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散文 >> 常长平文集 >> 螺钉记-连载故事 314 任凭风浪翻 革命志不移/常长平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
中赋会致丰都县诗联学会《丰都诗联》创刊贺函贺辞荟萃
和博友开心益博《登百龙天梯》一首/常长平
题国庆节天安门广场一首/常长平
赞博友文韬之修养十一“气”/常长平
国庆节读,《左权将军家书》感怀/常长平
长治市第二人民医院赞、常长平
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七周年/常长平
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七周年/常长平
祝贺天宫二号升天、常长平
毛主席永远活在人民心中/常长平
题博友辛予之《茶艺六道》一首 常长平
学和赢诚《无题》 一首(外15首)常长平
七十三岁生日抒怀(外7首)常长平
题博友篱下斋《百花吟》新书出版(外8首) 常长平
步韵和博友文韬《夏至》一首 (外10首)常长平
和古今诗韵博友《土灶人家》一首(外10首) 常长平
新书出版有感(外19首) 常长平
习近平出席俄罗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感怀 二首(外10首)常长平
题博友墙上肖像《与春争艳的女人》照(外7 首)|常长平
读《毛远新回韶山祭祖.》感怀(外10首)
读《毛远新回韶山祭祖.》感怀(外10首)
读《毛远新回韶山祭祖.》感怀(外10首)
贺张斯阳君著《诗者如斯》
孙友诗词10首
[中赋纪盛光荣榜] 2015年度“中华赋坛龙虎精英榜”横空惊世
[中赋纪盛光荣榜] 2014年度“中华赋坛龙虎精英榜”横空惊世
母亲57年祭 外4首
清明 外三首
再题言泊远先生 外6首
题桃花谷老桃树 外9首
读方杨博友《对毛主席共产党至死不变的热爱》感怀外7首
植树节感怀 外5 首 常长平
和可有可无一首《元宵》外10首
题博友拉风妹等9 首
感谢好友言泊远雅赏赠玉等10首 常长平
宑底游览记
[中雅快报0002期]◆中华文艺家联合会会员、青年诗人、网络作家林云介绍
[中雅快报0001期]◆中华文艺家联合会理事、签约作家、新浪博客圈子管理员逯兆辉女士介绍
中华文艺家联合会副会长常长平《王长富及其弟子们》出版与下载
中共平顺县委关于学习和宣传王长富同志的决定
中华文艺家联合会副会长常长平《螺钉记》出版与下载
谈:非议与赞美/晏明光
谈:与谁商量/晏明光
谈:残缺/晏明光
关于第三届中华魂(赋圣杯)全国辞赋大赛获奖人员名单的公告(2016年·第1号)
谈:流 弊/晏明光
谈:文明与野性/晏明光文
谈:无中生有/晏明光
谈:二胎来了/晏明光
[杂文] 玩小圈子的那些孽虫 / 何朝东 笔名:东鸿
《爱在一寸阳光》/ 王生荣
谈:回归/晏明光
谈:俭朴与谦恭/晏明光
谈:会用/晏明光
赋乾赞 / 安心斋主人
中国女兵赞 / 安心斋居士
2015.11.30征集“中国油茶小镇”楹联
水调歌头/纪念烈士纪念日/安心斋主人
水调歌头--庆祝建国六十六周年(白话文)/安心斋居士
甲午记忆/安心斋主人
中兴领袖习近平/安心斋居士
谈:儒生与文史/晏明光文
谈:误区/晏明光文
谈:动力与阻力/晏明光文
谈:道理可不可信/晏明光文
浣溪沙(六首)新韵——庆祝抗战胜利七十周年
周成裘《今夜桃花为谁开》一书二维码
《今夜桃花为谁开》书样
周成裘先生介绍
《今夜桃花为谁开》序 / 赋姑姑 撰文
今夜桃花为谁开 / 周成裘
今夜静悄悄 / 周成裘
今夜月色真美 / 周成裘
后记之二:我从风雨中走来——回忆文化大革命中点滴 / 周成裘
后记之一:美丽的“雷池” / 周成裘
知名文艺家、诗人、作家——周成裘先生介绍
梅寒散文选集 / 赋姑姑 整理 (18篇)
谈:文化突破/晏明光
谈:联系与制约/晏明光文
谈:诚信功能/晏明光文
果 壳/晏明光文
[原创](七律)蒲扇吟 / 韩启纲
中华文艺家联合会副会长常长平《山水古韵话平顺》出版与下载
敦煌山水咏/安心斋主人
赞博友鲁人牧川、仲达之《将进粥》唱和/常长平
和博友可有可无《村路晚归》一首/常长平
和博友可有可无《省城感居》一首 /常长平
原意和杜甫《江梅》/常长平
腊梅/常长平
题博友拉风妹/常长平
步韵和博友言泊远《立春》诗一首/常长平
老伴68岁生日感怀 /常长平
与言泊远先生的诗作来往/常长平
题言泊远与老农的诗画配/常长平
腊八节/常长平
大旱小雪/常长平
题博友虎旋之《雕展品选》/常长平
题博友zs感悟/常长平
回复毛依老先生发来的新年礼物/常长平
初读《螺钉记》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4744
   ○- 今日访问:153
   ○- 本周访问:2005
   ○- 本月访问:11574
   ○- 访问总数:2621202
  双击自动滚屏  
螺钉记-连载故事 314 任凭风浪翻 革命志不移/常长平

