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园

    
  双击自动滚屏  
凤姐与她的梦中情人

发表日期:2011年12月18日  出处:原创  作者:湖语  本页面已被访问 1785 次

 

秘咒唾液

 

不错!奥巴马的确不是凤姐的梦中情人。但你却千万不要因此而说凤姐也不可能成为奥巴马的梦中情人,如果你不慎那样说了,那就错了。错!错错错错错!大错而特错!只要凤姐愿意,她可以让任何一个人对她朝思暮想,包括奥巴马。凤姐练就了一门绝技,那就是不管是谁只要吃了她念过秘咒的唾液,他或她的眼里就再也不会有别的男人或女人了,在他或她的幻觉里,会把自己和给自己唾液吃的那个人无限的美化,此外所有的人都会被无限丑化。

奥巴马永远成不了凤姐的梦中情人!这不是狂语,更不是假话,凤姐说的是真的,真的是真的,她的梦中情人她永远的梦中情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凤哥。凤哥在她的心目中的地位,是任何东西也无法取代的,不仅仅奥巴马无法取代,就是以整个美国为代价也无法取代。

凤哥,一个刻骨铭心的名字,一个在她血液里奔腾的名字,一个融入了她呼吸的名字,一个像山一样魁伟的名字,一个像海一样深情的名字。

凤哥也练就了那门绝技,凤哥跟凤姐是师兄妹关系。本来,凤姐是不喜欢凤哥的, 但自从吃了凤哥念过秘咒的唾液以后,她的眼里除了凤哥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别的人了,就连奥巴马在她眼里失去了光彩和魅力。

凤哥当初也不喜欢凤姐。那时,他们在彼此的眼里都丑陋不堪,都认为对方才是十足的笨蛋、傻瓜、白痴、神经病,他们用尽了他们所知道的所有的骂人的、贬义的、肮脏的字眼。

“你很无知。”凤姐说道。

“你比我更无知。”凤哥说,“我随便提一个简单的问题你也回答不出来。”

“没有什么问题我回答不出的。”

“那我问你,公狗肚皮下面吊起直甩的是什么东西?”

“我说你无知就是无知,你爷爷奥巴马的男性证明物你都不知道。”

“你侮辱奥巴马。”

“人可以叫奥巴马狗就不可以叫奥巴马了吗?给狗取一个总统的名字那是对作为总统的人的至高无上的尊重。想想看,对狗都如此尊重,对人不就是更加尊重了吗?”

“呸呸呸!你强盗逻辑。”

“呸呸呸呸!你逻辑强盗。”

 “你泼大粪!”

“你才泼大粪!”

他们吵个不休,你指我鼻子,我指你眼睛,口沫横飞,跳起来八丈高。凤哥终于忍无可忍,就下定决心,狠狠在心里说道:“我要让你一辈子想我,又一辈子得不到我,让你痛苦一辈子!孤独一辈子!”他立即观师默相,念一念咒语,然后一个箭步冲上去,猛地抱住凤姐,用舌头掀开凤姐的嘴唇,把他的秘咒唾液呸呸呸喷泉一样吐在凤姐的嘴里。但凤姐的口臭也实在难闻,比那又臭又响的隔食屁还臭。凤哥把他的秘咒唾液吐到凤姐嘴里之后,立即又跑到一边弯下腰去哇哇地吐了一地。

 吐完之后,凤哥才想起秘咒唾液一生只能用一次,他后悔不已。凤哥往往就是这样,一激动起来血就直往上涌,到最后就不计后果了,这样的性格无疑会给他带来很多悲剧。“完了完了完了!他不停地念叨着。

