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主席团赋集 >> 潘承祥主席 (可直接点击相片进入) >> ◆赋帝潘承祥谈:潘氏门派扫描及混斗实录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赋豪刘昌文:千秋彭祖赋
◆赋帝潘承祥:潘氏荥阳派两恶狼互殴记
◆赋缘李明轩:辞赋家赋帝潘承祥赋
◆赋帝潘承祥:代潘氏荥阳派讨伐咸阳派檄文
◆赋帝潘承祥:讨伐潘氏神棍潘政昌檄文
◆赋帝潘承祥:哀潘氏龌龊赋(并序)
◆赋帝潘承祥:女神潘金莲赋
◆赋帝潘承祥:中华潘氏总谱赋
◆赋帝潘承祥:潘氏檄三文痞歌
◆赋帝潘承祥:潘江列传(并祭)
◆赋帝潘承祥:潘尼列传(并评)
◆赋帝潘承祥:潘安列传(并祭)
◆赋帝潘承祥:清明祭扫与坟獾惊掘潘氏祖茔杂记
◆赋帝潘承祥:先府君潘公名杰暨列祖列宗追念辞
◆赋帝潘承祥:先君子潘公名杰世系考
◆赋帝潘承祥:山东临沂五湖潘氏族谱序
◆赋帝潘承祥:太湖潘氏颁谱庆典辞
◆赋帝潘承祥:安徽潘氏团拜会序
◆赋帝潘承祥:潘氏历朝代表人物颂
◆赋帝潘承祥;告八百万潘氏族人书
◆赋帝潘承祥:荥阳反派穷凶极恶画像叙略
◆赋帝潘承祥:季孙公“荥阳侯”与“荥阳墓”造假辨说
◆赋帝潘承祥:咸阳正派“出书、清网、立碑”三部曲解说
◆赋帝潘承祥:建立咸阳潘氏祖源地纪念碑捐款倡议书
◆赋帝潘承祥:祭拜潘姓始祖荀公季孙帝君神位文
◆赋帝潘承祥:中华潘氏祖源地咸阳纪念碑揄扬辞
◆赋帝潘承祥:中华潘姓始祖荀公季孙帝君颂
◆赋帝潘承祥:中华潘氏祖源地咸阳纪念碑赞
◆赋帝潘承祥:咸阳潘氏祖源地纪念碑建立说
◆赋帝潘承祥:潘荀公得姓地理坐标说
◆赋帝潘承祥:潘氏得姓于咸阳始末考
◆赋帝潘承祥:咸阳潘水阐说
◆赋帝潘承祥:潘字解析说
◆赋帝潘承祥:潘荀公季孙帝君本纪(1/2/3/4/5/6)
◆赋帝潘承祥:潘姓简介
◆赋帝潘承祥谈:潘氏门派扫描及混斗实录
◆赋帝潘承祥谈:潘氏派系现状叙略
◆赋帝潘承祥谈当代潘氏十大名人之五:潘基文
◆赋帝潘承祥谈当代潘氏十大名人之四:潘望生
◆赋帝潘承祥谈当代潘氏十大名人之三:潘成忠
◆赋帝潘承祥谈当代潘氏十大名人之二:潘可权
◆赋帝潘承祥谈当代潘氏十大名人之一:潘国相
◆赋帝潘承祥谈潘源节:以伪祖统闽潘,各支派不服析说
◆赋帝潘承祥谈潘源节:伪闽祖潘源节,其身份造假辩说
◆中赋会副主席、大文豪、著名辞赋家冷为峰先生作品更新[一]
◆张清儒碑赋14篇(图) / 赋吟 (2020年以前)
◆【毛泽东像章赋】◎赋魂黄少平 撰文 / 赋帝审辑
◆【查海遗址赋/海州桥记/墨西哥记游/金盾礼赞/海州赋/融源细河铭/】◎赋阜张铁钧 撰文
◆【丝路颂(并书)】◎美国黄田 撰文 / 赋帝 审辑
◆【古阆苑赋(并序1)】◎美国黄田 撰文 / 赋帝 审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95
   ○- 今日访问:3914
   ○- 本周访问:8813
   ○- 本月访问:86525
   ○- 访问总数:64522973
  双击自动滚屏  
◆赋帝潘承祥谈:潘氏门派扫描及混斗实录

发表日期:2020年9月28日  出处:中赋会文库编审中心 赋宰审辑 赋后遴选 赋姑上传 作者:赋帝潘承祥  本页面已被访问 537 次

潘氏门派扫描及混斗实录

——潘氏20年来“派系衍展”扫描与“咸荥两派纠纷”武汉沟通会侧记

○世界潘姓联盟 总干事 潘承祥 撰文

一、惟楚有才,于斯为盛。

    夫其武汉,位居华中,九省通衢,山川形胜,四战之地,大都市也!人口以千万计之,与北上广深渝匹焉。历史悠久,人文灿烂。钟灵毓秀,地旺人杰。代有群英,济济多士。惟楚有才,于斯为盛。方今之际,无不及而有过之也!