发表日期:2015年3月17日  作者:常长平  本页面已被访问 769 次

螺钉记-连载故事 314 任凭风浪翻 革命志不移

常长平

 

    常长平到了羊老岩公社后,深入到各个大队进行调查研究,对这里的山水风貌,自然环境、人民生活、风土人情进行了了解;对这里老百姓热爱共产党、热爱祖国、热爱集体、热爱社会主义的真挚感情从心底里敬佩;优秀共产党员对党无限忠诚、无限信仰、任劳任怨,为党的事业奉献一切的美德都在深刻地感染着他。到了谷峦舖大队后,在社员群众中流传着许多许多关于党支部书记李周存同志的传奇经历、惊人事迹,李周存同志高大的光辉形象在他心中占据了重要位置,成了他心中的偶像。

    李周存老家是河南林县姚村公社李家岗。怎么从林县来到这里的?水有源,树有根,要想知道还得从头说起。他家过去祖祖辈辈都在林县李家岗,但是,旧社会天下是有钱人的天下,那有穷人的活路,到了祖父这一代,除了家有二亩薄地什么都没有,有的就是欠人家数不清的阎王债,每天讨债的主户轮番来,特别是每到年关,要债的简直垒了门,哪有钱还债呢?他们见他家没有钱,就在那二亩薄地上打主意。他们说:“交不出租就交地。”哪知道那二亩薄滩地是他家唯一的命根子,他爷爷说什么也舍不得那二亩地,没有这二亩地,哪还怎么糊口、还怎么还债?爷爷被打得死去活来,也总算没有把那二亩地交出去。可是,后来接二连三的大祸就来了,祖父母得病很快就都见阎王了。父亲在穷哥们的帮助下,只是简单地办了丧事,总算是把祖父母安葬了。坟头未干,林县发了大水,把他家仅有的二亩薄滩地冲了个光。这还怎么活呢?俗话说:“富到川,穷进山。”没法,他父亲在1929年一头担着他,一头担着仅有的一把铺盖一村转一村、一庄倒一庄地和母亲逃荒来到山西。旧社会天下世道都一样,地是地主的地,山也是有钱人的山。无奈,只好在这里租上地主的坡,在坡上开垦荒地种点粮食、蔬菜好糊一家人的口。可谁知,辛辛苦苦受了一年,山坡地上长开的粮食还不够交租,无奈,只好糠一把、菜一把地勉强度日,1935年到1936年又连年遭灾,家里又添了个小弟弟,更无法生活,他就每天拿上讨饭碗,提上一根打狗棍,挨庄挨户逃开了饭。碰上个好运气还可以给弟弟要上点,碰不上个好运气,连自己的口也糊不住,还要被狗咬几口。那时,他幼小的心灵里就恨世道这么不合理,恨天下这样路不平?他曾发誓:我长大了非把那些有钱人打个屁滚尿流不可。

