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纽约黄田教授为《赋苑琼葩》出版题联:“诗林玉树千秋绿,赋苑琼葩万朵春”。◆欢迎您访问当代辞赋巨著——新式辞赋总集——辞赋系列丛书——《赋苑琼葩》一书专业网站——中赋第16号平台!主编赋帝司马呈祥潘氏率编委会全体工作人员向全球赋人问好!
 当前位置:首页 >> ◎特等奖 >> 古典辞赋 >> 《子虚赋》及注释 / 司马相如 (赋圣)
    
最新参赛作品扫描视窗
[2017参赛作品] 赋乾侯尚培列传 / 赋帝 赋姑 撰文(30篇)
[2017参赛作品] 恩施龙马赋 / 赋博何智斌 撰文(50篇)
[2017参赛作品] 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 / 赋帝 赋姑 撰文 (50篇)
[2017参赛作品] 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 / 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2017参赛作品] 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 / 赋尊 赋姑 撰文 (20篇)
[2017参赛作品] 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 / 赋姑 撰文 (20篇)
[2017参赛作品] 赋忎穆升凡列传 / 赋帝 赋姑 撰文 (22篇)
[2017参赛作品] 《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 / 赋帝 赋姑 撰文 (34篇)
[2017参赛作品] 女神潘金莲赋 / 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55篇)
[2017参赛作品] 朱熹国学馆揄扬辞 / 赋帝 撰文 (30篇)
[2017参赛作品] 赋帝略纪 / 赋姑 撰文(30篇)
[2017参赛作品] 赋帝巡幸鬼国略记 / 赋姑 撰文 (48篇)
[2017参赛作品] 穆升凡《耙梳屯之韵》序 / 赋乾 赋帝 赋姑 撰文 (28篇)
[2017参赛作品] 海上明月辞赋小聚 / 赋彩任秀峰 撰文 (5篇)
[2016参赛作品] 赋帝辞皇赋 / 赋姑 赋仔 撰文 (37篇)
中赋会致丰都县诗联学会《丰都诗联》创刊贺函贺辞荟萃
[2016参赛作品] 赋坤赋荟萃 / 黄世堂 撰文 (32篇)
[2016参赛作品] 赋坤赋小聚 / 黄世堂 撰文 (7篇)
[2016参赛作品] 赋帝赋 / 赋爻黄庭·坚果 撰文 (31篇)
[2016参赛作品] 赋帝文韬武略赞 / 赋勀陈志平 撰文 (37篇)
[2016参赛作品] 潘氏檄三文痞歌 / 赋姑 撰文 (24篇)
[2016参赛作品] 恋山过客辞赋荟萃 / 陈志平 撰文 (11篇)
[2016参赛作品] 逌中辞赋集 / 聂云 撰文 (33篇)
[2016参赛作品] 潘氏诛文痞施耐庵檄 / 赋帝 赋后 赋姑 赋仔 撰文 (37篇)
[2016参赛作品] 祭吾夫雷洋文 / 妻吴文萃 撰文 (14篇)
[2016参赛作品] 李秉联辞赋集 / 李桂龙 撰文 (52篇)
[2016参赛作品] 赋帝护网征伐檄 / 赋仔 赋姑 撰文 (41篇)
[2016参赛作品] 阳武河赋 / 赋圭李璧 撰文 (32篇)
[赋帝赋]·赠赋帝文 / 刘银叶 撰文 (中赋常委)
[赋帝赋]·赋帝赞 / 冷林熙 撰文 (中赋副理事长)
[2016参赛作品] 云南人家赋 / 王艳钧 撰文 (37篇)
[2016参赛作品] 祭岳母文 / 赋仚王茂生 撰文 (4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团副主席——赋孛·微风
[2016参赛作品] 九宫山赋 / 湖北王茂生 撰文 (30篇)
[赋帝赋]·上赋帝辞皇疏 / 陈品清 撰文 (中赋会员)
[赋帝赋]·与赋帝并中赋诸贤书 / 布茂岭 撰文 (中赋副主席)
[赋帝赋]·赋帝颂 / 方义华 撰文 (中赋会员)
[赋帝赋]·辞皇赋帝骈尊记 / 王志得 撰文 (中赋理事)
[赋帝赋]·上赋帝表 / 王卫球 撰文 (中赋理事)
[赋帝赋]·辞皇赋帝赋 / 刘世杰 撰文 (中赋理事)
[赋帝赋]·赋帝赋 / 王卫球 撰文 (中赋理事)