    昔以“东方芝加哥”自况,而驰誉寰中,蜚声海外。民国时,汉口仅次于上海,系吾国第二大城市。辛亥革命,即爆发于斯,故曰:“首义之城”。历史之荣光,本来就多多。且今“新冠疫情”之爆作,仿海啸,似狂飙,席卷六合,神鬼惊悚,更俾其全球聚焦,举世闻名,天下莫不尽知也!

    今观夫斯风水宝地,亦出人无数,杰英蜂起,儒硕相望,其数之多,不可胜道也哉!别者毋论,仅论吾潘。引领当今潘氏文化研究之巨擘,唯“荥阳派”派主——潘成忠宗贤,并“咸阳派”派主——潘望生宗达之马首是瞻。而此二公,咸系昔楚国而今湖北人也!换言之,时下,潘研之重镇,落在华中,凸焉者也!

    然而,不可思议者,则是文人相轻,宗亲恶斗,彼此互毁,战火纷飞,经年不息,迁延日久,乃至两败俱伤,引发潘乱,扰攘不堪,陷入不能自拔之困境,久矣!溯此“内讧”劣根性,自古皆然,由来已久,今朝尤甚!譬如:潘成忠、潘望生,便是其中“文人相轻”之特例;潘家华、潘美多,则为其中“宗亲恶斗”之典型也!

    观此四人,上愧对列祖列宗,中扰乱和谐家族,下教坏后世胤孙。是知,皆潘氏家族之忤逆不孝人矣!嗟夫,此,即古人所以贵乎团结,而耻乎分裂之所由也!

二、派系林立,矛盾重重。

    根据潘辞皇《告八百万潘氏族人书》暨潘赋帝《潘氏派系现状叙略》两文得知:目今,潘氏已阖族大乱,山头林立,派系繁多,各自为政,同室操戈,相与斗殴,你死我活,宗情不在,族谊弗存,“天下潘氏一家亲”,已堕落为“潘族内讧进行时”。门派之多,瞠目结舌。个中滋味,难以言表:

    依年齿分之:曰元老派,曰少壮派。

    依地点分之:曰咸阳派,曰荥阳派。

    依始祖分之:曰神话派,曰无神派。

    依立碑分之:曰支持派,曰反对派。

    依墓茔分之:曰真墓派,曰伪墓派。

    依口德分之:曰文明派,曰骂人派。

    依行为分之:曰理性派,曰打人派。

    依深浅分之:曰研究派,曰敷衍派。

    依统分分之:曰团结派,曰分裂派。

    依朝野分之:曰学院派,曰民间派。

    依祖源分之:曰一祖论派,曰多祖论派。

    依长短分之:曰通天谱派,曰断头谱派。

    依世系分之:曰真世系派,曰假世系派。

    依新旧分之:曰求真务实派,曰抱残守缺派。

    依机构分之:曰北世潘会派,曰南世潘会派。

    依特征分之:曰咸阳派,曰荥阳派,曰神话派,曰中立派,曰无脑派。等等。

    然而,诸多门派中,则以“咸阳派、荥阳派”为最凸,副之以“北世潘会派、南世潘会派”,辅之以“元老派、少壮派”,补之以“神话派”,合焉而成,从而把控时下潘氏局势,并充当舆情主导地位者,是为此“七大帮派”也!

    何谓“咸阳派”?答曰:即求真务实、革故鼎新、实事求是、以史证谱派!其掌门人为当代潘研大宗师、潘史研究第一专家、湖北武汉都异才——潘望生宗达是也。具体情况,请见潘至尊《当代潘氏十大名人之潘望生》一文,便可悉知。囿于篇幅,兹省略之。

    何谓“荥阳派”?答曰:即抱残守缺、因循守旧、弄虚作假、以谱证谱派!其掌门人为当代潘研继踵者、潘谱研究集大成者、湖北广水市奇人——潘成忠宗贤是也。具体情况,请见潘至尊《当代潘氏十大名人之潘成忠》一文,便可悉知。囿于篇幅,兹省略之。

    何谓“元老派”?答曰:即早年从事于族谱编纂、祠堂修缮及推动潘氏文化研究与开拓之先行者们。大概发端于上世纪80年代至本世纪初期,约30年之长也。时下,半数业已作古,尚有一半存活于世。其存活者,目前年纪,大致介于70-90岁之间。“元老派”具有“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栉风沐雨,玉汝初成”之功。其主要人物,分别曰:潘国相、潘可权、潘统英、潘建生、潘峰、潘世镜、潘家远、潘富云、潘少强、潘冠杰、潘建民、潘立成、潘亚暾、潘启章、潘家华、潘美多、潘成忠等等是也。

    何谓“少壮派”?答曰:即本世纪10年代以后,致力于潘氏文化研究与推广之年轻有为者们,其年龄介于50-70岁之间,目前已成为潘氏文化研究与务实之排头兵与主力军,堪称“潘氏栋梁,中流砥柱、中坚力量”也。主要借助于“微信、微博、QQ、网站、论坛、自媒体”等现代化高科技之平台,加强相互间之沟通、交流与联系,从而涌现出一批潘研精英式人物。如:潘望生、潘德富、潘道凌、潘存元、潘于昆、潘建勇、潘国琦、潘荫峰、潘达、潘乐丰、潘建虎、潘圣华、潘学东、潘有明、潘立、潘至尊等等是也。

