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论文 >> 晏明光文集 >> 谈:利与弊/晏明光文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
中赋会致丰都县诗联学会《丰都诗联》创刊贺函贺辞荟萃
和博友开心益博《登百龙天梯》一首/常长平
题国庆节天安门广场一首/常长平
赞博友文韬之修养十一“气”/常长平
国庆节读,《左权将军家书》感怀/常长平
长治市第二人民医院赞、常长平
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七周年/常长平
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七周年/常长平
祝贺天宫二号升天、常长平
毛主席永远活在人民心中/常长平
题博友辛予之《茶艺六道》一首 常长平
学和赢诚《无题》 一首(外15首)常长平
七十三岁生日抒怀(外7首)常长平
题博友篱下斋《百花吟》新书出版(外8首) 常长平
步韵和博友文韬《夏至》一首 (外10首)常长平
和古今诗韵博友《土灶人家》一首(外10首) 常长平
新书出版有感(外19首) 常长平
习近平出席俄罗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感怀 二首(外10首)常长平
题博友墙上肖像《与春争艳的女人》照(外7 首)|常长平
读《毛远新回韶山祭祖.》感怀(外10首)
读《毛远新回韶山祭祖.》感怀(外10首)
读《毛远新回韶山祭祖.》感怀(外10首)
贺张斯阳君著《诗者如斯》
孙友诗词10首
[中赋纪盛光荣榜] 2015年度“中华赋坛龙虎精英榜”横空惊世
[中赋纪盛光荣榜] 2014年度“中华赋坛龙虎精英榜”横空惊世
母亲57年祭 外4首
清明 外三首
再题言泊远先生 外6首
题桃花谷老桃树 外9首
读方杨博友《对毛主席共产党至死不变的热爱》感怀外7首
植树节感怀 外5 首 常长平
和可有可无一首《元宵》外10首
题博友拉风妹等9 首
感谢好友言泊远雅赏赠玉等10首 常长平
宑底游览记
[中雅快报0002期]◆中华文艺家联合会会员、青年诗人、网络作家林云介绍
[中雅快报0001期]◆中华文艺家联合会理事、签约作家、新浪博客圈子管理员逯兆辉女士介绍
中华文艺家联合会副会长常长平《王长富及其弟子们》出版与下载
中共平顺县委关于学习和宣传王长富同志的决定
中华文艺家联合会副会长常长平《螺钉记》出版与下载
谈:非议与赞美/晏明光
谈:与谁商量/晏明光
谈:残缺/晏明光
关于第三届中华魂(赋圣杯)全国辞赋大赛获奖人员名单的公告(2016年·第1号)
谈:流 弊/晏明光
谈:文明与野性/晏明光文
谈:无中生有/晏明光
谈:二胎来了/晏明光
[杂文] 玩小圈子的那些孽虫 / 何朝东 笔名:东鸿
《爱在一寸阳光》/ 王生荣
谈:回归/晏明光
谈:俭朴与谦恭/晏明光
谈:会用/晏明光
赋乾赞 / 安心斋主人
中国女兵赞 / 安心斋居士
2015.11.30征集“中国油茶小镇”楹联
水调歌头/纪念烈士纪念日/安心斋主人
水调歌头--庆祝建国六十六周年(白话文)/安心斋居士
甲午记忆/安心斋主人
中兴领袖习近平/安心斋居士
谈:儒生与文史/晏明光文
谈:误区/晏明光文
谈:动力与阻力/晏明光文
谈:道理可不可信/晏明光文
浣溪沙(六首)新韵——庆祝抗战胜利七十周年
周成裘《今夜桃花为谁开》一书二维码
《今夜桃花为谁开》书样
周成裘先生介绍
《今夜桃花为谁开》序 / 赋姑姑 撰文
今夜桃花为谁开 / 周成裘
今夜静悄悄 / 周成裘
今夜月色真美 / 周成裘
后记之二:我从风雨中走来——回忆文化大革命中点滴 / 周成裘
后记之一:美丽的“雷池” / 周成裘
知名文艺家、诗人、作家——周成裘先生介绍
梅寒散文选集 / 赋姑姑 整理 (18篇)
谈:文化突破/晏明光
谈:联系与制约/晏明光文
谈:诚信功能/晏明光文
果 壳/晏明光文
[原创](七律)蒲扇吟 / 韩启纲
中华文艺家联合会副会长常长平《山水古韵话平顺》出版与下载
敦煌山水咏/安心斋主人
赞博友鲁人牧川、仲达之《将进粥》唱和/常长平
和博友可有可无《村路晚归》一首/常长平
和博友可有可无《省城感居》一首 /常长平
原意和杜甫《江梅》/常长平
腊梅/常长平
题博友拉风妹/常长平
步韵和博友言泊远《立春》诗一首/常长平
老伴68岁生日感怀 /常长平
与言泊远先生的诗作来往/常长平
题言泊远与老农的诗画配/常长平
腊八节/常长平
大旱小雪/常长平
题博友虎旋之《雕展品选》/常长平
题博友zs感悟/常长平
回复毛依老先生发来的新年礼物/常长平
初读《螺钉记》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4744
   ○- 今日访问:207
   ○- 本周访问:809
   ○- 本月访问:10378
   ○- 访问总数:2620006
  双击自动滚屏  
谈:利与弊/晏明光文

发表日期:2015年6月24日  作者:晏明光文  本页面已被访问 779 次

 

                                                         :利与弊/晏明光文

        事物的利弊总是形影不离缠绕很紧,打不开分不脱十分的顽固。虽说“取利避弊”是人之常情,但这“无平不坡,无往不复” 的原理,大多数人不是不知,就是不感兴趣。利弊这拼盘,总让那些取利弃弊的单点者十分头疼。