[赋帝赋]·赋帝赋 / 孔令彪 撰文 (中赋常委)
[2016参赛作品] 赋帝颂 / 赋浮方义华 撰文 (30篇)
[2016参赛作品] 金戈赤马辞赋荟萃 / 钱从顺 撰文 (30篇)
[2016参赛作品] 微风辞赋集锦 / 赋孛冷为峰 撰文 (17篇)
[2016参赛作品] 竹贤居赋 / 赋翦杜宏 撰文 (18篇)
[2016参赛作品] 中华汉字天下雄风赋 / 石德毅 撰文
[中赋纪盛光荣榜] 2015年度“中华赋坛龙虎精英榜”横空惊世
关于举办“第四届中华魂(辞宗杯)全国辞赋大赛”的征文启事
第三届中华魂(赋圣杯)全国辞赋大赛获奖人员名单
[2015参赛作品] 地质学家赋(并序)/ 赋数张书麟 撰文 (21篇)
[2015参赛作品] 雷珍民书法赋 / 柴广翰 撰文 (16篇)
[2015参赛作品] 芙蓉女儿诔 / 曹雪芹 代笔 贾宝玉 署名
[2015参赛作品] 湘北先生文集 / 郑湘北 撰文 (67篇)
[2015参赛作品] 中国文坛“权威”圈子赋 / 何朝东 撰文 (23篇)
[2015参赛作品] 代州鼓楼赋 / 王斌 撰文 (21篇)
[2015参赛作品] 老三届知青赋 / 王茂生 撰文 (21篇)
[2015参赛作品] 孤山赋 / 刘其安 撰文 (305篇)
[2015参赛作品] 老子赋 / 谭杰 撰文 (32篇)
[2015参赛作品] 孔子赋 / 范曾 撰文 (8篇)
[2015参赛作品] 黄岩广化寺赋 / 俞强 撰文 (37篇)
[2015参赛作品] 重庆赋 / 滕德康 撰文 (26篇)
[2015参赛作品] 陈超锋辞赋小汇 / 陈品清 撰文 (6篇)
[2015参赛作品] 《张铁钧辞赋集》后记 / 张铁钧 撰文 (17篇)
[2015参赛作品] 沙家浜精神赋 / 齐应凯 撰文 (50篇)
[2015参赛作品] 光明行 / 朱璧枢 撰文 (14篇)
[2015参赛作品] 马嵬坡赋 / 马萌 撰文 (26篇)
[2015参赛作品] 运城赋 / 黄勋会 杨方岗 撰文 (40篇)
[2015参赛作品] 祭有巢氏文 / 方克逸 撰文 (30篇)
[2015参赛作品] 翼城赋 / 张美恭 撰文 (40篇)
[2015参赛作品] 祭屈原赋、传、文 / 中赋会员 撰文 (16篇)
[2015参赛作品] 大同赋 / 耿彦波 撰文 (40篇)
[2015参赛作品] 德州赋 / 季桂起 撰文 (13篇)
[2015参赛作品] 巴渝名家书画馆赋 / 屈全绳 撰文 (12篇)
[2015参赛作品] 肇庆学院赋 / 骆礼刚 撰文 (13篇)
[2015参赛作品] 华坪赋 / 何青 撰文 (11篇)
[2015参赛作品] 襄樊赋 / 黄耀辉 撰文 (12篇)
[2015参赛作品] 新史记·湘潭公本纪 / 刘黎平 撰文 (47篇)
[2015参赛作品] 中华赋 / 亢耀勋 撰文 (34篇)
[2015参赛作品] 西柏坡赋 / 赵新月 撰文 (13篇)
[2015参赛作品] 华山赋 / 孟飞 撰文 (16篇)
[2015参赛作品] 曲阜师范大学赋 / 徐振贵 撰文 (14篇)
[2015参赛作品] 党赋 / 张一一 撰文 (16篇)
[2015参赛作品] 大雁塔赋 / 魏常林 撰文 (8篇)
[2015参赛作品] 百寿清华赋 / 张学政 撰文 (12篇)
[2015参赛作品] 辛亥百年赋 / 吴亚卿 撰文 (25篇)
[2015参赛作品] 七星峰赋 / 孟祥海 撰文 (13篇)
[2015参赛作品] 孝赋 / 路今铧 撰文 (12篇)
[2015参赛作品] 清华大学百年赋 / 王步高 撰文
[2015参赛作品] 云烟赋 / 李霁宇 撰文 (3篇)
[2015参赛作品] 船海赋 / 周岱 撰文 (4篇)
[2015参赛作品] 黄冈党校赋 / 梅守福 撰文 (8篇)
[2015参赛作品] 武陵赋 / 张诗亚 撰文 (8篇)
[2015参赛作品] 玄奘赋 / 邱闽泉 撰文 (45篇)
[2015参赛作品] 拜寿词 / 蒋海松 撰文 (8篇)
[2015参赛作品] 江大赋 / 曹亚北 撰文 (4篇)
[2015参赛作品] 九龙江赋 / 林森竹 撰文 (22篇)
[2015参赛作品] 松江赋 / 熊楚才 撰文 (6篇)
[2015参赛作品] 重电赋 / 曹廷华 撰文 (20篇)
[2015参赛作品] 重庆赋 / 董味甘 撰文 (14篇)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赋帝司马呈祥在线

