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园

    
  双击自动滚屏  
取舍之间(居仁堂主)

发表日期:2009年10月11日  出处:原创  作者:居仁堂主  本页面已被访问 3099 次

  噢,毕业了,终于毕业了。
  张扬把红色封面的毕业证往床一扔,接着把自己也啪地扔在身上。
  同宿舍的几位都兴高采烈的回来了。张扬从床上爬起来问:毕业了,这些东西怎么办呢。
  张扬拿起书看看,还新着呢。兄弟们这书咱们带走吗?
  “我回家呢,我带回去。”
  “我要直接报到去,只挑几本重要的带上吧。”
  “我不要了。卖废品了。现在看见书就烦,读了十几年的书了。不想再看见书了。”
  几位室友各发表自己的观点。
  “我同意卖废品,什么破教材,现在知识爆炸了,今天的明天就过时了。处理掉,咱们嘬一顿分手饭。?张扬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电脑怎么办呢?”张扬拍着自己花五千多元组装的电脑说。这电脑陪他度过多少难眠之夜呀。魔兽呀聊天啊,看电影呀,多少次缺课都是电脑陪着他,忠诚的为他提供着精神食粮,让他在异乡高等学府度过难熬的日子。
  画外音:
  夜深沉。张扬妈对张扬爸说:小扬要花五千多弄台电脑呢。你说这事咋办?
  “还有啥咋办哩,就这一个宝贝儿子,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了。上学需要就添置吧。”张扬爸指间的烟头红色火光闪了一下。
  “五千元钱可不是个小数啊。咱俩的工厂都不景气,光他的学费都够咱俩拼的了。”妈妈叹一口气说。
  “人家都说,二十一世纪不会电脑也是文盲呢。信息时代了,离不了。”沉默了一下后,爸爸把烟在床头柜上掐灭说:“买,从现在起我的烟戒了。一个月也能省二百来元钱,四年下来也就是一台电脑钱了。”
  “唉,怪只怪咱们没本事,有钱人五千也算不了个啥。这下害得你这一点爱好也爱不成了。”妈妈朝爸爸身边靠了靠说。“也好,不吸烟,健康了,是另外一种收获。”
  “中国人不都是为了儿子活着吗?只要儿子争气,当爹妈的把骨头搓成扣卖也值啊。”
  ......
  “电脑带走呗。”同学提议说。
  “要说应该带走的,四年下来,有感情了。可是现在看来配置太低了,还老死机,电脑这玩意。日新月异啊。”张扬不舍的说,可又觉得带走也不值得。
  “那就不要带了。你直接到新单位的。离这里一千多里,随身带着也不方便,碍手碍脚,托运吧,不安全还得花一笔钱呢。”同学顺着张扬的思路说。"卖掉吧.带钱方便."
  “现在都毕业了,谁要这二手电脑呀。新生还没有来呢。”张扬有些为难的说。
  “笨了吧。外面的收购电脑的广告铺天盖地。那奸商们等着发这毕业财呢,一个电话就OK。”同学嘲着似的说。
  张扬笑子笑说:“也是。卖。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以后自己挣钱了,要新的,要手提的。”
  张扬跑出去一趟,一会儿功夫,有人上门来了。讨价还价后,五百元成交。
  张扬右手捏着五张票子,朝左手摔了摔说:“哥儿们,今天晚上我请客,明儿各滚各的蛋了。”
  头天晚上哥几个都醉了。一室住了四年,不是兄弟亲如兄弟,如今天各一方,自然动情。酒更助情,除了喝醉,似乎都不足以表达离别的不舍和情义的深重。喝完酒,再接着K歌,凌晨四点才相互搀扶着回家。五百元自然不够,还是哥儿们凑了些钱,才交了包厢费用。
  张扬是下午四点的火车。
  哥儿们睡了十二点先后爬起,稍加洗刷,每人在学校里吃了点快餐。
  要走了。电脑这个大件处理掉了,书决定不要了。让哥儿们卖废品吧。几件好一点的衣裳装进了箱子。属于他的有桌子上的一只不锈钢水杯和墙上挂的一把吉它,还有床上用品。
  张扬半跪在床上取上吉它。吉它上落了一层浮灰。张扬吹了一下,灰雾散开,张扬迈了迈脸,皱了一下眉头。右手在弦上拨了一下,吉它发出铮铮的声音。
  画外音:
  电话。
  张扬:妈,这个月给我多寄五百元。我想买把吉它。这里同学们都有。人家坐在草坪上弹着吉它,女同学们唱着歌,就我跟着傻瓜一样。
  妈妈:吉它跟学习有关系吗。
  张扬:现在都提倡综合素质呢。你说有用没用。人多点艺术味是不一样的。
  妈妈:唉。那我给你爸商量一下吧。
  ......
  爸爸对妈妈说:今年夏天咱不开空调,其它各方面都省着点吧。咱不能让儿子在外面站不到人前。
  张扬此时把吉它扔在床上,吉它嗡地发出一阵共鸣。张扬心里说:吉它再见吧。带着你学生味太重了,也不好拿。但嘴上说着:哥儿们,这吉它送给你们了。
  “要分手了,哥儿们也不说点啥吗?”
  “说什么呀。该说的早就说了。你应该找女朋友说说吧。”同学们有些严肃的说。“四年来和漂亮的女生爱的你死我活,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海枯石烂的。说分手就不说话了呀。”
  “早结束了。专家们总结了,大学恋爱成功率是百分之一。咱也不破坏那规矩。”张扬笑着说。“恋爱是大学生的必修课,也是大学生活中最好的滋补品和调味剂。要不,人们咋都说大学生活多姿多彩呢,少了恋爱就单调了,大学生活结束了,不能沉迷在这卿卿我我的小资产阶级情调里,男子汉大丈夫要干一番事业了。“
  “这被子不要了吗?你不是说。这是你妈亲手缝的纯棉花被子,光被罩就是三百多吗。”同学们提醒说。
  “南方天热,用不上被子,我打听过了。再说,这太脏了,带着被子跟逃荒的灾民似的不好看呢。”
  张扬扭头看见桌子上的水杯急忙抓起来:“差一点忘了这个宝贝。”
  “一个破茶杯,有啥宝贝的。小家子气。”
  “呵呵......你们忘了,这可是我利用星期天,为方便面厂发传单元挣钱买的呀。五十元钱呢。你们不也去了吗。汗把衣裳湿透,顺着脊梁沟流到屁股上,把内裤都湿透,太阳把胳膊的皮都晒脱了,小脸都黑了瘦了。这钱挣得不容易,这杯子有纪念意义,我千万不能丢了。要作为传家宝子子孙孙的传下去,让他们知道赚钱的不易。哈哈......"
  张扬小心用手把杯子上的灰抹掉。小心翼翼地珍宝似地塞进箱子里。
  
  二00九年十月十一日于珠海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诗园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6212627   联系人:晓风 网站律师 :薛伟
备案号:苏ICP备075064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