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辞赋文论 >> ◆简宗梧 唐律赋精选注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31
   ○- 今日访问:13413
   ○- 本周访问:71515
   ○- 本月访问:348363
   ○- 访问总数:54498042
  双击自动滚屏  
◆简宗梧 唐律赋精选注

发表日期:2008年1月22日  出处:◆潘承祥 校辑整理  作者:◆简宗梧  本页面已被访问 10761 次

简宗梧 唐律赋精选注

     唐律赋精选注   简宗梧解题

码 作者  题 目   题 韵 字
1 丁春泽 日观赋 千载之统平上去入
2 元 稹 观兵部马射赋 艺成而动举必有功
3 元 稹 郊天日五色祥云赋 以题为韵
4 王 勃 寒梧栖凤赋 孤清夜月
5 王 起 庭燎赋 早设王庭辉映葶辟
6 王 起 宣尼宅闻金石丝竹之声赋圣德千祀发於五音
7 王 起 墨池赋 临池学书水变成墨
8 王损之 饮马投钱赋 好善驰名叶乎前志
9 王损之 曙观秋河赋 寥天晓清景曜昭晰
10 王 棨 曲江池赋 城中人日同集池上
11 王 棨 珠尘赋 轻细若尘风来遂起
12 王 棨 芙蓉峰赋 峰势孤异前望似之
13 王 棨 沛父老留汉高祖赋 愿止前驱得申深意
14 王 维 白鹦鹉赋 容日上海孤飞色媚
15 白行简 五色露赋 率土康乐之应
16 白居易 荷珠赋 泣珠之鲜莹
17 白居易 赋赋 赋者古诗之流
18 白敏中 息夫人不言赋 此人不言其义安在
19 宋 言 渔父辞剑赋 济人之急取利诚非
20 李君房 海人献文锦赋 珍物时来以应君德
21 李 程 日五色赋 日丽九华圣符土的
22 李 程 金受砺赋 圣无全功必资辅佐
23 李 远 题桥赋 望在云霄居然有异
24 李 远 蝉蜕赋 变化逢时飞鸣有日
25 周 针 登吴岳赋 崇峦险同永镇西疆
26 林 滋 小雪赋 寒律变时因风有渐
27 柳宗元 披沙拣金赋 求宝之道同乎选才
28 浩虚舟 盆池赋 积水盈器如望深池
29 康 僚 汉武帝重见李夫人赋 神仙异术变化通灵
30 陈 章 风不鸣条赋 天下和平则如此
31 黄 滔 秋色赋 雨作愁成然知兴起
32 黄 滔 汉宫人诵洞箫赋赋 清韵独新宫娥讽诵
33 黄 滔 馆娃宫赋 上惊空壕色施碧草
34 贾 餗 太阿如秋水赋 如彼秋水容色
35 贾 餗 庄周梦蝴蝶赋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
36 裴 度 铸剑戟为农器赋 天下无事务农息兵
37 刘禹锡 平权衡赋 昼夜平分钧铢取则
38 蒋 防 姮娥奔月赋 一升天中永弃尘俗
39 郑宗哲 温洛赋 上天何言因物表圣
40 郑 渎 吹笛楼赋 时平故事有吹笛楼
41 卢 肇 天河赋 天空色际宁见浮槎
42 薛 逢 天上种白榆赋 垂阴天上历代不凋
43 谢 观 周公朝诸侯于明堂赋 九垓向序为方同心
44 韩 愈 明水赋 玄化无宰至精感通
45 钱 起 晴皋鹤唳赋 警露清野高飞唳天
46 赵 蕃 月中桂树赋 中秋夕望光彩扶疏
 

丁春泽 日观赋

◇ 日观赋(以「千载之统,平上去入」为韵)

  日之升也,浴海而丽天;岳之峻了,切汉而临边。登高者以致九霄之上,爱景者欲在万人之先。其所惟一,其仞惟千。伊风灵之有载,彼日观之存焉。夫其夜刻未终,曙色犹昧。彼穷高之极远,此有进而无退。未辨昏明,斯分覆载。屡闻鸣雁,犹阴沉而不睹;忽听晨鸡,即瞳而可爱。夜间渐出谷,将离地维。岩峦既秀,草树生姿。气则赫,人皆仰之。其望也如烛,其照也无私。昔者帝王御宇,立极垂统。封禅及此成功,巡狩应其春仲。莫不登兹绝顶,遐烛大明。思煦妪之义,穷造化之精。以为日象一人之德,岳是三公之名。信王侯之设险,俾夷狄之来平。方今一德无为,三光有象。动植昭泰,神祗脍。千岩瑞色,思效祉以爰升;万壑春€,欲入封而空上。客有才乏羽仪,心思骞翥。每积聚萤之志,难登望日之处。引领终夕,含情达曙。知照烛之有期,故踌躇而不去。重曰:日有观兮绝代独立,登之望兮无远不及。何太阳之至精,莫不专於出入?

  解题  丁春澤,一作丁澤,生卒年不詳,唐大歷10年(775)進士。新舊《唐書》中並無其傳,僅《唐詩紀事》卷34記載:「澤,大歷十年試〈龜負圖〉詩,為東都第一。」其詩云:「天意將垂象,神龜出負圖。五方行有配,八卦義寧孤。作瑞旌君德,披文飄帝謨。乖流喜得路,逢聖幸存軀。蓮葉池通泛,桃花水自浮。還尋九江去,安肯曳泥途」。

作者藉由觀看日出,隨著景色的變換,抒發內心之真摯情感。其文以登高而望遠,隨著時間之流逝,景色之變化,作者之情感亦隨之變換,藉景而抒情,表達出作者內心之躊躇與鬱悶。李調元《賦話》:「唐丁春澤日觀賦云,蒙水氣以珠暗,露松陰而璧碎,霞色收錦,天風歛黛……俱以琢句見長而氣味較渾古」。

丁春澤《日觀賦》有兩篇,題韻不同。此賦共320字,以「千載之統、平上去入」為韻,王芑孫《讀賦卮言‧官韻例》特別指出:此乃題韻與題義不相比附之例。題韻三平五仄,賦文押韻依序用之。其韻腳為:天、邊、先、千、焉(先仙同用);昧、退、載、愛(隊代同用);維、姿、之、私(脂之同用) ;統、仲(宋送同用) ;明、精、名、平(庚清同用) ;象、蠁、上(養韻) ;翥、處、曙、去(御韻) ;立、及、入(緝韻)。共用8韻29字。[6]

文中的對偶多用四六句,另外使用數字的對偶頻繁,如「其所惟一,其仞惟千」;「以為日象一人之德,嶽是三公之名」;「方今一德無為,三光有象」;「千巖瑞色,思效祉以爰升;萬壑春雲,欲入封而空上」等。


◇ 元 稹 观兵部马射赋(以「艺成而动,举必有功」为韵)

  大司马以驰射而选才,众君子皆注目而观艺。至张侯之所,乃执弓而誓。誓曰:「今皇帝制羽舞以敷文德,择材官而奋武卫。兼以超乘者为雄,不惟中鹄者得祭。用先才捷,志亦和平。以多马为能,故以马为试;以得鹿为美,故以鹿为正。岂独武人之利,实惟君子之争。」射得皆曰:「诺,虽五善之未习,庶一举而有成。」於是马逸癸癸,士勇亻丕亻丕。蓄锐气,候歌诗。初听《采》之章,共调白羽;次逞穿杨之妙,忽纵青丝。旁瞻突过,咸惧发迟。冀骥足之展矣,翻猿臂而射之。挥弓电掣,激矢风追。方当耦象,决裂丽龟。砉尔摧班,示偏工於小者;安然飞,故无忧於殆而。信候蹄之不爽,则舍拔之无遗。故司射举旌以效胜,曰:「尔能克备,我爵可期。贾馀勇者,宜乘破竹之势;善量力者,当引负薪之辞。」由是靡不争先,莫肯为後。皆曰:「措丕於肘,十得其九,忝明试者,亦何尝而不有;破的之术,万不失一,凡献艺者,岂自疑於无必?」冲冠发怒,扬鞭气逸。引满雷砰,腾凌飙疾。皆穷百中之妙,尽由一札而出。乃知来者之艺,盖亦前人之匹。若此则蹲甲壮基,扬觯观孔。信一场之独擅,终六辔之未总。岂比乎浮€迥度,开月影而弯环;骤雨横飞,挟星精而摇动。虽当至理,不忘庸功。天子垂衣,俨鸩行於北阙;夏官司马,阅骑从於南宫。贡士之程,职思其举。会款塞五方之俗,观校埒百夫之御。得隽为雄,唯能是与。星郎草奏,上献拱辰之防;天骄解颜,喜见射雕之侣。客独顾之而笑曰:「此盖有司之拔萃,固非吾君之右汝。我有笔阵与词锋,可以偃干戈而息戎旅。」司文者闻之而惊曰:「尔其自砺於尔躬,吾将献尔於王所。」

解题:元稹(779--831),字微之。河南洛陽人。八歲喪父,其母親自教授書傳,九歲即能屬文。貞元9年(793)十五歲明經及第。貞元19年與白居易同中拔粹科。元和元年(806),官拜左拾遺。因多次上書言利害,為執政者所憎恨,出為河南尉。後又因得罪權貴,於元和5年被貶為江陵士曹參軍。元和10年,還京。不久又出為通州司馬。唐穆宗即位後,深愛其《連昌宮詞》等詩,因而被擢升為知制誥。長慶2年(822),升任宰相。唐文宗四年,出任武昌軍節度使。5年,卒於任所。終年53歲。贈尚書右僕射。《全唐詩》存其詩28卷。《全唐文》存其文9卷。現存《元氏長慶集》60卷。

此賦有529字,以「藝成而動舉必有功」為韻,平仄各半,但未相間排列,賦文雖易其次第,亦未完全以平仄相間方式出現。其韻腳為:藝、誓、衛、祭(祭韻);平、正、爭、成(清耕庚同用);伾、詩、絲、遲、之、追、龜、而、遺、期、辭(之脂同用);後、九、有(有厚同用);一、必、逸、疾、匹(質韻);孔、總、動(董韻);功、宮(東韻);舉、禦、與、侶、汝、旅、所(語韻)。共用8韻39字。

此賦雖鋪衍武藝,但以「大司馬以馳射選才,眾君子皆注目而觀藝」發端,執弓作誓,就強調「製羽舞以敷文德,擇材官而奮武衛」,「用先才捷,志亦和平」。結尾又借客笑曰:「此蓋有司之拔萃,固非吾君之右汝。我有筆陣與詞鋒,可以偃干戈而息戎旅。」可見他貶武藝、崇文德,不遺餘力。它運用對話,略具古賦問對形式。賦雖以駢句為主,但頗見散文氣勢,並有似長偶對,但上下聯參差似散文,押韻也不對等的,如:「善量力者,當引負薪之辭,由是爭先,莫肯為後,皆曰措柸於肘,十得其九;忝明試者,亦何嘗而不有,破的之術,萬不失一。」
 

元稹 郊天日五色祥云赋

◇ 郊天日五色祥云赋(以题为韵)

  臣奉某日诏书曰:「惟元祀月正之三日,将有事於南郊。」直端门而未出,天锡予以灵瑞。是何祥而何吉?臣拜稽首,敢言其实。陛下乘五位而出震,迎五帝而郊天。五方腾其粹气,故云五色以相宣。控坛乍直,捧日初圆。兽蹲而龙鳞熠熠,鸟而凤翼翩翩。羽盖凝而轩皇暂驻,风马驾而王母欲前。影带常,疑错绣之遥动;昭章文物,比ゼ锦之相连。观之者无小无大,谓之曰若烟非烟。昔者《卿云》作歌於虞舜,《白云》著词於汉武。皆望而为言,非仰观而遂睹。今陛下德至天地,恩覃草莽,当翠辇黄屋之方行,见金枝玉叶之可数。陋泰山之触石方出,鄙高唐之举袂如舞。昭布於公侯卿士,莫不称万岁者三;并美於麟凤龟龙,可以与四灵而五。於是载笔氏书百辟之词曰:「郁郁纷纷,庆霄之云。古有尧舜,幸得以为君。」象胥氏译四夷之歌曰:「炜炜煌煌,天子之祥。唐有神圣,莫敢不来王。」帝用愀然曰:「予何力?泽未周於四海,云胡为而五色。来尔群後,举尔众职。因五行以修五事,由五常以厚五德,正五刑以去五虐,繁五稼以除五贼。苟顺夫人理之父子君臣,安知夫云物之赤黄苍黑。进我辇路,就我陶匏。虽有光华之万状,不若丰穰於四郊。」凡百庶寮,相趋而顾。稍疑江上之绮,果异封中之素。补天者虽欲抑之而不出,吞笔者安可寝之而无赋?越明日,臣稹咏霈泽於鸡竿之前,睹斯云散之为五采之湛露。


解题:元稹(779--831),有關作者部分見之於前。

此賦共461個字。以題為韻,平仄各半,但未相間排列,賦文易其次第,但也未完全以平仄相間方式出現。其韻腳為:日、出、吉、實(質術同用) ;天、宣、圓、翩、前、連、煙(先仙同用) ;武、龤、莽、數、舞、五(噳姥同用) ;紛、雲、君(文韻) ;煌、祥、王(陽唐同用) ;色、職(職韻) ;德、賊、黑(德韻) ;匏、郊(肴韻) ;顧、素、賦、露(暮遇同用)。「職、德」可以同用視之;再者,題為七字,其實題中「賦」字亦用為韻字,故仍為八字韻。共用8韻34字。

此賦與〈觀兵部馬射賦〉一樣,有不少對話,保留了古賦問對形式。並有一句上下聯各自押韻的長偶對:「於是載筆氏書百辟之詞曰:郁郁紛紛,慶霄之雲。古有堯舜,幸得以為君。」押「文」韻;「象胥氏譯四夷之歌曰:煒煒煌煌,天子之祥。唐有神聖,莫敢不來王。」押「陽唐」韻。顯現元稹頗好此道,亦見功力。

此外,亦有多處用典,例如「卿雲作歌於虞舜」,出自〈尚書大傳‧虞夏〉,指卿雲為虞舜作〈卿雲歌〉一事。「白雲著詞於漢武」指漢武帝作〈秋風辭〉一事。「郁郁紛紛,慶宵之雲」語出《漢書‧天文志》。而「王母欲前」則取自神話傳說中西王母的故事。
 

王勃 寒梧栖凤赋

寒梧栖凤赋  

     凤兮凤兮,来何所图?出应明主,言栖高梧。梧则峄阳之珍木,凤则丹穴之灵雏。理符有契,谁言则孤?游必有方,哂南飞之惊鹊;音能中吕,嗟入夜之啼鸟。况其灵光萧散,节物凄清,疏叶半殒,高歌和鸣。之鸟也,将托其宿止;之人也,焉知乎此情?月照孤影,风传暮声。将振耀其五色,似箫韶之九成。

  九成则那,率舞而下。怀彼众会,罔知淳化。虽璧沼可饮,更能适於醴泉;虽琼林可栖,复相巡於竹榭。念是欲往,敢忘昼夜?苟安安而能迁,我则思其不暇。故当披拂寒梧,翻然一发,自此西序,言投北阙。若用之衔诏,冀宣命於轩阶;若使之游池,庶承恩於岁月。可谓择木而俟处,卜居而後歇。岂徒比迹於四灵,常栖栖而没没?

解题
    王勃(650─676),字子安,絳州龍門(山西省河津縣)人,為王通之孫,王績之侄孫,王福畤之子。麟德初,上書自陳,對策高第,時年十六,授朝散郎。沛王李賢召為府修撰,後任虢州參軍,因罪除名。其父受其牽累,貶為交趾令。王勃於探望父親時,渡海溺水,驚悸而死。著有《王子安集》。今存賦12篇

    王勃此賦為現存最早注有題韻之律賦。此賦以鳳「擇木而俟處,卜居而後歇」自喻,謂「自此西序,言投北闕。若用之於銜詔,冀宣命於軒階;若使之游池,庶承恩於歲月。」求進用之旨,顯而易見。但依科舉沿革推算,此賦應非場屋試賦,其中描寫景物,烘托氣氛,甚有情致。

    此賦僅223字,以「孤清夜月」為韻,並以此次序出現。其韻腳為:圖、梧、雛、孤、烏(虞模合用);清、鳴、情、聲、成(清庚合用);下、化、榭、夜、暇(禡韻);發、闕、月、歇、沒(月沒合用)。每用五個韻字即換韻,非常整齊,共用4韻20字。

    王勃為駢文高手,為文平仄協調,屬對精切,此賦以四六句為主,然亦用似散文之對句,如「之鳥也,將托其宿止;之人也,焉知乎此情。」便是。
 
 

王起 庭燎赋

○庭燎赋(以“早设王庭,辉映群辟”为韵)

王者崇北辰之位,正南面之威。赫朱燎以具举,列彤庭而有辉。助彼皇明,可烛於夜色;叶兹睿哲,引曜於宵衣。信乎令典有作,旧章不违。当其冠剑铿锵,环昭晰。峨峨争赴,肃肃就列。听玉漏而未央,仰紫宸而初。珠旒将出,方熠熠以星悬;彩仗徐来,已煌煌而电设。九仪稍布,六乐爰分。代星光之照曜,杂佳气之。腾辉於鸳鹭之行,若离若合;委照於熊罴之旅,或友或群。昭昭彰彰,紫气红光。声明煜炜,百物荧煌。睹炎上之有赫,知临下之无荒。远而瞻之,谓焚裘之烟昭俭於晋帝;迫而察之,似流屋之火呈瑞於周王。金莫齐,银烛非竞。长风乍拂,高焰弥盛。华衮灿烂以相鲜,猛虚攫而交映。其容烈烈,其明杲杲。附寒者觉其春深,假寝者疑其曙早。则知统四海,朝百辟。励夙兴,勤夕惕。佐盛仪而有待,惜流光而无攵。昭其明也,叶天鉴之穆清;望而畏之,契天威之咫尺。彼火秦举,神光汉觌。何足示来仪之容,呈入觐之绩。则知我皇立人之程,为国之经。淠淠而咸造,鸾锵锵而可聆。万宇,多士宁。岂徒美君子之至,在宣王之庭。

解题
王起(760-847),字舉之。新、舊《唐書》皆有傳。祖籍太原,後遷居揚州。貞元十四年(798)登進士第,初官校書郎。唐文宗時累遷兵部尚書、太子少師。唐武宗時,封魏郡公。曾4度主持禮部貢舉,官至山南西道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宣宗元年,卒,時年88歲。贈太尉,諡號文懿。

王起詩多為贈和之作,其文多為賦、奏。《唐語林》稱之「為場中詞賦之最」,言程式者宗之。著有《王起集》120卷,《五緯圖》十卷,《寫宣》十卷,《文苑英華》、《全唐文》載其律賦66篇,有〈羨魚賦〉、〈墨池賦〉、〈燕王市駿骨賦〉等篇。李調元《賦話》評此賦:「王舉之僕射以文學致通顯,《文苑英華》採其賦不下數十篇,斷以此篇壓卷,華而重,典而清,三唐人不知誰與抗手」。