中华赋帝中国辞皇
中华赋帝中国辞皇

  双击自动滚屏  
《子虚赋》及注释 / 司马相如 (赋圣)

发表日期:2011年2月26日  出处:中华魂全国辞赋大赛组委会 专家评审委员会 裁定  本页面已被访问 2152 次

   《子虚赋》是西汉辞赋家司马相如早期客游梁孝王时所作。此赋通过楚国之子虚先生讲述随齐王出猎,齐王问及楚国,极力铺排楚国之广大丰饶,以至云梦不过是其后花园之小小一角。乌有先生不服,便以齐之大海名山、异方殊类,傲视子虚。总的来看都是张扬大国风采、帝王气象。此赋与《上林赋》构成姊妹篇,都是汉代文学正式确立的标志性作品。

《子虚赋》 / 西汉·司马相如


    楚使子虚于齐,王悉发车骑与使者出畋。畋罢,子虚过姹乌有先生,亡是公存焉。坐安,乌有先生问曰:"今日畋,乐乎?"子虚曰:"乐。""获多乎?"曰:"少"。"然则何乐?"对曰:"仆乐齐王之欲夸仆以车骑之众,而仆对云梦之事也。"曰:"可得闻乎?"子虚曰:"可"。

    王车架千乘,选徒万乘,畋于海滨。列卒满泽,罘网弥山。掩兔辚鹿,射麋脚麟。鹜于盐浦,割鲜染轮。射中获多,矜而自功。顾谓仆曰:'楚亦有平原广泽游猎之地,饶乐若此者乎?楚王之猎,孰与寡人乎?'仆下车对曰:'臣楚国之鄙人也。幸得宿卫,十有余年,时从出游,游于后园,览于有无,然犹未能遍睹也,又焉足以方其外泽乎?'齐王曰:'虽然,略以子之所闻见而言之。'仆对曰:'唯唯'。

   '臣闻楚有七泽,尝见其一,未睹其余也。臣之所见,盖特其小小者耳,名曰云梦。云梦者,方九百里,其中有山焉。其山则盘纡 郁,隆崇 ,岑 参差,日月蔽亏。交错纠纷,上干青云。罢池陂陀,下属江河。其土则丹青赭垩,雌黄白 ,锡碧金银。众色炫耀,照烂龙鳞。其石则赤玉玫瑰,琳珉昆吾, 玄厉, 石 。其乐则有蕙圃:蘅兰芷若,芎 菖浦,江蓠蘼芜,诸柘巴苴。其南侧有平原广泽:登降 靡,案衍坛曼,缘似大江,限以巫山;其高燥则生葳菥苞荔,薛莎青 ;其埤湿则生藏茛蒹葭,东 雕胡。莲藕觚卢, 闾轩于。众物居之,不可胜图。其西则有涌泉清池:激水推移,外发芙蓉菱华,内隐钜石白沙;其中则有神色蛟鼍,玳瑁 。其北则有阴林:其树 豫章,桂椒木兰,檗离朱杨,梨栗,橘柚芬芬;其上则有孔弯,腾远射干;其下则有白虎玄豹,曼蜓犴。

