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园

    
  双击自动滚屏  
我眼中的丑乙-远山

发表日期:2010年2月4日  出处:原创  作者:小雨  本页面已被访问 12064 次

  

   九八年去北京,在笔友的一次聚会上见到丑乙。我至今记得,当时在酒桌山,他言辞机敏,但有时又偶尔露出一丝狂傲。因为我是性格爽直的人,第一次的见面,便有些觉得不快。
   近几年来,文学界时不时地谈及做人与作文这两个既远又近的词语的关系。我一直执拗地认为:做人与作文是两码事。人可以极坏,文却作的道貌岸然,令不少未见其人的人心向往之;有的人虽然赤诚善良,但文章却才气不够,难出佳构。而丑乙是属于文如其人的那种。正如许多的朋友所言,无论篇章结构,还是题材容量,他偏偏缺少的就是大气。似乎从没有写过那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气魄。通观丑乙的作品,最多的是悲观的爱情诗歌,都是些在一种抑郁的范围中直抒的作品。兴许是丑乙的感情世界比较清冷,而自然的驱遣着他的诗笔。总之,看他的作品,总能折射出这样的一个心理原型--痛苦、孤独和磨难。读他的诗,我曾遗憾诗的力度即感情冲击波欠劲挺,也曾遗憾有些诗缺乏终始一贯的核心构思,而在结尾处松弛了诗性,以至,我很难分清他的诗是抒情的还是一种直白。我倒喜欢他的一些抒情的短章,文短意浓,颇能拱现出对人生的一丝领悟。
   直到后来,才对他有了更一步的认识。如朋友所说,丑乙的人和他的作品一样,除了有些冷漠外,还有一幅文化孤独者的模样。等我看到他已出的那本《闲斋集》,我便肯定了这一点。传统文人德观和谦虚在他的身上已剩的不多。二00一年,丑乙以一首《冷漠世界》获奖于《诗刊》“夏风杯”诗大赛,从此在当地的文化界小有了名气。但后来的许多诗作(尽管也很投入)都很难与此诗相比。恐怕是与他冷漠高傲的性格有关吧。说他高傲,并不过份。也曾写过一封较刻薄的信给他,让其改掉他那种高傲的思想。我很快的收到来信,信上说:“我已隐约意识到什么,只是,思想与性格有关,恐怕此生改不了了。。。。”丑乙的自傲,由此可见一斑。
   丑乙的内心世界隔着一层厚厚的档板,外人很难准确的把握到他的思想脉搏。他也很少将最隐私的心曲倾诉于他人。他的笔下有情有爱,他人却感觉不到他有一丝的暖意。他常把自己的感情随意又有意的抛在空旷而寂寞的海滩,然后漫不经心的去等待着他人的品味和发现。这便是他的冷漠
作风。
    丑乙曾讲过自己的年幼时,母为其相面,言其命多背,颇不顺。告之,需修心以补相。相识那么多年,却没能真正的了解他。他写诗,或许因为他爱诗,想把尘世的纷杂、苦恼和无奈写进诗里,或许也正是想以诗补心,以文补相。但不知今日的丑乙,是否已得其道,悟得其理了。但可怜他那颗冷漠的心,我是不忍伺机从背后再踹他一脚的!
   一路走好吧!这也许是我唯一能说的了!

 

                                    2005/7/于北京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诗园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6212627   联系人:晓风 网站律师 :薛伟
备案号:苏ICP备075064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