《詩經‧小雅‧庭燎》:「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鸞聲將將。」又《毛傳》:「庭燎,美宣王也,因以箴之。」旨在歌頌君王不安於寢,宵衣旰食,勤於政務,治理天下。此賦依傍此詩立意,用賦的形式進一步的開拓和深化。作者旨在說明,自己入朝侍君的親身感受,抒發的是自己對朝政的真實情感。唐人楊濤亦有〈庭燎賦〉,惟題韻不同。

本賦共361字,以「早設王庭、輝映葶辟」八字為韻,平仄各半,但未相間排列,賦文易其次第,亦未完全以平仄相間方式出現。其韻腳為:威、輝、衣、違(微韻) ;晰、列、熱、懸、設(薛韻) ;分、葶(文韻) ;光、煌、荒、王(唐陽同用) ;競、映(映韻);蹇、早(皓韻) ;辟、琲、尺(昔韻) ;聆、寧、庭(青韻)。共用8韻25字。

本賦用典頗多,如:「遠而瞻之,謂焚裘之煙 ,昭儉於晉帝」,見於《藝文類聚》[7];「迫而察之,似流屋之火,呈瑞於周王」,則引用傳說。至於「鸞將將而可聆,萬宇又多士寧,豈徒美君子之至,在宣王之庭」,則用《詩經》[8]。其用典以長對偶呈現:「遠而瞻之,謂焚裘之煙 ,昭儉於晉帝;迫而察之,似流屋之火,呈瑞於周王」。
 
 

王起 宣尼宅闻金石丝竹之声赋

○宣尼宅闻金石丝竹之声赋(以“圣德千祀,发於五音”为韵)

鲁恭王益宫於孔氏,坏宅於阙里。闻金石丝竹之声,有六律五音之美。清泠始奏,异洞庭之载张;寂寞而来,非钧天之可视。或管或磬,以以祀。徒在庙而见听,岂升堂而足拟。当其摄齐而进,拾级而前。远近犹惑,铿锵始传。式感王心,聘国无劳乎七十;克谐圣域,抠衣始化乎三千。信不击而不考,实元之而又元。惟金也振舂容而无阙,惟竹也象吹嘘而未歇。击石,如荷蒉之初闻;杳杳挥丝,疑孺悲之来谒。所以表正声之感,所以同古乐之发。遐想乎返鲁之年,追思乎在齐之月。回环栋宇,缭绕庭除。惟恍惟惚,如绎如。心方启乃,乐可依於。固将极天而蟠地,岂徒舞兽而跃鱼。徐疾有则,清浊不忒。非审以知政,非作以崇德。藏书之壁,时绎绎而难分;梦奠之楹,乍洋洋而未测。响杂乎鸿鹄,韵调乎宫羽。丝管不形,иね无睹。固可掩歌钟於二四,配茎英於三五。及夫铿尔乐阕,油然思深。睹奥且惊夫盈耳,广居由是而革心。岂不以感上圣之旨,闻至德之音哉。皇家始崇儒礼,莫先褒圣。尊素王之号,广旧宅之敬。傥逸韵之再闻,播乎乐府之盛。

解题
    王起(760-847),有關作者部分見之於前。
    本篇以直接引述史傳所載的內容來制定題目,並也依此開啟本文,用嚴肅、典重的態度,描寫因治宮室而壞孔壁,遂而所發「金石絲竹」之聲,並採細膩的語詞,具體表現這些聲音的本質及其展現情形,而尊孔及以樂教化人心等思想,在篇中處處可見,最後則以尊孔結束,是一篇歌功頌德的文章。李李調元《賦話》云:「作賦貴相題立制,如唐王起〈宣尼宅聞金石絲竹之聲賦〉,不過用『遐想乎返魯之年,追思乎在齊之月』等語,自成絕唱。若此等題,著一新異之語,便謬以千里矣。」唐人許康佐亦有同題韻的〈宣尼宅聞金石絲竹之聲賦〉,此或為場屋之作。
    在結構方面,本文共363字,以「聖德千祀發於五音」為韻,五仄三平,賦文未依次用韻,大體平仄相間。其韻腳為:里、美、視、祀、擬(旨止同用);前、傳、千、玄【元】(先、仙同用);歇、謁、發、月(月韻);除、如、於、魚(魚韻);忒、德、測(德職同用);羽、睹、五(噳姥同用);深、心、音(侵韻);聖、敬、盛(映勁同用),共用8韻29字。

    句式並非通篇四六,而是以多樣的變化,來組織架構篇章。如有四四言句,「或管或磬,以禋以祀。」;有四六言句,「愔愔擊石,如荷蕢之初聞。杳杳揮絲,疑孺悲之來謁。」;有七七言句,「遐想乎返魯之年,追思乎在齊之月。」;有六六言句,「掩歌鐘於二四,配莖英於三五。」。雖然句子不整齊,但是措辭典雅,並取熔經語,如「清泠始奏,異洞庭之載張」引自《莊子‧天運》。「寂寞而來,非鈞天之可視。」取於《文心雕龍‧樂府》。而「愔愔擊石,如荷蕢之初聞。」引自《論語‧憲問》。又「杳杳揮絲,疑孺悲之來謁。」取自《論語‧陽貨》。「皦如繹如」則見於《論語‧八佾》。
 
 

王起 墨池赋

○墨池赋(以“临池学书,水变成墨”为韵)

墨之为用也,以观其妙;池之为玩也,不伤其清。苟变池而为墨,知功积而艺成。伊昔伯英,务兹小学。栖迟每亲乎上善,勤苦方资乎先觉。俾夜作昼,日居月诸。挹彼一水,精其六书。或流离於崩€之际,乍滴沥於垂露之馀。由是变黛色,涵碧虚。浴玉羽之翩翩,忽殊白鸟;濯锦鳞之氵敝々,稍见元鱼。则知自强不息,允臻其极。何健笔之成文,变方塘而设色。映扬之鲤,自谓夺朱;沾曳尾之龟,还同食墨。沮洳斯久,杳冥不测。爱涅者必染其缁,知白者咸守其黑。风已歇,桂月初临。元渚弥净,元流更深。所以恢宏学海,辉映儒林。将援毫而悦目,岂泛舟而赏心。其外可察,其中可见。同君子之用晦,比至人之不炫。冰开而淳漆重重,石映而元圭片片。傥北流而浸稻,自成黑黍之形;如东门之沤麻,更学素丝之变。究其义也,如虫篆之所为;悦其风也,想鸟迹之多奇。将与能而可传可继,岂谋乐而泳之游之。耻魏国之沉沉,徒开墨井;笑昆山之浩浩,空设瑶池。专其业者全其名,久其道者尽其美。譬彼濡翰,成兹色水。则知游艺之人,尽以墨池而为比。

解题
王起(760-847),有關作者部分見之於前。

本賦共361個字,以「臨池學書,水變成墨」為韻,平仄各半,但未相間排列,賦文易其韻次,以平仄相間方式出現。其韻腳為:清、成(清韻);學、覺(覺韻);諸、書、餘、虛、魚(魚韻);極、色、墨、測、黑(德職同用);臨、深、林、心(侵韻);見、炫、片、變(線霰同用);為、奇、之、池(支之同用);美、水、比(旨韻)。共用8韻29字。

此篇文章記述晉代「草聖」張芝臨池學書,池水盡墨,終而至於書法絕世之故事。賦作中熔鑄典故,闡述事理,生動具體。如「日居月諸」語出《詩經‧邶風‧日月》;「揚鬐之鯉」取自潘岳〈西征賦〉:「華舫躍鱗,素與揚鬐」;「曳尾之龜」取自於《莊子》;「東門之漚麻」語出《詩經‧陳風‧東門之池》:「東門之池,可以漚麻;彼美淑姬,可與晤歌。」長偶對有:「儻北流而浸稻,自成黑黍之形;如東門之漚麻,更學素絲之變。」

李調元《賦話》讚曰:「唐王起〈墨池賦〉云:『映揚鬐之鯉……更學素絲之變』,祥雅安和,不露刻劃痕跡,非晚季諸人所能望其背項。」
 
 

王损之 饮马投钱赋

  ○钦马投钱赋(以“好善驰名,叶乎前志”为韵)
  昔人有暗室无欺,行行路歧,涉清流之荡漾,指白水以驱驰。乘匹马而来,念兹枯渴;倾一襄以用,投彼涟漪。且水本无情,人能誓志,俯濯缨之上善,控奔蹄之小驷。兼隅是切,斗升之水无多;重价将酬,子母之钱尽弃。汤汤浅濑,历历五铢,饮之而忘其量也,投之而无乃甚乎!同济河而沉璧,异浊水以求珠,隐金沙之中,迷於赤仄;落繁之上,混彼青蚨。嗟乎!利巳则多,洁身诚鲜,在一饮而何损?投半两而称善。凫下处,对鹅眼而难分;鲔游时,杂鲸文而不辨。练影,波声,满腹而自资行道,坠钱而孰谓沽名?郭况之家人傥来,讶移金穴;汉代之赀郎或见,犹认水衡。浦溆萦盈,汀洲重叠,吴酌贪而难并,王不言而雅叶。致香醪而一醉,且乏杖头;入春溜以俱沉,不漂榆荚。澄明水底,散乱马前,乍似拣金之碛,何殊种玉之田。逐好利之徒,无辞俯拾;同贯珠之子,几误旁穿。是知雅志无俦,常情不到,将均勺水之直,自胜饮冰之操。则坠银瓶於井底,思妇徒伤;投竹杖於陂中,仙翁可报。贤哉项氏之心,从吾所好。

解题
王損之,生卒年不詳,生平事跡尟有記載,大抵活動於唐德宗時期。唐貞元十四年(798)進士。《全唐詩》僅存詩一首,《文苑英華》存其賦三篇,即〈曙觀秋河賦〉、〈飲馬投錢賦〉、〈汗血馬賦〉,均是律賦。《宋史‧藝文志》著錄其《絲綸點化》二卷,當是有關制誥文,今已佚。其賦以規模嚴謹、屬對精工見長,為典型的帖括之作。

飲馬投錢者,謂廉介不苟取,《三輔決錄》謂安陵清者項仲山,每飲馬渭水,嘗投三錢以償之。王損之此賦,即賦此故事。

本賦共351字,以「好善馳名協乎前志」八字為韻,雖平仄各半,但未相間排列,賦文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方式出現。其韻腳為:岐、馳、漪(支韻);志、駟、棄(至韻);銖、乎、珠、蚨(虞模同用);鮮、善、辨(獮韻);聲、名(清韻);疊、協、莢(怗韻);前、田、川(先仙同用);儔、到、操、報、好(號韻)。共用8韻26字。

王損之善於描寫、比喻、想像、用典,隨筆點染,皆自然有致。將投入水中的錢,比喻「乍似揀金之磧,何殊種玉之田」,境況極美;再如「鳧鷖下處,對鵝眼而難分;鱣鮪游時,雜鯨文而不辨」,則想像奇妙,耐人尋味。「濟河而沉璧」取晉文公回國,投璧誓不負狐偃的故事,都是善用烘托渲染之法。李調元《賦話》卷四,稱讚〈飲馬投錢賦〉:「筆趣高雅,不規規以刻劃見長,點染處自然工切。」
 

王损之 曙观秋河赋

○曙观秋河赋(以“寥天晓清,景曜昭晰”为韵)
  邈彼斜汉,丽於中天,遇良宵之已艾,与清景而相鲜。势则昭回,既阑干而远映;时方萧瑟,亦滥而高悬。的尔遥分,凄然仰眺,澄奕诙之浮彩,隐苍苍而引耀。孤星回泛,状清浅之沉珠;残月斜临,似沧浪之垂钓。轻晖幕幕,远景萧萧,色分隐映,光凝寥。拟瀑布而不落,似轻€之欲销,夜景将分,清光向晓。萦碧落以回薄,澹晴空而缥缈,跻攀不及,限一水以心遥,瞻望空劳,邈九霄而思杳。发迹无际,凌虚不倾,积曙色之牢落,涵爽气之凄清,疑曳练而势远,讶残虹而体轻。远想牵牛,渐失迢迢之状;摇思弄杼,无闻轧轧之声。景气潜昭,氛埃远屏,宁在地以为状,信滔天而挂影。可以玩清光,狎馀景,分晖爽亮,向晓色而亭亭;远势纵横,带秋光之耿耿。伟兹垂象,倬彼青霄,映星躔之的的,出€路以昭昭。想穿凿之初,悠然莫测;稽源流之始,邈矣方遥。则知匪自人功,实惟天设,自虚无而想像,界寥廓而昭晰。意天边之横注,远若波澜;想空裹之潜流,遥疑呜咽。宜其临清Г,挹澄澈,傥天路之可,与清漪而比洁。

解题
王損之,生卒年不詳,有關作者部分見之於前。

本賦共348字,以「寥天曉清、景蔏昭晰」八字為韻,雖平仄各半,但未相間排列,賦文易其次第,亦未平仄相間方式出現。其韻腳為:天、鮮、懸(先仙同用),眺、耀、釣(嘯笑同用),蕭、寥、銷、曉、緲、遙(蕭宵同用),傾、清、輕、聲、屏(清韻),影、景(梗韻),霄、昭、遙(蕭宵同用),設、晰、咽、澈、潔(薛屑同用)。共用8韻27字。

「孤星迴泛,狀清淺之沉珠;殘月斜臨,似滄浪之垂釣」,景象極美;其用典如:「遠想牽牛,漸失迢迢之狀;遙思弄杼,無聞揰揰之聲。」為牽牛星和織女星,賦予相當奇妙之想像,而〈古詩十九首〉最早歌詠了這個故事[9]。句式多為標準的四六對,此外尚有工整的四四對。李調元《賦話》卷二,稱讚〈曙觀秋河賦〉:「句甚娟雅,盧(肇)作專賦天河,此則處處不說『曙』字,前人審題如此,若後人則惟知勦襲矣。」
 
 

王 棨 曲江文赋

曲江池赋
帝里佳境,咸京旧池。远取曲江之号,近侔灵沼之规。东城之瑞日初升,深涵气象;南苑之光风才起,先动沦漪。其地则复道东驰,高亭北立。旁吞杏圃以香满,前翕云楼而影入。嘉树环绕,珍禽雾集。阳和稍近,年年而春色先来;追赏偏多,处处之物华难及。只如二月初晨,沿堤草新。莺啭而残风袅雾,鱼跃而圆波荡春。是何玉勒金策,雕轩绣轮。合合沓沓,殷殷辚辚。翠亘千家之幄,香凝数里之尘。公子王孙,不羡兰亭之会;蛾眉蝉鬓,遥疑洛浦之人。是日也,天子降銮舆,停彩仗。呈丸剑之杂伎,间咸韶之妙唱。帝泽旁流,皇风曲畅。固知轩後,徒游赤水之湄;何必穆王,远宴瑶台之上。复若九月新晴,西风满城。於时嫩菊金色,深泉镜清。浮北阙以光定,写南山而翠横。有日影云影,有凫声雁声。怀碧海以欲垂钓,望金门而思濯缨。或策蹇以长愁,临川自叹;或扬鞭而半醉,绕岸闲行。是日也,樽俎罗星,簪裾比栉。云重阳之赐宴,顾多士以咸秩。上延良辅,如临凤沼之时;旁立群公,异在龙山之日。若夫冬则祁寒裂地,夏则晨景烧空。恨良时之共隔,惜幽致以谁同。孰见其冰连岸白,莲照沙红。蒹葭兮叶叶凝雪,杨柳兮枝枝带风。岂无昆明而在乎畿内,岂无太液而在乎宫中。一则但畜龟龙之瑞,一则犹传战伐之功,曷若轮蹄辐凑,贵贱雷同。有以见西都之盛,又以见上国之雄。愿千年兮万岁,长若此以无穷。

解题
王棨,字輔之,福州福唐(亦名福清)人。懿宗咸通三年(862)進士,曾任江西觀察使、團練判官、大理司直、太常博士及水部郎中等職。黃巢之亂(875~884)後不知所終,在晚唐律賦作家中,他是存賦最多的,也是創作表現特定生活經歷的抒情賦最多的,其〈白雪樓賦〉是現存第一篇寫私家樓閣的賦,與王冷然的〈薛家竹亭記〉一起,并宋人寫私家樓台亭閣之風,其餘如〈涼風賦〉、〈貧賦〉、〈玄宗幸西涼府觀燈賦〉,也都開拓了律賦的新領域,有《鱗角集》一卷,收律賦45篇,而全唐文收其賦46篇,被稱為晚唐律賦四大家之一。[10]棨生平事蹟,不見於史傳。《知不足齋》本《麟角集》附唐鄉貢進士黃璞所撰《王郎中傳》,略載梗概。

本賦中的曲江池,位在西安城南約7公里處,是唐代著名的園林,湖面南北狹長,彎曲如江,故名曲江池,唐開元年間大力整治後,結合了自然風光與亭榭樓閣,景致曼妙,是當時帝王、后妃達官顯貴冶遊宴樂之處。

《曲江池賦》全文共462字,以「城中人日同集池上」為韻,為五平三仄,未依次用韻。其韻腳為:池、規、漪(支韻),立、入、集、及(輯韻),新、春、輪、鱗、塵、人(真韻),仗、唱、暢、上(漾韻),城、清、橫、聲、纓、行(庚韻),櫛、秩、日(質韻),空、同、紅、風、中、功、同、雄、窮(東韻)。因「中同」同為東韻,所以全賦只換韻六次,亦平仄相間。共用7韻35字。

其用典有「靈沼之規」取自《詩經․大雅》「王在靈沼,於牣魚躍。」;「蘭亭之會」則指永和九年,王羲之舉辦蘭亭會[11];「洛浦之人」則云洛神遊於江浦之上[12]。「固知軒后,徒游赤水之湄。」出自《莊子․天地》[13];「何必穆王,遠宴瑤臺之上。」言西王母與周穆王之故事,出自《穆天子傳》[14] ;「欲垂釣」「思濯櫻」皆出於屈原《楚辭·漁父》。
 

王 棨 珠尘赋

◇ 珠尘赋(以「轻细若尘,风来遂起」为韵)

  丹海之滨,青珠似尘。盖轻细以无滞,遂飞扬而有因。或煦或吹,自得霏微之象;乍明乍灭,谁分圆洁之真。稽夫始自水涯,俄从风起。萦空而耀耀奚匹,散彩而冥冥相似。又云来或鸟衔,积如邱峙。半穿圆隙,影寒於云母屏中;或委空林(一作床),光乱於水晶帘里。徒观夫的晶荧,星流雪轻。集素衣而不垢,侵晓镜以逾明。落渊客之盘,惊炫耀以同色;扑江妃之佩,讶依微而有声。至如琪树春归,玉楼景霁。揉琼蕊以光碎,浮琐窗而影细。阑干轻举,同罗袜之生时;璀错斜飞,有歌梁之下势。由是散乱清景,光芒碧空。昔隐耀於泥沙之地,今扬辉乎堀果之风。不逐轩车之後,不在京洛之中。雨过而光腾鲛室,扇回而影动龙宫。如是则可用增山,难将弹雀。惹晴叶以垂树,间游丝而缀箔。自南自北,低瑶席以纷然;匪疾匪徐,拂璇题而炯若。况海日方尽,阴飙乍回。与白驹而竞起,将野马以俱来。魏国飞时,顿失照车之体;陈王望处,全无凝榭之猜。懿夫朗洁难逾,飞腾自遂。非罔象之见索,异无胫而斯至。或曰:泰山犹不让微尘,况是珠玑之类。