    于是乎乃使专诸之伦,手格此兽。楚王乃驾驯交之驷,乘雕玉之舆,靡鱼段之桡旃, 明月之珠旗,建于将之雄戟,左乌号之雕弓,右夏服之劲箭。阳子骖乘, 阿为御,案节未舒,即陵狡兽;蹴蛩蛩,辚距虚。轶野马,惠陶余,乘遗风,射游骐。倏目倩利,雷动犬至,星流霆击,弓不虚发,中心决眦,洞胸达掖,绝乎心系。获若雨兽,把草蔽地。于是楚王乃弭节徘徊,翱翔容与,览乎阴林,观壮士之暴怒,与猛兽之恐惧。徼郄受诎,殚睹众兽之变态。

    于是郑女曼姬,被阿锡,揄 缟, 杂纤罗,垂专利号 ,襞积褰绉,郁桡溪谷。纷纷排排,扬施戌削,蜚 垂 。扶舆猗靡,翕呷萃蔡;下靡兰蕙,上指羽盖;错翡翠之威庭,缪绕玉绥。眇眇忽忽,若神仙之仿佛。于是乃相与獠于蕙圃,般姗勃 ,上乎金提。把翡翠,射鹱义,微曾出, 缴施。弋白鹄,加鸟鹅,双仓下,玄鹤加。怠而后发,游于清池。浮文益,扬旌世,张翠帷,建羽盖。罔玳瑁,钓紫见。从金鼓,吹鸣籁。榜人歌,声流喝。水虫骇,波鸿沸,涌泉起,奔扬会。田石相击,良良嗑嗑,若雷霆之声,闻平数百里之外。将息獠者,击灵鼓,起烽燧,车按行,骑就从,丽乎淫淫,般乎裔裔。

    于是楚王乃登云阳之台,怕乎无为,詹乎自持,勺药之和具,而后御之。不若大王终日驰骋,曾不下舆,月割轮粹,自以为娱。臣窃观之,齐殆不如。于是齐王无以应仆也。

    乌有先生曰:"是何言之过也!足下不远千里,来贶剂国:王悉发境内之士,备车骑之众,与使者出畋,乃欲戮力致获,以娱左右,何名为夸哉?问楚也之有无者,愿闻大国之风烈,先生之余论也。今足下不称楚王之德厚,而盛推云梦以为高,奢言淫乐,而显侈靡,窃为足下不取也。必若所言,固非楚国之美也;无而言之,是害足下之信也。彰君恶,伤私义,二者无一可,而先生行之,必且轻于齐而累于楚矣!且齐东者钜海,南有琅邪,观乎成山,射乎之罘,浮渤解,游孟诸。旁徨乎海外,吞若云梦者八九于其胸中,曾不蒂芥。若乃叔傥瑰玮,异方殊类,珍怪鸟兽,万端鳞卒,充物其中,不可胜记,禹不能名,离不能计。然在诸侯之位,不敢言游戏之乐,苑囿之大;先生又见客,是以王辞不复,何为无以应哉?


简要注释:

1,畋(tián):打猎。

2,过姹(chà):访问。

3,罘(fú)网:捕兔之网。

4,辚(lín)鹿:用车辗鹿。

5,脚麟(lín);抓住大牡鹿。

6,鹜(wù)于盐浦:在海滩上奔驰。

7,割鲜染轮:杀食猎物、染红车轮。

8,唯唯:是,好。

9,盘纡(yū) (fú)郁:迂回曲折。

10,隆崇 (lǜ zú):高耸险危。

11,岑 (cén yín)参差(cēn cī):高峻不平。

12,罢池陂陀(pí tuó):山坡宽广。

13,下属(zhǔ)江河:与河相连。

14,丹青赭垩(zhě è):朱砂、青土、红土、白土。

15,雌黄白 (fù):黄土、灰土。

16,琳珉(lín mín)昆吾:玉石、矿石。

17,(jiān lè)玄厉:次玉石、磨刀石。

18,(ruǎn)石 (wǔ fū):美石、白纹石、

19,蘅(héng)兰芷(zhǐ)若:杜蘅、泽兰、白芷、杜若。

20,芎 (qiōng qóng)、菖蒲:两种香草名。

21,江蓠(lí)、蘼芜(mí wú):香草名。

22,诸柘(zhè)巴苴(jū):甘蔗、芭蕉。

23,(yǐ)靡:斜(xiē)坡。

24,(zhēn)菥(xī)苞荔(lì):马蓝、菥草、苞草。

25,莎(suō)、 (fān):两种野草。

26,藏莨(zāng làng)、蒹葭(jiān jiā):荻草、芦苇。

27,觚(gū)卢:葫芦。

28,(ān lǘ)、轩芋(xuān yú):两种水草。

29,鼍(tuó):扬子鳄。

30,鼋(yuán):大 。

31,(piòn nān):树、楠树。

32,檗(bò)离:黄檗、山梨。

33,(zhā)梨 (yǐng)栗:山楂、黑枣。

34,(yuān chú),孔鸾(luán):凤凰、孔雀。

35,腾远射(yè)干:猿猴、小狐。

36,蜓(wàn yán):似狸而长的兽。

37,犴(chū àn):比狸大的猛兽。

38,(tuán)诸:勇士名。

39,靡(fēi):挥动。

40,桡 (náo zhān):曲柚旗。

41,(xiān)阿:驾车名师。

42,蹴(cù):踩倒。

43,蛩蛩(qióng):一种巨兽。

44,轶(yì):超过。

45,(wèi):用车头撞。

46,(táo tú):良马。

47,倏 (shū shùn)倩 (qiàn lì):迅速奔驰。

48,(biāo):狂风。

49,眦(zì):开裂。

50,(yǎn):掩盖。

51,徼郄(yāo jù)受诎(qū):拦住并收拾疲乏绝路之野兽。

52,被阿锡(xì):披薄绸。

53,揄 缟(yú zhù gǎo):拖着麻绢裙。

54,(hù):轻纱。

54,襞(bì)积褰(qiān)绉:裙褶衣皱。

55,(pán)姗 (bèi sù):慢慢行走。

56,鹱 (jùn yí):锦鸡。

57,微 (zēng):短箭。

58,缴:箭上细绳。

59,(chuāng):敲。

60,(lèi)石:众石。

61,詹(dàn):保持。

62,(luán)割轮粹(cuì):切小块肉在车轮旁烤吃。

63,(kuàng):赐教。

64,(xiè):尧之贤臣契。

 

简要介绍:

   《子虚赋》又名《上林赋》之上篇,此赋通过楚国之子虚先生讲述随齐王出猎、齐王问及楚国,极力铺排楚国之广大丰饶,以至云梦不过是其后花园之小小一角,奇花名草、珍禽异兽,说在期间。乌有先生不服,便以齐之大海名山、异方殊类,傲视子虚。总的来看都是张扬本国风采、帝王气象,虽不乏雄伟壮丽的场面,然终觉是虚张声势的描述,尽管作为汉大赋代表作具有特殊价值,但终因年代久远、词语生疏,今人读后恐难再产生汉帝阅读时的赞美,而大约只会留下虚构的子虚乌有印象而已。

作品鉴赏:

   《子虚赋》作于相如游梁之时。据《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载,相如“以赀为郎,事孝景帝,为武骑常侍,非其好也。会景帝不好辞赋,是时梁孝王来朝,从游说之士齐人邹阳、淮阴枚乘、吴庄忌夫子之徒,相如见而说之。因病免,客游梁。梁孝王令与诸生同舍,相如得与诸生游士居数岁,乃着《子虚之赋》” 。对于梁园来说,或者对于西汉前期文坛来说,相如仅只是“与诸生同舍”,“得与诸生游士居”,尚未有所建树。当时文坛成就斐然的作家是枚乘   