凤哥的长相实在不敢恭维,他自己对自己的评价也是用的鼠眉鼠眼的形容词。他的丑陋是遗传的,他父亲他祖父都一样的丑陋无比,而且据他父亲所说,他们祖孙三代的相貌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但奇怪的是,他的母亲非常漂亮,虽然已有五十多岁,但风韵犹存,尤其是她的身段看起一来也就十八岁的光景,如果在灯光昏暗的夜晚,还容易引诱少年犯罪。他不知道他母亲是怎么跟他父亲配在一起的,简直是乱点鸳鸯谱。然而,老天也喜欢恶作剧,既然让他们配在一起了,却又让他母亲在他父亲之外上演了很多风流剧。对他母亲的风流韵事,凤哥时有所闻,他父亲也是知道的,但也无可奈何。既然守不住女人,那就不应该要女人,凤哥想。然而,老天的恶作剧总是让人出乎意料,既让凤哥无比丑陋,又让凤哥始终保持着异常强烈的欲望,而且是形貌越丑,欲望越强,丑陋与欲望不是成反比,而是成正比,真是既生瑜,何生亮!真的要吐血!不过,凤哥不想像他的父辈那样被别人戴绿帽子,但他对自己的容貌又确实没有信心,于是他便千方百计去学会秘咒唾液的绝技,以后他的老婆吃了他的秘咒唾液,自然就会一心一意地跟着他而不会有红杏出墙的越轨之事了。然后,他也会把念秘咒的绝技传授给他老婆,他也要吃他老婆的秘咒唾液,他们就会真正地彼此相爱,永不背叛。他也希望所有的夫妻都能吃到对方的秘咒唾液,这样,哪里还有家庭破裂社会不和谐的事情发生呢?然而,不料他一怒之下竟然把那唯一一次的秘咒唾液给了凤姐,致使他前功尽弃。“悲剧!悲剧!真是悲剧!”他禁不住狠狠地抽了自己两耳光,并说:“必须惩罚惩罚自己!”

“不过,我也不会放过你!”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凤姐说。

凤姐吃了凤哥的秘咒唾液以后,就一反常态,立即变得温情脉脉,她轻轻地走到凤哥身边,捧着凤哥的脸,无限深情地说:“凤哥,你一定要好好爱我,千万不要离开我,你是我的一切,你是我的唯一。我的世界不能没有你,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了你,我就失去了我自己。你可以不爱我,但你不可以不可怜我。如果你真的不爱我,但请你不要告诉我,求求你骗骗我,假意地对我说一句:‘我的宝贝我爱你!’你可以去找别的女人,但也请你骗骗我说你们只是一般的关系。走吧,凤哥,到我们的爱巢去吧。”

“好的好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伤悲不要心急,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是瞬息,而那过去了的,又会成为亲切的回忆。当然,不会有假如,不会有伤悲,我要让幸福和快乐,把你紧紧包围。”凤哥搂着凤姐的腰说道,眼里闪过一丝阴险的笑。对着凤姐的脸,他又一阵恶心,他极力地控制着不要再次吐出来。

“啊!我的普希金!”凤姐高兴得跳起来。

“啊!我的灰姑娘!”凤哥也学着凤姐的样子跳了一下,接着又对凤姐说,“你先回去,我随后就来,我要去给你买一件礼物,让你惊喜惊喜。”然后就拍了拍凤姐的肩,轻轻推了凤姐一下,自己就朝菜市场走去。他去买了条泥鳅,装进他又大又长的跟他的身材极不相称的西装右边的口袋里。

凤姐听凤哥说还要给她买礼物,满心欢喜。她一回到宿舍就脱得光光的,一丝不挂地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想象着凤哥回来时的情景。

一会儿凤哥就回来了。

“礼物呢?”凤姐问。

“别急,到时你会知道的。翻过身去吧。”凤哥说。

“你要走公园后门吗?”

“叫你翻过去就翻过去吧。”凤哥笑着又说。

等凤姐翻过身去之后,凤哥一泡尿就照凤姐的背上屁股上撒去,一股骚臭味迅速弥漫开来。

“你怎么撒尿呢?好难闻。”凤姐说。

“跟先苦后甜是一个道理,这就是我的方式,这是山雨欲来的前奏。”

“你很奇怪。”

“要不然就不是我。”

尿完之后,凤哥又说:“好了,翻过来吧。”

凤姐一翻过身来,凤哥就迅速地把泥鳅灌进凤姐的公园前门。接着便跨出门去,锁好挂锁,狂奔而去。

 

在劫难逃

 

凤哥跑到公路边,不知往哪里去,刚好有一辆空车的士迎面而来,他想管他的先走远点再说。他招了招手,的士便在他身边停下来。他刚要开门,的士却呼地一下朝前窜去,在离他十几米的地方的一个时髦女郎面前停了下来。女郎朝凤哥甜甜地笑着挥了挥手,然后钻进车,绝尘而去。“嘿,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士也爱美女。”凤哥在心里说着,摇了摇头,自嘲地笑了笑。

一会儿,又来了辆的士,凤哥又招了招手,车停了下来,刚要开门,的士又呼地一下窜了出去,又停在一个美女面前。但这个美女不像先那个美女歉意的笑,而是露出鄙视的神情。凤哥不禁愤怒起来:“妈的,什么世道!”于是他发誓再也不赶的士。他去赶公交车。

