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散文 >> 周成裘文集 >> 后记之二:我从风雨中走来——回忆文化大革命中点滴 / 周成裘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
中赋会致丰都县诗联学会《丰都诗联》创刊贺函贺辞荟萃
和博友开心益博《登百龙天梯》一首/常长平
题国庆节天安门广场一首/常长平
赞博友文韬之修养十一“气”/常长平
国庆节读,《左权将军家书》感怀/常长平
长治市第二人民医院赞、常长平
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七周年/常长平
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七周年/常长平
祝贺天宫二号升天、常长平
毛主席永远活在人民心中/常长平
题博友辛予之《茶艺六道》一首 常长平
学和赢诚《无题》 一首(外15首)常长平
七十三岁生日抒怀(外7首)常长平
题博友篱下斋《百花吟》新书出版(外8首) 常长平
步韵和博友文韬《夏至》一首 (外10首)常长平
和古今诗韵博友《土灶人家》一首(外10首) 常长平
新书出版有感(外19首) 常长平
习近平出席俄罗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感怀 二首(外10首)常长平
题博友墙上肖像《与春争艳的女人》照(外7 首)|常长平
读《毛远新回韶山祭祖.》感怀(外10首)
读《毛远新回韶山祭祖.》感怀(外10首)
读《毛远新回韶山祭祖.》感怀(外10首)
贺张斯阳君著《诗者如斯》
孙友诗词10首
[中赋纪盛光荣榜] 2015年度“中华赋坛龙虎精英榜”横空惊世
[中赋纪盛光荣榜] 2014年度“中华赋坛龙虎精英榜”横空惊世
母亲57年祭 外4首
清明 外三首
再题言泊远先生 外6首
题桃花谷老桃树 外9首
读方杨博友《对毛主席共产党至死不变的热爱》感怀外7首
植树节感怀 外5 首 常长平
和可有可无一首《元宵》外10首
题博友拉风妹等9 首
感谢好友言泊远雅赏赠玉等10首 常长平
宑底游览记
[中雅快报0002期]◆中华文艺家联合会会员、青年诗人、网络作家林云介绍
[中雅快报0001期]◆中华文艺家联合会理事、签约作家、新浪博客圈子管理员逯兆辉女士介绍
中华文艺家联合会副会长常长平《王长富及其弟子们》出版与下载
中共平顺县委关于学习和宣传王长富同志的决定
中华文艺家联合会副会长常长平《螺钉记》出版与下载
谈:非议与赞美/晏明光
谈:与谁商量/晏明光
谈:残缺/晏明光
关于第三届中华魂(赋圣杯)全国辞赋大赛获奖人员名单的公告(2016年·第1号)
谈:流 弊/晏明光
谈:文明与野性/晏明光文
谈:无中生有/晏明光
谈:二胎来了/晏明光
[杂文] 玩小圈子的那些孽虫 / 何朝东 笔名:东鸿
《爱在一寸阳光》/ 王生荣
谈:回归/晏明光
谈:俭朴与谦恭/晏明光
谈:会用/晏明光
赋乾赞 / 安心斋主人
中国女兵赞 / 安心斋居士
2015.11.30征集“中国油茶小镇”楹联
水调歌头/纪念烈士纪念日/安心斋主人
水调歌头--庆祝建国六十六周年(白话文)/安心斋居士
甲午记忆/安心斋主人
中兴领袖习近平/安心斋居士
谈:儒生与文史/晏明光文
谈:误区/晏明光文
谈:动力与阻力/晏明光文
谈:道理可不可信/晏明光文
浣溪沙(六首)新韵——庆祝抗战胜利七十周年
周成裘《今夜桃花为谁开》一书二维码
《今夜桃花为谁开》书样
周成裘先生介绍
《今夜桃花为谁开》序 / 赋姑姑 撰文
今夜桃花为谁开 / 周成裘
今夜静悄悄 / 周成裘
今夜月色真美 / 周成裘
后记之二:我从风雨中走来——回忆文化大革命中点滴 / 周成裘
后记之一:美丽的“雷池” / 周成裘
知名文艺家、诗人、作家——周成裘先生介绍
梅寒散文选集 / 赋姑姑 整理 (18篇)
谈:文化突破/晏明光
谈:联系与制约/晏明光文
谈:诚信功能/晏明光文
果 壳/晏明光文
[原创](七律)蒲扇吟 / 韩启纲
中华文艺家联合会副会长常长平《山水古韵话平顺》出版与下载
敦煌山水咏/安心斋主人
赞博友鲁人牧川、仲达之《将进粥》唱和/常长平
和博友可有可无《村路晚归》一首/常长平
和博友可有可无《省城感居》一首 /常长平
原意和杜甫《江梅》/常长平
腊梅/常长平
题博友拉风妹/常长平
步韵和博友言泊远《立春》诗一首/常长平
老伴68岁生日感怀 /常长平
与言泊远先生的诗作来往/常长平
题言泊远与老农的诗画配/常长平
腊八节/常长平
大旱小雪/常长平
题博友虎旋之《雕展品选》/常长平
题博友zs感悟/常长平
回复毛依老先生发来的新年礼物/常长平
初读《螺钉记》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4744
   ○- 今日访问:1254
   ○- 本周访问:5840
   ○- 本月访问:17200
   ○- 访问总数:2396881
  双击自动滚屏  
后记之二:我从风雨中走来——回忆文化大革命中点滴 / 周成裘