    梁王武为文帝次子,于公元前168年(文帝前元十二年)自淮阳王徙梁。十年后,梁贵盛。邹阳、庄忌、枚乘从吴入梁,为梁王上宾。梁王筑忘忧之馆,以待天下贤士。一时俊逸之士齐聚梁园,从梁王游于忘忧之馆。梁王命众人作赋,枚乘献《柳赋》,路侨如为《鹤赋》,公孙诡、邹阳等也各有所赋。这里记载了梁园作家文学活动胜事。此时,司马相如尚未参预到梁园作家的活动中。在梁园文学群体中最受梁王重视,并且在社会上知名度最高的是枚乘。他早在客游吴王濞时已名扬诸侯,居梁园,更受到梁王的特殊重视。刘武为梁王凡二十五年,相如是在最后几年才到这个群体中来的。他游梁数岁后创作了《子虚赋》。可是,他的文学成就没能引起梁园君臣的特别关注,这篇作品的光辉也被老一辈作家枚乘的成就所掩盖。然而,这篇作品却具有更强大的生命力。它在更深刻的层面上艺术地表现出梁园时代向着后梁园时代过渡的精神,其艺术匠心也足令相如的前辈相形见绌。   

    首先,在作品中人物的设定及所表现的感情的特质方面,《子虚赋》同前此的作品相比,有明显的不同。在屈原的《离骚》、《九章》中,作者都是直接抒情,贾谊的《吊屈原赋》也基本如此。宋玉的《高唐赋》和《神女赋》通过假设问对的方式展开,作品中出现楚王和宋玉两个人物,枚乘的《七发》假托楚太子与吴客,作品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通过假设的人物实现,而其情感特征仍属于个体的性质,即作品中的“宋玉”、“吴客”个人的认识或感受。子虚、乌有的对话则不然。这里固然是两个单体的人在谈话,但这两个人物所承载的身份、意义却已不同。子虚以使臣的角色出现,其所陈述的内容,所表达的感受,既是他个人的,同时也与他使臣的身份、使命有直接的关系。他的荣辱之感已同楚国的荣辱紧密联系在一起。作品中的乌有先生是齐人。虽然他没有维护齐或代表齐之利益的使命、职责,但谈话间却不无为齐一辩之处。他在夸耀齐之广大以后说:“然(齐)在诸侯之位,不敢言游戏之乐,苑囿之大,先生又见客,是以王辞不复。何为无以应哉?”这就不是以朋友的或个人的口吻谈话,而是在批评子虚的同时,也于言谈间维护齐的威望。作品中的人物已不是单体的个人,他们承载起群体的感受与意识。这一变化对《两都赋》和《二京赋》的人物设定都有深刻的影响。   

    其次,作品内容的展开和人物对话中的冲突,更深刻地展现出不同时代、不同人群间的思想冲突,通过子虚、乌有二人的对话,表现出两种不同的使命意识。   

    作品开篇便揭示子虚的身份:他是楚的使臣,出使于齐,受到齐王的热情接待:“悉发境内之士,备车骑之众,与使者出田。”畋猎毕,子虚“过诧乌有先生”。二人思想观念的差异也随之展开。《史记集解》引郭璞曰:“诧,夸也。”子虚拜访乌有先生,本出于炫耀的动机,此后,其所谈的内容与这一动机正相合。   

    子虚向乌有先生解释畋猎中捕获很少,自己却很高兴的原因说:“仆乐齐王之欲夸仆以车骑之众,而仆对以云梦之事也。”他高兴的是自己看破齐王的用意,而自己又有办法予以应对。他认为,齐王与使臣猎,并不仅仅出于热情好客,而是想借此炫耀国力,以压倒楚。他对齐王“矜而自功”的态度十分敏感,而齐王的发问:“楚亦有平原、广泽游乐之地,饶乐若此者乎?楚王之猎何与寡人?”更使他感到盛气凌人的挑战性的口吻。   