公交车上挤满了人,只有最后一排最角上刚好还有最后一个座位,旁边坐着一个妙龄美女。美女翘着二郎腿,见凤哥过来,便放了下脚,又侧了侧身让他过去。凤哥走到美女跟前的时候,刚好要放屁了,稳都稳不住,他越是想稳,却越稳不住,屁在压力的作用下反而发出更为响亮的声音,而且拖着长长的尾音,又像波浪一样起起伏伏。尤其不巧的是,凤哥的屁股又正对着美女的脸。凤哥不好意思笑出声来,便极力忍住,赶快坐下,双手蒙住脸,偷偷地笑着,他的身体也不停地随着他的笑在抖动。他又从指缝间偷看美女,美女捂住鼻子,厌恶地一眼一眼地愣他。

车要启动的时候,一口浓痰冲到了凤哥喉头,他顺势从窗口吐了出去。车下面刚好有个人仰着头打哈欠,那口浓痰正好不偏不倚地落在那人嘴里。那人跳起来大骂,但车已经走远了。凤哥回头去看时,那人正蹲在那里吐。

过了几个站,凤哥肚子里一阵咕咕乱叫,他感到饿了,一看时间,中午都已经过了。他估计凤姐一时也不会找来,于是便下了公交车,走进了一个包子店。

“来两个包子。”凤哥说。刚说完,却看到店老板一边揉着灰面,一边用小指拇挖着鼻子,大指拇翘在外面,很优雅的姿势。店老板挖出了像珍珠一样的一小团,还牵了一条细细的线,然后用大指拇一弹,没弹脱,便又在他坐的凳子上刮了几下,那条线又垂下来,荡悠荡悠的。凤哥差一点想吐出来,便逃也似的离开了那个店。虽然凤哥形貌丑陋,但他对卫生方面却非常敏感的。

另外换了一家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凤哥又到银行去取钱,柜员机坏了,只能到柜台上去。柜台小姐长得春光明媚,眉清目秀,谈吐温文尔雅,声音甜美。正当凤哥想入非非之际,却突然看见她的鼻孔中间,有一小粒也像珍珠一样的东西在鼻毛尖上颤悠颤悠的,笑起来的时候,又露出了牙齿上吃了饭后没有清理干净的菜叶子。他感到一阵恶心,便把头偏向一边。小姐问话的时候,他便斜起眼睛看着她回答,他想尽量不要看那些他最敏感的又最不愿意看到的东西,他感到空气里好像都是那些东西的气息,他屏住呼吸,快要窒息一般。

好不容易办完了,小姐笑着说:“慢慢走。”她不笑还好,一笑又露出她牙齿上和菜叶子。

凤哥哪里敢慢走,他三步并两步,几乎是冲出门去,猛吐了几口气。这时他感到肚子一阵疼痛,要大便了,刚好银行旁边有个公共厕所。他大便的速度很慢,他一次的时间要相当于别人三四次,脚都要蹲麻,他很羡慕那些速度快的。他有时蹲了很久,那些东西都不出来或出来一点点,他实在耐不住了,便穿起裤子,有时刚刚穿好裤子,那些东西却又要出来了。

每次上了厕所,凤哥都要立即冲洗,洗手就不用说了,还要洗屁股,就连他那男性的证明物也不会放过。遇到上公共厕所,如果没别的人,他便要躬起屁股到水池边去用纸接水来洗,又怕有人进来看到,所以动作极快,像做贼一样。如果实在不方便或没有水,他便吐口水来洗,相比之下,口水当然更要干净一些,只是还是有些粘乎乎的感觉。有一次他忘记了带纸,幸好还有张毛巾,他便用毛巾来擦屁股,毛巾比纸舒服多了。

这次更糟糕,停水了,纸也没有,毛巾也没有,他只好用刚取出来的百元面币来擦。他擦屁股的时候,用纸也比别人用得多,用百元面币不知要用好多,他刚才只取五张,但五张显然是不够的。没办法,他就只好不洗屁股了,只用口水洗了洗他的男性的证明物。毛巾他可以扔掉,但百元面币却是怎么也不可能扔掉的,他于是便把它叠起来放进口袋,当然他是把擦过屁股的一面叠在里面的。