发表日期:2015年9月1日  出处:中华文艺家联合会 文库中心 编辑部 作者:周成裘  本页面已被访问 1260 次

◆后记之二:我从风雨中走来 / 周成裘

    ——回忆文化大革命中点滴

    1961年,全国三年自然灾害刚有好转,9月,我从安庆师范专科学校(现名安庆师范学院)毕业后,由望江县文教科分配到赛口中学任教。学校设在离赛口镇约7里的漳湖畔,一往无际的荒野上耸立了“三间茅屋、四间学堂”,三个班,八位教师,校长是常英。学校养了猪、鸡、鸭,还有耕地,学习加劳动,三两天有鱼肉之类吃,生活很好。一次节日会餐,校长把半斤白酒倒入我饭里,我当时喝昏了,连酒连饭一起吃,睡一整天未醒,过后,双手脱了一层皮。我教一年级数学和全校音乐,即教唱歌,学校很活跃。虽然是初中,但不少学生有我一样身高,喜欢听我讲笑话。一日,我妻子去安庆路过学校,当时没有老师单人宿舍,校长叫烧火佬回家,让出房子给我们夫妻过夜。次日,妻子走后,一个学生对我说道:“周老师,你爱人真好看。”每到晚自习过后,老师集体宿舍中基本上听我讲笑话,我模仿赛口镇上唯一的一个驼子理发员给人理发时,窜上窜下理发的情形,大家轰然大笑,也在轰然大笑中睡去。

    家在县城的教师有三人,每次回家我们要坐船过武昌湖,经太慈步走70里地。有一次,我们下午三点从校回家,还在湖边一户农民家过夜,第二天早上渡湖回家。刚到那荒凉的学校时,我连哭了几夜,我才22岁。

    我妻子龙顺华是县黄梅剧团主要人物演员,演林黛玉而闻名。县委宣传部徐积盛部长为照顾我们,1962年调我到望江县文化馆搞群众文化工作。文化馆派我到赛口文化站,站里就我一人,两间平房,一间为睡房和图书室,外间为乒乓球和会议室。我开展赛口区业余剧团演出、篮球赛和焦赛湖游泳活动。区委会秘书和武装部长几乎三两天就到站里与我打球、下棋,特别是刘兰春宣传委员(是江苏人),很支持我的工作,为方便跑公社大队,开展群众文化活动,他把他的加重自行车给我,我把轻便车给他。每次回县汇报工作,都是骑自行车沿长江大堤,经莲洲、华阳绕道百余里。文化站边,有个廖西岚的学生,常年帮我抬黑板报、写专栏,我教他写诗歌,后来他在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当编辑主任。随后,县委抽我到沈冲公社兴岭大队刘屋搞“改正责任田”工作,刘屋不过十来户人家,一老木匠,其余全都是种湖田和山地。吃住在刘队长家,冬天的晚上开会后,社员聚集在堂轩,烧着枯树桩,围坐着听我讲“水浒传”故事,我也坐在一块,轮流接一根黄烟袋,抽黄烟,每晚家家轮流送麻糖、花生之类当夜宵。