    东方红,太阳升,穷人翻身投了明。不久,这里有了共产党。1940年,这里有了八路军,1945年就实行了土地改革,他家分上了土地、耕牛、房屋和羊群。从此过上了好日子,他全家从心底里感激。那时他懂得了要翻身就得在共产党领导下改变恶世道,踏平不平路。就在这个思想指导下,1947年,他十八岁时参加了解放军。部队是二野九纵队,到了部队他横下一条心,英勇杀敌,为国立功。

    1947年7月,他随军强度黄河,由于部队多,他又是第一次离开家,连个东西南北也分不清,在强渡中掉了队,怎么办呢?当时,他心里非常难过,心想我立志要在战场上为民立功,离开了自己的部队,还怎么立功?正在这个时候兄弟部队路过这里,他就去打听,但怎么也打听不到,这时他就想要求部队领导收下他,并设法帮助他找到他的部队。首长一答应,他就满心高兴,就这样在这个部队和同志们一起作战。在二十余天后,终于找到了他的部队。在部队里他懂得了许多道理,初步确立了无产阶级人生观,决心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1948年2月他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伏牛山战斗中,他被分配到军后勤部医院警卫连。正当医院抢救才从前方下来的伤员时,被敌人的还乡团发现了,敌人用十几倍的兵力将他们团团包围,机枪大炮集中射向医院所在地,医院的医生和所有的伤病员眼看就要全部牺牲。这时连里领导行动果断,召集全连动员,他说:“共产党员为党立功的时候到了,我们要以自己的牺牲来保证医院的撤退!”这时他自报奋勇,带一个尖刀班去突破重围。尖刀班在一阵集中的炮火之后,像一把尖刀插进了敌人的心脏,横拼竖杀和敌人展开了肉搏战,他一个人打死三个敌人,刺死四个敌人,他们班共消灭敌人十一个,打伤十几个,又配合全连战士很快就把这个还乡团打得溃散,消灭500余人,胜利地掩护了医院的转移。在整个解放战争中,他随同部队出生入死,参加了渡河、渡江、伏牛山、许昌、郑州、曲江、四川、云南等大小战斗近百次,立功多次。全国解放后,紧接着就又从大西南奔赴朝鲜,参加了抗美援朝的战斗。在党的培养下,他由一个只知为个人报仇的孩子变成了一个胸怀共产主义理想的共产党员,由一个乞丐变成了人民的功臣,由一个不知东南西北的山里娃变成了一个能指挥战斗和做政治工作的连长、指导员,真是说不尽他内心的高兴。从此,他更进一步地认清了翻身路,决心立功跟党走。

    抗美援朝胜利后,志愿军归回祖国。建国以后,他们的主要任务已由打仗变成了经济建设,1956年,他从部队复员回家,担任了管理区分支书记的职务。全国人民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胜利地完成了合作化,并由初级社过渡到高级社,城市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社会主义真是蒸蒸日上,日新月异。1957年为了使我党更好地担负起领导社会主义建设的重任,党中央号召全党进行开门整风,要群众进行大鸣大放。他是从小在苦水里泡大的,是党救了他的命,过上了幸福生活。他对党发自内心地感激。又是党教育他有了实事求是、光明磊落,对党有啥说啥的作风,对党他从来不会隐瞒自己的观点。他感到对党如果不是想啥说啥,而是阳一套阴一套,那是不配作共产党员的,所以在党的整风会上他心想啥就讲啥,并且也代表广大人民利益发了些言,给地方党委领导提了些意见,说了个“三百六十斤粮食不够吃”,就被领导视为“反党”,说他散布“右派言论”,“反对社会主义”。虽然没有把他打成右派分子,却开除了党籍。责令他去劳动改造。