解题
    王棨,字輔之(生卒年不詳),有關作者部分見之於前。
    賦文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先介紹所謂珠塵的出處及其輕細,以大量的句子,加上細緻的文字敘述,來敘述其活動空間,無限寬廣,上天下地。並穿插神話故事,生動地表達出珠塵的形態。第二部分,更具體描寫它乃起於泥沙之地,不趨附權貴,具有『朗潔』性質,「不逐軒車之後,不在京洛之中。」,蓋以此喻己,藉珠塵表達出自己壯志難伸的情懷。

    本篇共358字,題韻為「輕細若塵風來遂起」,平仄各半,但未相間排列,賦文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方式出現。首句押韻,其韻腳為:濱、塵、因、真(真韻);起、似、峙、裏(止韻);輕、明、聲(清韻);霽、細、勢(祭霽同用);空、風、中、宮(東韻);雀、箔、若(藥鐸同用);迴、來、猜(灰咍同用);遂、至、類(至韻),共用8韻27字。

    全篇對偶工整,以四六言為主。並有五六對,「落淵客之盤,驚炫燿以同色。撲江妃之佩,訝依微而有聲。」;有七七對,「雨過而光騰鮫室,扇迴而影動龍宮。」等穿插其中。在典故方面,「落淵客之盤」,引自《述異記》下卷。「撲江妃之佩」,引自劉向《列仙傳》。「頓失照車之體」,引自《史記田‧敬仲完世家》。
 
 

王 棨 芙蓉峰赋

◇ 芙蓉峰赋(以「峰势孤异,前望似之」为韵)

  叠翠重重,数千仞兮。峭若芙蓉,非华岳之高掌,是衡山之一峰。朝日耀而争鲜,岚光欲拆;秋风击而不落,秀色长浓。懿乎嶷若削成,端然杰起。虽千寻之直上,犹一朵之孤峙。耸碧空而出水无别,倚斜汉而凌波酷似。吐荣发秀,非因沼之中;固蒂深根,已在乾坤之里。徒观夫壁立茎直,霞临彩鲜。上下逦迤而九疑失翠,旁侧参差而五岭迷烟。秋夜弥高,宛在金波之侧;晴光半露,遥当玉叶之前。似吐江南,如开空际。高低斗紫盖之色,向背异香炉之势。剑虽合质,匪三尺之微茫;石纵同规,殊一拳之琐细。况乎高列五岳,光留四时。名芳熊耳,影秀峨眉。然而只可登也,诚难采之。几处楼中,送目有池塘之景;谁家林表,凝情忘草对之姿。帐号既同,冠形无异。对夏云而竞峭,映花岩而增媚。遂使娥皇晓望,潜怜覆水之规;虞帝南巡,暗起涉江之思。由是楚泽阴远,湘流影孤。挺烟萝之葱翠,写菡萏之形模。本不崩而不骞,谁人欲拔;若无冬而无夏,何代能枯。余尝迥野遥ツ,晴天远望。见《国风》隰有之体,嘉《离骚》木末之状。乃曰:亦可以献君王之寿,助山河之状。夸娥二子胡不移来,与蓬峰而相向。

解题
王棨,字輔之(生卒年不詳),有關作者部分見之於前。

    這是一篇詠山的律賦,對象是芙蓉峰。文章起始先用一個長鏡頭,點出其地理位置,接著,用特寫的方式,細膩地描繪出此峰的形態,及於日夜交替和四季遞嬗變化的景象。作者為了突顯此峰的特色,把芙蓉峰跟九疑、五嶺、紫蓋、香鑪、熊耳、峨眉等山峰,相互襯托。最後加上虞帝和娥皇的典故,增添些許神秘色彩,引起人之不少遐想。

    本篇共380字,題韻為「峰勢孤異前望似之」,平仄各半,但未相間排列,賦文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方式出現。其韻腳為::重、蓉、峰、濃(鍾韻);起、峙、似、裏(止韻);鮮、煙、前(先仙同用);際、勢、細(祭霽同用);時、眉、之、姿(之脂同用);異、媚、思(至志同用);孤、模、枯(模韻);望、狀、狀、向(瀁韻),共用8韻28字。

    在典故方面,文章使用舜及娥皇的傳說,如:「娥皇曉望」和「虞帝南巡」見文選‧李善注。而「見國風濕有之體」引自《詩‧國風‧隰有萇楚》[15]。「嘉離騷木末之狀」則採自屈原〈九歌‧湘君〉[16]。在句式方面,有四言,如「名芳熊耳,影秀峨眉」;或六言,如「對夏雲而競峭,映花巖而增媚。」;但絕大部分以四六言為主,如「朝日耀而爭鮮,嵐光欲拆。秋風擊而不落,秀色長濃。」、「吐榮發秀,非因沼沚之中。固蒂深根,已在乾坤之裏。」,加上本文,幾乎通篇對偶工整,章法整齊與嚴密。李調元云:「作賦全在起首,須令冠冕涵蓋出落明白,余最愛唐王棨芙蓉峰賦,首聯云:『疊翠重重……秀色長濃。』點撇明劃;末句云:『夸娥二子胡不移來,與蓮峰而相向。』繳應起處,章法最密。」
 
 

王 棨 沛父老留汉高祖赋

◇ 沛父老留汉高祖赋(以「愿止前驱,得申深意」为韵)

  汉祖还乡兮銮驾将还,沛中父老兮留恋潸然。忆故旧於干戈之後,叙绸缪於旌旗之前。白发多伤,凤辇愿停於此日;翠华一去,皇恩再返於何年。昔以群盗并兴,我皇斯起。英明天授其昌运,神武日闻於旧里。今则秦楚势倾,鼓鼙声止。圣代而阳和煦物,元首明哉;暮年而蒲柳伤秋,老大耄矣。然而黄屋才降,丹诚未申。岂可风驰天仗,雷动车轮。一则以情深闾里,一则以义重君臣。隆准龙颜,昔是故乡之子;捧觞献寿,今为率土之人。乃曰:陛下创业定倾,顺天立极。臣等犬马难效,星霜屡逼。窥泗水则凄若旧风,指芒砀则依然故邑。眷恋难尽,ォ澜易得。昔日望云之瑞,岂有明言;当时贳酒之家,堪惊默识。帝乃驻天步,遂人心。戈矛山立,貔虎烟深。草泽初兴,云露而蛟龙奋翼;乡园重到,烟空而鸾鹤归林。时也亲友咸臻,少年并至。纵兆民如子,恩更洽於故;虽四海为家,情颇深於旧意。往事如睹,流光若驱。望幸诚异,攀辕则殊。交游既阻於秦时,堪悲今昔;黎庶正忻於尧日,自恨桑榆。已而双泪尽垂,一言斯献。请沛为汤沐之邑,实臣惬死生之愿。是使万岁千秋,杳冥无恨。

解题
    王棨,字輔之(生卒年不詳),有關作者部分見之於前。
    本賦以《史記‧高祖本紀》所載漢高祖還歸,途經沛地,與沛中父老縱酒,十餘日後,高祖欲去,而沛父老留高祖之事為其題目[17]。

    此賦共374字,以「願止前驅,得申深意」為韻,平仄各半,但未相間排列,賦文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方式出現。其韻腳為:還、然、前、年(仙先同用);起、里、止、矣(止韻);申、輪、臣、人(真諄同用);極、逼、得、識(職德同用);心、深、林(侵韻);臻、人(真臻同用);至、意(至志同用);驅、殊、榆(虞韻);獻、願、恨(願恨同用)。共用9韻29字。用侵韻字之後,連用真臻同用,不屬題韻。此韻例為一般八字韻律賦所罕見,或因題韻「申」字即屬真韻,故為程式所允許。

全文多用四六隔句對,共有八對,約佔全文五分之二,如:「陛下創業定傾,順天立極;臣等犬馬難效,星霜屢逼。」等;此外,尚有以四六隔句對之精神,加入「於」、「而」以疏宕其氣者,如:「白髮多傷,鳳輦願停於此日;翠華一去,皇恩再返於何年。」,而「縱兆民如子,恩更洽於故人;雖四海為家,情頗深於舊意。」則帶有散文之氣息,李調元《賦話‧卷四》言其「以題之曲折,為文之波磔,指點生動,不寂不喧,此妙為王郎中所獨擅。」

文中所用之「蒲柳傷秋」出自《世說新語》;「湯沐之邑」則引自《湘山野錄》[18];此外賦中所引之典多出自《史記》,如:「黃屋」出自〈項羽本紀〉;「隆準龍顏」、「貰酒之家」皆出自〈高祖本紀〉;「臣等犬馬難效」出自〈三王世家〉。
 
 

王维 白鹦鹉赋

○白鹦鹉赋(以“容日上海,孤飞色媚”为韵)

若夫名依西域,族本南海;同朱喙之清音,变绿衣於素彩。惟兹鸟之可贵,谅其美之斯在。夫其入玩於人,见珍奇质。狎兰房之伎女,去桂林之€日;易乔枝以罗袖,代危巢以琼室。慕侣方远,依人永毕;托言语而虽通,顾形影而非匹。经过珠网,出入金铺;单鸣无应,双影长孤。偶白鹇於池侧,对皓鹤於庭隅;愁混色而难辨,愿知名而自呼。明心有识,怀恩无极;芳树绝想,雕梁抚翼。时衔花而不言,每投人以方息。慧性孤禀,雅容非饰;含火德之明辉,被金方之正色。至如海燕呈瑞,有玉筐之可依;山鸡学舞,向宝镜而知归。皆羽毛之伟丽,奉日月之光辉。岂怜兹鸟,地远形微;色凌纨质,彩夺缯衣。深笼久闭,乔木长违;傥见借於羽翼,与迁莺而共飞。(谨按:本限八韵,赋止五韵,郝名远作亦同。)

解题
王維(701─761),字摩詰,祖籍太原祁州(今山西祁縣),其父遷於蒲(今山西

永濟縣)。王維博學多藝,精通詩、書畫與音樂。二十一歲舉進士,初為大樂丞,因伶人舞黃獅子事謫為濟州司倉參軍。回京後,受知於名相張九齡,擢右拾遺,累遷監察御史、給事中等職。安史之亂,為叛軍所獲而任職,亂平,被降職。

乃以禪誦為事。有《王右丞集》行世。

    本賦254字,以「容日上海孤飛色媚」為韻,但賦文只用「海、日、孤、色飛」五韻。其韻腳如下:海、彩、在(海韻);日、室、畢、匹(質韻);鋪、孤、隅、呼(虞模同用);識、極、翼、息、飾、色(職韻);依、歸、輝、微、衣、違、飛(微韻)。共用5韻24字。

   〈白鸚鵡賦〉尚有郝名遠與闕名二作,限韻近似[19],或為一時之作。值得注意的是:王維與闕名的〈白鸚鵡賦〉,題韻雖有八個字,卻都止用五韻[20]。李調元《賦話‧卷三》說王維〈白鸚鵡賦〉「賦止五韻,首尾完善,不似脫簡。豈如祖詠之賦終南山雪,崔曙之詠明堂火珠,意盡而止,不復足成邪?至其筆意高雋,自是右丞本色。」

    《明皇雜錄》謂:「天寶中,嶺南獻白鸚鵡,養之宮中,歲久頗聰慧,洞曉言詞,上及貴妃皆呼雪衣女。」[21],此三篇或即賦此而作。三賦皆以為鸚鵡來依皇家,違其本性,則 與禰衡〈鸚鵡賦〉同趣。
 
 

白行简 五色露赋

○五色露赋(以“率土康乐之应”为韵)

惟上天之阴骘,至诚感通,灵液肇吉。能分五色之异,以候一时之出。祥风烁乎茂草,瑞景乎朝日。元黄杂错,缀玉树以相鲜;丹绀交辉,映金盘而乍失。既能偶圣以呈贶,宁有普天之不率?飞液花坞,流光蕙圃。青荧玉缀,灿烂珠吐。灵药讶仙童捧来,润石疑女娲欲补。花禽拂著,宛如陈宝之鸡;平野染成,焕若徐方之土。当其金乌戢耀,玉兔腾光。夜寂空知警鹤,寒轻犹未为霜。徒想状天,酒类神浆。岂辨彰施而披棘,尤分杂错以沾裳。满林岭而霞驳,遍莓苔而锦章。自然郁为天祚,庆我皇唐。何必徵勒毕之言,以为国泰;验吉云之说,乃辨时康?嘉其风中煜龠,空际浮烁。缀瑶草以纷敷,泫庭柯而照灼。彼刺其感叹,此湛湛欢其宴乐。徒用兴其咏歌,曾何睹其交错。未若含瑞表德,耀彩逢时。乍绮分於彼,或星合於兹。为阴阳之淳粹,作花木之葳蕤。喜气度关,徒虚语耳;荣光出水,曷足方之?是知天降休祥,圣为明证。淡汪之仁泽,得文质之善称。天何言哉,国有感善应。

解题
白行簡(776─826),字知退,白居易之弟。其先太原人,後徙下邽。唐元和二年(807)登進士第,授秘書省校書郎。歷左拾遺、主客員外郎、膳部郎中等。《新唐書‧藝文志》著錄《白行簡集》二十卷,今佚。宋史‧藝文志》著錄其《賦要》一卷,亦不傳。舊《唐書‧白居易傳》附白行簡,云:「行簡文筆有兄風,辭賦尤稱精密,文士皆師法之。」現存律賦15篇。《唐詩紀事》、《升庵詩話》等皆謂「行簡以〈濾水羅賦〉得名。」

    〈五色露賦〉以「率土康樂之應」為韻,同題韻之作者,尚有賈餗、王起、袁兌,皆依次為韻,或為同時之作,或為場屋之作,蓋皆以天象頌時政。白氏此賦336字,其韻字如下:騭、吉、出、日、失、率(質術同用);塢、圃、吐、補、土(姥韻);光、霜、漿、裳、章、唐、康(陽唐同用);爚、爍、灼、樂、錯(藥鐸同用);時、茲、蕤、之(之脂同用);證、稱、應(證韻)。共用6韻30字。

    李調元《賦話》卷一,評本賦「花禽拂著」一聯:「證佐典切,比擬精工」,「猶不失比興之遺意」。
 
 

白居易 荷珠赋

○荷珠赋(以泣珠丝鲜莹为韵)
  迸水所集,轻荷正敷。引茎而出叶,凝玉液以成珠。净绿田田,神龟之巢处斯在;虚明皎皎,灵鹊之衔来岂殊。既罗列其青盖,又昭章於白榆。乱点的,分规青莹。仰虚无以上出,掩晶荧而外映。洒之不著,湛兮逾净。时寄寓於倾欹,每因依於平正。可止则止,必荷之中央;在圆而圆,得水之本性。飙风既息而常凝,鱼鸟类冲而不定。尔乃一气晴後,初阳照前。宿雨霁而犹湿,晓露而正鲜。熠熠有光,映空水而焕若;累累无数,遍池塘而炯然。宛转而鱼目回视,冲融而蚌胎未坚。因沾濡而畜,随散合以亏全。轻彩荡渊,香厌。明玑而夜月争光,丹粟而晨霞散曰。其息也与波俱停,其动也与风皆急。若转於掌,乃是江妃之珠;如凝於盘,遂成泉客之泣。冰壶捧之而殊伦,水镜沈精而莫及。则知气有相假,物有相资。惟雨露之留处,当芙蓉之茂时。虽赋象而无准,必成形而在兹。喻於人则寄之生也,拟於道则冲而用之。自契元珠之妙,何求赤水之遗。

解题
白居易(772-846),字樂天,晚年自號香山居士、醉吟先生。其先太原人,後徙下邽。唐貞元十四年(798)始以進士就試,歷任校書郎、江州司馬、蘇、杭刺史、河南尹…終官於刑部尚書。享壽75歲。新舊《唐書》皆有傳。著有《白氏長慶集》。  樂天是中唐詩賦大家,其主張「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善為律賦,應試時即以律賦著名,《唐語林》稱其律賦程式者。李調元《賦話》卷三評其:「樂天清雄絕世,妙悟天然,投之所向,無不如志。」《全唐文》收其賦作16篇。

此賦有326字,以「泣珠絲鮮瑩」為五字題韻,三平四仄,而以平仄相間「珠、瑩、鮮、泣、玆[22]」的次序出現。其韻腳如下:敷、珠、殊、榆(虞韻);瑩、映、淨、正、性、定(勁徑映同用);前、鮮、然、堅、全(仙先同用);浥、日、急、泣、及(緝質同用);資、時、茲、之、遺(之脂同用)。共用5韻25字。

本篇是詠物抒情的短篇律賦,符合「體物寫志」的要求。李調元《賦話》卷三云:『「若轉於掌,乃是江妃之珠;如凝於盤,遂成泉客之泣。」能於兩旁渲染,故虛實兼到,而不入纖靡。』

本賦主要藉由細膩的描寫荷珠「賦物成形、無跡可求」之天然本性,說明樂天順乎自然之思想,就如他最後所發之議論:「喻於人則寄之生也,擬於道則沖而用之。」為本文的重點。此賦中可見樂天賦之典麗,對偶工整,四六句子:「熠熠有光,映空水而煥若;纍纍無數,遍池塘而炯然。」、「若轉於掌,乃是江妃之珠;如凝於盤,遂成泉客之泣。」可以見之。
 

白居易 赋赋

○赋赋(以“赋者古诗之流”为韵)
  赋者古诗之流也。始草创於荀、宋,渐恢张於贾、马。冰生乎水,初变本於典坟;青出於蓝,复增华於风雅。而後谐四声,祛八病,信斯文之美者。我国家恐文道浸衰,颂声陵迟。乃举多士,命有司。酌遗风於三代,明变雅於一时。全取其名,则号之为赋;杂用其体,亦不出乎诗。四始尽在,六义无遗。是谓艺文之敬策,述作之元龟。观夫义类错综,词采舒布。文谐宫律,言中章句。华而不艳,美而有度。雅音浏亮,必先体物以成章;逸思飘,不独登高而能赋。其工者,究笔精,穷旨趣,何惭《两京》於班固;其妙者,抽秘思骋妍词,岂谢《三都》於左思。掩黄绢之丽藻,吐白凤之奇姿。振金声於寰海,增纸价於京师。则《长杨》《羽猎》之徒,胡为比也;《景福》《灵光》之作,未足多之。所谓立意为先,能文为主。炳如绘素,铿若钟鼓。郁郁哉溢目之黼黻,洋洋乎盈耳之《韶》《武》。信可以凌轹《风》《骚》,超轶今古者也。今吾君网罗六艺,淘汰九流。微才无忽,片善是求。况赋者雅之列,颂之俦。可以润色鸿业,可以发挥皇猷,客有自谓握灵蛇之珠者,岂可弃之而不收。

解题
    白居易(772-846)字樂天,晚年自號香山居士、醉吟先生。其先太原人,後徙下邽。唐貞元十四年,始以進士就試,歷任校書郎、江州司馬、蘇、杭刺史、河南尹…終官於刑部尚書。享壽75歲。新舊《唐書》皆有傳。著有《白氏長慶集》。

    樂天是中唐詩賦大家,其主張「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善為律賦,為場屋詞賦之最,《唐語林》稱其律賦程式者。李調元《賦話》卷三評其:「樂天清雄絕世,妙悟天然,投之所向,無不如志。」《全唐文》收其賦作16篇。