    1964年,我被抽到长岭区长岭公社翠阳屋搞“四清”工作,在大队部即一个祠堂里睡,在一个叫“佬”的社员家吃饭,每天交一斤粮票和六角钱的伙食费,白天随社员到田地里看看,夜晚开社员大会,批判资本主义,进行社会主义教育。夏天,剧团在长岭镇演出过后,我妻子带着大女儿来住了几夜。一天晚上,全屋人都在稻场上乘凉,竹床、小铺挤满了,我一家也在其中。先是听我讲故事,后渐渐入睡。熏蚊子的稻草烟还在冒着。突然,有人尖叫“狼来了,狼来了。”瞬间,稻场上的人跑了一空,一早起来,听说以前一对小夫妻夹在中间睡的小孩被狼被叼走了。

    社教刚结束,成立了望江县文化工作队,队员是从文化馆、剧团、新华书店、县医院共调十几人,书店经理李铁和我负责,长年到乡下巡回演出。我自编自演自打锣。节目有相声、快板、打鼓书、演唱、黄梅小戏。我夫妻二人表演的相声“五千斤”和表演唱“二老学毛选”、我的大鼓“肖飞买药”等节目,场场客满,处处欢笑。

    我二人轮流背着满月不久的儿子下乡巡回演出。那日,到赛口演出,在一个老百姓家堂轩化妆,一边是一张桌子,旁边是我们男队员的一条长长的地铺,地上铺上稻草,上面有被单、被子。我正在桌边化妆,突然文教科胡国栋对地面一坐,刚好要坐在我那正睡着的儿子身上那一瞬,我眼明手快,急忙一掌,将他推跌倒一边去了,他抬头一看,反吓出一身冷汗,要不,真要坐死一个婴儿,引起化妆室一阵惊笑。

    1965年11月10日,上海《文汇报》发表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顿时在全国文化界掀起了批判其编剧(时任北京市副市长)吴含的浪潮,随即点燃了文化大革命之火。

    1966年4月,我接通知,文化工作队回县,回各自单位学习。我回文化馆,参加文教口停业学习,文化馆内学习的人员有文教科、电影院、书店30多人,先是批判吴晗、邓拓、廖沫沙三家村黑店,紧接派出了工作组,排出“三、四类黑名单,”提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我被首批列为批斗对象,把一大批最基本的群众打成三、四类,即牛鬼蛇神,以大字报和面对面进行批斗,后关进县党校,由左派看管,看病、购物都有人跟踪。我4岁大女儿银丽头上生肿瘤,她偷偷在大门外张望,我也只能在门内对着门外见一面。教师搞的更凶,全县小教集中学习批斗,还死了人。

    1966年5月,据悉离开北京外出半年的毛泽东回京,与在一线主持中央工作的刘少奇、邓小平在文化革命中派出工作组等问题发生严重分歧。5月16日,发布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即通称“五一六通知”。公开指责派工作组是搞资产阶级专政,明确规定撤销工作组,不准把矛头指向群众,运动的重点是批判党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我和广大群众一样,拍手称快。

    1966年8月5日,毛泽东发布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板》,震动了全国。8月8日,公布了《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通称十六条。进入了文化大革命全面发动阶段。

    此时,文教口工作组取消了,运动成无领导状况,县委成立一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从县直各单位抽调几百人,分五个大队,赴全县五个区搞宣传工作。我夫妻二人被抽到第三大队,队长是王佩芝和史逢楚,到鸦滩杨树屋,离县城百余里。名义上是宣传队,实际上是不让我们这些受批判人在县城参加造反,后来知道我二人还是受内控和监管。其实,宣传队没有工作干,就是在等待什么。