    在回答中,子虚极言己之卑微,自称“楚之鄙人”,极言己见闻之贫乏,对楚的苑囿“未能遍睹”,“楚有七泽,尝见其一,未睹其余也。臣之所见,盖特其小小者耳”。然而,就是这仅见其一又特小小的云梦,便足可胜过齐。   他对齐王的回答中处处显示楚之强盛,同齐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他作为大国使臣对自己君主、邦国的荣誉极力维护,对涉及这方面的言论、行为极其敏感。这里贯穿着他对使命意识的理解与坚守。   

    在诸侯分立的时代,诸侯交际、聘问的历史上确实存在各式各样的明争暗斗,使臣与出使国君臣的彬彬有礼的交往中存在着对荣誉、利益的挑战和维护。同时,使臣是否受到尊重及在何等程度上的尊重,则是两个诸侯国间关系的直接表现。晋赵孟出聘郑,受到特殊的礼遇,不取决于晋郑的友好,而在于郑对晋的依附,在于赵孟执掌晋之政柄,加之以他个人的君子风范和人格魅力。   

    与之相反的,则是诸侯与使臣交往中一些隐藏在温文尔雅外衣下的明争暗斗。   

   《晏子春秋·杂下》载,晏子使楚,楚王赐晏子酒。酒酣,吏二缚一人诣王。王曰:“缚者曷为者也?”对曰:“齐人也,坐盗。”王视晏子曰:“齐人固善盗乎?”晏子避席对曰:“婴闻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今民生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邪?”王笑曰:“圣人非所与嬉也,寡人反取病焉。”楚王预先导演了齐人因盗窃被捉的闹剧,欲取笑晏子。而晏子却给以有力的反驳。楚王的导演和自我解嘲中潜伏着齐、楚两大诸侯争胜的阴影。在《子虚赋》中,仍然是齐、楚两大诸侯间的事,只是宾主关系发生了变化。齐成了主人,而楚则为使臣派出的客方。主动权操在齐王手中。在子虚眼中,齐王成了彬彬有礼的挑衅者。子虚则成为维护君国利益、尊严的使臣。   

    更有甚者则是诸侯国间的无礼之行。《榖梁传·成公元年》云:“季孙行父秃,晋郤克眇,卫孙良父跛,曹公子手偻,同时而聘于齐。齐使秃者御秃者,使眇者御眇者,使跛者御跛者,使偻者御偻者。萧同侄子处台上而笑之。闻于客,客不悦而去。”这是对使臣及其诸侯国恶意的戏耍。四国使臣对这侮辱极为愤慨,终于导致翌年晋与鲁、卫、曹败齐,齐顷公也险些被俘。如此严重的问题并不曾发生在子虚身上。但是,诸侯间争斗的必然性却在左右着齐王,也成为子虚使臣意识中的重要因子。   

    这些前代诸侯间的争斗与不快,正是子虚在出使中显得极为敏感的原因。在《子虚赋》中,大国诸侯恃强凌弱,妄自尊大的强国心理,对使臣的使命意识构成威胁。使于四方,不辱君命,这是古代使臣普遍遵循的基本原则。而不辱君命可以有各种不同的情况和形式,特别是大国之间,既要完成出使任务,还要在应对间,宣扬国之长或优势,显示其国力,扬威诸侯。这是贯穿于子虚滔滔宏论中的潜台词,也是构成《子虚赋》中第一个波澜的主色调。   

    乌有先生对子虚的回答中不免有为尊者讳,有维护齐之威望的嫌疑。他认为,齐王“悉发境内之士”的畋猎,完全是出于对使臣的热情,“以娱左右也,何名为夸哉!”否定齐王有炫耀之意。至于说询问楚的情况,在他看来,也是极其友好的表示:“问楚地之有无者,愿闻大国之风烈,先生之余论也。”都是出于好意。反倒是子虚过于敏感,将友好的接待误解为比权量力的明争暗斗。这些解说实在勉强。他用近乎轻描淡写的语调对齐、楚进行比较,也掩饰不住大国的自豪。至于说到:“然位在诸侯,不敢言游戏之乐,苑囿之大”,则表明他比子虚、比齐王有所收敛而已。但他谈话的要点尚不在于为齐王辩护,而在于对子虚的批评。他从一个更高的思想层面谈问题,指出子虚所言,“不称楚王之德厚,而盛推云梦以为高,奢言淫乐而显侈靡”,“必若所言,固非楚国之美也”。这里指出,诸侯国的君主,应重视自己的道德品质和国策,这才是他所认为的诸侯国之美。作为一个使臣,就应张显自己君主在这方面的美。而那种对国家幅员与实力的依仗与张扬,都表明其精神之美的缺乏。乌有先生进而指出,子虚的谈话使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有而言之,是章君之恶;无而言之,是害足下之信。章君恶而伤私义,二者无一可。”如果他所说属实,那就玷污了使臣的使命,不仅没能张显楚王的德,反而暴露了楚王贪图淫乐奢侈的缺点。如果他仅仅出于虚荣心而说了谎话,则表明他缺乏诚信,人品操守有亏,作为使臣来说,也是不称职的。   