    此賦有352字,以「賦者古詩之流」為六字題韻,平仄各半,賦文則以平仄相間的方式出現。其韻腳如下:馬、雅、者(馬韻);遲、司、時、詩、歸(之韻);布、句、度、賦、固(遇暮合韻);思、詞、思、姿、師、之(脂之合韻);主、武、古(噳姥合韻);流、求、儔、猷、收(尤韻)。共用6韻27字。

    整篇文章處處可見樂天鎔鑄經典的功力,如「冰生乎水…青出於藍」取之於《荀子‧勸學》;「掩黃絹之麗藻」取之於《世說新語》之絕妙好辭;「客有自謂握靈蛇之珠」鎔裁於《淮南子》等等。

    本賦反映了樂天的賦學觀點,共分為三個部分闡釋:一論賦的起源;二對唐以詩賦取士制度的肯定,支持律賦的價值;三論述了為賦的要求。〈賦賦〉應與〈與元九書〉合讀,並參酌其他的篇章:如〈新樂府序〉、〈采詩官〉、〈寄唐生〉等等,更能明確的掌握樂天重諷諭、重功用的文學思想。此賦有一特殊的長偶對,巧妙錯綜:「其工者,究筆精,窮旨趣,何慚兩京於班固?其妙者,抽秘思,騁妍詞,豈謝三都於左思?」
 

白敏中 息夫人不言赋

○息夫人不言赋(以此人不言其志安在为韵)
  有一人兮甚美,事二夫兮深耻。不咄咄以怨人,常默默而伤已。何窈窕兮若彼,而寂寞兮如此。舌虽在而口不言,身未亡而心已死。殆其丧主失身,去故从新。初为息侯之妇,今为楚国之嫔。标二八之佳丽,冠三千之等伦。岂君恩之不至,顾我恨之有因。触类无言,似峡口为云之女,含情不语,如山头化石之人。守而不改,邈矣而心有所在;行之实难,确乎而性有所安。指逝波於旧宠,比浮€於新欢。得不伫蕙思於心曲,秘玉声於舌端。於是语笑已而,得意其。处喧哗而不乱,挺节操以自持。翠羽常低,多值敛眉之日;瓠犀难见,少逢启齿之时。然则动宜三省,情顺九思。似慎枢机,暗合吉人之象;类含锋刃,潜符《静女》之诗。嗟夫!秦家之女兮,在德何有;贾氏之妻兮,其言亦苟。谁令喋喋,驻五马而诮使君之愚;焉用嘻嘻,获一雉而忘大夫之丑。彼则尔,此则否。外结舌而内结肠,先箝心而後箝口。既而载离生育,几变寒暄。想蘼芜之不见,厌苡之空繁。势异丝萝,徒新婚而非偶;华如桃李,虽结子而无言。及夫€梦春游,章华夜侍。永忘一顾之念,难夺三缄之志。起居有节,惟闻佩玉之声;应对无时,不吐如兰之气。君王於是崇其意,重其义。命女史以书之,为楚宫之故事。

解题
    白敏中(?-863),字用晦,居易從父弟。太原人,後移居下邽(今陜西渭南)。唐長慶二年(822),舉進士,因李德裕舉薦,召為翰林學士,宣宗時,封太原郡公。敏中始得知於李德裕,及李貶,抵之甚力,議者訾惡;會昌六年(846)以兵部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大中二年(848)兼刑部尚書,五年罷相。新、舊《唐書》皆有其傳。著有辭賦兩篇,即〈息夫人不言賦〉、〈如石投水賦〉,見載於《文苑英華》、《全唐文》中。

    〈息夫人不言賦〉,非試賦,乃白敏中據《左傳》莊公十四年(680B.C.)載:息媯被掠至楚宮後,不言不笑一事所成之律賦[23]。

    此賦共410字,以「此人不言,其志安在」為韻,平仄各半,但未相間排列,賦文易其次第,亦未完全以平仄相間的方式出現。其韻腳為:恥、己、此、死(止、紙、旨同用);新、嬪、倫、因、人(真、諄同用);改、在(海韻);難、安、歡、端(寒、桓同用);其、持、時、思、詩(之韻);有、苟、醜、否、口(有、厚同用);暄、繁、言(元韻);侍、志、義、事(志、寘同用)。共用8韻32字。

    通篇以對仗為主,雖文句工整,但句法自由,不限四六句。如:「殆其喪主失身,去故從新。」即為句中對,又對仗工整;而「秦家之女兮,在德何有?賈氏之妻,其言亦茍!誰令喋喋,駐五馬而誚使君之愚。焉用嘻嘻,獲一雉而忘大夫之醜。」為長偶對,且其一、三句與二、四句為同一典故。全賦穿經引史,事典甚多,如上述對句即以《左傳》昭公二十八年(514B.C.)載[24]賈氏妻獲雉而言為事典,又「含情不語,如山頭化石之人。」乃以《幽明錄》所載望夫石為典[25],賦中敘事、抒情、議論熔於一爐。李調元《賦話》言此賦:「其通篇章法有穠至處,有疏越處,皆見不茍。總之,中唐人手筆高雅,不似後來一味繁密也。」
 

宋言 渔父辞剑赋

◎ 宋言

  言字表文,初名岳,屡举不售。改今名,大中十二年及第。

    ◇ 渔父辞剑赋(以「济人之急,取利诚非」为韵)

  彼子胥兮亡命江湄,赖渔父兮停桡在兹。既横流而济矣,因解剑以酬之。厚意殷勤,何惜千金之器;高情特达,竟陈三让之辞。稽其去国无途,迷津独立。前临积水之阻,後有追兵之急。踌蹰而鹤发相哀,顾盼而渔舟可入。忧心尽展,凭刳木以何虞;渡口虽遥,挂轻帆而已及。繇是拂拭青萍,披陈素诚。念险难以知我,顾提携而赐卿。拔三尺之荧荧,波间电落;横七星之凛凛,掌上风生。叟乃莞尔兴言,扌耆颐话志。本期浩淼以排难,讵可怆惶而徇利。酬仁报惠,诚多公子之心;害义伤廉,且异老夫之意,况乎楚令方急,严刑且陈。尽索奔亡之党,先诛隐匿之人。若以爵禄为念,荣华是亲。则械尔躬而赴国,持尔剑以防身。整棹西归,自受执圭之赏;论功北面,宁亡切玉之珍。盖由恻隐为心,艰危是济。方图散发之乐,岂假吹毛之锐。情高而俗虑难量,语罢而鸣榔忽逝。连环吐月,空临玉匣之间;一叶乘风,渐入寒烟之际。岂不以识达精微,言穷是非。弃霜刃以长往,弄云涛而不归。寂寞岩烟,沉东流之渺渺;凄凉浦树,含落日以依依。异乎义立一朝,名超万古。决云之异状徒逞,皎日之深诚不取。则知美范蠡而述鲁连,信斯人之可伍。

解题
    宋言,生卒年不詳,字表文,初名嶽,屢舉不第,乃改今名,唐代律賦家。《新唐書》有傳,未知籍貫。唐宣宗大中十二年(858)進士及第。《新唐書.藝文志》著錄其賦一卷,今僅存三篇,即〈漁父辭劍賦〉、〈效鸛鳴渡關賦〉、〈鶴歸華表賦〉,《全唐文》見載。李調元《賦話》:「清辭麗句,不減王輔文郎中」。

    本賦共393字,以伍子胥感漁父渡其奔吳之恩,漁父不受解劍之贈的故事鋪演而成,見《史記.伍子胥傳》。

    本文以「濟人之急取利誠非」八字為韻,雖平仄各半,但未相間排列,賦文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方式出現。其韻腳如下:茲、之、辭(之韻);立、急、入、及(緝韻);萍、誠、卿、生(清庚同用);志、利、意(志至同用);陳、人、親、身、珍(真韻);濟、銳、逝、際(霽祭同用);微、非、歸、渺、依(微韻);古、取、伍(姥喎同用),共用8韻31字。

    其句式以四六為主,如「厚意殷勤,何惜千金之器;高情特達,竟陳三讓之辭」、「拔三尺之熒熒,波間電落;橫七星之凜凜,掌上風生」。行文時亦巧妙穿插典故於其中,如「三讓之辭」出於《論語.泰伯》;「三尺」古劍長凡三尺,故稱。「七星劍」見《吳越春秋.王僚使公子光傳》;「范蠡」、「魯連」皆名臣恬退的典範,見《史記.貨殖列傳》及《史記.魯仲連鄒陽列傳》。
 

李君房海人献文锦赋

○海人献文锦赋(以“珍物时来,以应君德”为韵)
  彼潜织兮,泉室之人。曳文绡兮结冰缕,灼锦彩兮照花新。背穷海以入贡,望君门而效珍。於以献之,爰彰至德。非同荒氏之练,更异仙家之织。临风始启,全含琪树之芳;向阙爰开,遥写蜃楼之色。固奇工之所就,岂常情之可识。当其彩缕方织,鸣梭静闻。绚霞光於阴火,缀缛藻於卿云。舞凤翔鸾,乍徘徊而抚翼;重葩叠叶,纷宛转以成文。疑映地之花折,似饮渚之虹分。弄杼斯成,既呈妍於泉客;垂衣可仰,欣有奉於明君。启瑶缄而骇视,方雾而难拟。离披耀彩,临玉砌以莲舒;灿烂生姿,映金门而霞起。固将保其所异,孰能识其所以。投炽焰而靡燎为灰,濯清流而不濡於水。原夫献琛方至,捧箧员来。临虚庭而障倚,俯洞户以屏开。蝶翩翻而误起,鸟眄睐以惊回。物无情而自感,化有孚而斯应。以文为贵,宁同巷伯之诗;表德方来,且异美人之赠。非同禹贡,不谢尧时。对天庭而照烛,向丽景而葳蕤。皎洁凝光,爰识冰蚕之绪;霏微发色,不惟园客之丝。既而焕彼文章,作为黼黻。方可重於远人,宁有讥於玩物。

解题
     李君房,生卒年與生平事跡不詳。《昌黎集》有〈愛直贈李君房別〉,只知為張建封婿,貞元六年(790)進士。[26]

    《新唐書‧食貨志》云:「初,德宗居奉天,儲畜空窘,嘗遣卒視賊,以庫苦寒乞襦褲,帝不能致,剔親王帶金而鬻之。朱泚既平,於是帝屬意聚斂,常賦之外,進奉不息。」有月進,甚至日進者。[27]因此這階段記獻珍物之賦甚多,李氏此賦乃其中之佼佼者。

    本賦共348字,以「珍物時來以應君德」八字為韻,雖平仄各半,但未相間排列,賦文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方式出現。其韻腳如下:人、新、珍(真韻);德、織、色、識(職德同用);聞、雲、文、分、君(文韻);擬、起、以、水(止旨同用);來、開(咍韻);應、贈(證嶝同用);時、蕤、絲(之脂同用);黼、物(物韻)。共用8韻25字。

    李調元《賦話》卷三,舉此賦「臨風始啟,全含琪樹之芳;向闕爰開,遙寫蜃樓之色」等聯,謂「此例六七聯細膩風光,明豔欲絕,長其聲價,固當一字一縑。」
 

李程 日五色赋

 
  德动天鉴,祥开日华。守三光而效祉,彰五色而可嘉。验瑞典之所应,知淳风之遐。禀以阳精,体乾爻於君位,昭夫土德,表王气於皇家。懿彼日昇,考兹礼斗。因时而出,与圣为偶。仰瑞景兮灿中天,和德辉兮光万有。既分羲和之职,自契黄人之守。舒明耀,符君道之克明;丽九华,当帝业之嗣九。时也寰宇廊清,景气澄霁。浴咸池於天末。拂若木於海裔。非烟捧於圆象,蔚矣锦章;馀霞散於重轮,焕然绮丽。固知畴人有秩,天纪无失。必观象以察变,不废时而乱日。合壁方可孰可,抱珥比而奚匹。泛草际而瑞露相鲜,动川上而荣光乱出。信比象而可久,故成文之不一。足使阳乌迷莫黑之容,白驹惊受彩之质。浩浩天枢,洋洋圣谟。德之交感,瑞必相符。五彩彰施於黄道,万姓瞻仰於康衢。足以光昭千古,照临下土。殊祥著明,庶物咸覩.名翚矫翼,如威凤兮鸣朝阳;时藿倾心,状灵芝兮耀中圃。斯乃天有命,日跻圣,太阶平,王道正。同夫少昊谅感之以呈祥,异彼发王徒指之而比盛。今则引耀神州,扬光日域。设象以启圣,宣精以昭德。彰烛远于皇明,乃备彩于方色。故曰惟天为大,吾君是则。

解题

    李程(765-841),字表臣,隴西成紀人。德宗貞元十二年(796)以〈日五色賦〉擢進士第。由於造語警拔,士流推之,成為佳話。歷任監察御史、翰林學士、員外郎、中書舍人、禮部侍郎,封彭原郡公、河東節度使,卒於東都留守。享壽77歲,卒贈太保,諡曰繆。新舊《唐書》皆有傳。

    李程性放蕩,不修儀檢,滑稽善謔,日過八塼才到,時稱「八塼學士」。今存賦二十三篇,皆為律賦。為場屋詞賦之最,《唐語林》稱其為律賦程式者。他以〈日五色賦〉著名,《唐摭言》卷八:「貞元中試〈日五色賦〉,李程先榜已落,遇楊於陵省宿歸第,以賦稿示之。於陵攬其賦破題曰:『德動天鑒,祥開日華』,深賞之,謂程曰:『公今須作狀元。』遂攜賦稿詣主司,主司致謝,於是擢李程為狀元。」今存同題韻之〈日五色賦〉,尚有崔護與湛賁之作。

    此賦共378字,以「日麗九華,聖符土德」為韻,為二平六仄。其韻腳如下:華、嘉、遐、家(麻韻);斗、偶、有、守、九(有厚同用);霽、裔、麗(霽祭合同);秩、失、日、出、一、質(質術同用);謨、符、衢(虞模同用);古、土、睹、圃(姥韻);命、聖、正、盛(勁映同用);域、德、色、則(職德同用)。共用8韻33字。

    全賦主要在頌聖,但又不著痕跡。如李調元《賦話》卷二說:「句句精神,字字莊雅,勝人處尤在故曰惟天為大,吾君是則。」一開始就破題,且用典頻頻:如「同夫少昊,諒感之以呈祥;異彼夏王,徒指之而比盛」指的是少昊與夏桀的故事,見於《書‧湯誓》[28];如「羲和」為神話中太陽的御者,見屈原《楚辭‧離騷》。又如「咸池」,傳說為日沐浴處,見《淮南子‧天文》。又如「若木」,取之於《山海經》。又如「黃人」,為傳說中的守日仙人[29]。其他如「陽烏」、「白駒」、「唐衢」等等都出於神話,都可看到他鎔鑄經典的功力。
 

李程 金受砺赋

○金受砺赋(以“圣无全功,必资佐辅”为韵)

惟砺也,有克刚之美;惟金也,有利用之功。利久斯克,犹或失其锐;刚固不磷,是用假於磨砻。不然,何以兴喻殷监,譬後之圣。金将有缺,必假石以磨颖耀;後若有遗,必资贤而砺节砥行。使藐锋无白圭之玷,令德有黄轩之盛。取譬於攻金之工,方期於政罔不正。且夫利器久翳,锋不全。参差冰缺,掩冉苔联。价减千金之直,文灭七星之躔。非夫坚石之锻乃砺乃,巧匠之藏焉修焉,又安得而昭宣?若乃君上初临,德声未溥。令不尽一,名不咸五。筮微子牙之兆,衮阙仲山之补。非夫忠臣之扶危持颠,英俊之左弼右辅,又安得而稽古?乃知君与臣兮相符,金与砺兮相须。离之而道斯远,全之而德不孤。故为金也光乎九牧,为君也配彼三无。是以工必利其器,君先择其佐。佐明则有融,器锐则不挫。光乎拟之必断,恬澹乎立於无过。亦何必俾钝质不可砺,俟昏德以将衰。如刀罔能敛其锷,如朽索无或纽其维。然後乃知利重乎磨,损之又损为贵;君宜乎谏,善人不善之资。况今圣上钦明,英髦迭出。恭默思道,曷高宗之可侔;辅弼纳忠,岂傅岩之攸匹?宜乎哉!超羲而越夔,勖而自必。

解题

    李程(765-841),有關作者部分見之於前。

    李程雖生性放蕩,不修儀檢,然其律賦大都衍義經典,循規蹈矩。本賦有379字,以「聖無全功必資佐輔」為韻,蓋出自《書‧說命》:「朝夕納誨,以輔台德。若金,用汝作礪;若濟巨川,用汝作舟楫。」以及「后從諫則聖」。題韻雖平仄各四,但未相間排列,賦文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方式出現。其韻腳如下:

功、礱(東韻);聖、行、盛、正(勁韻);全、聯、躔、焉、宣(仙韻);溥、五、補、輔、古(姥噳同用);符、須、孤、無(虞模同用);佐、挫、過(過箇同用);衰、維、資(脂韻);出、匹、必(質術同用)。共用8韻29字。

    從「使藐鋒無白圭之玷,令德有黃軒之盛」、「筮微子牙之兆,袞闕仲山之補」、「恭默思道,曷高宗之可侔;輔弼納忠,豈傅巖之攸匹」,用荀息、姜太公、仲山甫、傅說等事典,可看到他穿穴經史的功力。
 

李远 题桥赋

○题桥赋(以“望在€霄,居然有异”为韵)

昔蜀郡之司马相如,指长安兮将离所居。意气而登桥有感,沉吟而命笔爰书。傥并迁莺,将欲夸其名姓;非乘驷马,誓不还於里闾。原夫别骑留连,乡心顾望。铜梁杳杳以横翠,锦水翩翩而迸浪。徘徊浮柱之侧,睥睨长虹之上。神催下笔,俄闻风雨之声;影落中流,已动龙蛇之状。观者纷纷,嗟其不群。染翰而含情自负,挥毫而纵意成文。渥泽尚遥,滴沥空瞻於垂露;翻飞未及,离披且睹其崩€。意以立誓无疑,传芳不朽。人才既许其独出,富贵应知其自有。潜生之心,暗契纵横之手。於是名垂要路,价重仙桥。离离迥出,一一高标。参差鸟迹之文,旁临彩槛;踊跃鹏抟之势,下视丹霄。既而玉垒经过,金门宠异。方陪侍从之列,忽奉西南之使。乘轺电逝於遐方,建节风生於旧地。结构如故,高低可记。追寻往迹,先知今日之荣;拂拭轻尘,宛是昔时之字。想夫危梁藓剥,渍墨虫穿。长含气象,久滞风烟。几遭凡目之见嗤,徒云率尔;终俟瑰姿之後至,觉始昭然。所谓题记数行,寂寥千载。何搦管而无感,如合符而中在。警後进而慕前贤,亦丁宁而有待。

解题

李遠,字求古(《全唐詩》作承古),蜀郡人(今四川人),太和五年(西元831年)進士及第。宣宗時令狐綯薦為杭州刺使,有治聲。後歷忠、建、江三州刺使,終官御史中丞。其賦作今存三篇,即〈題橋賦〉、〈日中為市賦〉和〈蟬蛻賦〉,《全唐文》見載。

