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者讲坛 >> 中赋编纂的《中华新辞赋选粹》第一卷的序一是什么 / 主讲人:潘承祥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
中赋会致丰都县诗联学会《丰都诗联》创刊贺函贺辞荟萃
和博友开心益博《登百龙天梯》一首/常长平
题国庆节天安门广场一首/常长平
赞博友文韬之修养十一“气”/常长平
国庆节读,《左权将军家书》感怀/常长平
长治市第二人民医院赞、常长平
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七周年/常长平
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七周年/常长平
祝贺天宫二号升天、常长平
毛主席永远活在人民心中/常长平
题博友辛予之《茶艺六道》一首 常长平
学和赢诚《无题》 一首(外15首)常长平
七十三岁生日抒怀(外7首)常长平
题博友篱下斋《百花吟》新书出版(外8首) 常长平
步韵和博友文韬《夏至》一首 (外10首)常长平
和古今诗韵博友《土灶人家》一首(外10首) 常长平
新书出版有感(外19首) 常长平
习近平出席俄罗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感怀 二首(外10首)常长平
题博友墙上肖像《与春争艳的女人》照(外7 首)|常长平
读《毛远新回韶山祭祖.》感怀(外10首)
读《毛远新回韶山祭祖.》感怀(外10首)
读《毛远新回韶山祭祖.》感怀(外10首)
贺张斯阳君著《诗者如斯》
孙友诗词10首
[中赋纪盛光荣榜] 2015年度“中华赋坛龙虎精英榜”横空惊世
[中赋纪盛光荣榜] 2014年度“中华赋坛龙虎精英榜”横空惊世
母亲57年祭 外4首
清明 外三首
再题言泊远先生 外6首
题桃花谷老桃树 外9首
读方杨博友《对毛主席共产党至死不变的热爱》感怀外7首
植树节感怀 外5 首 常长平
和可有可无一首《元宵》外10首
题博友拉风妹等9 首
感谢好友言泊远雅赏赠玉等10首 常长平
宑底游览记
[中雅快报0002期]◆中华文艺家联合会会员、青年诗人、网络作家林云介绍
[中雅快报0001期]◆中华文艺家联合会理事、签约作家、新浪博客圈子管理员逯兆辉女士介绍
中华文艺家联合会副会长常长平《王长富及其弟子们》出版与下载
中共平顺县委关于学习和宣传王长富同志的决定
中华文艺家联合会副会长常长平《螺钉记》出版与下载
谈:非议与赞美/晏明光
谈:与谁商量/晏明光
谈:残缺/晏明光
关于第三届中华魂(赋圣杯)全国辞赋大赛获奖人员名单的公告(2016年·第1号)
谈:流 弊/晏明光
谈:文明与野性/晏明光文
谈:无中生有/晏明光
谈:二胎来了/晏明光
[杂文] 玩小圈子的那些孽虫 / 何朝东 笔名:东鸿
《爱在一寸阳光》/ 王生荣
谈:回归/晏明光
谈:俭朴与谦恭/晏明光
谈:会用/晏明光
赋乾赞 / 安心斋主人
中国女兵赞 / 安心斋居士
2015.11.30征集“中国油茶小镇”楹联
水调歌头/纪念烈士纪念日/安心斋主人
水调歌头--庆祝建国六十六周年(白话文)/安心斋居士
甲午记忆/安心斋主人
中兴领袖习近平/安心斋居士
谈:儒生与文史/晏明光文
谈:误区/晏明光文
谈:动力与阻力/晏明光文
谈:道理可不可信/晏明光文
浣溪沙(六首)新韵——庆祝抗战胜利七十周年
周成裘《今夜桃花为谁开》一书二维码
《今夜桃花为谁开》书样
周成裘先生介绍
《今夜桃花为谁开》序 / 赋姑姑 撰文
今夜桃花为谁开 / 周成裘
今夜静悄悄 / 周成裘
今夜月色真美 / 周成裘
后记之二:我从风雨中走来——回忆文化大革命中点滴 / 周成裘
后记之一:美丽的“雷池” / 周成裘
知名文艺家、诗人、作家——周成裘先生介绍
梅寒散文选集 / 赋姑姑 整理 (18篇)
谈:文化突破/晏明光
谈:联系与制约/晏明光文
谈:诚信功能/晏明光文
果 壳/晏明光文
[原创](七律)蒲扇吟 / 韩启纲
中华文艺家联合会副会长常长平《山水古韵话平顺》出版与下载
敦煌山水咏/安心斋主人
赞博友鲁人牧川、仲达之《将进粥》唱和/常长平
和博友可有可无《村路晚归》一首/常长平
和博友可有可无《省城感居》一首 /常长平
原意和杜甫《江梅》/常长平
腊梅/常长平
题博友拉风妹/常长平
步韵和博友言泊远《立春》诗一首/常长平
老伴68岁生日感怀 /常长平
与言泊远先生的诗作来往/常长平
题言泊远与老农的诗画配/常长平
腊八节/常长平
大旱小雪/常长平
题博友虎旋之《雕展品选》/常长平
题博友zs感悟/常长平
回复毛依老先生发来的新年礼物/常长平
初读《螺钉记》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4744
   ○- 今日访问:684
   ○- 本周访问:684
   ○- 本月访问:11878
   ○- 访问总数:2433779
  双击自动滚屏  
中赋编纂的《中华新辞赋选粹》第一卷的序一是什么 / 主讲人:潘承祥

