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辞赋学者 >> ◆马积高介绍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31
   ○- 今日访问:7485
   ○- 本周访问:52411
   ○- 本月访问:329259
   ○- 访问总数:54478938
  双击自动滚屏  
◆马积高介绍

发表日期:2008年1月28日  出处:◆雷池龙 辑  作者:◆中华辞赋家联合会  本页面已被访问 7921 次

马积高 

(自 传)

  古文学家 湖南省文史馆馆员
  我于1925年11月29曰出生于衡阳县金华乡(今库宗乡)的桃花坪村,字积高,笔名野马。
  衡阳马家一向以清寒的书香门第著称。我的祖父在前清中过举。伯父中也有两位颇有名的秀才。但家里没有什么产业,祖父盛年去世,留给父辈的只有茅屋三间,祖田各一亩。我父亲幼从兄长学习,对古代文化也较熟悉,但无学历,性情又耿直疏放,故一生落拓,只断断续续做过小机关和事业单位的职员。母亲戴玉镜出身地主家庭。舅父中有一位是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的,一位是武汉大学毕业的,都从事教育工作。除了母亲出嫁时曾带来十亩薄田外,我家同舅辈没有经济联系,故父亲在世时,家境就不宽裕。1941年父亲久病去世,亏累甚多,又兼供我上学和姐姐出嫁,到我大学毕业时,家里已是田产卖尽,负债累累了。
  我虽自幼就生活在较好的文化氛围中,但家里距小学较远,至九岁才启蒙。这一年是由父亲教授,第二年转入小学四年级学习。当我读完高小第一学期时,抗曰战争爆发。1939年春,原设在衡阳县城(即今衡阳市)的私立成章中学迁徙到我家附近的石塘村。我于是考入该校初中学习,1941底毕业。因该校高中部春季不招生,我于次年考入当时设在永兴的省立一中高中部。肄业。
  从小学起,我就偏爱文学,但受条件限制,课外阅读以我国古代名作为主,假若多由父亲教授古书。上中学后,由于幻想成为一名作家,除继续读一些家藏古书外,还借阅了不少近代西文和我国“五四”运动以来的新文学作品,故受五四时期爱国、民主、科学的思潮的影响颇深,对当时国民党的专制独裁统治很不满。在学校,我尤对童子军教官、军训教官和训育主任的法西斯作风很反感,因而在高二年一期时为一件小事同军训教官发生剧烈冲突,当众斥责他平时各种专横跋扈的言行。我很感激当时在该校任教的周济仁等老师。由于他们的反对,当时学校没有立即开除我。但终因军训教官上报了衡郴师管区,由师管区通令所属地区各校开除我的学籍,学校随着也开除了我的学籍。尽管学校校长万衡给我发了转学证书,署假连考两校,我都未被录取。及至过了一个学期,衡阳私立平智中学才大胆地取录了我。
  我在平智中学只学习了一学期,曰本侵略者大举进攻湘桂的战争爆发了,衡阳城在守军苦战四十余天之后沦陷。抱着不当亡国奴的志愿,我同三个亲戚逃出故乡,辗转到溆浦。沿途穿行于败兵、山谷间,风餐露宿,备极艰苦。幸当时国立师范学校从蓝田迁到溆浦,我以同等学历考入该校国文系,才算有了一个安身之地。
  在国师学习的四年,对我后来走的道路有重要的影响。这个学校的国文系,实际上应称国学系。所开设的课程,除文学外,还有《五经》、《论语》、《孟子》、《史记》、《汉书》及重要子书等专课。文学课则元代以下都不讲,现代的更不论。又特重古文学、声韵、训诂之学,都设有专课。教师如马宗霍、骆绍宾(鸿凯)、钱子泉(基博)、陈天倪等,也多不只工诗文,而博通经学、史学和诸子之学,宗霍、绍宾师还以研究经学和文字、声韵、训诂之学为主。宗霍是我的同宗兄长,两家旧有往来,自然对我备极爱护;绍宾师也因我在二年级结束时曾写信向他请教《诗经》中的一些问题,特蒙赏识,关怀备至。我后来同他的女儿结婚,即与他的促成有关。在这种环境的熏陶这下,我逐渐改变了原来那种想当作家的愿望,而决定献身于古代文化的研究。开始我曾对中国的礼俗史感兴趣,拟先从《诗经》、《礼记》互证做起,写信向绍宾师请教,就是谈的这个问题。