    时间不长,这个宣传队就解散了。因毛主席几次在天安门接见百万红卫兵,望中学生已从北京串连归来,上街游行,喊着打倒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口号,贴出炮轰于吉位,火烧黄家法的标语。我回单位后,参与组织成立文教兵团造反组织,各学校、单位、工厂相继成立了“八二七”、“鬼见愁”等造反派组织,日日夜夜贴大字报、游行、开批斗会。县府街等主要街道,两边用竹子做成长长的专栏,张贴大字报。大幅标语、口号:“打倒刘、邓、陶,打倒于、黄、赵”(前者指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后者指县委代书记于吉位、副书记黄家法、县长赵化明),红卫兵也上街“破四旧”。

    1966年底,我夫妻二人随县黄梅剧团造反组织“八二七”到北京串连,一路上人流如潮,坐火车不要钱,也未见小偷和扒手,我们挤上火车到了北京。雪后的北京,一片静白,天安门前的冰块用大车装运。我们住在首都剧场,24小时空调,吃喝不要钱,隔壁是中央文联大楼。全国各地造反派代表汇聚一块,整天轮流开批斗会,有的批判前期的“左派”,面对面的讲理,有的批判中宣部,一批来自各地盲人造反派,住在地下室,他们戳着棍子高喊“打倒阎王,解放小鬼”(阎王指中共中央宣传部)。

    当时的北京已有两大派,一派是红卫兵,袖章是用红布做的,都是学生、工人和单位基本群众,一派是绸子兵,袖章是用红绸布做的,都是中央及各部门的领导干部子弟。我们是通过安徽省“八二七”组织联系赴京的,代表安徽造反派。我夫妻二人当时无红袖章,还是找人借用的。到京后两天,按通知参加了保卫北京电影制片厂的行动,说是有绸子兵要来砸厂,先在北影制片厂礼堂开会,当走到门外,静无一人,打开礼堂大门,哈,里面正开批斗会,人声如潮。会后,立即用车子把到会人装到郊区,在一往无际的花生地里撵赶绸子兵,双方揪拉,不准打人,可以用脚踩对方脚。我当时是穿一身流行的带帽蓝色长东北大衣,黄色军用牛皮鞋,一米七一的身高,能跑能踩,回来后,身上、鞋上都是泥土。此间,不少人到工人文化宫参加周恩来、江青接见造反派的大会。我二人因逛街未去。

    1967年1月,从北京回来,全县红卫兵及各单位、部门的造反组织进一步开展了大字报、大游行、大批判活动,高喊:誓死保卫毛泽东思想,捍卫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从县委到生产队、局长到车间主任都进行批斗,戴高帽子游街,公、检、法也已被砸烂,各级领导班子已瘫痪,全县尽是造反派组织主持工作和生产。

    1967年中旬,全国实行军管(称三支两军即支左支工支农和军管军训),安徽是6408部队,军长是李德生,望江县各级各单位、工厂、学校都进驻了军代表。成立了望江县文化革命小组(简称县文革小组),由人武部、机关干部和群众代表组成。望江第一任文革组长是毛文明,第二任是戴来发,他们是人武部政委、部长。自文革小组成立后,形成两个观点:一是县文革好得很,一是县文革好个屁。后者多从各原造反组织中分裂出去,成立了新的各类组织,全县形成“好派”和“屁派”两大派系。围绕“好得很和好个屁”展开面对面的大辩论,家庭、单位、街道、工厂、田野处处都有两派辩论,辩论不分昼夜,逐步发展到夺权、互相冲击游行队伍,捉人、斗人、武斗和抢斗。