〈題橋賦〉是辭賦名篇,全文共363個字,此乃依司馬相如的故事鋪演而成,晉•常璩《華陽國志•蜀志》見載:「(成都)成北十里有昇仙橋,有送客觀。司馬相如初入長安,題市門曰:不乘赤車駟馬,不過汝下也。」。本文頭段描寫司馬相如離鄉赴京之際,登橋有感而寫下「非乘駟馬,誓不還里閭」的壯志。接下來則是描寫相如運筆飛揚,文才聳動,又從觀者無不「嗟其不然」來襯托出司馬相如的才情,以及勢在必得的自信。後寫相如得到重用,由文學侍從到奉使西南,建節風生。而後筆勢一轉,回到追尋往跡,發表議論,說明士之艱難和世情淺薄。

此賦以「望在雲霄居然有異」為韻,平仄各半,但未相間排列,賦文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的方式出現。其韻字為:如、居、書、閭(魚韻);望、浪、上、狀(養漾同用);羣、文、及、雲(文韻);朽、有、手(有韻);橋、標、霄(宵韻);異、地、記、字(至志同用);穿、煙、然(仙先同用);載、在、待(海韻),共用8韻28字。

賦寫歷史故事而寓批評現實之意,寄託深刻。句式有四六隔句對,如「神催下筆,俄聞風雨之聲;影落中流,已動龍蛇之狀。」,「儻並遷鶯,將欲誇其名姓;非乘駟馬,誓不還於里閭」,辭采華麗,文意周密,對偶工整,對照鮮明。

行文時,典故巧妙運用其中,如「肸蠁之心」,出自司馬相如〈上林賦〉:「眾香發越,肸蠁布寫」。「玉壘」出自左思〈蜀都賦〉:「廓靈關以為門,包玉壘而為宇。」。
 

李远 蝉蜕赋

○蝉蜕赋(以“变化从时,飞鸣有日”为韵)

勿谓乎蝉之至微,能变化以知机。因挺质以竦拔,遂脱身而奋飞。馀壳连拳,抱绿叶而犹在;新声响亮,噪清风而不归。原夫深穴初开,空庭始夜。步凌兢而微进,形磊鬼而将化。托身而去上风篁,投迹而来缘月榭。履险微驻,愁危却下。纤枝不定,惧袅袅以频移;弱蔓难穷,腾摇摇而尽亚。於是轻躯暂息,一足才容。时惊门鼠,乍怯鸣蛩。促而初安利爪,逡巡而欲改前踪。想黄雀之饥肠,先忧见捕。念螳螂之怒臂,预恐相逢。已而拳形,穹隆奋质。既罅发而微断,若苞开而渐出。擘肌分理,有谢於昔时;露胆披肝,请从於今日。腾超稍异,竦擢如惊。新薄嫩,旧翼罗轻。观腋分之拆裂,讶脉散之纵横。嗟累卵之势危,方求上达;叹含风之力寡,未敢先鸣。及夫据形柔,空股战。方疑乎蠖屈,终类於龙变。洞胸达腋,玲珑而素甲皆虚;洁已全身,辉赫而元光已遍。俄分曙色,似遇良时。便有凌空之意,还生去故之悲。ィィ而频迁碧树,凄凄而若纺寒丝。响绕晴云,传楚岸之风远;声催晚景,怨陶家之柳衰。至若委蜕难留,冲虚已久。体将泰而是望,皮不存而何有。傥假一枝,愿飞声而不朽。

解题

    李遠,字求古,太和五年(831)進士及第,蜀人。少有大志,夸邁流俗,為詩多逸氣,五彩成文。早歷下邑,詞名卓然。 後歷忠、建、江三州刺史,累官至御史中丞。今傳有詩集一卷。

  本賦共377字,以「變化從時,飛鳴有日」為韻[30],平仄各半,但未相間排列,賦文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的方式出現。其韻腳情形如下:微、機、飛、歸(微韻);夜、化、榭、下、亞(禡韻);容、蛩、蹤、逢(鍾韻);質、出、日(質術同用);驚、輕、橫、鳴(庚清同用);戰、變、遍(線韻);時、悲、絲、衰(之脂同用);久、有、朽(有韻)。共用8韻30字。

  本賦主要描寫蟬蛻變的過程,並藉著蟬由土中蛻變後「響繞晴空」表述作者「願飛聲而不朽」的志向。有一長偶對:「洞胸達腋,玲朧而素甲皆虛;潔已全身,輝赫而元光已遍」。用典方面,「想黃雀之飢腸,先憂見捕」,出於《莊子.山木篇》[31]。「念螳蜋之怒臂」出於《莊子.人間世》[32]。「怨陶家之柳衰」指陶淵明著《五柳先生傳》自況[33]。
 

周针 登吴岳赋

◇ 登吴岳赋(以「崇峦险固,永镇西疆」为韵)

  吾尝文战将北,羁游极西。睹吴岳之孤峭,计群山之莫齐。由是邈崖谷,遂樊跻,入€霭,出尘泥。既臻顶上,用视天倪,雁塞殊小,峨眉甚低。盖以气壮神扶,雄标国祚,揖白帝兮不见,抱皇城而自固。岚光拥翠,拓开霄汉之心;岫色横空,锁断戎夷之路。ゃや旁竦,上干,碧草春合,清风夏寒。遥瞻魏阙,迥立烟峦,疑超洞府,谓在天坛。中隐深溪,日月之光不到;外连层阜,龙蛇之势斯蟠。当其区宇正宁,氛埃初见,览造化之宏制,识乾坤之设险,水萦盈而线走,陇山{山列}{山施}而螺掩。西窥剑阁,霜地表之千镡;东瞰蓬莱,黛波间之数点。遐徵众岳,式并{山隆}崇,彼皆受封於百代,此独不视於三公。森┺立以削成,宁惭太华;黯云凝而化出,岂让维嵩?况乎万仞凌虚,千里倒影,虎踞华裔,鲸吞虏境。叠攒壁,回岩列屏,捍绝域以增隘,固中原之甚永。直使以礼宾九有,仁服八荒,臂贤以为辅弼,宅道以作封疆。亦须假我严卫,凭我巨防,迩藩垣於都邑,远隔阂於氐羌。吾唐重其功,崇其镇,爰升成德之号,用补极天之峻。小儒是以竟日兴感,抽毫赋韵,登咏毕兮岑,指长安而後进。

解题

周鍼,湖南人,咸通初以辭賦擅名。[34]今存律賦四篇:〈羿射九日賦〉、〈同于野人賦〉、〈釣盈舟魚賦〉、〈登吳嶽賦〉等。

    吳嶽在隴州汧水郡,《周禮‧春官‧大宗伯》「以血祭祭社稷,五祀吳嶽。」賈公彥疏:「周國在雍州時,無西嶽,故權充吳嶽為西嶽。」酈道元《水經注‧渭水》:「汧水又東會一水,水發南山西側,俗以此山為吳山。三峰霞舉,疊秀雲天,崩巒傾返,山頂相捍,望之恆有落勢。」

    本賦37字,以「崇巒險固永鎮西疆」為韻。安史亂後,河西隴右之地盡歸吐蕃,吳嶽已成西疆,故題韻或有深意。題韻雖平仄各半,但平仄並不相間,作者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之方式呈現。其韻腳如下:西、齊、躋、倪、低(齊韻);祚、固、路(暮韻);干、寒、巒、壇、蟠(寒桓同用);險、掩、點(儼琰忝同用);崇、公、嵩(東韻);影、境、屏、永(梗靜同用);荒、疆、防、羌(陽唐同用);鎮、峻、韻、進(震問稕合用)。共用8韻31字。

    李調元《賦話》卷二,稱許其「西窺劍閣,霜地表之千鐔;東瞰蓬萊,黛波間之數點」:「『霜』字『黛』字,捶字結響,得古人活用之法。」浦銑《復小齋賦話》卷上,也稱許此聯:「字法句法俱好。」
 

林滋 小雪赋

○小雪赋(以“寒律变时,因风有渐”为韵)

伟兹雪之霏霏,应元冥而不失其期。赋象於虹藏之日,成形於冰冻之时。委地则微,庶表三冬之候;翻空虽小,那无六出之姿。当其寒气初升,阴风始变。既淅沥於遥野,却飘於广甸。边城一望,龙山之净色犹;上苑再瞻,凤阙之清光未遍。眇若毫端,轻飞可观。细细而千岩送令,飘飘而万户迎寒。霏微墀庑之间,瑶台月晓;仿佛草茅之上,玉树花攒。回拂阴轩,高翻晓律。萦枝分盈尺之象,带月误如圭之质。微交月影,天边之孤雁应迷;稍助山明,松际之浮烟已失。细糁长空,纤缘绮栊。净若芦花之覆水,轻同柳絮之因风。是则谢氏林亭,尽在回眸之内;梁王池馆,无非跬步之中。於以明洁白之姿,於以表阴凝之渐。虽见见而无滞,讵因污而成染。初疑画阁,妆奁之香粉微微;又若琼筵,玉箸之凝酥点点。既而纤细缤纷,呈祥是因。掩日而难分薄雾,开帘而不辨轻尘。影入空帷,预想映书之子;光侵远水,潜思访戴之人。可谓不远而来,自无而有。始萦盈於阶砌,终散漫於林薮。安得不燎薰炉,命芳酒。作小雪之赋,继大夫之後。

解题

    林滋,字后象,閩(今福建)人。生卒年、生平事蹟不詳。會昌三年(843)進士及第,與同年詹雄、鄭誠齊名,時稱「雄詩、誠文、滋賦」為閩中三絕,官終金部郎中。

    滋善辭賦,今存賦四篇:〈小雪賦〉、〈陽冰賦〉、〈文戰賦〉、〈木人賦〉,見載於《文苑英華》、《全唐文》。李調元《賦話》說他:「體物最工,ㄠ么小題,卻能穿穴經史」。

林滋此賦據其末句「安得不燎薰爐,命芳酒,做小雪之賦,繼大夫之後。」可知為一應酬之作,將下雪之情景,由氣候之變到飄雪之狀再到下過雪後之景,細膩的加以鋪敘,且喜用疊字,如「霏霏、細細、飄飄」以形容雪景。

此賦共355字,題韻為「寒律變時因風有漸」,雖平仄各半,但平仄並不相間,作者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之方式呈現。其韻腳如下:期、時、姿(脂之同用);變、甸、徧(霰線同用);端、觀、寒、攅[1](寒桓同用);律、質、失(質術同用);空、櫳、風、中(東韻);漸、染、點(琰忝同用);因、塵、人(真韻);有、藪、酒、後(有厚同用),共用8韻27字。

其句式多變,或以四四句為基調:如「當其寒氣初升,陰風始變」;或六六句「既淅瀝於遙野,卻飄颻於廣甸」;或有加之字以成七七句「賦象於虹藏之日,成形於冰凍之時」、四七句「微交月影,天邊之孤雁應迷;稍助山明,松際之浮煙已失」等。雖然句式多變,但仍不失典雅,如「輕同柳絮之因風」一句,藉謝道韞之句賦雪;更用了「謝氏林亭」「梁王池館」[2]之典,形容雕梁畫棟之美;而「映書之子」[3]是用了晉朝孫康映雪讀書之典;「訪戴之人」[4]則是用了王子猷夜訪戴安道之典,見其運用事典之功。
 

柳宗元 披沙拣金赋

 ○披沙拣金赋(以“求宝之道,同乎选才”为韵)
  沙之为物兮,视污若浮;金之为宝兮,耻居下流。沉其质兮,五材或阙;耀其光兮,六府以修。然则抱成器之珍,必将有待;当慎择之日,则又何求。配璋而取贵,岂泥滓而为俦。披而择之,斯焉见宝,荡浸淫而顾盼,指炫晃而探讨。动而愈出,幽以即明;涅而不缁,既坚既好。潜虽伏矣,获则取之。翻混混之浊质,见熠熠之殊姿。久暗未彰,固亦将君是望;先迷后得,孰谓弃予如遗。其隐也,则杂昏昏、沦浩浩。晦英姿兮自保。和光同尘兮合于至道。其遇也,则散奕奕、动融融。焕美质兮其中。明道若昧兮契彼玄同。傥俯拾而不弃,谅致美于无穷。欲盖而彰,将炯尔而见素;不索何获,遂昭然而发蒙。观其振拔污涂,积以锱铢。碎清光而竞出,耀真(一作直)质而持殊。锥处囊而纤光乍比,剑拭土而异彩相符。用之则行,斯为美矣;求而必得,不亦悦乎?岂独媚旭日以晶荧,带长川之清浅。皎如珠吐,疑剖蚌之乍分;粲若星繁,似流云之初卷。是以周德思比,而岐昌即咏;陆文可侔,而昭明是选。若然者,可以议披沙之所托,明拣金之所裁。良工何远,善价爰来。拂以增光,宁谢满ぷ之学;汰之愈朗,讵惭掷地之才。客有希采掇于求宝之际,庶斯文之在哉。

解题

柳宗元(773─819),字子厚,河東解縣(山西解縣)人。貞元9年(793)登進士第,12年又中宏辭科。初仕集賢殿正字,調藍田尉,19年任監察御史。憲宗即位(805),坐王叔文黨,貶為永州(湖南零陵)司馬,元和10年(815),任柳州(廣西柳城)刺史,14年卒於柳州,世稱柳柳州。有《柳河東集》傳世,其中未以賦名篇的賦作甚多,律賦則有三篇。

本賦有397字,以「求寶之道同乎選才」為韻,也點明其題旨。賦中雖句句說淘金,卻句句影射選才。同題韻之作者,尚有李程、席夔、張仲方,此題韻五平三仄,諸家之作皆依序用韻。柳氏之作韻腳如下:浮、流、修、求、儔(尤韻);寶、討、好(皓韻);之、姿、遺(脂之同用);浩、寶、道(皓韻);融、中、同、窮、蒙(東韻);塗、銖、殊、符、乎(虞模同用);淺、卷、選(獮韻);裁、來、才、哉(咍韻)。共用8韻31字,其中兩個是虛字。

賦中有參差句式、分別押韻的長偶句:「其隱也,則雜昏昏,淪浩浩,晦英姿兮自保,和光同塵兮合於至道;其遇也,則散奕奕,動融融,煥美質兮其中,明道若昧兮契彼元同。」長達48字。結語「客有希采掇於求寶之際,庶斯文之在哉。」又是散文句的押韻語。所以孫梅《四六叢話‧敘賦》說:「若柳河東〈披沙揀金〉、〈記里鼓車〉等作,質其有文,巧而兼力,誠鴻博之新裁,場屋之定式矣。」李調元《賦話》說:「唐柳宗元〈披沙揀金賦〉云:『潛雖伏矣,獲則取之』,用成語,巧不傷雅。又『皎如吐珠,疑剖蚌而乍分;粲若星繁,似流雲之初卷』,獨見老成。考柳州四六最工,在禮部時,箋表多出其手。貶謫之後,如〈賀破東平表〉、〈討黃少卿牒〉等作,載於集中者頗多,其為當時所推重可知也。施之帖括,固宜精警絕倫。」都讚美有加。
 

浩虚舟 盆池赋

◇ 盆池赋(以「积水盈器,如望深池」为韵)

  达士无羁,居闲创奇。陷彼陶器,疏为曲池。小有可观,本自挈瓶之注;满而不溢,宁逾凿地之规。原夫深浅随心,方圆任器。分玉之馀润,写莲塘之远思。空庭欲曙,通宵之瑞露盈盘;幽径无风,一片之春冰在地。观夫影照高壁,光涵远虚。潜窥而旧井无别,就饮而污樽不如。云鸟低临,误镜鸾之缥缈;庭槐俯映,迷月桂之扶疏。是则涯非遥,漪澜酷似。沾濡才及於寸土,盈缩不过乎瓢水。兰灯委照以珠动,纨扇摇风而浪起。沈蛛丝为羡鱼之网,深抵百寻;浮芥叶为解缆之舟,远同千里。想乎泥滓无染,泉源本清。盛之而细流不泄,鼓之而圆折长生。蛙穿而别派潜通,想漏卮之难满;雨落而古痕全没,知小器之易盈。及夫岸滟滟以初平,水汪汪而罢涨。韬云分白璧之色,映竹写圆荷之状。光翻晓日,谁谓覆而不临;底露青天,孰假戴之而望。至若烟霭沈沈,莓苔四侵。方行潦而不浊,比坳堂而则深。遂使好勇之徒,暗起冯河之想;无厌之士,潜怀测海之心。故得汲引无劳,泓澄斯积。环纤草以弥澈,泛流萍而更碧。沙洲连一亩之地,山翠接如拳之石。悠哉智者之为心,聊睹之而自适。

解题
    浩虛舟,生卒年不詳,隰州刺史聿之子,中宏詞科,《太平廣記》載有相關事跡。擅為律賦,是唐末存賦較多作家之一,今傳其賦八篇,即〈盆池賦〉、〈舒姑泉賦〉、〈解議圍賦〉、〈行不由徑賦〉等,《文苑英華》、《全唐文》見載。其文才斐然,尤以故事律賦見長。李調元《賦話》稱他能「以極迂腐題,寫得如此蔥蒨,的是雋才。」著有《賦門》1卷,僅見於《新唐書‧藝文志四》存目。
    〈盆池賦〉內容是寫達士在家將陶器當作花器,觀看陶器作出諸多想像,將積水陶器當作當作大池一般來想像。
本文共377字,以「積水盈器如望深池」為韻,雖平仄各半,但平仄並不相間,作者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之方式呈現。其韻字如下:羈、奇、池、規(支韻);器、思、地(至志同用);虛、如、疏(魚韻);似、水、起、里(旨止同用);清、生、盈(清庚同用);漲、狀、望(漾韻);沉、侵、深、心(侵韻);積、碧、石、適(昔韻)。共用8韻28字。
    就形式而言,句式變化多,有長偶對「蛙穿而別派潛通,想漏扈之難滿。雨落而古痕全沒,知小器之易盈。」;有四七對「空庭欲曙,通宵之瑞露盈盤。幽徑無風,一片之春冰在地。」;有八四對「沉蛛絲為羨魚之網,深抵百尋。浮芥葉為解纜之舟,遠同千里。」;有七七對「沙洲連一畝之地,山翠接如拳之石。」文中「馮河之想」取自<論語‧述而篇>「暴虎馮河」[5]。
 

康僚 汉武帝重见李夫人赋

☆康僚

僚,文宗朝官考功郎中。

○汉武帝重见李夫人赋(以”神仙异术,变化通灵“为韵)

