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园

    
  双击自动滚屏  
谁能陪我去看雪

发表日期:2011年12月30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1853 次

    北京今天下了第二次雪,依然是薄薄的,依然碎碎糟糟的纷纷扬扬的撒了下来,落在树上,街上和稀稀落落的人身上。碎碎糟糟的学让我感觉没有一点的气势,感觉不到一点北国风光。太阳并没有因为下雪而藏了起来,它的光芒仍然穿透那些细碎的雪花,直射你的眼目。不管怎么说,看见雪心情还是高兴的。真想和谁去走走,在田野,在河旁,在十里长安大街。看看雪后的宛平城,看看矗立在风雪中的卢沟桥,看看那些依然为了生存还在街上匆匆忙忙赶路的天南海北的人们。
    记忆中最为深刻的是女儿出生的那年,老天也是下了薄薄的一层雪。我到不是重男轻女,只是心里很想给第一次抱晚辈的母亲生一个大孙子,结果事与愿违,我的心一下子沉落了,顶着细碎的雪花,头也不回的走出去了不知道多远。只知道我身后是一行孤独的脚印,长长的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很想给女儿起一个王雪的名字,思来想去,还是纪念出生地址吧,于是,王阳诞生了。王阳,也不仅仅是光是纪念出生地址,还有一个更高的愿望——希望女儿像太阳一样,走到哪里都给哪里带去光明,带去温暖。
    说起女儿不免想起了和她妈妈婚前的一件事情。其实,也不算什么事情。那天,我应约去她家里。她家住在市区的边缘,并且还是一个偏僻的地方,经过一道山梁。那山说起来不高,但至少自行车骑不上去,来往的行人不得不推着自行车走路。那天也是下着细细碎碎的雪花,路虽然不滑,走起来也难免不受影响。一上山坡,忽然刮起了风,风在无遮无拦的情况下,非常的施虐,脸上犹如被锋利的刀片薄薄的削了一层又一层的。不一会,就会红头涨脸的了。幸好我戴着那年时髦的长长的雪白的围脖,一圈一圈的把脖子脸缠了一圈又一圈的。
    没有想到,和她父亲没有聊上几句,就谈“嘣”了,我只好委婉地说,以后再说吧,起身走了出去。她一见紧忙尾随我出来,拉着我的手说,不要听我父母的,我的事情我做主。
雪似乎越下越大,我们两个人,好像两个雪人立在雪中,那一刻,成就了一个家庭。
    雪,似乎总是和我说不清楚。母亲说,我出生的时候,天也是下着雪,那雪下得好大好大的。母亲没有文化,要是有文化,说不好也会像李白一样,弄出来一个什么雪花大如席之类的。那天,雪一直下着,一连下了三天,才渐渐地露出了一张脸,笑咪咪的看着那些到处寻找食物的麻雀。雪晴了的那天早上,父亲一起来,出房门,就看见一只兔子,是一只母兔,好家伙,足有八九斤,还是一只母兔。卷缩在院内一个墙角,父亲乐了,自言自语地说,好啊,看我儿子这命,连野兔都来了,正好给他妈妈下奶。这些,我当然是一无所知。
    谁能想到,后来,娶的老婆竟然也是属兔子的,天下还有这么巧的事情,不得不称奇。
    在雪天,兔子走了,义无反顾的走了,没有回一下头,是不是回到她喜欢的地方去了?雪地上只留下一行深深浅浅的笔直的脚印。
窗外,太阳高高的升了起来,它的脸愈发的红了,在白雪的映衬下格外的靓丽了。风停了,雪住了。
    看着窗外的雪地,我想,这个时候,谁会陪我出去走走,去远处,出大地,去田野,去河旁,一起看雪。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诗园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6212627   联系人:晓风 网站律师 :薛伟
备案号:苏ICP备075064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