从厕所出来后,他又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于是便在厕所旁边的一个小公园里转悠。走了一会儿,便在公园角落的一棵榕树下的石凳子坐下来。这时,一对穿着白色学生制服的中学生模样的男女同学手牵手地走了过来,在他旁边的另一石凳子上坐了下来,女同学坐在男同学的腿上,他们就开始互相吃起了对方的嘴巴,手也开始不安静地在对方身上胡乱地摸起来,好像世界上就只有他们两相人似的。那两个同学也长得很丑。男的又矮又瘦,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下巴尖尖的,有点像脚后跟,他的嘴唇呢,下面像发黄的薄薄的树叶,上面像肉墩墩圆滚滚的猪儿虫。更让凤哥吃惊的是,那男的竟然跟自己长得那么像。女的胖胖的,像一个皮球,眼睛也鼓鼓的,像玻璃珠,让人立即就会想到癞蛤蟆。那个女同学突然睁开一只眼睛,对着凤哥笑了一下。

凤哥也笑了笑。他感到真的好笑,那么丑的一对,吃得还津津有味的,我才不要,他想。他虽然也丑,但他不希望别人也是丑的,他也不会要丑的。但事实就是如此,他自己丑,看到的也丑,丑人丑事丑现象,这个世界简直不可救药。那两个同学外貌丑,内心想来也不会美,现在正是上课的时候不去上课却来干这种狗男女的勾当,会美得起来吗?他不禁笑了笑摇了摇头。这时一只从厕所里流窜出来的高大威猛的绿头苍蝇唱着胜利的凯歌突然飞到他的嘴唇上,好像也要准备吃他的嘴巴。他顺手一拍,那只苍蝇便被拍扁了沾在他的唇上,苍蝇的浆也被拍了出来,喷到了他的舌尖上。好恶心。他呸呸呸吐了几下。妈的,人倒霉,苍蝇也要来欺负你。他后悔不应该拍那只苍蝇,他应该扬扬手吓唬吓唬它把它赶跑就行了,他拍死了苍蝇,也惩罚了自己,就像他对凤姐一样,这就是他冲动的结果,但是他总是这样冲动,他也一直都在后悔。他觉得今天什么都不顺,他从来没这样不顺过,也许就是因为碰了那个该死的女人的原因,幸好还只是碰了碰她的表皮,只碰碰表皮都会如此倒霉,如果真的深入了她的世界不知道还会怎么样。

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下来。路灯慢慢地睁开了惺忪的眼睛。风在他头顶的树上沙沙沙地不停地说着他听不懂的话。一阵寒气袭来,告诉他现在已经是冬天了。公交车,小轿车、面包车、自行车,似乎也怕冷似的,你挤我我挤你地慢慢地走着。来来往往的人在回家的路上或急或慢地走着,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偶尔有一对情侣手牵手或搂搂抱抱地从他身边走过,他心里又是羡慕又是悔恨。

他肚子又咕咕咕地叫起来了,他突然感到很想喝酒。去哪里喝呢?凤哥立即想到了周正川菜。因为他对卫生特别敏感,而周正川菜的卫生搞得是相当好的,他还到厨房去看过,菜洗得很干净,味道也不错,服务也好,价格也公道。他点了一份雅加美烤鱼,叫了瓶60450ml的永松高梁酒,一个人慢慢地喝着。最后他彻底醉了。他不知道他是怎么去到一家小旅馆的,醉梦中在床上大大的方便了一下,第二天早晨起来发现时,他怕跟老板不好交待,便用枕巾包起来裹在被子里。

起床的时候都临近中午了。凤哥昏沉沉的,眼睛都睁不开。他感到很口渴,想喝可乐,却昏头昏脑的跑到一个农药店里,对老板说:“给我来瓶可乐。”他几乎是趴在柜台上,垂着头,声音很小。

老板把可乐听成了乐果,便拿了瓶乐果给凤哥。

“帮我开一下。”凤哥头也不抬,说道。

老板开了之后又递给凤哥,凤哥闭着眼,以为是可乐,仰起头就咕噜咕噜喝了两口,觉得味道不对,一看是乐果,酒马上就醒了。

凤哥本来没有想到死,但当他看到乐果时,他猛然觉得应该结束了,对生存还是毁灭的提问,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毁灭。他唯一的一次秘咒唾液竟被他根本就不可能爱她的女人糟蹋了。他的爱情彻底完了!他既不是官二代也是不是富二代,又不是属于那种在逆境中奋起的类型,即使他能像他父亲那样幸运地找到爱情——不,是老婆,不是爱情,老婆和爱情是不一样的——他的穷困他的无知他的丑陋也会让他像他父亲一样不可避免地不幸地被戴上光彩照人的绿帽子,他非常怕热,他什么帽子都不想戴,更不要说绿帽子!想到这里,他便一口气把剩下的乐果咕噜咕噜喝得精光。他抱定死的决心,他怕一瓶不足以让他走完死亡之路,突然来了神力,他猛地推开前来阻止的老板,又翻进柜台去拿了一瓶乐果咕噜地喝了下去。