汉武帝诸宫,此夫人兮,恩意难同。悲艳质以长逝,恨深情之莫通。梦想徒劳,宁及九泉之下;神仙有术,能生一夕之中。帝乃暂释幽怀,将观异变。俨宸仪於玉座,张翠幄於兰殿。清风拂户,疑仿佛以徐来;皎月临轩,尚朦胧而未见。且其驻视潜听,虔思效灵。燎金炉之馥馥,灿银烛以荧荧。寂寞而求,瞥尔而风生绮席;从容以俟,俄然而影在花屏。於时渐出形仪,暗闻珠翠。初半面以呈姿,忽全身而表异。盈盈不笑,如羞久别之容;眷眷无言,莫问平生之事。是则婵娟可玩,隐映难亲。不有如有,非真似真。既扬翘而掩袂,亦流盼以疑神。悲翠帘前,怅望三千之女;芙蓉帐里,分明二八之人。况乎丽服逾春,美颜多暇。扬如之罗绮,飘蔼若之兰麝。非因不死之药,岂便长生;何用返魂之香,自从神化。及夫弄花态以遗妍,望君王兮不前。复认吹萧之侣,终疑献果之仙。目眄眄以徒极,心摇摇而讵传。迷甚化宫,周穆之游固尔;地非巫峡,楚襄之梦应然。已而顿解前思,详窥旧质。爰将托方士,展神术。谓倾城之且验,岂同辇之无日。殊不知事本凭虚,功难责实。夜如何其夜已兰,怅飘然而复失。

题解
    康僚(?-872),會稽(今浙江)人。唐會昌元年(841)登進士,咸通八年(867)拜大理少卿,遷尚書倉部郎中。其賦今僅存兩篇,即〈漢武帝重見李夫人賦〉、〈日中烏賦〉,見載於《文苑英華》、《全唐文》。唐陳山甫亦以此題作一律賦,但與康僚所作風華旖旎各有不同。

    〈漢武帝重見李夫人賦〉是以漢武帝和李夫人的愛情為書寫背景,描寫李夫人死後,武帝思念甚切,託方士施展神術,使之重現於武帝眼前一事[7]。

此賦共377字,以「神仙異術,變化通靈」為韻,雖平仄各半,但平仄並不相間,作者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之方式呈現。其韻字如下:宮、同、通、中(東韻);變、殿、見(線霰同用);聽、靈、熒、屏(青清同用);翠、異、事(至志同用);親、真、神、人(真韻);暇、麝、化(禡韻);前、妍、仙、傳、然(仙先同用);質、術、日、實、失(質術同用)。共用8韻31字。

全文頻繁使用四六句,對句工整,共有七對隔句對句,約佔全文五分之二,如:「夢想徒勞,寧及九泉之下;神仙有術,能生一夕之中。」、「清風拂戶,疑髣彿以徐來;皎月臨軒,尚朦朧而未見。」等句。李調元《賦話‧卷四》論其文辭:「自然娟麗,不假雕飾,東坡所謂卻扇一顧時也。」文中所用之「返魂之香」引用《博物志》載漢武帝時,值長安大疫,月氏國貢返魂香。燃之,病者即起,死未三日者,熏之即活之典故;又「吹蕭之侶」乃引《列仙傳》秦穆公以女弄玉妻蕭史,後二人隨鳳凰飛去之事[8];「巫峽」、「楚襄之夢」則出自宋玉〈神女賦〉載楚襄王游雲夢,夢與神女相會之事。
 

陈章 风不鸣条赋

◇ 风不鸣条赋(以「天下和平则如此」为韵)

  风之起兮,不触而行;条之应兮,有动无声。察微祥於生植,表静理於承平,轻摇而晓露初滴,暗袅而春鸠转鸣,入杨园而若舞,拂花径而如迎。寂兮寞兮,自南自北,其去莫止,其来可测。方萦仙树,万年之影稍垂;爰报圣时,五日之期不忒。长养资於皇化,沈潜契乎元德。似有心於松柏之内,上下依依;类无言於桃李之间,往来默默。嫩叶随转,柔荑共舒,丝光於空际,惹絮影於春馀。听莫得闻,讶繁柯之蔑尔;视之不见,惊叠萼之攒如。倏自迩而通遐,俄起彼而集此。顺八方之候,若有若无;调四序之宜,时止则止。

  由是轻才偃草,细不扬波,异秋吟之摧木,同春扇而微和。均习习之容,宁比夫空穴而至;绝萧萧之响,谁谓其高台则多。散漫千林,翱翔九野,修通匪乱於疾徐,溥畅必齐其高下。含其元也,亦类於人焉;静以化之,乃符於王者。片尘靡惊於厚地,群籁皆息於晴天,对翩翩之歇鸟,任ィィ之鸣蝉。感之深殊桂鸣於秦树,害乎物鄙禾偃於周田。我国家化将时茂,德与风传,伫见倾梧之後,栖仪凤於君前。

解题

陳章,晚唐人,生卒年、生平事蹟不詳。[9]

陳章〈風不鳴條賦〉有349字,以「天下和平則如此」為韻。題韻僅七字,

四平三仄,原本平仄相間,賦文雖也平仄相間,但未依次用韻。其韻字如下:行、

聲、平、鳴、迎(庚清同用);北、測、忒、德、默(職德同用);舒、餘、如(魚韻);此、止(紙止同用);波、和、多(歌戈同用);野、下、者(馬韻);天、蟬、田、傳、前(先仙同用)。共用7韻26字。按:題韻「則」為德韻字,賦中未用之為韻字,卻出現「北、測、忒、德、默」等職德同用的韻字,卻未題韻字。李調元《賦話》卷二謂:「第二段未點『則』字是其小疵。」

    其實,李調元《賦話》卷二對陳章律賦相當肯定,謂其「賦皆高雅」,還說:「『似有心於松柏之內,上下依依;類無言於桃李之間,往來默默』,寫“不鳴條”三字,極善刻劃。」
 

黄滔 秋色赋

◇ 秋色赋(以「雨作愁成,然知兴起」为韵)

  白帝承乾,乾坤悄然。潘岳乃惊素发,感流年,抽彩笔,叠花笺。驱走群言,写抑郁之怀矣。搜罗万象,赋萧条之景焉。於时凄凄漠漠,零露蒙作。杳杳冥冥,劲风吹成。或青山兮薄暮,或绿水兮新晴。昨曰金舆,天子自西郊而迎入。此时火旆,祝融指南极以遄征。於是乌减赫,顾兔添明。地上落红渠之态,烟中吟玉笛之声。华岳峰高,染莲花而翠活。湘川树老,换枫叶以霞生。愈碧吴山,偏清汉水。松柏风高兮岁寒出,梧桐蝉急兮烟翠死。衡阳落曰,旅雁以飞来。剑阁中宵,逐哀猿而啸起。遂使隋堤青恨,吴岭绿愁。庐阜之蟾开石面,钱塘之雪入涛头。空三楚之暮天,楼中历历。满六朝之故地,草际悠悠。鱼美东鲈,兽狞西虎。送鸾扇之藏箧,迎朱丝之织户。海上而轻笼皓月,皎洁成冰。陇头而惹著阴€,苍茫欲雨。斯则寒暑推移,衰荣可知。金生火死,菊换兰萎。岂惟自遐及迩,穷高极卑。上澄鹊汉以清浅,东莹鳌洲而渺イ。数声之元鹤惊时,九皋摇落。一夜之新霜扑处,百卉离披。是时坐客闻之,侔色揣称,咸言此曰之ゼ藻,更苦曩篇之秋兴。

解题
     黃滔,生卒年不詳,字文江,泉州莆田(今福建莆田)人。困於舉場二十餘年,唐乾寧二年(895.)始登進士第,光化年間,任四門博士;天復元年(901),遷為監察御史里行,充威武軍節度使王審知推官。《新唐書•藝文志》錄有《黃滔集》十五卷,及其所收編之《泉山秀句集》三十卷,今均佚。黃氏後人輯其遺文編為《黃御史集》十卷,另有云十五卷及八卷者,今存於四庫全書的《黃御史集》僅有八卷,有律賦22篇。被稱為晚唐律賦四大家之一。

    本賦為抒情之作,以假託潘岳作賦為發端,最後以坐客聞之,咸以為今作更苦於往昔〈秋興〉。撰寫此篇,與前人比肩的意味濃厚。李調元《賦話》卷二引此賦十數聯,云:「句雕字琢,務去陳言,是詩中東野(孟郊)、長江(賈島)一輩人。」

    本賦有349字,以「雨作愁成然知興起」為韻,雖平仄各半,但平仄並不相間排列,作者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之方式呈現。其韻字如下:乾、然、年、牋、焉(先仙同用);漠、作(鐸韻);成、晴、征、明、聲、生(庚清同用);水、死、起(旨止同用);愁、頭、悠(尤侯同用);虎、戶、雨(姥噳同用);知、萎、卑、瀰、披(支韻);稱、興(證韻)。共用8韻29字。

    就句式觀察,除四六句外,有三三句,如「驚素髮,感流年;抽綵筆,疊花牋」;四八言,如「昨日金輿,天子自西郊而迎入;此時火旆,祝融指南極而遄征」;七四言,如「數聲之玄鶴驚時,九皋搖落;一夜之新霜撲處,百卉離披」。可見變化多端.
 

黄滔 汉宫人诵洞箫赋赋

◇ 汉宫人诵洞箫赋赋(以「清韵独新,宫娥讽诵」为韵)

  王子渊兮谁与伦,洞箫赋兮清且新。丽藻上闻於天子,妍词遍诵於宫人。名价有兹,写札於御笺彤管。风流无比,吟哦於贝齿朱唇。斯赋也,述江南之翠竹,生彼€谷。甘露朝洒,瑞烟晴扑。般斤遽取於贞劲,夔律乃知其韫蓄。既而植物惟一,乐工惟独。九重圣主,俄聆於玉韵金声,两掖佳人,争致於瑶编绣轴。受授相从,彤闱绛宫。始喧喧而历览,旋一一以精通。十二琼楼,不唱鸾歌於夜月,三千玉貌,皆吟凤藻於春风。莫不鲁殿惭魂,巫山破梦。应教墨客以心死,解得红妆之口讽。时时桂席,惊飘舞雪於罗衣,往往兰台,误下歌尘於绮栋。於时间赵瑟,寝秦筝,驻€雨,咽咸英。非春而御苑花折,当夏而幽闺景清。如燕人人,却以词锋而励吻。雕龙字字,爰於禁署而飞声。泉喷香喉,€靡绿鬓。岂贯珠之歌同调,固如簧之言别韵。遂使霞窗触处,不吟纨扇之诗,乐府无人,更重箜篌之引。斯则琴赋与笛赋奚过,才子获才人咏歌。体物之能有是,属辞之道如何。一千馀字之珠玑,不逢汉帝。三十六宫之牙齿,讵启秦娥。方今天鉴求文,词人毕用。有才可应於妃后,工赋足流於嫔从。洞箫之作兮何代无,谁继当时之吟诵。

解题

黃滔,有關作者部分見之於前。

〈漢宮人誦洞簫賦賦〉乃以王褒所作之〈洞簫賦〉甚受天子喜愛,而宮人爭相朗誦、詠唱於宮中一事為題。寫賦於漢宮之受重視,或與晚唐動蕩,賦家地位式微有關。

    本賦共388字,以「清韻獨新,宮娥諷誦」為韻,雖平仄各半,但平仄並不相間,作者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之方式呈現。其韻字如下:倫、新、人、脣(諄真同用);竹、谷、撲、蓄、獨、軸(屋韻);宮、通、風(東韻);夢、諷、棟(送韻);箏、英、清、聲(耕庚清同用);鬢、韻、引(震問同用);歌、何、娥(歌韻);用、從、誦(用韻)。共用8韻29字。

    通篇多增虛字改四六為七言或四七言,共有十對七言句、七對四七隔句對,約佔全文六成,大體以「於、之」二字舒緩文氣,如:「名價有茲,寫札於御牋彤管;風流無比,吟哦於貝齒朱脣。」李調元《賦話》卷四言此賦「最多麗句,傳在人口」。又說:「按文江律賦美不勝收,此篇尤勝,句調之新異,字法之尖穎,開後人多少法門。」文中所用典故多出自史書或詩賦,如:「紈扇之詩」乃指《樂府解題》所載班婕妤為帝寵愛,後見薄,退居東宮,遂作紈扇詩以抒情;「箜篌之引」是以朝鮮有一狂夫渡河,其妻止之不及,遂墜河而死,後人乃作此辭以記之[10];其他如:「十二瓊樓」出自《史記•封禪書》;「雕龍」出自《史記•孟子荀卿列傳》;「三十六宮」出自班固〈西都賦〉。
 

黄滔 馆娃宫赋

◇ 馆娃宫赋(以「上惊空壕,色施碧草」为韵)

  吴王殁地兮,吴国芜城。故宫莫问兮,故事难名。门外已飞其玉弩,座中才委其金觥。舞榭歌台,朝为宫而暮为沼。英风霸业,古人失而今人惊。想夫桂殿中横,兰房内创。丹楹刻桷之殊制,钅口砌文轩之诡状。如同渤,徙蓬阙於人间。若自瑶池,落蕊宫於地上。绣柱云楣,飞蛟伏螭。基扃郁律,钩参差。碧树之珍禽夏语,绿窗之瑞景冬曦。吴王乃波伍相,辇西施,珠翠族来,居玉堂而Е洞。笙簧拥出,登绮席以逶迤。触物穷奢,含情愈惑。欲移楚峡於€际,拟凿殷池於槛侧。花颜缥缈,欺树里之春光。银焰荧煌,却城头之曙色。殊不知敌国来攻,攒戈耀空。虎怒而平雉堞,雷訇而击碎帘栊。甲马万蹄,卷飞尘而灭没。琼楼百尺,爆红烬之冥。悉繇修袖舞殃,朱唇唱隙。瑶阶而便作泉壤,玉础而旋成藓石。恨留山鸟,啼百卉之春红。愁寄垅云,锁四天之暮碧。悲夫往曰层构,兹辰古壕。香迳而同归寂寂,稽山而杳自高高。遗堵尘空,几践群游之鹿。沧洲月在,宁销怒触之涛。已而西曰匆匆,东波浩浩。松楸而骈作荒隧,车马而辗通长道。彼雕墙峻宇之君,宜鉴邱墟於茂草。

解题

黃滔,有關作者部分見之於前。洪邁說:「晚唐士人作律賦,多以古事為題,寓悲傷之旨,如吳融、徐寅是也。黃滔字文江,亦以此擅名。」[11]如其〈明皇回駕經馬嵬賦〉、〈景陽井賦〉、〈館娃宮賦〉、〈陳皇后因賦復寵賦〉等。

    〈館娃宮賦〉借憑弔館娃宮遺址,總結吳國覆亡的教訓,諷帝王要以夫差為鑑。最後所謂「彼雕牆峻宇之君,宜鑒邱墟之茂草」,正是其題旨之所在。

     本賦有370字,以「上驚空壕色施碧草」為韻,雖平仄各半,但平仄並不相間,作者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之方式呈現。其韻字如下:城、名、觥、驚(清庚同用);創、狀、上(漾韻);螭、差、曦、施、迤(支韻);惑、側、色(職德同用);

空、櫳、濛(東韻);隙、石、碧(陌昔同用);壕、高、濤(豪韻);浩、道、草(皓韻)。共用8韻27字。

    李調元《賦話》卷二謂此賦:「昔盛今衰,各以三韻敘次,布置停穩。尤妙在起韻末聯:『舞榭歌臺,朝為宮而暮為沼;英風霸業,古人失而今人驚』,對法變化,恰好領起下文:『想夫桂殿中橫,蘭房內創』一段,此賦家正眼法門。」

浦銑《復小齋賦話》也說:「題有不得不用哀豔者,如〈館娃宮賦〉是也。黃御史更加以煉句煉字,便成千秋絕調。」
 

贾餗 太阿如秋水赋

○太阿如秋水赋(以“如彼秋水容色”为韵)
  黯然若秋水者,楚王有太阿之锋。穷其原则三尺成状,窥其底如百尺无踪。可以照魑魅,鉴形容。涵空而表里泓澄,讵私毫发;腾气而风€惨澹,如隐蛟龙。原其极良冶之功,出洪炉之里。薛烛增骇,风胡Ф视。千里万里之斜汉,耿耿方侔;八月九月之洞庭,沈沈相似。深浅难测,精光不死。磨越砥疑穿石之泉,淬葛溪如贯河之水。气晶荧而不息,质莹彻而难比。流影耀金精之上,涯皆空;凉飙鸣玉匣之中,波涛不起。韬映无匿,埃尘不居。澄晓峡,黯清渠。俯视则孤光溢目,横窥而一带澄虚。旁临挟刃之徒,疑开别派;近映腰金之士,似跃游鱼。比练之流奚匹,容舟之所宁如。其文也流而无极,其清也掬之不得。短长如任器之状,荡漾有盈科之则。似无云之溪涧,径挺其形;如落木之江湖,深沈其色。龙泉非偶,巨阙难俦。莲影如植,龟文若游。星缀明珠,孰辨怀珠之浦;环分圆月,终疑映月之流。洎乎霜露冷,天地秋。繇是剽敌,决冤仇。故得名溢古今,声流远迩。解晋郑於纷若,埽枪於ィ彼。予一智刃於胸中,其精如此。

解题

    賈餗,字子美,河南人(?-835)。貞元十九年登進士第,元和三年又中能言極諫科,授渭南尉。累遷考功員外郎、知制誥,出為常州刺史。累官集賢殿大學士,兼修國史。大和九年為禮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李訓事發,遭族誅。其賦以工麗見長,現存十二篇,《全唐文》見載。李調元《賦話》卷二說:「元和、長慶以後,工麗密致,而又不詭於大雅,無逾賈相者矣。」

    本賦描寫寶劍,最負盛名,有352字,以「如彼秋水容色」為韻。是平仄各半的六字韻,題韻與賦文用韻雖都平仄相間,卻不是依題韻次序用韻。其韻字如下:鋒、蹤、容、龍(鍾韻);裏、視、似、死、水、比、起(旨止同用);居、渠、虛、魚、如(魚韻);極、得、則、色(職德同用);儔、遊、流、秋、讎(尤韻);邇、彼、此(紙韻)。共用6韻28字。

    本賦句式變化自如,如「千里萬里之斜漢,耿耿方侔;八月九月之洞庭,沉沉相似」、「流影耀金精之上,涯涘皆空;涼飆鳴玉匣之中,波濤不起」,都是七四言句,而此七言句既非詩句,兩聯句法也不相同。又如「洎乎霜露冷、天地秋,繇是剽勍敵、決冤讎」,也十分特殊。李調元《賦話》卷三即引前七四言的兩聯說:「刻琢中仍帶清勁,論其品概,固當度越晚唐。」
 

贾餗 庄周梦为胡蝶赋

   ○庄周梦为胡蝶赋(以昔者庄周梦为胡蝶为韵)
  穷万化之指归,得七篇於往昔。何真人之形气,以异类而迁易。将以明道之枢,喻心之适。徐徐在寐,忽羽化於他方;栩栩既游,忘魂交於此夕。是知溥天之下,万物一也。难飞走之或殊,何生成之为假。形随梦改,岂必大人占之;心与物迁,孰云夫子圣者。澹然休息,尔气扬。暗出蛸之户,潜辞蟋蟀之堂。风景熙熙,但娱情於胡蝶;是非草草,已委蜕於蒙庄。既而忽忽悠悠,东西泛浮。动皆造适,止必忘忧。草上翩翻,与百花而共媚;林间摇曳,似一叶之先秋。彼贤愚波注,祸福环周。信乃人间之累,非同域外之游。且夫浩浩阴阳,茫茫群众。纷胸襟之忧患,劳日夜而迎送。是以至人,因兹托讽。为鱼而江湖可入,为鸟而风€可控。飘然而往,安知弃我如遗;倏尔复来,又疑与尔俱梦。故得吊诡之理,明悬解之规。方形神之寂寞,有变化之云为。梦也者,不期而会;飞也者,以息相吹。岂衔发之能诊,盖忘蹄之可知。至乎往复须臾,以化为徒。寤与觉而未辨,蝶将周而已殊。是以大同而言万物,为肝为胆。小异而说一身,为越为胡。苟愚智而自得,实圣灵之轨模。客有志业未如,居多不惬。六梦纷其夜动,七情忘於昼接。乃陈古以况今,赋庄周之梦蝶。

