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散文 >> 常长平文集 >> 螺钉记—连载故事 313夫妻同甘苦 儿女共受屈/常长平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
中赋会致丰都县诗联学会《丰都诗联》创刊贺函贺辞荟萃
和博友开心益博《登百龙天梯》一首/常长平
题国庆节天安门广场一首/常长平
赞博友文韬之修养十一“气”/常长平
国庆节读,《左权将军家书》感怀/常长平
长治市第二人民医院赞、常长平
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七周年/常长平
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七周年/常长平
祝贺天宫二号升天、常长平
毛主席永远活在人民心中/常长平
题博友辛予之《茶艺六道》一首 常长平
学和赢诚《无题》 一首(外15首)常长平
七十三岁生日抒怀(外7首)常长平
题博友篱下斋《百花吟》新书出版(外8首) 常长平
步韵和博友文韬《夏至》一首 (外10首)常长平
和古今诗韵博友《土灶人家》一首(外10首) 常长平
新书出版有感(外19首) 常长平
习近平出席俄罗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感怀 二首(外10首)常长平
题博友墙上肖像《与春争艳的女人》照(外7 首)|常长平
读《毛远新回韶山祭祖.》感怀(外10首)
读《毛远新回韶山祭祖.》感怀(外10首)
读《毛远新回韶山祭祖.》感怀(外10首)
贺张斯阳君著《诗者如斯》
孙友诗词10首
[中赋纪盛光荣榜] 2015年度“中华赋坛龙虎精英榜”横空惊世
[中赋纪盛光荣榜] 2014年度“中华赋坛龙虎精英榜”横空惊世
母亲57年祭 外4首
清明 外三首
再题言泊远先生 外6首
题桃花谷老桃树 外9首
读方杨博友《对毛主席共产党至死不变的热爱》感怀外7首
植树节感怀 外5 首 常长平
和可有可无一首《元宵》外10首
题博友拉风妹等9 首
感谢好友言泊远雅赏赠玉等10首 常长平
宑底游览记
[中雅快报0002期]◆中华文艺家联合会会员、青年诗人、网络作家林云介绍
[中雅快报0001期]◆中华文艺家联合会理事、签约作家、新浪博客圈子管理员逯兆辉女士介绍
中华文艺家联合会副会长常长平《王长富及其弟子们》出版与下载
中共平顺县委关于学习和宣传王长富同志的决定
中华文艺家联合会副会长常长平《螺钉记》出版与下载
谈:非议与赞美/晏明光
谈:与谁商量/晏明光
谈:残缺/晏明光
关于第三届中华魂(赋圣杯)全国辞赋大赛获奖人员名单的公告(2016年·第1号)
谈:流 弊/晏明光
谈:文明与野性/晏明光文
谈:无中生有/晏明光
谈:二胎来了/晏明光
[杂文] 玩小圈子的那些孽虫 / 何朝东 笔名:东鸿
《爱在一寸阳光》/ 王生荣
谈:回归/晏明光
谈:俭朴与谦恭/晏明光
谈:会用/晏明光
赋乾赞 / 安心斋主人
中国女兵赞 / 安心斋居士
2015.11.30征集“中国油茶小镇”楹联
水调歌头/纪念烈士纪念日/安心斋主人
水调歌头--庆祝建国六十六周年(白话文)/安心斋居士
甲午记忆/安心斋主人
中兴领袖习近平/安心斋居士
谈:儒生与文史/晏明光文
谈:误区/晏明光文
谈:动力与阻力/晏明光文
谈:道理可不可信/晏明光文
浣溪沙(六首)新韵——庆祝抗战胜利七十周年
周成裘《今夜桃花为谁开》一书二维码
《今夜桃花为谁开》书样
周成裘先生介绍
《今夜桃花为谁开》序 / 赋姑姑 撰文
今夜桃花为谁开 / 周成裘
今夜静悄悄 / 周成裘
今夜月色真美 / 周成裘
后记之二:我从风雨中走来——回忆文化大革命中点滴 / 周成裘
后记之一:美丽的“雷池” / 周成裘
知名文艺家、诗人、作家——周成裘先生介绍
梅寒散文选集 / 赋姑姑 整理 (18篇)
谈:文化突破/晏明光
谈:联系与制约/晏明光文
谈:诚信功能/晏明光文
果 壳/晏明光文
[原创](七律)蒲扇吟 / 韩启纲
中华文艺家联合会副会长常长平《山水古韵话平顺》出版与下载
敦煌山水咏/安心斋主人
赞博友鲁人牧川、仲达之《将进粥》唱和/常长平
和博友可有可无《村路晚归》一首/常长平
和博友可有可无《省城感居》一首 /常长平
原意和杜甫《江梅》/常长平
腊梅/常长平
题博友拉风妹/常长平
步韵和博友言泊远《立春》诗一首/常长平
老伴68岁生日感怀 /常长平
与言泊远先生的诗作来往/常长平
题言泊远与老农的诗画配/常长平
腊八节/常长平
大旱小雪/常长平
题博友虎旋之《雕展品选》/常长平
题博友zs感悟/常长平
回复毛依老先生发来的新年礼物/常长平
初读《螺钉记》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4744
   ○- 今日访问:232
   ○- 本周访问:834
   ○- 本月访问:10403
   ○- 访问总数:2620031
  双击自动滚屏  
螺钉记—连载故事 313夫妻同甘苦 儿女共受屈/常长平

