苦。
     我想真正好的诗歌是有一定神性、能够进入灵魂的,一首诗歌的好坏并不取决于采用了何种表现手法,诗歌的本质在于有没有诗性,有没有内在诗质。我们以前总认为诗歌是抒情的,认为暗示、朦胧、象征、隐喻、通感等更有诗性,总是把意象作为诗歌基本的审美单位,而“朦胧诗”的崛起让诗歌摆脱了正统和虚妄,“第三代”诗又让崇高起来的诗歌有了人间烟火。20年来风行的冷抒情诗写作,抛弃传统诗歌的抒情而采用比较舒缓、娓娓道来式的诗写作,把诗味隐进字里行间,隐进语言的琥珀,一味呈现而不参与评价。诗写作的叙事性更多地体现在视域、路向、过程、内蕴、思想的特质上,诗味隐于书写的过程而不是像哲理诗一样附于末尾。而对于这类的诗写作,有人认为诗人杨黎写的是“废话诗”,有人认为诗人路也是“把诗歌当小说写,把小说当诗歌写”。当然,叙述性写作本身就有很大局限,太多的诗人把它写成了口水和流水账就是明证,真正能把叙述赋予诗意的诗人并不多见。西渡就认为:“所谓的叙事性诗歌普遍存在两个缺陷:想象力的退化和主体体验的贫乏。”事实上,叙述性诗写作在朦胧诗、第三代诗之后风行20年,时至今日如同耗尽了元气的政府苟延残喘,创作严重失衡,好的作品、过目难忘的作品已不多了。
     时间仿佛就是一个封闭的循环通路,无论新诗还是旧诗,都像一条左爬右爬的蚕,尾巴却被永恒的钉子固定在它出生的地方。今天的现代诗,回归诗歌本源的复位在所难免。
     20年后的今天,此心境已非彼心境,我的诗歌藏书中许多书脊上的烫金字在夕阳下闪光,而我不知道里面有无好诗。之所以这么认为,并非由于叙述性诗写作作为一种表现手法并不足取,或者说感觉太过鸡零狗碎,而是因为蜂拥而去的诗人太多,几乎充斥了所有的诗歌选本,到了需要变变方向的时候。我想热闹之后,每个人都只能面对自己的内心,回到一个人的写作状态中去,毕竟从文比的是艺术而非山头,就像习武比的是武艺而非武器。我想只有对社会窥得深些,具有不同与人的洞察力和辨析力,才能写出真正沉潜的东西来。浮躁、心智被扭曲的诗人,从来没有好作品。——诗歌应该建立在什么样的本质之上?相对于伟大永恒的诗歌,20年冒出的嘈嘈切切的诗坛“才俊”能算得个啥?有人甚至认为“口语写作对神圣的拒绝,对经典和文化的鄙弃,最终使诗歌堕落为一种极端的消费主义立场,葬送了诗歌本身也葬送了诗歌面向公众的前途(枕戈《80后之“神性写作”与“口语写作”》)。”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诗园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6212627   联系人:晓风 网站律师 :薛伟
备案号:苏ICP备075064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