解题
    賈餗(?-835),有關作者部分見之於前。

    本賦以《莊子‧齊物論》莊周夢蝶為本,敷演而成之作,莊周夢為蝴蝶,醒後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蝴蝶夢為莊周?全文緊扣「夢」為文,說明夢乃因精神對外物而有所感,夢醒和作夢是物類變化的相接,唯有「其寢不夢,其覺無憂」的「真人」才能物我兩忘。

    本賦共398字,以「昔者莊周夢為胡蝶」為韻,而以題韻次序用韻。其押韻如下:昔、適、夕、易(昔韻);也、假、者(馬韻);揚、堂、莊(陽唐同用);浮、憂、秋、周、遊(尤韻);眾、送、諷、控、夢(送韻);規、為、吹、知(支韻);徒、胡、模(虞模同用);愜、接、蝶(怗葉同用),共用8韻30字。

    文中句式以四六為主,如:「徐徐在寐,忽羽化於他方。栩栩既遊,忘魂交於此夕。」;亦有三四「夢也者,不期而會。飛也者,以息相吹。」,作者也喜用句中對,如「闇出蠨蛸之戶,潛辭蟋蟀之堂。」。行文時,亦巧妙穿插典故於其中,如「大人占之」取自於《詩.小雅.斯干》;「闇出蠨蛸之戶」乃取自《詩.豳風.東山》:「伊威在室,蠨蛸在戶。」;「蟋蟀之堂」取自於《詩.唐風.蟋蟀》:「蟋蟀在堂,歲聿其末。」;「銜髮」出自於《列子.周穆王》:「飛鳥銜髮則夢飛」;「忘蹄」出自於《莊子.外物》;「六夢」出自《周禮.春官.占夢》;「七情」出於《禮.禮運》。李調元《賦話》卷四說本賦:「押“者”一韻最工,句云:『形隨夢改,豈必大人占之;心與物遷;孰云夫子聖者』,以超雋之思,寫淵妙之理,向、郭而後,復見替人。」
 

裴度 铸剑戟为农器赋

○铸剑戟为农器赋(以“天下无事,务农息兵”为韵)

皇帝嗣位之十三载,寰海镜清,方隅砥平。驱域中尽归力穑,示天下不复用兵。於是销锋镝而ㄈ载南亩,┖钱而平秩西成。所以殄凶器,降嘉生。收祸乱之根本,致兆庶之丰盈者也。既而清天步,虚武库。剑锷销,戟露。当时出匣,挥犷俗以来宾;今日在,唯良工之所铸。长杀倏尔而从革,覃耜忽焉而中度。废六月之遄征,兴三时之盛务。观乎聚而改煎,飞焰而涌烟。从而再造,将分地而用天。宜人之歌,允符於假乐;多稼之颂,式合於大田。若夫弓戈戢於宁岁,牛马放归於丰年。徒虚语耳,胡可比焉。则知先利其器,欲善其事。俾污莱之尽辟,由兵革之不试。洪炉既锻,失似雪之锋;绿野载耕,伫如云之苗遂。昔用之而有所,虽弭之而不弃。矧国家以教令为车徒,故器械可得而无;以道义为封域,故战争可得而息。由是执帝尧之允恭,复后稷之训农。理化资於地力,福祥致於天宗。此乃庆自一人,风行九野。建中於上,返本於下。下臣系而称曰:秦金狄兮未仁,周无射兮非雅,岂若我后之重谷,尽济群生於良冶。

解题

  裴度(764--839),字中立。河南聞喜(今山西)人。貞元五年(789)登進士第。八年登博學宏詞科,授校書郎。由監察御史遷御史中丞。官至中書令。於元和十二年,因平定淮西有功,被封為晉國公,河東節度使。開成四年卒,時年76。冊贈太傅,諡號文忠。後加贈太師。新、舊《唐書》皆有傳。《全唐文》存其文二卷。今傳《裴度詩》。

  裴度晚年辭官居洛陽。常與白居易、劉禹錫等酣宴終日,放言高歌,以詩酒琴書為樂。他工詩能文,並提出自己的文學主張:不但反對「偶對儷句,屬綴風雲,羈束聲韻」的駢文,更強調文章貴在「不詭其詞而詞自麗,不異其理而理自新」的自然面貌。[12]成為對古文運動流弊予以指正的第一人。

  本賦於賦首云:「皇帝嗣位之十三載,寰海鏡清,方隅砥平。驅域中盡歸力穡,示天下不復用兵」,即知其主旨。李調元《賦話》稱起首「數語是何等氣象,所謂大人物方有大手筆。」

  此賦共353字,作於貞元八年,以「天下無事,務農息兵」為韻,雖平仄各半,但平仄並不相間,作者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之方式呈現。其韻腳為:清、平、兵、成、生、盈(庚清合韻);步、庫、露、鑄、度、務(遇暮合韻);煎、煙、天、田、年、焉(先仙合韻);器、事、試、穟、棄(志至合韻);徒、無(虞模合韻);域、息(職韻);恭、農、宗(冬鍾合韻);野、下、雜、冶(馬韻)。共用8韻34字。

   此賦的韻腳,常於換韻時,用密集的韻腳來呈現,以加強其文章語氣。並且用了許多典故,使文章更加豐富有變化。例如:「方隅」語出《文選》;「天步」、「污萊」語出《詩經‧小雅》[13];「三時」取之於《國語‧周語》[14];「先利其器,欲善其事」取之於《論語》;「地力」一辭,出自《韓非子‧五蠹》;「天宗」指日、月、星,出自《禮記‧月令》[15];「后稷訓農」則是指后稷為舜農官一事。
 

刘禹锡 平权衡赋

○平权衡赋(以“昼夜平分,钧铢取则”为韵)

惟天垂象,惟圣作程。播二气而是分晷度,立五则而在审权衡。上穆天时,应阴阳之克正;下统人极,俾准绳而惟平。于是黍累无差,毫厘必究,等度量而化通远迩,体平均而势行宇宙。当其夹钟中律,南吕戒候,铜浑应节于寒暑,玉漏方齐乎宵昼。繇是命有司而申令,考前王而是遵,权轻重以审则,中规矩而和钧。事垂文兮,风传乎千古;道如砥兮,日用于兆人。懿夫正以处中,平而立矩:命其同也,有虞之制克彰;称其谨焉,宣父之言可取。故能用该仁里,象合天文:既左旋而右折,量轻并而重分。持平罔亏,可为范于秉钧之佐;立信惟一,将有助于执契之君。不然,则何以悬之而息彼奸诈,正之而协于晨夜?得平则正,我之道兮允执厥中;益寡裒多,众所用兮不言而化。化之有孚,功莫可逾。立规程罔惭夫龟镜,揣钩石宁失乎锱铢。匪假垂钓,而其用不匮;何劳剖斗,而所争自无。

方今百度惟贞,万邦承则,顺时设教兮靡不获所,同律和声兮尤臻其极。玉衡正而三阶以平,七政齐而庶政不忒矣。美君臣之同体,犹权衡以合德;宰准绳之在心,庶轻重之不惑。

解题

    劉禹錫(772─842),字夢得,彭城人。與柳宗元同為貞元9年(793)進士第,官監察御史。憲宗即位(805),坐王叔文黨,貶為連州刺史,歷任播州、連州、夔州、和州等刺史,入為王客郎中,集賢殿學士,出為蘇州刺史,遷太子賓客。會昌時,加檢校禮部尚書。有《劉賓客集》四十卷傳世。

    今見唐人〈平權衡賦〉有三首,除劉禹錫外,尚有李宗和、陳佑之作,題韻相同。都在強調「持平罔虧,可為範於秉鈞之佐;立信惟一,將有助於執契之君。」

    本賦有368字,以「晝夜平分鈞銖取則」為韻,雖平仄各半,但平仄並不相間,作者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之方式呈現。其韻腳為:程、衡、平(清庚同用);究、宙、候、晝(宥候同用);遵、鈞、人(真諄同用);矩、取(噳韻);文、分、君(文韻);夜、化(禡韻);踰、銖、無(虞韻);則、極、忒、德、惑(德職同用)。共用8韻25字。

    本賦不乏散文氣勢的對偶句,如:「持平罔虧,可謂範於秉鈞之佐;蒞信惟一,將有助於執契之君。不然則何以懸之而息彼姦詐;正之而協於晨夜。」更有套用成語以為長對者,如:「得平則正,我之道兮允厥其中;益寡裒多,眾所用兮不言而化。」
 

蒋防 姮娥奔月赋

◇ 姮娥奔月赋(以「一升天中,永弃尘俗」为韵)

  昔姮娥服仙药於俄顷,指阴灵以驰骋。嗟人世之如流,觉天衢之何永。於是竦身骞翥,霁月凝冷。振环锵铿,杂珠露之珊珊;云帔花冠,渡银河之耿耿。伊立志之有恒,果蹑景而可凭。出乎寥廓,爱此清澄。企予望之,想蟾蜍之下视;进吾往也,轶埃而上升。且夫碧虚望而自致,清质瞻而不坠。天迥而音尘已没,风落而芳馨微至。往而不返,谁谓与子偕行;仰之弥高,孰云不我遐弃。窈窕轻举,圆明映空。遗九族於脱屣,冀孤轮之处躬。独往孤高,若集瑶池之上;潜来烟雾,如分纨扇之中。迷晶皎,乱瞳融。神明合,柔德通。想泛金波,讵假琴高之鲤;将摇桂魄,宁因御寇之风。冥冥ㄧ容,规规皓质。乘飞廉兮竦踊,迫望舒兮寥。初疑妆以临镜,形影犹分;终类冰之在壶,辉华相失。故得享年代之悠久,与乾坤而齐一。明明配日,高高在天。对阳乌之升降,伴顾兔之昭宣。满时而玉貌和光,难分皓皓;亏处而娥眉共丽,不辨娟娟。炯若通辉,超然绝俗。想明眸而下鉴,并玉钩而傍烛。闺中结恨,感予於三五之时;笛里传情,听我於关山之曲。岂伊异人,学道全真。湘波之妃,洛浦之神,曾不足继其芳尘。

解题

    蔣防(生卒年不詳),字子微(或作子徵),常州義興人。元和中(806-820),李紳令防即席作賦,因以薦之,長慶元(821)年,充翰林學士,又加司封員外郎、知制誥。後貶為汀州刺史,尋改連州。又為袁州刺史,入為中書舍人。防善詩,尤能撰傳奇,其〈霍小玉傳〉為唐傳奇中的佳作,而其賦作文辭麗而雅正,擬物穠而精妙,《宋史‧藝文志》著錄《蔣防賦集》一卷,今佚。《全唐文》載其賦20篇,其中17篇為律賦,而以〈姮娥奔月賦〉最為著名。

    姮娥奔月故事最早出現於《淮南子‧覽冥訓》,而〈姮娥奔月賦〉即是以姮娥奔月之傳說為本,敷演而成之作。傳說后羿射日後,成為萬民擁戴之君,卻因此驕奢暴躁,一心求長生不老,使百姓生活困苦,最後從西王母處求得靈藥,但其妻姮娥懼其長生會為百姓帶來更大的災禍,因而竊其靈藥,自己吞下後,竟向月飛奔而去。

    此賦題下標明,以「一升天中,永棄塵俗」為韻,雖平仄各半,但平仄並不相間,作者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之方式呈現。其韻腳如下:頃、騁、永、冷、耿(梗);恒、憑、澄、升(蒸);致、墜、至、棄(至);空、躬、中、融、通、風(東韻);質、失、一、日(質);天、宣、娟(先);俗、燭、曲(燭);真、神、塵(真),共用8韻32字。

    本賦句式以整齊的四六文為主,全文378字中,頻繁的使用四六隔句對,共有六對,約佔全文三分之一,如:「振環鏘珮,雜珠露之珊珊;雲帔花冠,度銀河之耿耿。」「往而不返,誰謂與子偕行;仰之彌高,孰云不我遐棄。」另外,亦有以四六隔句對之精神,加入之、而等字以疏宕其氣者,如:「滿時而玉貌和光,難分皓皓;虧處而娥眉共麗,不辨娟娟。」文中亦喜用疊字,如:珊珊、耿耿、冥冥、規規、明明、皓皓、娟娟等。且文中少引經據典,而多用上古神話,如:度銀河、瑤池、飛廉、望舒、湘波之妃、洛浦之神等,皆為上古神話所見。
 

郑宗哲 温洛赋

 ◎ 郑宗哲

    ◇ 温洛赋(以「天上何言,因物表圣」为韵)

  惟上天降厥瑞,瑞著於川;惟君人临厥圣,圣通於天。由盛德之应矣,化清洛之温然。当短至之时,景为凛烈;及暄变之际,应在沦涟。散彼皇明,受兹灵贶,奚独禀於和气,乃潜感於深浪,遂使清冰不戒於洲渚之曲,白露罢凝於蒹葭之上。狎而玩,信温温以异流;迫而观,亦滔滔以难量。尔其发自山谷,会於河滨。其外也皎兮如镜,其中也煦然如春。夏虫不疑,失轻冰於曲渚;秋鸿欲去,恋微暖於通津。岂止元览不昧,呈祥有因。测彼浅深,穷兹浩渺,方将表瑞气於澄洁,岂独激巨浪於昏晓。揭厉之辈,谓祁寒初失於波中;游泳之徒,疑薰风远至於天表。

  若夫德至则应,天且不言,就其深则酌之不竭,变其性乃即之也温,状真宰为炉於其底,意邹子吹律於其源。若彼火井之荧煌,汤泉之氵翁郁,徒及时於四气,宁善利於万物。德之感其感良多,水之瑞其瑞惟何?方将吹籁之共凛,忽犹鼓橐之相和。霁日初悬,似阳燧之藏深濑;红霞不散,若阴火之在空波。方今地不藏宝,天惟瑞圣,兹水也有时而温,由一人之德盛。

解题
    鄭宗哲,生卒年不詳。今僅可見其〈溫洛賦〉。

     所謂溫洛,乃傳說中王者有盛德,則洛水先溫。《隋書‧天文志序》:「昔者滎河獻籙,溫洛呈圖,六爻摛範,三光宛備,則星官之書,自黃帝始。」[16]這是一篇描述祥瑞的作品,或於其時洛水增溫,乃有此命題,蓋作之以頌聖,亦或有所期勉。《御定歷代賦彙》將本賦列入禎祥類。

    本賦有349字,以「天上何言因物表聖」為韻,雖平仄各半,但平仄並不相間,作者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之方式呈現。其韻腳如下:川、天、然、漣(先仙同用);貺、浪、上、量(漾宕同用);濱、春、津、因(真諄同用);渺、曉、表(小篠同用);言、溫、源(元魂同用);鬱、物(物韻);何、和、波(歌戈同用);聖、盛(勁韻)。共用8韻25字。

    此賦運用符瑞,加以比擬想像,作精工之對偶,如「揭厲之輩,謂祁寒初失於波中;游泳之徒,疑薰遠至於天表。」為涉水及游泳者想像之外,「爾其發自山谷,會於河濱。其外也皎兮如鏡;其中也煦兮如春。夏蟲不疑,失輕冰於曲渚;秋鴻欲去,戀微暖於輕津」,更為夏蟲與秋鴻想像。李調元《賦話》稱許它「細膩風光,明豔欲絕」又說它「徵典佐切,比擬精工。」[17]
 

郑渎 吹笛楼赋

◎ 郑渎

  渎,僖宗朝文章著名,累举不第。

    ◇ 吹笛楼赋(以「时平故事,有吹笛楼」为韵)

  路出东门,当川原静处以凝望,见棂槛萧然而起愁。问於垂白荷叟,云是明皇吹笛楼。龙吟洛水兮韵如在,凤去乔山兮君不留。当昔开元之时,天下无事。鸿恩不间於中土,銮驾常游於北地。姚公宋公之智略,动必谘谋。宁王薛之忠贞,出皆参侍。西则秦京,东则洛城。八百里之歌钟断续,五十年之寰海平。於是驻清跸,御丹楹。执箫管而宸衷时悦,临曲栏而睿思俄生。莫不湘弦罢弹,泗磬休击。楚舞态止,齐讴韵绝。九天敛雾,送芳景於琼轩。万籁韬音,让嘉名於玉笛。既运指而有规,乃濡唇而是吹。林峦兮仿佛如变,寒暑兮须臾可移。折杨柳之数声,雁惊前渚。落梅花之一曲,鸟散芳枝。自从弓剑有遗,星霜频度。绮窗萧索以将毁,绣岭连延而若故。竟无六律,继当时紫府之清音。空有一条,是往日翠华之来路。雕檐寂寞兮镂槛堪依,隙驷宁回兮烟鸾莫追。三山迢递在何处,万姓凄凉无见时。宫商之杳眇难寻,€消雨散。榱桷之倾欹若此,月惨风悲。苟非德迈三皇,化敷九有,龙驭虽逝,鸿名不朽,则斯楼也寂寞空存,安得往来沾襟而稽首?