 

伦落风尘

 

凤姐的遭遇跟凤哥很类似,只是他们有一点刚好相反,凤哥家里的丑陋是遗传给男性,而凤姐家里的丑陋是遗传给女性,她的外祖母她的母亲和她三代人都极为丑陋,但她的外祖父她的父亲又都非常英俊,跟凤哥家里一样,也是乱点鸳鸯谱。她父亲和她外祖父的择偶观念,据说又说从诸葛亮那里得到了启发,也就是说找老婆一定要找丑的,越丑越好,这样男人就可以任意到外面沾花惹草,而不需去担心后院起火。她的父亲就是这样的,她的母亲常常躲在被窝里用被角抹眼泪。她为她母亲感到不平,但她也没有能力去惩罚她父亲。对于她自己来说,她当然不希望她重走她母亲的老路。为了让她以后的老公永远地忠诚于自己,为了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她于是也去学会了念秘咒唾液的绝技。她也一样希望所有的夫妻都能恩恩爱爱,相伴到老。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还没有找到她的爱情,就吃到了凤哥的秘咒唾液。于是,整个世界便彻底被改变了。现在,她的心里全部都是装的凤哥,但凤哥却又并不爱她,而她又没有办法让凤哥吃到她的秘咒唾液,当然,现在永远没有办法了,凤哥已经去到了她永远见不到的世界,她势必要一辈子陷入单相思的孤独和痛苦之中。

因为凤姐没有任何技能和任何长处,为了生活,无奈之下,她被迫成为了风尘女子。不过非常糟糕的是,很多人一见到她就失去了任何兴致。当然,也不排除有时会幸运地遇到一些醉酒的或一些饥不择食的糟老头或一些胆怯的少年郎,这说明老天还没有完全遗弃她。

然而,万万想不到的是,有一次来了个客人,竟然是她的父亲!她父亲一见到是他自己的女儿,便怒火中烧,立即破口大骂,甚至要动手打她。凤姐也不示弱,把她母亲和她自己对她父亲的积怨全都发泄了出来:“只许你们男人嫖,就不许我们女人卖?只许男人玩女人,就不许女人玩男人?只许你们男的有成群的女人,就不许我们女的有成群的男人?天理何在?公平吗?你是个称职的男人吗?你是个称职的父亲吗?你们男人,哪一个是好东西?我还要动员我母亲,跟我一起出来卖!”

一会儿保安来了。在那种风月场所,她父亲也不敢纠缠,便灰溜溜走了。

 

纽约街头

 

自从跟父亲闹翻了以后,凤姐的心情更加郁闷,她思前想后,决定远走他乡,于是,便去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

深夜。纽约街头。凤姐徘徊的身影。霓虹灯眨着光怪陆离的眼睛,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车辆奏着痛哭流涕的音乐从马路上滚滚而过,那些鬼一样的男男女女,伸着鸭子一样的脖子嘟着鸡屁股一样的嘴唇,来来去去地走着,有的急匆匆的,有的漫不经心的。说实话,美国的男人不美,美国的女人更是糟糕,鼻子没鼻子眼睛没眼睛的,没有一个人与美有关,但又偏偏叫美国,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难怪中国有个国美电器,也许目的就是要气癫美国,哦,是的,国美电器,反过来就是器电美国,是气癫美国的谐音,哈哈!国美电器,气癫美国!国美电器,气癫美国!

对面就是白宫,只要几分钟的时间,就可以通过电梯去到奥巴马的办公室。

凤姐本来不想去打搅奥巴马,既然对奥巴马没有兴趣,又何必要去播撒情种吹皱一池春水惹起他少年一样的烦恼呢?但人们的胡言乱语和奥巴马的张狂却又让凤姐改变了主意。人们都说奥巴马很帅,是男性的典范,奥巴马自己好像也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但凤姐又看不出奥巴马跟帅有任何关系。既然奥巴马那么张狂,是不是应该让奥巴马痛苦一回?她的秘咒唾液还没来得及用,是不是应该送给奥巴马,然后她就去追随凤哥,让张狂的奥巴马也永远地处于对凤姐思而不得的孤独和痛苦之中?

望着奥巴马办公室的灯光,凤姐默默地思考着。

 

2011-12-15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诗园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6212627   联系人:晓风 网站律师 :薛伟
备案号:苏ICP备075064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