      凡事没有全部的利益,也没有全部的害处。绝对没有害处或绝对没有好处的事物,本来就不存在。当我们了解一件事物,若只是了解了利的一方面,不算了解,还应知其害的一面,才谈得上是完全地了解。

        如果能够知其利害,我们就能够在好处的时候去发挥,在坏处的时候去遏制,从而让事物更加顺利地发展。能够从两方面去看待事物,人的眼光才会变得开阔,处理问题的方式也会更加客观和成熟。

       有人十分欣赏北宋太祖赵匡胤“杯酒释兵权”的谋略,进而对宰相赵普也十分看好。

       我以为那无师自通的宰相赵普,虽然知道“五代十国天下大乱的原因:“此非他故方镇太重,君弱臣强而已”。但他开出的治病药方:“君欲治之,无他其巧,稍夺其权,收其精兵,制其钱谷,天下治安矣(收权,收兵,收钱)”,就不大高明。虽说当时看不出国的危险苗头,但为后来宋朝的灭亡埋下了祸根。宋军失去战斗力,“北宋无将,南宋无相”的将相分离局面,不得不说是赵普种下的恶果。赵普读一本孔圣人薄薄的<<论语>>,还没看全,说 “半部<<论语>>治天下”,这不是吹大牛吗?赵普也许不知,他那“杯酒释兵权”的国策,最后成功地弄死了宋朝江山,让忽必烈中了头彩。 

        这“利弊同生”的道理,为什么一碰到现实就被击得粉碎呢?不是“见利忘弊”,就是“见弊忘利”?

       我以为这不仅仅是智慧的缺失,还与人们的理性思维被价值所控有关。晚清慈禧太后有句口头禅:“兴一利,必多一弊”。清朝的最后灭亡,与两新有关:一是新学,二是新兵。但当时确实是挽救清朝灭亡的两大良药。“是药三分毒”,然而仅知其利而不知其弊,或说仅仅知其弊而没有防弊的有效措施,使新学完全替代了旧学,新兵成了袁世凯的私家军,对国来讲,其弊不轻。  

        也许人们都知道,战国时代“毛遂自荐”的故事,门客毛遂自荐说服楚王,从此青史留名。但不久敌军来犯,赵王就让毛遂率师出征,毛遂解释说他是嘴巴子利害,打仗不行。赵王不信,偏要硬逼他任将军挡子弹。结果,毛遂只好自杀。

       这使我想起司马迁在<<史记>>中说的齐人鲁仲连来,他就比毛遂高明。他“长于阐发奇特宏伟卓异不凡的谋略,却不肯作官任职,愿意保持高风亮节”。他救赵立了大功后,平原君要封赏他,鲁仲连再三辞让,最终也不肯接受。平原君就设宴招待他,喝道酒酣耳热时,平原君起身向前,献上千金酬谢鲁仲连。鲁仲连笑着说:“杰出之士所以被天下人崇尚,是因为他们能替人排除祸患,消释灾难,解决纠纷而不取报酬。如果收取酬劳,那就成了生意人的行为,我鲁仲连是不忍心那样做的。”

       于是辞别平原君走了,终身不再相见。他退得巧妙,离得轻松,不是常人呀!

       越国宰相范蠡,也是如此的高人,就不再言了。

       如今的“市场经济”,就没有弊吗?出那么多贪官,谁个时代如此?

       马基雅维里在<<君主论>>中说:“君以此生,必以此亡”。其实就是“生在利中,亡在弊中”。但凡知利不知弊者,往往难逃如此魔咒。有的人知道这一着,在取其利的同时,不会用尽,会来一手“养寇自重”行为的艺术。

       孙子谈用兵时说:“不能尽知用兵之害的人,就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仅知事物之利者,你占不到利之甜头,这应该说是个常识。否则将:“生在利中,死在弊中”。

       又如中国古代文化典籍,大多是文言,五四运动提倡白话口语,其利在于文章与常言直白,便于阅读理解,是划时代的好事。但带来的弊病就是使旧文化与新文化一刀两断,难以传承。使得后代们越来越看不懂古文,不是专业人员你就难懂<<国语>>,<<左传>>,<<论语>><<中庸>>,<<庄子>><<史记>>等,文化典籍成了摆设。

       有人说“忘记历史等于背叛”,这无法看懂历史,你不背叛行吗?

   还有,简化汉字本是大好事,但有的汉字一简化,就看不出老祖宗创字的意义,理解文字的功底就下降了许多。

       这里不是说白话不好,简字不对,而是说知其利必知其弊。你要主张白话,但不能只建个“烂尾楼”主张了事,你还应该想法将古文译成白话,防止历史文化的断代,你的主张才是功德完满。但主张白话的人,却没干如此的艰巨工作,只兴利而不除弊。如今中小学老师教文字课,大都讲简字而不说简字之源,使中国文字的智能功能大打折扣。     

       好在今天,国家投巨资(从1991年立项,到2003年,历时十三年)终于完成了《二十四史全译》工作,“硕大的坚硬外果被敲开了,人们可以比较轻松地品鉴其美味,汲取饱含丰富的营养”。这无疑是一项臣大的划时代的利国利民利子孙万代的文化工程,因为他弥补了至“五四”的“白话运动”以来,给后人带来的弊端。但我以为还是来得太晚,毕竟是近百年之后。

       世上之人为何总是只见利忘弊呢?我以为这不仅仅是个智商问题,责任问题和价值观问题,也许还有个文化问题,即文化局限性。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网◆翰采网◆中华文艺家联合会◆中国赋帝辞皇潘承祥◆10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九龙旺角道33号凯途发展大厦7楼04室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在线QQ:1613619349、364235722   联系人:雷池龙 投稿邮箱:okpcx@163.com 和 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网络策划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