发表日期:2015年3月17日  作者:常长平  本页面已被访问 657 次

螺钉记—连载故事 313夫妻同甘苦 儿女共受屈

常长平

 

    常长平于1976年底调到了羊老岩公社之后,虽然那里各方面的条件很差,但他是一个从来就不会向领导提困难的人,总是用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党的需要就是自己的自愿,从来不怕苦、不喊累、不嫌条件差。一般情况下,谁都不愿到羊老岩去工作。那里邮电所的杨秋昌同志早就想离开那里,要求县邮电局领导调动他,但是因为往羊老岩调动一个人非常困难,领导也发愁没有对象。不知是杨秋昌同志找领导要求,还是邮电局领导知道了常长平到了羊老岩,1977年3月份,在龙镇邮电支局工作的长平爱人赵松桃突然接到调令,调到羊老岩邮电所工作。

    赵松桃打电话问长平:“你知道吗?你去羊老岩,怎么把我也调去了?那里各方面条件都很差,孩子们上学怎么办?能叫他们到那里去上学吗?”

    长平说:“我不知道呀!我没有向任何人讲过这件事情!”

    羊老岩确实教学条件非常差,由于是山区,学生们都在各个山庄上居住,尤其大部分是单庄独户,距离学校近的也有四五里,远的就有十来里,山上野兽特别多,白天也经常碰住成群结队的狼,甚至敢进到社员的院里、家里寻食。不说早晚学生不敢单独走路。为了学生安全,学校和家长也都不敢叫学生起早达黑在山径上走。所以学生在校一天到不了四五个小时;特别是缺教员,很多课程没法开,更不用说师资质量差了,初中教员不达初中水平,小学教员不达完小水平,教学就成大问题了。长平为了了解全公社的教育情况,专门到学校进行过调查,听过老师讲课。学校大都是复式制,一个教室几个年级上课,在一个课时内各个年级的课都得讲,一个年级就只有几分钟授课时间;更不用说各年级之间相互干绕,互受影响了。老师低声念课文是“读”,高声念课文就是“讲”。公社对教师进行过考核,教初中的教师考初中题,教小学的教师考小学题,他们90%都不及格。公社党委曾向县教育局汇报后,并请示县教育局解决师资问题,但是教育局也说往那里调一个教员实在困难,没有办法。

    长平的孩子们正是上学时期,到了羊老岩确实是要受到严重影响。随即长平给平顺县邮电局局长打电话问情况,局长说:“咱在县里开会时,虽没有赶上面谈,但知道你调到羊老岩了,你爱人在龙镇邮电支局工作,你们两地分居,很不方便,再说交通困难,你们互相照顾就更加困难了。羊老岩邮电所杨秋昌是龙镇家,也是一个老同志了,离家太远,来局里找过多次,电话上说的就更没有遍数,要求照顾他,往近处调动一下,所以局里就照顾你们两方面,就将两人对调了一下,松桃到了羊老岩,你们就可以互相照顾,杨秋昌同志到了龙镇家乡工作,也能够照顾了家庭。我想你会同意的,所以也没有给你联系,就这样定了。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听这意思还是在照顾他们哩,与局长也就不能再往深处说什么了。长平说:“大人怎也好说,就是孩子们上学怎办?他们正是上小学、即将上初中期间。我天天在乡下工作,也没有时间辅导他们。”

