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园

    
  双击自动滚屏  
闻/聂闻(十三)

发表日期:2010年12月2日  出处:原创  作者:聂闻  本页面已被访问 2379 次

十三

文/聂闻


“咦,紫色的玫瑰?”
我走在繁华的街道上透过一所花店的玻璃幕墙看到------
脑海里随及出现一个奇特的影像。
----
在一处装饰华丽考究,氛围既高雅又怡情的高档休闲场地中。
我坐在靠窗的桌台边悠闲的喝着什么。
在我的视线从窗外的熙攘的人群和林立的高楼移入大厅时。
迎面一位身穿紫色袭衣的女孩带着笑靥的向我走来---
        
我是说一位身穿紫色袭衣的女孩带着笑靥的向我走来。
到这里这段影像就随及停止消失了。
可是当我再去追忆这个情景时。
那女孩子长相和面容我竟记不上来了。
我愈加的去竭力回想就愈加变得模糊不清。
这事情就象我们看到一处很美的风景于是就用相机拍下来了。
然而当我们将相片冲洗出来后却是难以辩认的模糊。
这让我怀疑自己的记忆力如今变得这么差劲的而懊恼。
同时也为最近出现的一些奇怪的现象而诧异。
就在昨天我去滨海公园玩。
滨海公园对我来说是完全的陌生。
可是在我一走进去放眼浏览里面的景致。
身处在半岛那优美的风光里时。
竟然是那么的熟悉如此的清晰。
在感觉上像是曾经来过如今重游故地一般。
话题到了这里值得一提的事是。
就在昨天我在惬意的游览滨海公园时。
在一处人工堆砌的环形假山。
我沿着石阶慢步的向上走。
那一刻我并没有被周围的坚固而具特色的石块所吸引。
而是被前方三三两两的人群中一个靓丽的背影牵制住了目光。
她正从我面对的不远处的石阶下去。
手里拎着一只很雅致的花色手袋。
少女的身形穿着,身材:匀称高挑,轻盈纤秀。
和着一头俏皮的浅黄色短发,好看极了。
从她的身上我感受到了春的盎然和生气。
让我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她走路的姿势我看着舒适极了。
一点也没扭捏的作态样。
虽不到模特走的猫步却迈出了自信和大方。
从她给我的这点感观上的资料分析。
她是个直率活泼有个性有主见的天真烂漫的女孩。
年龄约在十八,九岁。
同时我也感受到这背景中有着传统和现代的两中美。
仅仅从她给我的背景影像就惹得我本能的蠢动起来了。
这里我只能说是本能。
因为百分百的理智是不会产生出爱情的。
那股蠢动让我硬生生的倾慕起她来,喜欢上她了。
我不敢靠近的静静地跟在她身后好想一睹她的芳容。
可是她一点转身回头的意向都没有。
只管着自己的玩乐。
那情景就像她在自己家的后花园里玩没两样。
我这样的比如一点也不夸张。
同时也让读者能够去想像这样的一个情景。
当我跟至到一转角处她突然的甩开步子。
像是有什么急事一样径直的远走了。
直至她的身影完全的消失她也没有回过头来。
她就这样的把她那传统而有现代美的靓丽背影。
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脑海里。
   
因此这一天我的情绪有了前所未有波动。
心生出这样一种念头。
若是在这样的风光景致中邂逅这样一位女孩。
那是何等的幸事呀。
然又自觉现实与幻想之间的距离太遥远了。
遥远的象星辰举手而不及。
当我站在半圆型观海平台上时。
情绪仍使得我下意识中回头。
以一种企盼的寻找目光看向那俏美的背影消失的方位。
而远处一望无际的海天一色并没有让我的心情开阔。
有的是太多的感触和无穷的感想。
当我看到游客们欣喜中拿着望远镜向着远处的海平面眺望时。
事实上什么也看不到。
人为何总希望能看的更远更广呢。
竟管是什么也看不到。

正当我无意识无目的的在滨海公园溜达着时。
手机突然响起的惊醒了我。
“喂!”我有气无力。
“闻哥,在哪儿呀,快过来---
我已经知道怎么解你命理的那四句话了。”正贤兴头冲冲地说
“是吗,我---哦-我现在不在家了,在S市了呢。”
此时我这才如梦初醒。
“什么,闻哥你去S市了,你怎么没说的就走了呀---唉。”
正贤似乎带着些许没能送我的遗憾的情绪说。
“是这样的,我走的突然,想等我到S市再电话告诉你们的。
结果这几天都忘了---呵呵。”
接着正贤心情来了个反转。
“没事的,---
我还想跟你解释签文上的那四句话呢。”
“呵呵,那等我们再面时候说吧。”
“好的,只能这样了。”
接着他聪明的头脑听出了我笑声中的含意。
而一下转过神来的说:
“看的出来已没有这个必要了呀,你都已经去了S市了。
---那闻哥就先这样子吧,挂了呀。”
他象是有谁在叫他的急急忙忙的这样说。
“好的,那88。”
挂了电话后我就想平日里和正贤通电话他总是费话一大堆。
今天这是怎么了呀。
不会是我来了S市没事先告诉他而对我有了意见吧。
我这样的想着但事以至此也只得随他去了。

在这里我要说一下。
其实我在三天前就来S市了。
也就是正月二十二的那天。
我之所以没有和正贤当然也包括其它的朋友作告别。
是我走的太过急促和匆忙。
就在我走的前一天晚上。
在家里发生了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当我告诉爸我打算出去到外面走走的想法后。
爸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而愤怒了。
并且用他那浓重的父亲特色和权利教训了我。
要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不是我想像中的那么简单。
等着我失败中心灰意冷,狼狈不堪的归来。
如今这一幕让我联想到所有家庭中父与子关系。
我不认为我的行为是普遍人口中的叛逆。
因为在这之前很长一段时间。
我很平静的并保持着一种奋发向上的精神打理着公司。
那一晚我因为爸的态度和不理解心情坏到极点。
象遭到了雷击一般,久久末能安眠。
第二天一早,我收拾的一下必要的行装。
在路口搭乘上了去S市的大巴。
几乎是在我登上大巴的那一刻起。
我的人生才算是真正的开始了。
并且有上了那种获得了新生一样的幸福感。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诗园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6212627   联系人:晓风 网站律师 :薛伟
备案号:苏ICP备075064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