发表日期:2010年11月1日  出处:中赋中雅讲坛 主讲人:潘承祥  本页面已被访问 1228 次

◆《中华新辞赋选粹》序一 / 潘承祥

发表日期:2009年5月16日  出处:中赋 编纂办公室 转自:《中华新辞赋选粹》第一卷P35-40页 作者:潘承祥  本页面已被访问 1248 次


一、辞赋源流与并称 

 

一国有一国之民风,一代有一代之文学。辞赋,亦谓汉赋,集“诗之整饬、押韵,辞之华丽、夸饰,文之铺排、宏大,骈之对偶、典雅”诸体之美于一身。夫辞,楚骚之别枝之延续也,发轫于辞宗屈原。楚辞注重文辞绝艳、藻饰丰华,而瑰绣奇诞、诡异谲怪,温雅皎朗、深蔚郁赡、广衍浩繁为其征象也者。夫赋,诗歌之分派之变体也,渊源于诗三百篇。汉大赋讲究铺采摛文、体物言志,而铺张扬厉、汪洋恣肆、侈丽闳阔、博腴钜美、旷溢瀚奢乃其特征也者。

 

具体而论:骚体赋,乃楚辞之余绪,多祖屈平,侧重于咏物抒情,且多抒发哀怨之情,常用“兮”字语句。西汉大赋,为辞赋之正宗,文势充沛,大气磅礴,结构恢弘,雄浑葱俊,语词华赡。东汉抒情小赋,另创一格,或述行咏物,或抒发情感,清新淡雅,读之满口余香。魏晋风流,骈赋日盛,典雅玲珑,精妙绝伦,独领风骚。唐之律赋,科举必试,以音律谐协、对偶精切为工,而情与辞皆置弗论。宋之文赋,由骈而散,灵动无限,再振金声,为中华赋史重光添上最后一笔重彩。此后各朝,则无有越先贤樊篱者。其源流若下:

 

汉·班固《汉书·艺文志》云:“传曰:‘不歌而诵谓之赋’,‘赋者,古诗之流也’”。晋·左思《三都赋序》云:“盖诗有六义焉,其二曰赋。杨雄曰:‘诗人之赋丽以则’。班固曰:‘赋者,古诗之流也’。先王采焉,以观土风”。晋·皇甫谧《三都赋序》云:“诗人之作,杂有赋体。子夏序诗曰:一曰风,二曰赋。故知赋者,古诗之流也。至于战国,王道陵迟,风雅寖顿,于是贤人失志,辞赋作焉”。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诠赋》云:“《诗》有六义,其二曰赋。赋者,铺也;铺采摛文,体物写志也。然赋也者,受命于诗人,拓宇于楚辞也”。元·祝尧《古赋辨体》云:“汉兴,赋家专取诗中赋之一义以为赋”。清·陈元龙《历代赋汇序》云:“赋者,六义之一也。赋遂继诗之后,卓然自见于世,故曰:‘赋者,古诗之流也’”。

 