    “局里已经定了,也不好再变了,想办法克服困难吧!”局长回答说。

    这样就只得按照邮电局里的调令,接爱人松桃和孩子们到羊老岩了。

    松桃到了羊老岩后,立即投入了工作。正赶上局里号召扩大征订报刊业务,她了解到这里订的报纸只有十来份,杂志没有一份,这样,松桃向各大队、社员联系,下面订阅的积极性不高,原来的报纸还不想订哩。问原因,回答说是“十天半月也见不上一张报纸,订也没用!”

    又问向乡下送报纸的投递员,投递员说:“寺头支局就送不来,我怎么往乡下送?”

    这样她就向寺头支局反映这个情况,说:“如果寺头支局不能按时送来报纸,乡下见不到,人家都不愿意订了,如果能保证送来,交给订户,我再做做大家的工作,能订就订,如果保证不了,这个任务就不好完成。”

    寺头支局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整顿,后来才知道有一个投递员不仅报纸不能按时送达,对老百姓的信件收了款后,不将信件邮出去,压在床下,甚至将外边来到信件烧掉,使群众与外界亲朋长期信息不通,造成了很坏的影响。通过整顿,解决了这个问题。松桃在与订户订报刊时,保证“一件邮件不丢,一张报纸不少,一份刊物不短”。这样这一年(1977)订到100余份报刊,由于订户按时收到了报刊,1978年征订报刊就上升到300余份,1979年就征订近400份,受到了局里的表扬。

    由于下乡任务繁重,秘书也常常到乡下工作、调查解决问题,下乡之前总是安顿松桃把上、下级来的电话记好,秘书回来接管、处理。她总是不嫌麻烦。收接的电话和事项照转不误。

    为了给孩子们缝补衣服,买了一台缝纫机,公社的同志在乡下和社员们实行三同,天天在地里劳动,衣服裤子特别破得快,衣服、裤子破了总是拿来叫松桃给驮肩膀、补袖子、补屁股、补膝盖,当地的老百姓也是经常拿来布料叫给孩子们缝衣服,松桃从来不推,再忙、再苦、再累也要接下,在工作稍微闲的时候,就给他们做,甚至半夜三更还在劳作。李随福对崔天福说:“自从松桃来到这里,就成了咱羊老岩公社的义务服务员。只要提出困难,总要帮助咱解决,真是个好人。”

    1978年冬天,公社的水利员李文书同志新婚妻子要生孩子,头胎,又是难产,公社医院没有病房,公社的办公室也很紧张,几个领导都是一个人八九平方米的办公室连宿舍、会客室的房间,几大员就是几个人伙住在一间不到八九平方米的房子。松桃看到文书妻子受了那样大的罪,大冬天的,又没有地方住,很为困难。就与长平商量:“你把办公室腾开吧,咱全家就挤在邮电所的电话室里,你看行不行?”

    长平说:“怎不行?在困难的时候,咱们的同志就应当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嘛!我还计划跟你商量哩,你倒先提出来了。可以,完全可以。”说着就迅速腾了出来,叫文书夫妇住了进去,文书感激地说:“常主任!你们可真是帮了我的大忙呀!”

    这样文书妻子就住进了长平腾开的办公室,乡下很多同志来找长平研究、汇报工作,往往走错门子,到了李文书妻子住的房间里。

    1981年春节,同志们回家过年,这里就留下长平、松桃带着孩子们值班。长平老家只有老父亲一人在家,春节前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大人春节要值班,过了春节才能回去和老人团聚,孝敬老人。这样老人也就有了思想准备。等公社的同志们过完春节回到公社后,他俩才带着三个女儿回家看望老父亲。