    这真是晴天霹雳,祸从天降,他万没有想到自己这样一个旧社会的讨饭孩子,由党把自己培养成一个共产主义战士,怎么会反党、反社会主义,他天天对党感恩戴德,感到没有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他李周存,社会主义是中国人民的唯一出路,并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怎么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竟落在自己的头上?开始是烦躁不安,然后是委屈痛苦,他一连数日受批斗,黑夜躺下怎么也睡不着,思来想去,考虑问题:他从在家讨吃要饭想到参军,从渡河渡江想到伏牛山战斗,从解放大西南想到抗美援朝,从自己光荣入党想到保卫医院、杀敌立功,从部队生活想到解甲归田、任党支书记、为改变山区面貌而英勇奋斗……他越想越想不通,曾经有过死的念头。

    后来他认真学习了毛主席的有关著作和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毛主席说:“我们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刘主席说:“一个共产党员也可能有最高尚的自尊心、自爱心,为了党和革命的利益,他对待同志最能宽大、容忍和委曲求全,甚至在必要的时候能忍受各种误解和委屈而无怨恨之心。”毛主席和刘主席的教导使笼罩在他头脑里的委屈、痛苦、埋怨、烦躁、悲观的阴影渐渐地消失了,死亡的念头也消除了。他决心用自己对党、对社会主义建设的最新成绩来写出自己今后的历史,来证明自己是纯金还是废铁,让党和人民看看他李周存是不是反党。

    他被开除党籍之后,“流放”到壶关固店修铁路。这时,他一方面再三向党提出申诉,要组织实事求是地落实自己的问题,给他做出反党的结论不能接受,开除他的党籍是没有根据的;另一方面他在行动上坚决服从组织的决定,于是他拿上锨镢、背着铺盖,星夜赶到了固店修铁路工地。当时他想,铁路也是国家的一项重要建设,只要能给他一个革命的机会,干什么都行。他是个山里生、山里长的人,不怕卖力气,不怕有困难,就怕闲着没事干。在工地上做工,他总是拣重活、抢险活干。抬石头,拣头杠抬;拉平车装得满满的,跑在最前头;打炮眼,抡得铁锤猛;抬老夯,打的路基坚硬。同时,他还像在部队一样,经常向领导提出新的意见和建议,不断提高工效。开始,工地上的人们还在窃窃私语,议论他这个被开除党籍,劳改对象的长短,不几天就改变了对他的看法,在评比会上大家都选他当模范。几个月时间,他便当上了小组长,班长、排长、连长,不久,又当了营长。同志们信任他,他的劲头就更大了。后来,他又在西安里铁路上干了整整三年。1960年,上级调他到寺头建设采矿场,他当了场长。半年时间,便竣工投产,月月超额完成采矿任务,受到领导和工人们的好评。1962年,关于他的“右派言论”问题得到了解决,上级给他平了反,恢复了党籍。当时他虽然不是大队干部,却是一个共产党员,他就尽职尽责,关心集体和社员的事,连续几年评为模范党员。1964年,他被选为大队贫协主任并负责西谷峦铺的包队工作。在这一年里,除搞好贫协工作外,他和西谷峦铺的干部、社员一道艰苦努力,一年时间就使这个队获得了钱粮双增,不仅摘掉了“供用户”的帽子,还自给有余,能多多少少卖给国家点粮食。这年,他出席了县劳模会,受到表扬和奖励。1965年,他又担任了大队党支部书记。当时,队里的工作基础很差,村上的秩序很乱,原班子中有几个人不为公,谋私利,居然发展到贪污盗窃、结伙私分的程度。他们偷卖集体的羊群二百余只,从中私分款六百元,贪污粮食三千余斤,羊毛二百余斤,棉毡八条。这些人由于财迷心窍,根本无心思搞集体生产,更谈不上关心群众生活。天长日久,弄得集体空,社员穷,年年吃供应。面临这个破烂摊子,他这个新官怎个当法。曾一度纳闷、发愁。后来,他一转念,想到战争年代枪林弹雨中都没有下过软蛋,反右斗争时遭诬陷也不灰心,眼下这点困难怕什么?这么一想,信心顿时增加了。打铁先得本身硬,领头人就得有个领头样。于是,他决心从自己做起,用自己的言行来带动一班人。带动党员和群众,这年春天,他带病工作、带病劳动。有一天,在小柏树凹和社员们抬石头垒岸,由于身体虚弱,石头又太大太重,身体支撑不住,一下摔倒在地,不省人事,社员们赶快把他送到家中,叫赤脚医生进行抢救,才慢慢苏醒过来。他对经济和物资,从来集体是集体,个人是个人,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不能一盆浆糊瞎圪搅。咱是个当头的,啥时候都不能化公为私,亏可以吃,便宜可一点都不能讨。“村看村、户看户,社员看干部,党员看支书。”大家见他以身作则,两袖清风,个别想捞的人也回了头,多数干部的作风好,脚步正,群众见干部变好了,感到集体有了靠头,好日子有了盼头,便一个心眼搞起生产来了。这年冬春两季,全大队新修地70亩,积肥6万担,一年时间翻了身,粮食总产由九万斤增加到二十万斤,收入由两万元增加到五万元。1965年他光荣地出席了山西省劳模会,又受到了党和群众的信赖。