日本汉学者铃木虎雄以为:“赋为诗之流”。泽田总清原以为:“赋为诗歌之分派”。台湾学者简宗梧以为:“追溯源流,汉赋乃诗之别枝”。香港国际汉学大师饶宗颐以为:“赋亦可谓之诗”。美国汉学家康达维(David R. Knechtges)则翻译辞赋为“史诗”(rhapsody)。大陆学者王钟陵在孙晶《汉代辞赋研究·序二》中云:“所谓‘赋’,既有感物造端之意,又有微言相感之义。屈原作品,符合之,故其作被称之为‘屈赋’而不是‘屈诗’,良有以也”。

 

今人程千帆《论汉赋流别》云:“辞赋二名,对文则异,散文则通。故汉人行文,多辞赋连称。其在晚周,辞盛而赋微,汉则反是,故汉人行文,复多以赋该辞”。汉·司马迁《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云:“屈原既死之后,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者,皆好辞而以赋见称。然皆祖屈原之从容辞令,终莫敢直谏”。言屈原“乃作《怀沙》之赋”。《史记·司马相如列传》云:“会景帝不好辞赋,是时梁孝王来朝,从游说之士齐人邹阳、淮阴枚乘、吴严忌夫子之徒,相如见而说之,因病免,客游梁,得与诸侯游士居,数岁,乃著《子虚之赋》”。又汉·班固《汉书王褒传》云:“辞赋大者与古诗同义,小者辩丽可喜”。《汉书·艺文志·诗赋略》著录“屈原赋二十五篇”。 班固《离骚赞序》云:“又作九章赋以讽谏”。《汉书·扬雄传》云:“赋莫深于《离骚》,反而广之,辞莫丽如相如,作四赋”。故,远于两汉时代,分之曰辞曰赋,合之则曰辞赋。自迁、固以降,辞、赋密而不分焉。

 

汉人集屈原等所作之赋称为楚辞,后人泛称赋体文学为辞赋。晋·陈寿《三国志·魏志·陈思王传》云:“年十岁余,读诗论及辞赋数十万言”。晋·左思《咏史诗》云:“言论准宣尼,辞赋拟相如”。梁·刘勰《文心雕龙·辨骚》云:“名儒辞赋,莫不拟其(屈原)仪表”。清·吴曾祺《文体刍言》云:“辞赋类,辞为文体之名,犹之论也,盖语言之别称,惟论则质言之辞,则少文矣。故《左传》称子产有辞是也,而后之文体,亦由此而分。曾氏每以无韵者入之论著类,以有韵者入之辞赋类,即其义也。春秋以后,惟楚人最工此体,故谓之楚辞”。辞赋,亦称词赋。始见于《事物纪原学校贡举部词赋》,云:“《唐书薛登传》:天授中,上疏曰,汉世求士,必先其行,魏取放达,晋先门阀,陈梁荐士特尚词赋,试赋取人,始于梁陈也。唐天宝十三载,始试诗赋,盖用梁陈之意云,科举之以词赋,此其始也。国家自神宗专以经术取士,词赋遂罢”。

 

今本书名曰《中华新辞赋选粹》之“新辞赋”者,何意也?曰:辞赋二字,本乎古义,冠以“新”字,则添新意于焉。盖诗、骚、文兼容,四、六、杂言皆备。承旧赋之余绪,开新赋之先河。熔诗体赋骚体赋散体赋杂体赋于一炉,当代首部赋典;集骈体赋律体赋文体赋抒情赋在一身,天下第一赋书。此其一也。其二,则有专指,即以1919年“五四”新文化运动为分水岭者,此前称之为“旧体辞赋”或“旧赋”——历代古典辞赋;此后谓之为“新体辞赋”或“新赋”——当代今人辞赋。其三,更专指由吾及周晓明、黄少平、刘永成、孙五郎等首发导启于21世纪初——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优秀成果作品辑之集大成者也。

 

二、辞赋沿革与韵散

 

至于历代辞赋之沿革,依目前多数赋学者之成说以为:起源于春秋,滥觞于楚骚,兴盛于两汉,骈偶于六朝,律化于唐代,散化于两宋,萎缩于元明,低谷于清代,消亡于民国,绝迹于文革,复兴于当今,昌盛于在即,此即中华辞赋历朝历代发展变化之轨迹也。然则,其实弗然也!凭心而论,唐律赋最难为之,要求至工,与律诗无异,为科举取士必试科目,实则为中华辞赋发展之颠峰与极轨!但为同时代浩如烟海之唐诗所湮,故后世有“唐无赋”之谬说。另“低谷于清代”之说,亦不敢苟同,果真低迷欤?曰否也。据考证,清人作有各类辞赋2万余。《赋海大观》所收录12000多篇历代赋作中,清人占据八成偏上,尚有8000-10000篇未曾为该书辑录,或存录于个人文集中,或亡于茫茫时空里。因之,清人作赋之盛,焕焉胜于汉唐,由是足见一斑矣!

