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园

    
  双击自动滚屏  
我的中文老师

发表日期:2011年12月8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1703 次

  
  我的中文老师,学历不高,师范学校毕业。她能考上那所师范学校还真不容易,听她说只超出一分。上学更是不易,那年代家家困难,她家更是贫穷。她家原来居住北大荒,为了给她母亲治病,辗转投奔到我们这个在中国的版图见不到的小城市里来,而且还落在了农村,住在城市农村结合处。家那么远,每个周末为了省一些菜钱,她都要步行好几里地回家拿咸菜。平时,很少能吃一顿饱饭,大都是和饥肠做斗争。后来,她想了一个可行的策略,那就是吃葵花籽,既可以做一下充饥,又可以养胃健齿健脑,真是绝妙。
  上小学的时候,因为家里条件贫困,许多同学都离她远远的,没有谁和她一起玩,孤伶伶的一个人躲在一旁,站教室窗根下,看那些小朋友们嘻嘻哈哈,你推我嚷。渐渐的,时间一久,她从一个原本就不多言多语的女孩子变成了一个孤僻的女孩子。常常一个人,坐在教室里读书,读《红岩》、《水浒传》、《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读这样的书,能想象出来,一个女孩子的性情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还真得感谢那些书,让她的人生有了别样的风采。
  师范学校的文学小组很快发现了她的普通话能力和文字功夫,不久她就成了播音员和编辑。文学小组里的白雪很不以为然,一个穿着落时,头发没有光泽的又瘦又小的丫头能怎么样?不久白雪就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眼光了,在所有的播音稿子中,谁都不认识的字,没有一个她不认识,一时,学校里都知道有一个活字典。许多同学不信,常常带一本书,一张报纸来,指着上面的一个字问她,没有一次把她问倒。
  我是一个画画的,六岁开始学习美术,上学的时候,除了画画,什么学科也不爱学。本来要是在美术上很下一番功夫,也许还能有一点作为。可惜,后来见一个人写出来几篇小小说就牛得不得了,气得我也拿起了笔要操练一下小说,这就给自己找来了麻烦。无独有偶,我的一个朋友,原来是写文章的,他的散文经常在《人民日报》、《城市晚报》等一些报刊发表,并还获过《中国煤炭报》的散文一等奖。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人不知道哪一天突然就学起了美术,而且,一发不可收。我们俩一见面,就会放声大笑,画画的转学写作,写作的转学画画。朋友学画画没有什么困难,我学写作,就不简单了,谁都知道,写作可是需要文字功夫的,一点也掺假不来的。
  坐在电脑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结果是错字连篇。那些语法、句法、复句、分句,陈述句、祈使句、疑问句、感叹句,词和短语铺天盖地冰雹一样向我头上砸来。更让我上火的是,有一些字,我怎么打也敲不出来,因为,我们上学的时候,还没有推广普通话,我们这个城市里的人又都不分平翘舌。
  她笑了,走过来,啪啪、啪啪、啪啪,那些猫起来的破字转眼就蹦了出来。后来,我再写文章,免不了常常问她,这个字怎么打,那个词对不对。人的作为是有限的,一旦超过了限度,就会出现变化。她也一样,一次次,一次次,一次次的问她,超过了她的限度。她不耐了,由小声一点点一点点一点点到大声,说,猪脑子也想成精,真是的。
  后来,我想了一个好办法,就是每次写完之后,再求她给我从头到尾检查一遍。这个方法果然奏效,她像给小学生那样,坐下来,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头看,每发现一个字,就会说,记住了,那哪要分开,那是指那里,哪是问哪里。然尔不是然而。改着改着,有时也会说,嗯,这个句子用得好,真是地方。时间一久,这种方法也让她疲软了,看着看着,就会大声说,一百遍了,怎么还区分不明白,猪是怎么死的?笨死了。我脑瓜一转,来了一个主意,我说,这样吧,咱们也来一个错字悬赏,你每发现一个错字,记十分,到一百分,给你奖励。她说,奖励本小姐什么啊?看看,兵不厌诈,这不又上钩了。我说,奖励一百元等值的礼物。她哈哈哈哈哈哈大笑,好好好,好好好,这才是劳动换取么。
  转眼,她再坐下来看我写的文章,每看一次,她都惊讶地说,嗯,进步了,嗯,错字基本没有了。再再后来,她说,作家老王,你比我厉害了。
  其实,那里是我什么进步了,而是我更加苦脑了,现在虽然写文章,少了一些错字、病句,但写出来的文章,不能发表,能不烦闷,能不苦恼吗?想来想去,我不得不想再找一位老师,正而八精地学一下写作。
  说干就干,我去“信息港”里贴启示,高薪聘请中文系教师。一天一天的期待过去了,最终也没有打进来一个应聘的电话,一切成了肉包子打狗,杳无音信了。
  她笑了,说,看看,看看,看看,只有本小姐爱做你的老师吧,没别人喜欢教你的。说完又是哈哈哈哈哈哈大笑一番。笑后,又正襟危坐说,谁敢教你啊,你的水平谁能教得了啊。我初听还很受用,一分析,什么啊,我马上回击她说,呦,这么说,就你水平高了。她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走了。
  多年过去了,我已经养成了习惯,每每一写出来一篇文章,总忘不了求她给看看,很希望她动手改改,哪怕就改一个字,一个标点,我也会满高兴的。为了满足我这一个愿望,我又想出来一个主意,就是把我的邮箱和密码告诉她,我每写完一篇文章,就发我自己的邮箱里,然后打电话告诉她。她看完后又发我邮箱里。之后,我再把她看完的作品投出去。想来,我的每一步前进,里面都埋藏着她的心血。让我真诚地说一句,感谢你,我的中文老师。
  写于2011/12/5夜与北京丰台区云岗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诗园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6212627   联系人:晓风 网站律师 :薛伟
备案号:苏ICP备075064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