    正当工作有了眉眼,走上正规,群众情绪高昂、干劲旺盛的时候,十年动乱开始了。在这黑云压顶的日子了,人妖颠倒、黑白混淆。奋发建设山区的人有了“滔天罪行”,成了什么“唯生产力论”、“埋头苦干不见路线”的人。特别是他这个曾经戴过“反党”帽子、开除过党籍的人,一开始就被夺了权,成了运动的主要对象,不久,给他戴了顶“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帽子,整天起来挨批斗、站大会、挂牌子、戴高帽、坐“喷气式”,并罗列了十大罪状,勒令他交代“为什么要混入解放军,过去在战争中杀过多少人?有多少人命案?渡河为什么掉了队?掉队期间怎样投敌来?为什么要反党?……”这一连串的莫须有的责问弄得他措手不及,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但毕竟自己了解自己,感到党了解自己,因此壮了胆、腰杆硬,对个别人的造谣污蔑据理力争。造反派一次又一次地勒令他检查交代,他每次总是说:“我没有带领群众搞好生产,我有错误”。这样帽子就又给他升一级,成了顽固不化的走资派,家被抄、箱箱柜柜被砸,《复员军人证书》被毁。就这样,他总共被批斗50多次。有一次,那是1966年12月15日上午8点钟,没有让他吃早饭,就拉上会场,身前背后贴上大字报,戴上“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李周存”的高帽子,叫他站在一块石头上,低下“狗头”,弯下“狗腰”,交代问题,一直站到天黑,社员散了会,又一个小分队接上了班,轮番作战,一直把他批到深夜的两点钟。十八个小时的罚站和批斗,汤水未进一点,又饥、又饿、又冷,脚上冻起了两个大疙瘩,腿麻木的没有一点知觉,不让解手,把尿撒在裤子里,裤子冻得梆梆响,会还没有散,他就晕倒在地,当醒来时,有人告诉他,他的儿子有病,高烧41度,他请医生给看,造反派们讲:“谁要给反革命修正主义子弟看病谁就是保皇派”。在恫吓威胁下,医生只好趁黑夜到他家偷偷看病,才救下了儿子的命。几天之内,他便失去了工作和劳动的权利。

 不久,他被押送到小床脑生产队“劳改”,身边还配有三个“警卫”加以看管。看到这种情况,他暗自好笑,心想一个多月不让劳动,手早就发痒,那还舍得自行跑掉呢!他看到小床脑学校没有教室,便一个人动手起石头、运石头、垒石头,三个月时间修成了一座三间大的房子,队里没花一分钱,解决了校舍问题。