 

关乎赋之韵散,自昔有定论焉。然则,今人为赋,亦有变者。盖辞赋,乃古文体之一种,源于诗,介乎文,居二者之间也者。非诗非文,亦诗亦文,半诗半文。可韵可不韵,韵散常相伴。类同于今之散文诗,或诗化之散文。近于诗,则之,必有韵;近乎文,散化,则弗韵。清·桐城文派四祖姚鼐所辑《古文辞类纂序》云:“辞赋类者,风雅之变体也。楚人最工为之,盖非独屈子而已。余尝谓《渔父》,及楚人《以弋说襄王》,宋玉《对王问遗行》,皆设辞无事实,皆辞赋余耳。辞赋固当有韵,然古人亦有无韵者,以义在托讽,亦谓之赋耳。汉世校书有《辞赋略》,其所列者甚当”。今观乎辞赋名家魏明伦之诸作多无韵,而自称“碑赋”,一赋值1030万不等焉,碑刻遍立西疆各地,赋名鹊起,贯乎宇中。辞赋之圣袁瑞良,其《神州赋》系列亦鲜有韵者,然中国文学馆、国家图书馆,目为圭臬,视作琼浆,业已收藏永存,传之后世。又细览光明日报“百城赋”且析之,而无韵者,盖在七成以上。而其作者,或书记或市长,或常委或部长,皆为党政宣传系统官宦名流实权派人物,他人焉能染指而企及哉?显然中宣部认可无韵者,孰能不尊现实而否之哉!就现代新语境而言,古之分“有韵称辞赋,无韵谓骈文”者,谬也,已不适时宜甚矣。雷同于今之“新诗”之于“近体诗”然,后者讲究声韵格律平仄,要求尤严,而前者则弗然,安能称“新诗”之不为“诗”者乎?吾观夫中赋网今人万篇赋作,八成为唐·王勃《滕王阁序》之变体,该序已然成为今人作赋之标本。赋之特征,重于铺陈;骈文特征,必乎排偶。有韵与否,不是界定辞赋与非辞赋之唯一标准者也!今之新赋,有韵无韵,有何异哉?

 

故,本书所辑录编纂诸多今人之新赋,则不囿于上述之窠臼也。旨在遵循中赋联“宏扬国学,革新辞赋,创研并举,追求卓越”之宗旨并戮力践行之。

 

三、旧赋总集与别集

 

夫赋者,乃综合之体也。夫惟赋家,则有包举宇内之心,吐哺四海之志也。横被六合,驰骋万里;纵历八荒,胸怀千载。汉·刘歆(按:或晋·葛洪)《西京杂记》云司马相如作赋:“控引天地,错综古今。苞括宇宙,总揽人物。合綦组以成文,列锦绣以为质”。晋·陆机《文赋》云:“精骛八极,心游万仞”,“笼天地于形内,措万物于笔端”。以辞兴,屈原生焉;以赋盛,司马出焉。以龙兴,帝王之倡导也;赋以虎隆,时代之使然也!于是,自是以降,历代赋人雄起,众若雨后之春笋;各朝赋作琳琅,多如雨之彩虹。于是乎,各类辞赋载体纷焉破世而生,或赋集,或赋论;或个人辞赋别集,或多人辞赋总集。其所载之赋籍,诚汗牛充栋、郁如邓林、洋洋大观者矣。据不完全统计,自荀子有赋篇始,讫于清末,盖该有5万篇辞赋之多!数量之赫,令人乍舌,叹为观止。然则,依历代文献资料记载,能流传下来者,包括仅存赋名在内,亦不超过2万篇耳!何哉?曰:散殆尽也矣。呜呼!洋洋大观之3万篇之数,尽皆遗不存,岂弗痛心也尔耶?或曰:“何以散邪?”答曰:“未被收录入书而亡也”。