    由于父亲大人身体一直不太好,在十年前,长平就为他买好了土板原材料,按照当地风俗,闰月年要将喜板做好,这一年正好是闰月年。回到家里,父亲大人就提出做喜板的事,为了使大人高兴,就按照他的要求办。这样马上请了离这里有八里山路的徐家后村两个木工来家里做。木工的食宿就由他们支应。长平笑着对木工说:“麻烦师傅来家里扎板,俺们一直不在家,条件很差,请多包涵!条件差,可还有一个要求哩!因为俺们假期有限,还得按时回公社上班。要求你俩既要扎好,还得快,不要误了俺们上班”

    木工师傅也很痛快,就答应了,说:“知道,知道!吃公家饭的都是这样,来家来,也是扎着时间哩。保证误不了。”这样师傅们连明彻夜地干生活,很快就扎成了。

    当完成生活,开了工资,将木工打发走后,已是下午了。天阴沉沉的,就怕下上雪来没有法子回公社上班,两个姑娘也都在羊老岩小学上学,也不能耽搁。这样就决定当天下午步行40里,往平顺县城走。当时平顺县往羊老岩通了一趟卡车班车,每天早上往羊老岩发,下午返回县城。他们计划正好能赶上第二天早上这趟班车。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他们到了县城住在离汽车站不远的一个旅店,晚上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汽车站的班车不能发了。他们心想可能很快天就会晴开的,就等再一天走吧。谁知一连下了四五天,地上堆了一尺多厚,往羊老岩走,又是大山路,就是天晴开十天半月也不会通车了。他们身上带的钱除了开木工工资,就所剩无几,房费出不了不说,就是饭钱也没有了。

    “怎办?”松桃和长平商量。

    长平说:“不行,咱步行走吧!没有钱了不说,在这里要等到什么时候?咱得上班,女儿也得上学哩!”

第六天早上在旅店吃了早饭,和店家说好,以后再来了出房费。店家很痛快就答应了。他们就上路了。

从家里出发时,带了一些行李和粮食,大约就有40来斤重,三个姑娘大的九岁,二的六岁,小的三岁,松桃背着行李,长平背着小女儿,大女儿和二女儿就得步行走,路上的雪一般都是一尺多厚,因为有风,一些地方就堆有二尺还多,连个脚印子都没有,全是他们淌着生雪走,走过去,路上只有他们留下的脚印子。强才到了东峪沟岭上,二女儿哭着说:“爹!我走不动了!”大女儿虽然也走不动了,但是不敢吭声,硬是坚持着。

    长平就说:“这样吧!我先送你一段路,再回来接你妹妹!”

    这样先背上二女儿送到前面,再返回来背小女儿,再将小女儿背上送的更远一些,放下她,再反过来背二女儿,也就是说他得忘返三趟,他已经非常累了,可能跟谁说呢?爱妻背着的行李,不比他轻松。到了寺头门楼村,已经天黑下来了,爱人和女儿真是一点路也走不动了。山越上越高,又刮着西北风,淌着一尺多厚的生雪,气温也越来越冷。长平还是用这个办法,送了一个再送一个,将这个放在前面,返回来再背另一个时,这一个跟着也返回来了。

    长平问:“强才把你送到前头,怎又返回来了?”

    “我害怕!”女儿说。这真使长平作难。

    五个人穿的鞋,都冻成了硬邦邦的,脚也冻得麻木了,背着她们就在背上睡着了,将鞋子掉了也不知道。

    到了门楼岭上,朔风呼呼猛吹,就如狼嚎虎啸一般,不用说孩子们,就是两个大人也十分惧怕,但在孩子们面前不能说。好在没有碰上狼群。

    到了羊老岩已是半夜,一天没有吃东西,一个个躺在床上,再也不能动弹了。公社的同志们赶快做起饭来,吃喝了点,才稍有了一点精神。几天身上都还疼痛哩。

    诗云:夫妇同调羊老岩,儿女上学造困难。安心工作求优秀,帮人解难称淑贤。春节值班负全责,回家归途受熬煎。伙伴精心作照料,同志亲情不一般。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网◆翰采网◆中华文艺家联合会◆中国赋帝辞皇潘承祥◆10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九龙旺角道33号凯途发展大厦7楼04室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在线QQ:1613619349、364235722   联系人:雷池龙 投稿邮箱:okpcx@163.com 和 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网络策划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