    在山沟里,平素要有什么消息也难以听到,可是文化革命“热闹”那阵子,报纸登,广播叫,传单飘,消息格外多。今天传来省、地、县委的权被夺了,明天又传来某领导干部被游斗毒打,有的致死致残,逐渐了解到各级党组织瘫痪了,大批老干部被严重摧残,商店停业,学校停课,工厂停产。听到这些噩耗,他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痛,思想上升起层层疑团:是不是中央出了奸臣?看全国、想自己,感到自己受的折磨根本提不到话下,所难过的是: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我们的集体经济,受到了严重摧残。一年多以后社会上平稳下来,他站出来重新工作。经过一年多洗劫的大队,社员群众大闹粮荒,生活非常困难。偏偏又遇上了“学大寨”运动,极左路线又一次像洪水一样成为灾害。一些人违背民意,硬叫学习大寨的“一本经”、“不走样”,捆绑社员和集团的手脚,成天叫喊抓粮食,别的什么也不许搞。一直高喊“批资本主义”。“七斗八斗”,把人心批散了,把经济批掉了,把集体弄空了,把社员弄穷了。他本来不会捣鬼,这时,也逼着学会了,比如说,“大概工”、“一拉平”,领导问,他也说搞了,实际上还坚持定额管理和生产责任制,凡是分散生活就以小组或劳力搞包工。社员过去辛辛苦苦在山沟里、山洼梯田的空隙栽了许多核桃树、花椒树、桑树、山核桃树,正进入结果期,有人就主张砍掉,他想不通,问人家为什么要砍?人家说是上面的精神,“粮食要上,别的都得让路。”光这一项,大队集体收入每年就减少一万余元。他当时偷着骂了句“败家子”,不知怎么传了出去,不久有人就给他扣了顶“不学大寨反大寨”的帽子。当然,他在“大寨”搞极左的影响下,有许多东西自己不是弄不清是非,便是违心服从,也办过些蠢事,就说砍树,当初他要是认得清,顶的硬,也不会造成那么大的损失。但总归对推行大寨那一套不顺心,有时抱抵触情绪,有时坚决顶住不干。有段时间曾有人给他说:“人家大寨很快就要以公社核算了,昔阳不久就要搞以县核算,你是劳模,在学大寨运动中可不能掉队呀!是不是变成大队核算好?”他说:“咱这里居住分散,条件差,集体家底不厚实,社员也不富裕,况且队与队之间差距也大,如果伙起来,穷队占了便宜,富队就会失去积极性,眼下搞大队核算不是时候。”这样一直坚持以队核算,从未变动过,他是实打实地讲哩,却迎合不了上面的需要,更不会投一些领导的心思。因此,他这个劳模便受到了另眼看待,被视为“反大寨总后台李顺达的小爬虫。”他这个人是从磙子底下压出来的,房檐下碰出来的,但就是有个拙犟脾气,有人叫他是“牛筋头”。自己有自己的老主意,你说你的,他干他的,从不考虑个人得失,一心想在工作上,把工作搞好,给群众多谋利,为共产党争光,他认为这样做才算得上一个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   

