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园

    
  双击自动滚屏  
闻/聂闻(十四)

发表日期:2011年1月6日  出处:原创  作者:聂闻  本页面已被访问 2334 次

 

/聂闻

 

十四

 

城市,如今是没有多少人陌生的。

耸立云天的大厦,琳琅满目的商品。

车水马龙的公路,喧哗热闹的街道。

作为青年人大多数总带着那种惆怅的心情去向往.

事实上城市到底有多大的魅力。

我想又有谁能真正说的清楚道的明白。

眼前的一切事物总是超越不了人心。

而遥远的东西却有着无限量存在的价值。

当城市这个词无形之中在我们的脑海里变成了概念。

城市就有了城市所表现出来的模样。

并且日以继夜的在发生的改变。

 

我之所以选择S市。

是因为S市是中国不多见的大城市。

并且也是起着对中国影响比较深远的这样的大城市。

S市无论在经济,文化还是繁荣上都吸引着。

无数有着梦想且有着卓越不凡能力的轻年纷至沓来。

S市在现实中给人的感观。

和北京,上海,广州这样大城市一样。

当我下了大巴,走出车站。

外面是熙来攘往的人群车流和嘈杂不休的喧嚣声响。

面对着车站外交错的马路。

这会让初来乍到S市的人没了方向感。

一个陌生而有迷茫的脸孔。

往往会在跨出的第一步。

遭到陷阱,受骗上当。

知道的人会觉得我这样说不奇怪的。

因为长途车站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

城市就像个大森林。

所有的人像鸟儿一样喜悦中一拥而进。

我殊不知的是这些鸟儿究竟有多快乐。

而我却清晰的认识到。

在这样的大森林里。

要么在坚定中得到自我,要么在堕落中失掉自我。

 

“喂---这位兄弟,喂---上哪儿去,---我的车就在前面,送你去。”

我朝着这个低重而又沉闷的声音看去。

一个上了点年纪的中年男。

衣带穿着上灰旧。

精神上有那种对他职业的厌恶。

可是面对我他那些许胡茬的脸上却满是中肯诚实的笑容。

正当我处在面无表情中审视他时。

他以为我对他热情主动的行为有疑意。

“我是公司的车。”说着他用手指向车站的一侧又说。

“那边全是黑车,我们都是正规的收费也有票据。”

而我从这个人言语和相貌上知道了他应有的那种诚恳。

但我没有说任何的话。

只是挪开步子的姿势表示出了愿意。

接着他友好的接过我右手里的一只大包。

高兴中领着我到他车边。

我径直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他也急匆匆中将我的包放置在后车箱内来到了驾驶座。

随着发动机的起动,车子的起步。

“上哪儿去。”他问我。

是的上哪儿去呢。

被他这么一问我到琢磨起这个事来。

我第一次来S市压根就不熟悉。

当然也没有具体可去的地方。

“上哪儿--。”

他不解中看了我一眼的又问。

“这样吧,你送我去附近,那种既经济又实惠的宾馆吧。”

我打算先住下来再说。                                                      

“哦,这样好的,那我送你去K宾馆吧。

我昨天还送了一位客人去的呢。

那里设施服务都不错,价钱也适中。”

此时我漫不经心的观赏着车外这陌生的S市的一角。

没有对他的提意作答。

不想却引起了他的顾虑。

“说实话我可不是在为宾馆拉客,我们是正规公司的出租车。

全是考虑到客人的要求,我们就推荐介绍的。”

“好的,那就送我去看看吧。”我转过头看着他说

我不想因为我处在陌生的环境中而表现出来的不适应。

而让这位热心肠的人有太多的想法了。

于是我赶紧的作了回复。

事实上我对他所说的事无关痛痒。

我要的是先安顿下来。

“行---K宾馆不错的。

---就是位置离市中心有点偏。

你要去市中心就得坐公交,不过也只有五六站路程。”