 

且夫书,纸质之传播工具也。《说文》曰:“书,箸也”。按《说文序》云:“著于竹帛谓之书”。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云:“作书。上古以刀录于竹若木,中古以漆画于帛,后世以墨写于纸”。初,书由竹简制成,极其不便。后东汉蔡伦发明造纸之术,书籍方才流布于天下也。据考稽,历朝历代个人之辞赋文集甚众,多散在民间,失不可考。而总集,多为官方编纂颁定,譬若,南朝·梁·萧统主编《昭明文选》,世称中国第一部文学总集,分为38类,共700余篇首,尤尊辞赋,列为第一,六朝以前之赋作,皆多为其所传。唐·无名氏编纂《古文苑》,分9卷本与21卷本,所录诗赋文,均为史传与《文选》所不载,亦多传辞赋。清·陈元龙主纂《历代赋汇》,收入赋作赋论6000余篇(3834篇,184),是迄今为止辑录先秦至明代赋作最为完备之赋体作品总集。清·鸿宝斋主人所辑《赋海大观》,收先秦至清代赋作12000余篇,全书分32类,500余子目,多为清人所作,为有史以来收赋最多之总集。私人编辑文集总汇,辑录辞赋颇多者,当属清·严可均所辑之《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凡746卷,收录上古至隋代作者3497人之文,以与唐之《全唐文》总集对接。清·张惠言编《七十家赋钞》,辑录自屈原《离骚》至北朝庾信辞赋206篇,共6卷,选稿严谨,不失为一部较好之辞赋选集,也曾飞誉当时。而当代则有费振刚、仇仲谦、刘南平辑《全汉赋校注》,费振刚、仇仲谦纂《汉赋辞典》,龚克昌著《全汉赋评注》,毕万忱、何沛雄、洪顺隆编《中国历代赋选》,曹道衡、王继涛选《汉魏六朝辞赋与骈文精品》,吴云编《汉魏六朝辞赋精华》、《汉魏六朝小赋译注评》,霍松林《辞赋大辞典》,陈庆元编《汉魏六朝辞赋选》,郭预衡编《中华名赋集成》,张锡厚辑《敦煌赋汇》,李时铭辑《全唐赋》,张崇琛辑《名赋百篇评注》巨才编《辞赋一百篇》、王晓岩编《夕阳赋选》等。以上诸书,对于传承中华国粹,尤乎辞赋骈文文化,可谓功勋卓著、功莫大焉。噫!苟无载体,则旧赋之不传;苟无赋集,则国粹必绝迹。故而,辞赋之于书籍,犹鱼之于水、人之于空气、花草之于阳光也,安能或缺哉!

 

四、新赋创作与研究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一纪消逝,弹指一挥间。自1919年“五四”新文化运动至1999年共80年间,大陆中华辞赋寂然无闻久焉,鲜见有撰辞作赋者,赋集赋论,凤毛麟角,极其罕闻,悲夫!然则,历史车轮,总是滚滚向前,迨至21世纪初,“德动天鉴,承传国是不可等;祥开日华,弘扬国粹我在前”,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中所涌现之优秀成果炳焉与两汉同风,赋学重光,爱赋者与日俱增,赋作赋论以万计。

 

其赋集出版也此起彼伏,勃焉蔚然。总集者曰:北京·密云于海洲编撰《当代百家辞赋评注》、《当代百家辞赋评注》(续)、光明日报社汇编《百城赋》,中华辞赋报社汇编《千城赋》。个人分集者曰:北京·密云于海洲著《菁莪居辞赋注评》,西安·姚平著《姚平辞赋集》,山东·王金铃著《奥运赋(泰山)》,北京·王铁著《王铁诗赋集》,洛阳·孙继纲著《汉风堂文集》,南通·袁瑞良著《神州赋》(系列),新疆·天山客著《天池赋》,浙江·温州周晓明著《八风集》,北京·戴国荣著《诗心画语》(与另非赋五人合集,非严格意义上别集),徐州·杨威著《古文集》(以辞赋为主)等,皆为新赋之汇编与别集也。已然若荧荧之光、星星之火,填补吾国改革开放以来辞赋出版之空白。然而,仅依上述书之所载,毕竟容量有限,远不及中华辞赋网所辑录之万一也。更多新辞赋书籍——总集与别集,将呼之欲出,迫在眉睫,时不我待,大势在焉,不得不然也!