    好派“东方红”组织,以文教口胡国栋为首,总部有七、八人负责,是由县直文教、工交、财贸、粮食等各口组成,统称服务员,并非选举产生,而是大家按造反中作用,活动能力大小称呼的,人们称胡国栋为一号服务员,称我为三号服务员,下面有全县上百个大小造反兵团,游行的队伍有几公里长。屁派主要是“红造部”,文革初,首次受迫害的人中大都参加了“红造部”。据说,以望中学生魏本跃、电厂工人李先如等人为首。

    1968年武斗期间,“东方红”总部从县城迁移到离城四十里地的长岭镇。我是主张文斗派的,没有去,与一个10来人的小分队,住在城北北神庙背后的吴屋,离县城三里地,主要是监视城里屁派的活动。

    一日深夜,屁派20多人,手持棍棒,摸到北神庙,被好派值班人员发觉,打起大锣,我们跟周边农民一起过去,把他们赶回县城。当时拦住了一个人,问他们来干什么,他说是来捉周成裘的,随即也就放了此人。

    期间,城内许多人都到乡下躲避,我父周大康、母欧桃玉和六个弟妹日夜担心我一家三口,当时,我已有两个孩子(随后,二女燕丽,小女小丽先后出生),妻子和大女儿到江西彭泽八宝她小妹龙蕴华家过了一时,儿子云培在我岳母家。我在城北稳定后托小分队一队员化装前去江西把她母女带到了城北。

    一日,我岳母绕道从城里送来一钵煨猪肉,用菜篮子拎到了我的住处,当时我激动的快要掉眼泪。等我分给小分队几人吃完后,她才回家。

    两派武斗的枪支都是从县人武部和民兵手上搞到的,当时,提出军队支左不支派,其实人武部是倾向好派,睁一眼闭一眼让好派把枪支拿走,屁派则真正是抢枪。武斗中双方都高喊口号要文斗不要武斗。一次,好派打进县城,屁派又从华阳反攻县城,屁派被打死两人,后屁派又偷袭长岭好派总部,屁派又死一人,好派没死人。

    1967年底,军代表多次主持两派调解联合不成。安徽省主办全省造反派万人学习班,望江两派去了好几卡车大小造反派头头上百人。那天像装猪一样,用油布把人头全盖住,挡风雨,一些居民代表,特别是些妇女干部,穿着一身新衣首次去省城,谁知车子才刚到太湖县的徐桥镇就不少人晕车、呕吐,急着喊:“到了没有了,到了没有?”那时望江到合肥要从太湖、潜山、安庆转,要8个小时,这才刚开始。我事先服了晕车药好些,大家都睡了,车子到合肥市安徽医学院内已是近黄昏。我们按分好的班组,安置就序。按规定,学员吃住都在医学院内,不准单独外出,闲着无事,我们就看供解剖学用的尸体。男女老少尸体都有,用药水浸泡在几个大水泥池里。

    开幕式上,安徽省革委会主要负责人李德生、宋佩璋等上台接见我们望江两派主要头头,一一握手问候,当李德生问到胡国栋时,说胡国栋,国家栋梁。当他握住我的手问候说:“周成裘,“集腋成裘,”你精明能干。

    天天学习讨论大联合。一夜,发布毛主席最新指示,万人学习班全部整队,经过三孝口、长江路游行几小时。

    快要过年了,我提议以我班名义写出大字标语:“搞好大团结,回家过春节。”贴在学习班显眼处,引起全校都贴出类似的标语。目的是想回家过年。

    不过,还是到过年后,两派大联合协议达成,拟定了我们县革命委员会成员后,宣告学习班结束。那天我班十几个人自己买菜、吃着、喝着、说着、笑着,喝的大醉,只有我的大妹周桂仙未醉,由她收拾残局。