“是吗。”我对他的话作了个回应。

“不过看得出,你是来这里出差办事吧,市中心就不那么重要了。”

“是的。”我微笑着又作了个回应。

车子在直行到一个路口左拐弯处等绿灯时。

他忙拿出他的名片给我。

“这里拐过去不远就到了,这是我的名片。

有哪里要去的,你打我电话好了。

S市我几乎是没有不熟的地方了。

呵呵,我们这一行别的也许不懂。

但是哪里到哪里。别人也就比不上了。”

“马祥-好的好的--马师傅----”我接过他给的名片说

 

K宾馆。

正如那位的士司机马师傅所说。

大堂宽敞明亮,设施齐全。

左侧有供客人休息的场地。

右侧是为客人服务的前台。

前台后面那5只圆型的大钟很现眼。

分别是,伦敦,纽约,北京,莫斯科,巴黎的时间。

当我看向那只北京的大钟。

指针显示出中午11点40分了。

不觉时间过的真。

又想从上午8点半上车竟坐了3个小时的车程。

走近前台。

两位身穿职业装的小姐。

端庄秀丽的站在里面。

其中的一位见我来便客气中带着微笑问我。

“住宿吗。”

“是的。”

“一个人。

“是的。”

“打算住几天。”

“这个-----我说不定。”

“一星期有吗。”

“我想应该有的。”

“标准间,120---给你打折—100。”

“好的。”

“那请出示您的身份证件---

压金200—住宿费100,一共300

我给你登记下。”

在她的提示下。

我机械似的照办。

接着她利索的将手续办完。

507---这是您的身份证,这是房卡。

上面有服务员,有什么需要可以找她为您服务。

谢谢您的光临。”                                                                 

虽然这是她的服务。

可是太客气我却有点不自在了。

而为了我尽快的安顿下来。

于是我入了电梯上了5楼。

没思想的进了房间。

丢下了解行装。

 

至于我这一天来的思想。

全在大巴车了。

飞跃的是那么快乐那么遥远。

我那歇斯底里得意的笑。

让邻坐那个带着一副厚重眼镜的男孩莫明其妙的傻住了。

他的眼神告诉我。

我是不是哪里不对劲有毛病呢。

于是我干咳了两声嗽镇定了下来的和他闲聊了起来.

知道了他是去S市读大学的同镇的人---范小伟。

我俩就这么一聊他便记忆起的竟然有认识我呢。

就是隔着他那厚重的眼镜我也看到了他的眼睛发着光亮。

他亢奋的心情就像是结识了梦寐以久的人物一样。

事实上也是这样。

我一点也没奇怪。

B镇不大而我和朋友们的活动是那么的频繁。

多多少少中我知道是有那么一些人认识我或是我们。

但我不知道会有这么大的反响。

当我对生活,工作亦或是理想所表现出的那种豁达及热情。

无意中竟使得一些人以一种羡慕的眼神而向往了。

显然这是社会发展带来的一种社会现象。

这也是一种表象因为过多的体现在物质上了。

而对于一个没头没脑只有一股干劲的人来说。

也是值得鼓励和称赞的事。

拿事业有成的人作比较或是看成奋斗的目标。

也能激发出一个人的潜能。

在这里如果读者们问我呢。

我要说的是很可惜。

在现实的生活中也就是在我所认识和接触中。

还没出现让我去比较或是看齐的人。

所以我说很可惜,且我自觉也可悲呢。

此时此刻我想起曾经看到过的这样一幅漫画。

当所有人都虔诚的跪拜在神像下。

却有个人很端正的站立在其中。

当时给我感触很深现在想来也是。

当范小伟尊称我一声闻哥时。

并提议我们交换了电话号码。

之后我们就很愉快的一直聊到S市。

他急匆匆的要去赶5路车。

也就在急急忙忙中我们简简单单的告别了。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诗园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6212627   联系人:晓风 网站律师 :薛伟
备案号:苏ICP备075064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