 

而为赋论文献者,群而蜂起,赋学研究,捷足先登,先于创作之一步也。纷纷焉争奇,郁郁乎斗妍。先有日本、韩国、台湾、香港等东亚(此处不含大陆)学者,赋论迭出,著述丰厚,继之美、英、法、德、荷兰、加拿大等西洋汉学者,参乎其中,新见毕现。(按:“五四”新文化运动,仅遗害大陆)。“文革”祸后,开放始鼎,大陆赋学者,亦不甘落后,穷起而直追,丰硕成果,随即出焉。其一东亚赋学者曰:泽田总清原之《中国韵文史》(日),铃木虎雄之《赋史大要》(日),中岛千秋之《赋之成立与开展》(日);张清钟之《汉赋研究》(台),张体正、张婷婷之《赋学》(台),张书文之《楚辞到汉赋的演变》(台),曹淑涓之《汉赋之写物言志传统》(台),简宗梧之《赋与骈文》、《汉赋史论》、《汉赋源流与价值之商榷》(台),李立信之《论赋的文体属性(论文)》(台),李日刚之《辞赋流变史》(台),陈去病之《辞赋学纲要》(台);饶宗颐之《选堂赋话》(港),何沛雄之《读赋拾零》、《汉魏六朝赋论略(与集)》(港),邝健行之《诗赋与律调》、《新亚学术期刊(第13期)赋学专辑》(港)。其二西洋汉学者曰:康达维之《扬雄赋研究》(美),华滋生之《汉魏六朝赋(翻译)》(美),高罗佩之《嵇康极其琴赋》(荷兰),郭伯斯基之《扬雄<甘泉赋>、<河东赋>》(加),吴德明之《子虚赋》(法),温萨克之《上林赋》(德)。其三大陆赋学者曰:陶秋英之《汉赋之史的研究》,马积高之《赋史》、《历代辞赋研究史料概述》,万光治之《汉赋通论》,马积高、万光治之《赋学研究论文集》,姜书阁之《汉赋通义》,叶幼明之《辞赋通论》,章沧授之《汉赋美学》,曲德来之《汉赋综论》,骆鸿凯之《辞赋源流》,徐志啸之《历代赋论辑要》,龚克昌之《中国辞赋研究》、《汉赋研究》,高光复之《赋史述略》,曹明纲之《赋学概论》,曹虹之《中国辞赋源流综论》,康金声之《汉赋纵横》,于浴贤之《六朝赋论述》,程章灿之《魏晋南北朝赋史》、《赋学论丛》,许杰之《中国赋学历史与批评》、《赋体文学的文化阐释》,詹杭伦之《唐宋赋学研究》、《唐宋赋学新探》、《清代律赋新论》,李炳海之《黄钟大吕之音——古代辞赋的文本阐释》,郭建勋之《汉魏六朝骚体文学研究》、《先唐辞赋研究》、《辞赋文体研究》,刘斯瀚之《汉赋:唯美文学之潮》,何新文之《中国赋论史稿》、《辞赋散论》,何玉兰之《宋人赋论及作品散论》,陈庆元之《赋:时代投影与体制演变》,周勋初之《辞赋文学论集》,王钟陵之《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论文精粹·散文赋卷》,郑毓瑜之《性别与国家——汉晋辞赋的楚骚论述》,陈良运之《中国历代赋学曲学论著选》,侯立兵之《汉魏六朝赋多维研究》,熊良智之《辞赋研究——学苑文存》,朱晓海之《汉赋史略新证》,尹占华之《律赋论稿》,静一之《辞赋文体研究》,王兆鹏之《唐代科举考试诗赋用韵研究》,韩晖之《隋及初盛唐赋风研究》,李翠英之《六朝赋论之创作理论与审美理论》,赵俊波之《中晚唐赋分体研究》,陈洪治之《国学经典:赋》,孙晶之《汉代辞赋研究》,孙福轩之《清代赋学研究》,张恩富之《汉赋的历史》,李新宇之《元代辞赋研究》,于海洲之《诗赋词曲读写例话》、《怎样作赋……以及各种眼花缭乱关乎《楚辞》等方面书籍。若斯多多,不一而足,难以穷述,弗可群举。其研究对象,则多界定在清代至于战国期间历朝之古典赋作及其作者,鲜有论及今之赋作与赋作者者。同时,今之赋学者中,亦罕见能作赋者。