记得还曾就此写过一篇论文,为同学羊君春秋取去在湖南版〈中央曰报〉的一个专刊上发表过。但这个工作,头绪纷繁,枯燥乏味;且以礼俗证《诗》,闻一多等已开辟了新的门径,倘要前进,不但要突破郑康成的旧说,也要超过闻一多等的新说,自顾殊有困难。加之,从三年级起,子书的专课增多。我在中学读书时,曾涉猎过一点西文哲学著作,虽不甚懂,回头一想,觉得运用西文哲学研究先秦诸子,似乎尚稍有可为。于是又转向这一方面,并经绍宾师指点,先从《荀子》开始,确定以《荀子通论》作为毕业论文。此外,我对中国古代文学,前后的兴趣也有变化:开始循桐城派的轨迹,崇尚“古文”(散文),三年级后转好“选体”,尤留心辞赋。我后来研究赋史,可说从此开始。
  当我正潜心攻读《荀子》及先秦诸子时,国内形势正发生急剧的变化。由于入国师以来都浸沉在古代书籍的海洋中,我对形势的感受是比较迟纯的。但斗争的风浪自四面八方吹来,特别是童年的好友李太平常从北京寄来学运的消息,我于是也产生了想了解马克思主义的愿望。但当时很难找到此类书籍,及毕业回衡阳工作后,李太平从清华大学回衡阳从事革命活动,我才通过他和其他同事朋友,读了艾思奇、李达、华岗等人写的几本书,从中了解到一个大概。国师当时名义是五年制,四年结束后离校教书(实习),写毕业论文。我的论文在校已基本上写就,这时感到需要重写,到1949年初才完成。这篇论文虽不长(约三万字,也很粗糙,但因它是我试图用历史唯物主义研究中国文化遗产的第一次尝试。我一直保存着底稿,至“文革”遭劫才失去。
  从1948年秋起,我在衡阳工作整整八年,开始在私立含章中学工作。这个学校的校长万骊是国民党衡阳市党部的书记长,在教育界没有根基,故吸收四面八方来的青年大学毕业生较多,一些地下党员(如蒋埙、张永辉等)和倾向革命的人因得置身其中。因思想接近,我同这一部分人大都有较好的友谊,并因他们的关系,而认识了他们的一些同道,加上李太平往来城乡,常在我处小住,我同他所联系的人也有接触。这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原写的生活方向。解放前夕,我的堂组夫陈轩驭接任衡阳县长,委任我办教育科长。由于李太不、张永辉等的敦促,我曾到县政府去任职数天。后虽因不习惯官场生活而离衡去了长沙,在长住绍宾师家至衡阳解放后方归。一些原来熟悉的共产党人非常欢迎我回来,并通过市文教党委派我回含章中学任政治课教员。接着又通过示意学校的代理校长,聘请我为教导主任。同时还鼓励支持我参加筹组教师联合会,负责该会的联络组织工作。次年春,在教师寒假学习会期间,我加入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不久,含章中学校董事会改组,根据蒋埙等的提议,任命我为校长。当年暑假,含章中学与船山中学合并,成立市立第一中学,蒋埙任校长,聘我为教导主任。1951年春,因我不愿任教导主任,改任政治课教员并负责青年团的工作。当年暑假,因私立成章中学原校长刘慕唐出走,衡阳市委、市政府派我去继任。1953年,成章中学改为衡阳市立第八中学,我仍留任。1956年夏,省教育厅从各地中学抽调部分教师到高等学校工作,我才于当年秋离开八中。
  在衡阳中学担任行政领导工作期间,我虽未完全放弃从事学术研究的愿望,但尽全力从事本职工作,希望对中等教育有所贡献。那时新旧交替,学校面临的任务很复杂。特别是教育思想和教学内容、教学方法的改革很不容易,知识分子政策的把握甚难;加上私立中学生员急剧减少,学校的生存和发展亦大费经营。现在回头看,当然有缺点和失误,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尚能不计毁誉,实事求是,未给后继者留下麻烦,也未在当时的师生员工中留下难忘的痉记忆。故这段时期,虽对我往后在专业上的发展影响颇大,但我仍然不悔。