    乌有先生的谈话中注入更高的人文精神,即不是徒争物质之强弱,不以强盛的国力构建诸侯关系中的强势话语,而是要在新的强国之美的基础上进行诸侯间的对话。这是对诸侯国交往中重德尚义精神的承袭。《国语·楚语下》载楚使王孙圉聘晋,赵简子问楚宝白珩。王孙圉曰:“未尝为宝。”“先王之玩也,何宝之焉?”他列举两个贤人和富饶的薮泽,强调说,这些都大有利于国家,这才是“楚之所宝者”。   

    战国之世,侵伐攻略不断,各诸侯国势力盛衰消长往往系于人才之得失。于是,以人为宝,已成为一些有作为君主决策的核心问题。如燕昭王礼遇郭隗、乐毅,已成为千古美谈。而在诸侯交际间,也往往表现出彼此在如何认识“国之宝”方面的差距。如《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载,齐威王与魏惠王畋猎,魏王问齐“亦有宝乎”,并自炫其车前后的宝珠。齐威王曰:“寡人之所以为宝,与王异。”然后举出几位贤臣,说明他们对国家的贡献。   

    上述诸侯或使臣的言论中都关系到如何认识自己君主或诸侯国之美,如何张显自己君主或君国优势的问题。在这些方面,子虚的认识过多地着眼于物质条件,而乌有先生则在兼顾幅员物产的同时,突出了人文精神,批评子虚所夸耀的并不是楚之美,是与上述较具人文精神的言论相背离的。另一方面,他又指出,若楚王之猎确如子虚所言,则是贪淫乐而显侈靡,并非楚之美事,子虚作为使臣,应知如何维护国之尊严,不能将楚王之恶显示于天下。   

    孔子云:“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乌有的言论中不曾涉及前代文献记载,然而,在作者运用的文学语言中已经浸透了前代思想滋养。他们二人之间的言论中表现出两种不同的使臣意识,表现出对国家之美的两种不同理解。他们的言论中也表现出两个文学人物间的差异:子虚是一个徒逞一时之快的思想浅薄的人。乌有先生则是诸侯对立时期的贤士的形象。两个形象的差异和他们言论的交锋构成了《子虚赋》中文脉的波澜。

作者简介:

  司马相如 (约前179—前117)汉代文学家。四川蓬州(今南充蓬安)人,一说成都人。原名司马长卿,小名犬子(狗儿)。因为仰慕战国时代的名相蔺相如才改名,少年时代喜欢读书练剑,二十多岁就做了汉景帝的警卫“武骑常侍”。所作《子虚赋》与《上林赋》为汉武帝所赞赏,拜为中郎将,公元前135年(建元六年)奉命出使西南有功,后为孝文园令。他见武帝喜好神仙之术,曾上《大人赋》欲以讽谏,然效果适得其反。后病卒于家。公元前118年(元狩五年)遗有《封禅文》一卷。作品还有散文《喻巴蜀檄》、《难蜀父老》、《凡将篇》,明人辑有《司马文园集》。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竞赛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中国赋帝辞皇司马呈祥◆12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中国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卓能广场15B-15楼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互动QQ:1613619349 交流QQ群号:113153464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赋后上官妍姝 投稿邮箱:okpcx@163.com 法律顾问:徐达全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备案登记号:皖ICP备08001807号 注册备案时间:2008-01-08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年元月1日 中华新辞赋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潘承祥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