    1968年回县后,枪斗未息,在军代表主持下,两派交枪,搞真正的大联合,我是谈判代表,参加大小各类签订协议的活动,成立了县革命委员会。接着又参加“清理阶级队伍”等学习班和解放领导干部的活动。后我被分配到县革委会宣传组工作,但人在“斗、批、改”办公室上班,搞 “一打三反”专案。期间,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70年我被分配到县人民法院任审判员,副庭长十五年,办了大小刑事、民事、经济和“严打”、平反冤假错案数百起案子。初入法院时,刚恢复公、检、法,受人保组领导,人员很少,法院也只有刑、民两庭,只有十来余人。案件也不多。一次,我到安庆办事,在小吃店吃午饭时,我对面坐着一个小伙子,上门牙没了,看我吃饭,他说,他没有粮票,我就叫他一起吃了,后还给他六斤全国粮票。回县后几天,他还找到了我家,拎着一包糕点,当面谢我,我留他吃了午饭。过后,县法院接上面通知调查此事,说这个人是九城劳改农场逃犯,说是文革中的黑头头,是否与我有关联,院长王佩芝听我讲过后,经查,无关联,也就算了。一次向县委常委汇报女营业员的离婚案,县委唐副书记在会上发言提出,这个人不能离婚,在柜台上和人搞鬼。我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听人说的。我讲,办案讲证据,听说不算数,你是副书记,说话要负责。散会后,他还指着我说,你不要耍造反派脾气,双方争吵,被钱林青书记劝解。1985年,按省高院要求,要从县法院内提拔两名副院长,我符合条件,但有人提出我是造反头头。1986年,县委书记孙绩彪决定调我任县文化馆副馆长,对此,省人大常委会还下文提出了异议。此间,我写了好几本诗文集。1993年3月调任县司法局副局长、党组成员、望江县依法治县领导小组成员兼办公室主任,期间,我获得“二五”、“三五”普法全省“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一次在普法考试中,县长叫秘书代为考试,我没有把县长打及格,震动了安庆市。然而,我也就一直坐正局级位置,干正局级工作,享受副局级待遇。我组织的县法制文艺宣传队,下乡宣传法律,受到中央和省市的好评。我编写的“打新娘”黄梅戏还获得到了市“优秀奖”。1998年退休,后从事专职法律服务工作16年。

    人生苦短,其乐无穷。转眼我已77岁,老伴从剧团调出后,已在县医药公司退休,四个儿女均已成家立业,我夫妇二人每月领取5000元养老金,别无他求,游泳、下棋与写作,尽情享受着美丽的黄昏。(完)

    2015年6月9日  周成裘

友情链接:

1)中华辞赋网http://www.zhcfw.net/index.asp?xAction=xReadNews&NewsID=32041
2)中赋征文网http://www.tc168.net/553366/index.asp?xAction=xReadNews&NewsID=7562
3)中赋传媒网http://www.tc168.net/617935/index.asp?xAction=xReadNews&NewsID=4362
4)中赋竞赛网http://www.tc168.net/187216/index.asp?xAction=xReadNews&NewsID=768
5)中国辞赋网http://www.tc168.net/676465/index.asp?xAction=xReadNews&NewsID=346
6)中华翰采网http://www.tc168.net/343957/index.asp?xAction=xReadNews&NewsID=12515
7)中华神韵网http://www.tc168.net/934552/index.asp?xAction=xReadNews&NewsID=3333
8)赋姑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1613619349/2

 
共搜索到 8 条相关资料,当前第 1/1页,每页 20 条
   『雷池文化』◆美丽的“雷池”/ 周成裘
   『雷池文化』◆安徽望江红军将领龙普霖迷案之一 / 周成裘
   『雷池文化』◆安庆市中级法院不守法 安庆太平洋保险公司无诚信 / 周成裘
   『雷池文化』◆清官(安庆方言小品)/ 周成裘
   『雷池文化』◆著名作家、诗人周成裘先生介绍
   『雷池文化』◆今夜月色真美 / 周成裘
   『雷池文化』◆今夜静悄悄 / 周成裘
   『雷池文化』◆今夜桃花为谁开 / 周成裘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网◆翰采网◆中华文艺家联合会◆中国赋帝辞皇潘承祥◆10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九龙旺角道33号凯途发展大厦7楼04室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在线QQ:1613619349、364235722   联系人:雷池龙 投稿邮箱:okpcx@163.com 和 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网络策划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