解题

   鄭瀆,生平事蹟不詳。《新唐書‧宰相世家系表五上》北祖鄭氏有其名,《宋史‧藝文志七》著錄其賦二卷。今僅可見其〈吹笛樓賦〉。

   吹笛樓在驪山。錢易《南部新書》:「驪山華清宮,毀廢已久…….朝元閣在山嶺之上,基最為斬絕,柱礎尚有存者。山腹即長生殿。殿東西盤石道自山麓而上,道側有飲酒亭子、明皇吹笛樓、宮人走馬樓,故基猶存。」李調元《賦話》卷二說:「開元遺事,已見於〈津陽門詩〉、〈連昌宮辭〉,不意鄭瀆復有〈吹笛樓賦〉,敘次淒愴,堪與鼎足為三。其句有云:『綺窗蕭索以將毀,繡嶺連延而若故。竟無六律,繼當時紫府之清音;空有一條,是往日翠華之來路。』又云:『三山迢遞在何處,萬姓淒涼無見時。』於天寶以前盛事則詳敘之,於潼關陷沒則置而不言,只從弓箭星霜寄慨,尤不失溫柔敦厚之旨。」

   本賦有365字,以「時平故事有吹笛樓」為韻,雖平仄各半,但平仄並不相間,作者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之方式呈現。其韻腳如下:愁、樓、留(尤侯同用);事、地、侍(志至同用);城、平、楹、生(清庚同用);擊、絕、笛(錫薛同用);規、吹、移、枝(支韻);度、故、路(暮韻);追、時、悲(脂之同用);有、朽、首(有韻)。共用8韻26字。

    就句式而言,本賦相當靈活,不乏十一字以上為一句的長偶對。「竟無六律,繼當時紫府之清音;空有一條,是往日翠華之來路。」則是以十二字為一句的長偶對。
 

卢肇 天河赋

 ○天河赋(以“天空色际,宁见浮槎”为韵)
  惟天有河,是生水德。凌浩渺之元气,挂峥嵘之远色。所以正辰极,奠南北。其清莫挹,濯星斗以滋上元;其恶可流,荡€霓以临下国。赫赫融融,自西自东。沿大象而其源不竭,横中古而其运无穷。磅礴九霄,浸润岂沾於土宇;轻清一气,波澜宁动於天风。匪汤汤而就下,但耿耿而浮空。处昼则潜,由昏则见。俟良夜之延瞩,故高明而自擅。光连月窟,何惭媚以怀珠;影照天津,岂愧净而如练。至若白榆风劲,析木烟秋。吹玉叶而将落,泛金波而共流。皎无际,阑干自浮。渡蟾魄之孤轮,不闻濡轨;涨鹊桥之远岸,讵见操舟。莫议高深,孰能揭厉。演漾必滋於若木,氛氲更袭於丹桂。映苍山而渐出,想积石於河源。拂远树以将低,误一苇於天际。遥思濯手,远忆乘槎。流合璧之辉,几疑沉玉;映散金之气,或类披沙。辨牛岂见其津,闻鸡遽隐於€霞。是宜以河之名,居天之大。阁道蛇横於曲渚,骊珠蚌剖乎浅濑。源流自远,清无可羡之鱼;分野甚明,皎若誓封之带。凿自太古,疏於圆灵。奔注肯随於川渎,高明自贯於日星。夫其济黄道,决青冥。荫地轴,洒天经。悠矣久矣,配吾君之永宁。

解题
    盧肇,字子發,宜春人。武宗會昌三年(843)進士及第,為鄂岳、江陵、太原節度使幕僚,入為祕書省著作郎,遷倉部員外郎,充集賢院直學士,又為歙、宣、池、吉四州刺史。盧肇擅大賦,〈海潮賦〉為其力作[18],其律賦今存〈如石投水賦〉與〈天河賦〉二篇。

    今見〈天河賦〉有374字,稱以「天空色際寧見浮槎」為韻,但其賦文未以「天」為韻字,但多了泰韻「大、瀨、帶」三個韻字,所以題韻「天」字,疑為「大」字之誤。「天」字若依賦文改為「大」字,則本賦題韻平仄各半,平仄並不相間,作者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之方式呈現。其韻腳如下:德、色、北、國(德職同用);融、東、窮、風、空(東韻);見、擅、練(霰線同用);秋、流、浮、舟(尤韻);厲、桂、際(祭霽同用);槎、沙、霞(麻韻);大、瀨、帶(泰韻);靈、星、冥、經、寧(青韻)。共用8韻30字。

    李調元《賦話》卷二說:「唐盧肇〈天河賦〉云:『渡蟾魄之孤輪,不聞濡軌;漲鵲橋之遠岸,詎見操舟』,又云:『拂遠樹以將低,誤一葦於天際』,最為警策。盧歙州極為李文饒(德裕)所知,王文懿公(起)知舉,因取之以作狀頭。」賦末云:「夫其濟黃道,決青冥;蔭地軸,灑天經。悠矣久矣,配吾君之永寧。」其頌聖固然近乎呼口號,但其句法之變化,可見一斑。
 

薛逢 天上种白榆赋

○天上种白榆赋(以“垂阴天上,历代不雕”为韵)

象帝之先,种白榆於自然。布历历之真质,遍高高之远天。攀折何因,杳在寰区之外;阴阳不测,永无雕落之年。徒观夫夹帝座以分行,直天街而互对。婆娑乎黄道之侧,荫映乎端门之内。匪据险以称关,讵临戎而设塞。星槎去日,曾莫问其短长;鹤驾来时,又不言乎年代。易古移今,烟浓雾深。当空耀本,向日舒阴。攒柯於贝阙之前,圆光霭霭;倒影於瑶池之上,寒彩沈沈。轮既出於中台,偃蹇亦临乎上将。分土明得地之势,编珠表连理之状。或全或缺,陋蟾桂於月中;莫往莫来,鄙蟠桃於海上。美素荚之规规,状列钱之离离。苒云竦,玲珑露垂。崇朝而颢气常积,永夜而元风自吹。发端既异於乾行,成象或殊於隰有。曲直之号徒尔,斤斧之虞则否。始或丛邱墟,依培娄。与槎,混枯朽。叹颓龄之日,既不殊桑;充燧火之时,焉能异柳。夫於是又安得越汉排霄,含芳振条。壅灵根而万古长烂,披素叶而千霜不雕。所谓向晦而明,终天而觌。衰荣不系乎寒暑,运动罔差乎经历。榆之寿兮,诚大椿之莫敌。

解题

    薛逢字陶臣,生卒年不詳,蒲州河東人。唐武宗會昌初(841-846),擢進士第。崔鉉鎮河中,表在幕府。鉉復宰相,引為萬年尉。直弘文館,歷侍御史、尚書郞。持論鯁切,以謀略高自標顯。有《賦集》十四卷

    〈天上種白榆賦〉乃是依《古樂府•隴西行》:「天上何所有,歷歷種白榆」而來。白榆是天上的星宿,薛逢先說明白榆星的位置,再言其出現的風采,最後讚嘆其立千古而不凋非其它可比擬。

    本文共345個字,以「垂陰天上歷代不彫」為韻,雖平仄各半,但平仄並不相間,作者易其次第,以平仄相間之方式呈現。其韻腳如下:然、天、年(仙仙同用);對、內、塞、代(隊代同用);深、陰、沈(侵韻);將、狀、上(漾韻);離、垂、吹(支韻);有、否、塿、朽、柳(有厚同用);條、彫(蕭韻);乏、歷、敵(錫韻)。共用8韻26字。

    通篇以四六為主,共有三對隔句對,如「攀折何因,杳在寰區之外;陰陽不測,永無彫落之年」,也有五四對,如「歎頹齡之日,既不殊桑;充遂火之時,焉能異柳」。本文之「帝座」、「天街」、「端門」、「中台」、「上將」皆指星宿。「乾行」出自《易•同人》[19]指天道;「隰有」出自《詩•隰有萇楚》。「燧火」出自《淮南子•時則訓》;「頹齡」出自晉陶潛《九日閑居》詩:「酒能袪百慮,菊為制頹齡」。
 

谢观 周公朝诸侯於明堂赋

○周公朝诸侯於明堂赋(以“九垓向序,外方同心”为韵)

赫赫明堂,居国之阳。巍峨特立,镇压殊方。所以施一人政令所以朝万国侯王。面室有三,总数惟九。间太庙於正位,处太室於中ニ。启闭乎三十六户,罗列乎七十二牖。左个右个,为季孟之交分;上圆下方,法天地之奇偶。时也六年之初,孟春之首。有截而至,无胫而走。将欲交正於成王之命,所以立辟於周公之手。洞入闼以临八极,辟四门而来万有。所司备班品於庭除,执事肃文物於前後。及夫诸位散设,三公最崇。当中阶而列位,与群臣而不同。诸侯东阶之东,西面而北上;诸伯西阶之西,东面而相向。诸子应门之东而鹗立,诸男应门之西而鹤望。戎夷金木之户外,蛮狄水火而位配。九采外屏之右以成列,四塞外屏之左而遥对。朱干玉戚,森耸以相参;龙杨(疑)豹韬,抑扬而相亻背。肃肃沉沉,峦崇壑深。烟收而卿士齐列,日出而天颜始临。戴冕旒以当轩,见八稽颡。负斧而南面,知万国归心。於是锵金石,扬律吕。动埙篪,摇。俨若思而山立,悄不言而雁序。一拜一起,岳而齐倾;舞之蹈之,雷屯而复举。俄而翠华转,仙仗回。恩覃率土,化溢九垓。合蛮貊而毕至,尽梯航以爰来。彼禹有太室,武作灵台,曷与此而同哉!

解题

    謝觀(?─865),字夢錫,壽春人。開成二年(837)進士及第,歷任左神武兵曹參軍、黔中招討判官、洛陽丞、魏博節度判官。咸通三年(862)授慈州刺史,兩年後去職。《新唐書‧藝文志四》著錄《謝觀賦》八卷,已佚。今存律賦18篇,被稱為晚唐律賦四大家之一。

    本賦是以古事為題的律賦,《禮記‧明堂》:「昔者周公朝諸侯于明堂,天子負斧,依南鄉而立。」[20]本賦賦此,蓋以周公攝政時國勢之盛,反襯晚唐國勢之衰。

    此賦有392字,以「九垓向序外方同心」為韻。雖平仄各半,但平仄並不相間,作者易其次第,而以「平仄平仄仄平仄平」之次序呈現。其韻腳如下:陽、方、王(陽韻);九、霤、牖、偶、首、走、手、有、後(有厚同用);崇、同、東(東韻);上、向、望(漾韻);外、配、對、偝(隊泰同用);深、臨、心(侵韻);呂、敔、序、舉(語噳同用);垓、來、臺、哉(咍韻)。共用8韻33字。

    李調元《賦話》卷四說:「唐謝觀〈周公朝諸侯於明堂賦〉,即明堂本義而次以韻語,不漏不支,李玉谿(商隱)所謂:『點竄〈堯典〉〈舜典〉字,塗改〈清廟〉〈生民〉詩』。」就句式而言,使用九九散文句對凡五,如「九采外屏之右以成列,四塞外屏之左以遙對」;也有兩對十一言的長偶對,如「諸侯東階之東,西面而北上;諸伯西階之西,東面而西向」;「戴冕旒以當軒,見八紘稽顙;負斧扆而南面,知萬國歸心。」
 

韩愈 明水赋

○明水赋(以“元化无宰,至精感通”为韵)

古者圣人之制祭祀也,必主忠敬,崇吉蠲。不贵其丰,乃或荐之以水。不可以黩,斯用致之于天。其事信美,其义惟元。月实水精,故求其本也;明为君德,因取以名焉。于是命ピ氏,候清夜。或将祀圆丘于玄冬,或将祭方泽于朱夏。持鉴而精气旁射,照月而阴灵潜下。视而不见,谓合道于希夷;挹之则盈,方同功于造化。应于有,生于无。形象未分,徒骋离娄之目;光华暗至,如还合浦之珠。既齐芳于酒醴,讵比贱于潢污。明德惟馨,元功不宰。于以表诚洁,于以戒荒怠。苟失其道,杀牛之祭何为;如得其宜,明水之荐斯在。不引而自致,不行而善至。虽辞曲蘖之名,实处樽之器。降于圆魄,殊匪金茎之露;出自方诸,乍似鲛人之泪。将以赞于阴德,配夫阳燧。夜寂天清,烟消气明。桂华吐耀,兔影腾精。聊设监以取水,伊不注而能盈。霏然而象,的尔而呈。始漠漠而霜积,渐微微而浪生。岂不以德协于坎,同类则感;形藏在空,气应则通。鹤鸣在阴之理不谬,武啸于谷之义可崇。足以验圣贤之无党,知天地之至公。窃比太羹之遗味,幸希荐于庙中。

解题
    韓愈(768-824)字退之,孟州河陽人。祖籍昌黎,世稱韓昌黎。德宗貞元八年(792)以〈明水賦〉擢進士第。由於個性耿直自負,使得他的宦海浮沉,歷任監察御史、陽山令、江陵法曹參軍、刑部侍郎、潮州刺史、終官於吏部侍郎,卒贈禮部尚書,諡號文。新舊《唐書》皆有傳。其弟子李漢輯有《昌黎先生集》,以賦名篇之作有五。

    昌黎為中唐的古文運動倡導者,以儒家道統自居,力斥佛道,希冀能匡救時政。主張為道而學文,必「陳言之務去」、「於辭必己出」,提倡古文,反對駢文。但為了考進士,仍不得不寫律賦。此賦為貞元八年試題,同題韻之作,今可見之者,尚有夏稜、歐陽詹、陳羽與闕名之作[21]。李調元《賦話》卷三說:「屈豪橫之才,以俯就繩尺,文公所謂自取所試讀之類于俳優者之辭,顏扭怩而心不寧者,然質重莊雅,何嘗不獨出冠時也,是歲得人最盛。《英華》所錄,多至六篇,終以此賦為第一。」時稱龍虎榜。

    韓氏此賦有365字,以「玄(元)化無宰,至精感通」為韻,並以此次序出現。其韻腳如下:蠲、天、玄(元)、焉(先仙合韻);夜、夏、下、化(禡韻);無、珠、污(虞韻);宰、在(海韻);至、器、淚、燧(至韻);清、明、精、盈、呈、生(清庚合韻);坎、感(感韻);空、通、崇、公、中(東韻)。共用8韻31字。

    全賦的大意在於說明祭祀不在於貢品的貴重與豐富,而在於心靈的忠敬與信美,明水正是可做為這祭祀的佳品,因為它稟受著自然的精華,至為潔淨。作者可能也藉此說明自身之清明,效忠朝廷之決心。「明水」取之於《周禮‧秋官》:「司烜氏掌以夫遂取名火於日,以鑒取明水於月,以共祭祀之,明齍明燭共明水。」明者,潔也,敬也。在其他的典故運用上,也可看出昌黎深厚的學力,如:「離婁之目」取之於《孟子‧離婁上》;「還合浦之珠」取之於《後漢書‧循吏列傳‧孟嘗》;「太羹之遺味」鎔裁於《禮記‧樂記》等等。整篇賦雖有四六句式在其中,但仍可見其散文之筆力,清何焯在《義門讀書記》稱美:「韓公此作,格超韻穩,亦冠絕當代也。」
 

钱起 晴皋鹤唳赋

○晴皋鹤唳赋(以警露清野高飞唳天为韵)

迥野远色,寒空繁声;眺莫媚於雨霁,聆何长於鹤鸣?孤飞而天宇澄旷,独立而霜皋砥平;对明景之逾秀,溯晨风而自清。炯尔体空,泠然响递;疑磬发而瑶,若霜标而雪丽。林鹇之皓色难比,€雁之清音罕继;虽居下而在幽,亦高闻而远唳。或引或罢,以游以遨;顾尘寰而不杂,仰天路而飞高。懿夫秉心清迥,禀质贞素;偶影思侣,矜容举步。忘机遂性,岂思宠於乘轩?远害全躯,每劳心於警露。听间兮易感,声怨兮难度;非陆氏之无闻,想王生之可慕。原其翔集元圃,腾骞翠微;睨蓬壶而易感,冒江海而悬飞。情慕必止,心租匪违;或群翔而反顾,或孤赏而忘归。厌仙府而举华亭,思鸣皋而适绿野;爰捧日以遐骛,遂凌烟而独下。晴皋曙兮邈矣静,皓鹤鸣兮杳何永?俄度曲於涧濑,乍迷影於云景;闻幽而音响清越,观丽而羽仪间整。何霁野之无人,独仙禽之虚警?

解题
   錢起,字仲文,吳興人。玄宗天寶十年(751)進士及第授秘書省校書郎,肅宗乾元元年(758)前後任藍田尉。代宗寶應二年(763)為司勛員外郎,轉司封郎中。終考功郎中、太清宮使。錢起名列「大歷十才子」之首,在十才子之中,也只有他有較多的賦作,但其傳世之《錢考功集》10卷,只收其詩未收其賦,而《全唐文》卷379則收其律賦12篇[22]。從王維〈送錢少府還藍田〉詩:「草色日向好,桃源人去稀。手持平子賦,目送老萊衣。」將他的賦與張衡比擬,可見對他的賦相當肯定。

  〈晴皋鶴唳賦〉是一篇詠物賦,寫鶴的純真孤高,刻意以詩的意境融入賦中,應是有所寄託。

    本賦有292字,以「警露清野高飛唳天」為韻,賦止七韻,卻首尾完善,不似脫簡。至於題韻,雖平仄各半,但平仄並不相間排列,作者易其次第,除最後連用兩仄韻外,大體以平仄相間之方式呈現。其韻腳如下:聲、鳴、平、清(庚清同用);遞、麗、繼、唳(霽韻);遨、高(豪韻);素、步、露、度、慕(暮韻);微、飛、違、歸(微韻);野、下(馬韻);靜、永、景、整、警(梗靜合韻)。共用8韻26字。
 

赵藩 月中桂树赋

○月中桂树赋(以“中秋夕望,光彩扶疏”为韵)

圆月如霜,有仙桂兮,宛在中央。映澄澈之素彩,逗葳蕤之冷光。杳杳低枝,拂孤轮而挺秀;依依密树,侵满魄而含芳。观其皓尔方凝,然不改。随升沉而自若,贯盈阙而长在。幂幂而临空,杳萋萋而发彩。同蟾蜍之片影,似濯瑶池;异珊瑚之幽丛,徒生沧海。埃初歇,关山正秋。空寥而逾净,色冉弱而弥幽。谓扇花薄,如玷浮。望玉露之初垂,遥疑滴沥;听金风之乍起,远若飕。皎皎孤悬,亭亭相向。才分杳霭之质,微辨轮之状。谅攀援而莫及,宁欲淹留;叹音尘之未期,空劳旷望。嘉其竦本无地,分辉有馀。转低影於穹碧,擢幽姿於颢初。讶娥之绘成,文逾び靡;并秦镜之照出,势自萧疏。斯所以亘€路,委天衢。弱质中植,纤条外扶。乱彩时摇,起飞飞之惊鹊;澄波靡隔,掩历历之高榆。是故邈彼轻霄,呈兹永夕。纷敷远莹,偃蹇旁射。夹馀霞而暂丹,经斜汉而弥白。临紫极而天香不散,指北斗而仙花可摘。况其远象ㄔ胧,挂于冥空。惜迢递而遐想,况婵娟而内融。素色不雕,自挺雪霜之外;清阴迥泛,频移霄汉之中。何必咏招隐,卧幽丛。庶高枝兮可折,愿逍遥於蟾宫。

解题

    趙蕃,生卒年不詳。元和四年(809)登進士第,歷官侍御郎、尚書郎。文宗大和七年(830)為袁州刺史,歷御史中丞。武宗會昌年間(840)任太僕卿,終於國子祭酒。今存律賦七篇。

    趙蕃與楊弘真頗多同題同韻之作,如〈螢光照字賦〉、〈隙塵賦〉、〈月中桂樹賦〉、〈溜穿石賦〉等[23]。〈月中桂樹賦〉是以「中秋夕望光彩扶疏」為韻,趙蕃之作有378 字,題韻五平三仄,賦文易其次第,除其中有同韻連用外,大體仍以平仄相間之方式呈現。其韻腳如下:霜、央、光、芳(陽唐同用);改、在、彩、海(海韻);秋、幽、浮、飀(尤幽同用);向、狀、望(漾韻);餘、初、疏、衢、扶、榆(虞韻);夕、射、白、摘(昔錫鐸同用);空、融、中、叢、宮(東韻)。共用8韻30字。

    本賦好用疊字為對,如以「杳杳低枝」對「依依密樹」,以「敻羃羃而臨空」對「杳萋萋而發彩」,以「皎皎孤懸」對「亭亭相向」,以「起飛飛之驚鵲」對「掩歷歷之高榆」。李調元《賦話》卷一說:「唐人琢句,雅以流麗為宗,間有以格調精峭取致者」,便取本賦「謂扇花薄,如珪玷浮」,以為「刻酷鍛煉,皆所謂字去而意留者。」
 
(潘承祥 校辑整理)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