    历史已经掀开新的一页。粉碎“四人帮”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了一系列治国安民的大政方针,从极左路线的精神枷锁下彻底解放出来。他想,极左路线横行时,自己多次受打击,遭折磨,如今党不仅把亿万人民解放出来,还为农村实现农业现代化亲手绘出富贵图。怎样在谷峦铺落实党的政策,尽快让集体和群众富裕起来,他心里一直在盘算。为此,他多次召开“诸葛亮”会,让干部群众献计献策,统一党内外干部群众的思想。谷峦铺和许多地方一样,经过十年浩劫和学大寨运动的折腾,集体经济受到严重损失,群众丧失了元气。用山里人的话说,就是农民群众缺粮少钱,光景很不好过。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闹致富、干四化,确实得下一番功夫。首先,要建立一个坚强的班子,充分发挥党支部的火车头作用,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大队的班子状况原来不够理想。一是缺乏党的经常性活动,程度不同地都存在着歪风邪气。二是不够团结,形不成一个拳头。针对这种情况,他及时健全“一课三会”制度,组织党员学党章、学《准则》、学习十一届三中全会文件,使党员进一步明确了党的性质、任务、党员的义务和权利,懂得怎样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从而端正了党风、严肃了党纪。在此基础上,以党章、《准则》为武器,用团结-批评-团结的方法开展了整风,集中解决了领导班子中思想僵化和半僵化的问题,收到了良好效果。支部委员陈天喜,文化革命中犯有错误,这几年思想背上了包袱,平素不吭气,工作没劲头,开会、上党课、学习讨论和小整风都没有解决了他的问题。这时,有人背下议论说,他的思想还没有和“四人帮”分家;有的干脆说:“文化革命他有罪,现在又没劲,根本不够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开除出党算了。”他思前想后,感到天喜同志在旧社会,家里穷的叮当响,也是河南逃荒来到这里的。1960年参军,1963年入党,1964年复员回村就当了民兵指导员,进了支委班子,劳动、工作都很出色,一直是他的好搭档。文化革命天喜积极参加,还多次组织批斗他。自打他站出来工作后,天喜就躲躲闪闪,打倒“四人帮”后,干脆躺倒不干了。他进一步分析,认定天喜的病根十有八九与他有关。于是,他几次亲自找天喜谈心,在诚恳帮助天喜认识在文化革命中犯有一定错误的基础上,他直截了当地说:“过去咱俩是一根藤上的苦瓜,文化革命咱俩都是极左路线的受害者,不怨天、不怨地,都怪“四人帮”黑了心。”最后,他再三表明,:“咱们都是共产党员,说话算数,只要今后你能积极工作,我们还是四化建设道路上的战友,谁还能给你小鞋穿!”他掏出了心里话,把天喜感动的热泪盈眶。天喜说:“老李呀,我早就盼你说这句话哩。”打这以后,天喜同志在工作中又恢复了文化革命前的那股劲,工作积极主动,成了深受群众爱戴的好干部。

    俗话说:“吃不穷,穿不穷,打划不到一辈子穷。搞农业生产也和过光景一样,心里要有个“小九九”。1979年冬至1980年春,他们在落实农村经济政策时,初步制定出全大队农林牧副各业五年和十年的发展规划,决心一年打基础、三年栽富根,十年富了村。积极动员群众从当年入手抓起,从基础起步。山里产大量山药蛋、核桃、还有满山的树木、荆条,就是运不出去,难以变成钱,群众多年为交通不便发愁。1980年春天党支部从这个实际出发,利用春播后一段农闲时间,在鸡冠楞和斜皮漏下面动用了四万多石方,修通了一条八华里长的盘山公路。第一次把汽车开进了山庄。从此谷峦舖结束了人背牲口驮、走羊肠小道的艰难历史。春夏两季,干部、党员带领群众带上干粮五天没下山,完成了五百亩造林任务。同时,还栽植大量的干果树木,大抓编造、养殖、山林间伐等多种经营生产,实现“八路进宝”、请“财神爷”来到了谷峦舖。大队尽管多灾多难,但粮食总产和农业总收入都比去年翻了一番。接着又买回了四十几头母牛,备下了核桃优种六百多斤,决心种好苗圃,给大量发展肉牛和核桃生产打下基础。为尽快发展集体经济,改善群众生活再加一把劲,为把谷峦舖大队建设成为林茂粮丰,五业兴旺、家家富裕、人人快乐的美好山区而做不懈努力。

    长平了解了这些情况后,深感李周存同志真是一个没有掺一点假的、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决心向他学习一辈子。他把李周存的事迹作了汇报,县里让他参加了1980年11月召开的党的组织工作先进单位和模范会议,并作了交流,在全县引起了很大反响。

    诗云:优秀党员李周存,打击冤枉不变心。讨吃要饭记敌恨,翻身解放跟党亲。因说真话除党籍,修筑铁路立功勋。文化革命受批判,除掉四害振精神。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网◆翰采网◆中华文艺家联合会◆中国赋帝辞皇潘承祥◆10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九龙旺角道33号凯途发展大厦7楼04室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在线QQ:1613619349、364235722   联系人:雷池龙 投稿邮箱:okpcx@163.com 和 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网络策划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