 

常言道:有比较,才有鉴别。尽管如此,然而,相对于同为中华国粹——诗词曲联以亿计——近年来迅猛飙升之总体现状而言,辞赋之发展,何其滞后!复兴之路途,何其维艰!参与之赋人,何其少焉!尤乎辞赋网、报、刊、书、典,更何其寡焉!阳春白雪乎?塔尖文学乎?边缘文学乎?浮词滥说乎?靡靡之音乎?淘汰文体乎?悲也夫,惑哉!或曰:“‘五四’新文化运动,致使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之倒退,无异于秦始皇之‘焚书坑儒’”,信夫?

 

五、新赋编纂与展望

 

      辞赋,乃太平盛世之产物也,为吾中华泱泱大国独具之文学样式。当时间老人行至戊子之岁,中华辞赋之空前发展之繁荣昌盛,则超越历史上之任何朝代任何时期也。是年也!中国当代文坛,辞潮澎湃若巨浪滔天,赋涛汹涌似岩浆喷发,战果辉煌,喜事连连:创研机构,如雨后之春笋,破土而立;网站报刊,宛春起之禾苗,日有臻焉。政府征赋,此起彼伏;「中赋」人气,再上新高。创作团队,逐渐壮大赫观;辞赋竞爽,精品迭现纷呈。斯诚开煌煌华夏五千年文明史之先河,启悠悠后昆辞赋界一万代之新风者也!

 

是年也!欣逢盛世,国泰民安,红日高照,东海扬波,党恩浩荡,鸿福齐天,天降大任于「中赋」人也!兴辞昌赋扬骈,担历史之重任;建网办报编书,凝众才之鼎力。传承中华辞赋之优秀文化,功在当代;弘扬民族精神之一流食粮,利于千秋。于是乎,《中华新辞赋选粹》(十部之第一卷)在继2008年48《中华辞赋报》创刊之后,行即被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专家委员会提上出版之议事日程矣。

 

此次编选活动之隆重启动,旨在“重塑中华辞赋文化之标准,再造华夏民族崛起之精神,飓扬当代新赋创作优秀成果之雄风”。其第一卷收录当代活跃于赋坛之近70位辞赋作家优秀作品120余篇。力争将其打造出最富有时代风韵,又兼备中华民族特色之文化精品。该大系为32开本印刷,适量契合内文图片插配,极具匠心之体制安排,鸿博超迈之珍贵详料,风格独特之装帧设计,不仅实用与典藏价值兼备,更是读者增识启智,提升作赋水平与陶冶性情之理想读本,是收藏馈赠亲友文朋之上乘佳品。该套系列丛书共十部,洋洋大观,俏然凌风,惊艳奇瑰,丰腴韵雅,衔华佩实,侈丽宏衍,雅俗共赏,堪称先朝之未有,目为当代之绝唱。嗟乎!今首卷之横空问世,此则预示着传统文化之理性回归,标志着辞赋复兴时代之全面来临也尔焉。继之,大矣哉!盛已哉!《中华新辞赋选粹》(十部之第二卷、第三卷)、《千城赋》(系列丛书)与《赋苑英华》(系列丛书)等,亦将陆续闪亮登场,呼啸于长空,飘红于今世,傲立于赋林,彪炳于千秋,惠泽于万代,沾溉于后昆,辞园赋坛因之震撼,辞朋赋友为之喝彩,为期远乎?为期远乎!

 

是为序!

戊子岁十二月桐城雷池赋翁撰于中国·雷池·望江亭

当前位置:首页 >> 获奖名录><中华新辞赋选粹·120篇> [第一卷·2008](已出版) >> ◆《中华新辞赋选粹》序一 / 潘承祥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网◆翰采网◆中华文艺家联合会◆中国赋帝辞皇潘承祥◆10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九龙旺角道33号凯途发展大厦7楼04室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在线QQ:1613619349、364235722   联系人:雷池龙 投稿邮箱:okpcx@163.com 和 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网络策划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