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园

    
  双击自动滚屏  
在诗中天荒地老--《槐树林》序

发表日期:2011年11月6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2521 次

在诗中天荒地老--《槐树林》序

文:清桐

    花开成诗行的四月,期待已久的丑乙爱情诗歌集《槐树林》,终于结集成书出版。初稿摆在案头,作者嘱我为序。我一则深感为序之难,非是对丑乙的作品未曾细加研味,反因对其成诗的初心感知太深,唯恐不能清晰地站在文学创作的角度透辨评说;二则我又真切地感到丑乙信任的深度和情意的温度,故情不能却,义不容辞,理当为文友助力,同时也确实为丑乙的才情所打动,读序作序,本是重中之重,虽然我写出不如他诗歌一般优美细腻的序言,但他的书里能有我的文字是我莫大的荣幸。

    几年前因诗和丑乙结缘,初读他的作品,我便被他诗中忧郁深涩而又灵动不羁的风格所捕获,这似乎是两种矛盾的气质,然而却在他的诗中水乳交融,使他的诗有一种很难用语言文字去清楚形容的独特质素,我只能透过直觉去感知它的存在,宛如从灵魂深处隐隐发来的电波。及至熟识,方知他原是生长在九朝帝王之乡徐州的苏北好汉,非我想象中衣袂飘飘的江南书生,方知生命的本相,不在表层,而在极深极深的内心。

    许是蜿蜒的沭河之水的哺育,丑乙诗歌并没有帝王之乡的彪炳霸气,而是以抒写缱绻悱恻的情感见长。《槐树林》收录了丑乙近年来创作的近三百首爱情诗,分为六部分: 第一辑爱无标题;第二辑爱无季节;第三辑爱无缘由;第四辑爱无宣言;第五辑爱无结局;爱六辑爱无边际。在一首首情诗的字里行间,我们可以体会“绸缪束薪,三星在天"的缠绵;我们可以聆听“山无陵,海枯竭,冬雷震震,乃敢与君绝!”的誓言;我们可以赞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坚贞;我们也能感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凄绝。现实生活中,纯粹的爱情就像纯金一样是不可能存在的,但是不管是涉世不深的学生,还是已入不惑之年的成人,心中都有对理想爱情的幻想与向往。丑乙的诗为读者勾绘出一片馥郁而丰饶的梦土,一种古老而坚定的承诺,一段浪漫而美丽的传说,让读者与其中体验爱情最美丽最丰富最变幻的特质,使人的本真得以显露、个性得以凸现、人性得以复苏。鲁迅先生说的好“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诗人在崇尚生命感觉的时代,离不开对“人”的召唤,喜怒哀乐,七情六欲,皆可成诗,但倘若情感萎缩,势必导致诗风疲软。丑乙一首又一首围绕爱情吟唱的诗歌,标示诗人感情或情绪的饱满,瞬间的真纯与饱满,最为难得。

    台湾的诗人向明说:“诗人越天真,写出来的诗越可贵”,饱经世故之后的我们,如果能够在世俗的无奈之中还坚持不肯失去天真,恐怕更为可贵,爱的越真,心越清纯;爱的越深,情越质朴。丑乙的诗几乎都是从这样执著的基调出发,诗人的本真性格,与生俱来的率真与孤僻,使他享有接踵而来的忧郁体验与进入诗的状态的先机,如精灵一般潜入诗状态的深层,情感记忆之门瞬间敞开,穿透时空,处处贯通,似有天马行空,痛苦和欣喜获得凝聚和提升。

    惟诗,是生命的乐园,也是人类存在中不可没有的精神之光,《槐树林》的作者丑乙并不指望创造奇迹,只是愿意在寂寞中与诗并肩而行,寻一隅古典宁静的净土,栖心中永恒美好的爱情,在诗中演绎天荒地老的传奇。

    最后引用席慕容一段话送给本书读者:“一首诗,就如同一幅展出的画,也需要有足够的空间,才能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所以,希望各位读者不要一次读太多首,好吗?这一次,这空间的距离只能请您自己来拿捏。                       

    三年光阴,通读全诗,提要钩玄,以成序文。

 

                                                               清桐

                                                         2010年4月于金陵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诗园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6212627   联系人:晓风 网站律师 :薛伟
备案号:苏ICP备075064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