  调到长沙以后,我先在前长沙师专中文科任教,不久被评为讲师。1958年,师专合并到湖南师院,我转到师院任教,主要从事中国古典文学的教学。由于长期脱离了专业工作,又因工作的需要,教的是我原来不太熟悉的元以全的文学。我面临的任务是繁重的。加之到师院后不久,院领导又安排我兼做一些行政工作,先作教研室的副主任,1963年冬又安排作中文系的副主任。因此,我很少有时间从事学术研究和著述。“文革”以前,仅写过一本名为《关汉卿的生平和作品》的小书(1958年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表过一篇名为《从金圣叹谈起》的论文。这篇论文提出了重新评价金圣叹和重新评价中国古代小说理论的问题,引起了学术界的注意。该文在《湖南文学》1961年第10期发表后,随即为《文艺报》所转载。但这篇文章触犯了当时的某些理论上的禁区。不久就引起了麻烦。虽赖老院长刘寿祺同志及其他领导的保护,得以暂时解脱,“文革”初我被定为“黑帮分子”,并在省报上点名批评,这仍是一个重要原因。
  “文革”期间,我曾经历过一段极为艰难困苦的生活,后期才获得半“解放”。在“批儒评法”运动中参加过省委宣传部领导的评注《柳宗元诗文选》的工作,主要是为年轻人提供文字上的注释,即所谓“你装药,我放炮”。“四人帮”垮台后,该书除保留原来的一些篇目和文字注释外,已是面目全非了。《柳选》改订结束后,我被调参加《辞源》第一册某些部分的定稿工作和第二册的部分修订工作。1977年夏因家庭有困难,获准回校。1978年恢复中文系副主任的职务,并被评为副教授,次年任系主任。198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4年我辞去系主任。1985年被评为教授。1991年,我被评为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并被授予人民教师奖章。1993年初退休。
  我还先后兼任过湖南文学会副会长、省古代文学研究会理事长、中国韵文学常任理事兼赋学研究会理事长、《水浒》学会理事、省社会科学联合会名誉委员等职。
  1978年以后,在教学和从事行政工作之余,我的学术研究主要沿着两个方向开展,一是早年留意辞赋,著有《赋史》一书,1987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此书颇能补前人之缺,受到国内外同等的青睐,曾获得湖南省第一届社会科学优秀一等奖和国家教委的奖励;二是元明清三代学术思想与文学的关系,著有《宋明理学与文学》,1989年湖南师大出版社出版;《清代学术思想的变迁与文学》,1996年湖南出版社出版;除这两上主要方向外,我还写过《中国文学史话》(未完,至唐前期止),曾在师大中文系出版的刊物《语文教学》上分期发表;与黄钧主编了《中国古代文学史》(三册),1991年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同时,发表过有关古代文学的论文三十余篇,还参与了《历代辞赋总汇》的编校工作。
  我已年过古稀,回顾平生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即对青少年时期师支的期待一徇,殊觉有愧。立身处世,亦尝有随时顺俗之失,未能尽当。但可****的是,从来好学不倦,并力图在继承前人有基础上,有所开拓和前进,虽所得殊少,仍求之不止;个人名利之心,虽未能扫除净尽,然在关头,每能自甘恬谈;于个人恩怨、毁誉,亦能处之泰然,不以私害公。在个人生活上,我向无奢望,托身有所,衣食粗具,即怡然自乐;惟烟未能戒,酒未能除,茶不能淡,可谓三累;但既入暮年,何必自苦太甚,故均行其素。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田吉
发表人邮件:tianji106@163.com发表时间:2009-12-17 20:32:00
马先生已于2001年仙逝
发表人:陈光文
发表人邮件:jluyan7261431发表时间:2009-2-13 22:45:00
愿向马老请教。望告联系方法。电话013879260226陈光文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