    何谓“神话派”?答曰:即“有神论”之派,以“唯心论”之谱观,审视潘氏历史;以神话方式,来神化潘姓始祖;以“神源世系”,来编纂谱书。另立潘姓始祖,曰潘乾地皇。强调潘姓,是“万姓之源”,且是自家“独立人种”之“本姓”,而非出自于“外姓人种”之“改姓”。其掌门人为当代著名地师讼师、《潘姓日族国谱》主整者、202代国族长、广西乐业县怪人——潘政昌宗耆是也。具体情况,请见潘至尊《潘氏派系现状叙略》与潘赋帝《讨伐潘氏神棍潘政昌》两文,便可悉知。囿于篇幅,兹省略之。

三、南北混斗,你死我活。

    何谓“北世潘会派”?答曰:即于2007年中秋节,在河南荥阳举行“第一届世界潘氏代表大会”,率先成立“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及“潘氏文史编审委员会”。并决定拟编《世界潘氏总谱》(按,此谱,最终因派内意见分歧、主编潘可权去世而落空),且编印《潘氏文史研究》刊物,计四期,主编者,潘建生是也。

    潘统英(浙江)任会长,潘可权(广西)、潘建民(河南)、潘家远(海南)、潘富云(湖南)与潘基秀(韩国)、潘行一(台湾)、潘邦松(香港)、潘金铁(马来西亚)、潘江浩(新加坡)、潘振兴(菲律宾)任常务副会长。另者,每省或地区尚有1-2人,担任副会长或委员。譬如:潘立成,为浙江副会长兼副秘书长。等等。

    夫潘统英者,男,1938年10月诞,大学文化,副研究馆员,浙江永嘉人也。任、兼职繁多:历任中小学校长、地名办总编,县剧团团长、图书馆馆长、温州书画馆馆长。又系《世界名人录》特邀编委,《香港图书公司》特约编审,中国图书馆学会会员,中国·天正集团顾问,《中国潘氏通史》副总编,《今古之窗》、《科技经济导报》特约记者,永嘉高级专家联谊会会长,永嘉图书馆学会理事长,永嘉气功研究会秘书长,《永嘉百家丛书》及《永嘉高级专家谱》总编。云云。

    其第二任会长,为中国大雄华东投资集团董事长、总裁潘美多。男,1970年诞,大学文化,浙江永嘉人也。其职业虽为企业家,但一直积德行善,仗义疏财,扶危济困,出手大方,视金钱如粪土,颇具公益之心,甚得族人赞赏,赠有“慈善家”之美誉也。如:出资建潘氏祠堂、修桥铺路、救助大批潘氏贫困学子、支持潘氏文化研究与传播等。另兼任中国市场学会副会长、中国民营企业家协会副会长、浙江省民营经济研究会副会长、安徽省浙江商会执行会长、江苏省浙江商会副会长、北京永嘉商会执行会长。云云。

    论“北世潘会”之成立也,乃3000年而下,350多名境内外裔孙,首次隆重举行大规模聚会与祭祖,实属开潘史之先河,颇具“划时代”之历史意义与“导夫先路”之积极作用。受此影响与推动,其后,各地潘氏文研会、宗亲会、联谊会、促进会等,如雨后春笋,相继组建,蓬勃发展。势头之强,形势之好,人心之凝,热潮之高,甚为吾潘氏此前之所未有也!

    因该会位于吾国北方河南荥阳,史称“北世潘会”。其办公地址,毗邻“中华潘姓始祖季孙公墓”数公里之遥。一者,方便于祭祀、维护茔陵与日常管理;二来,便利于接待全球海内外潘姓裔孙之寻根访祖。但寿命不长,仅两届而亡,盖10年而已矣。或问:何至于此哉?答曰:因“南世潘会”,另立山头,专司分裂之所致也!

    何谓“南世潘会派”?答曰:即于2014年12月4日,由族中另一干人马操控,故意在湖南长沙另起炉灶,另立山头,另搞一套,别辟门户,别树一帜,刻意成立“与前会同名”之会,意在与之并驾齐驱,与之争风吃醋,与之相抗衡,与之唱反调,与之作对,与之互斗,与之混战,与之争雄,骨肉相残,你死我活,老子天下第一,唯我独尊独大独霸。其会长谁何者?曰潘家华是也。

    因该会,位于湖南长沙,属于吾国南方,史称“南世潘会”。其号称曰,业已在香港登记注册,遂以“正派”自居之。乃罗织一批爪牙,豢养诸多鹰犬,恶毒攻击“北世潘会”,指斥其为“伪会”、“反派”。于是乎,战火纷飞,互相恶毁,诽谤中伤,恫吓威胁,手段无不用其极端,长年不停,续至数载。以致于始祖流涕,列宗哭泣,族民痛心,神鬼共愤,天怒人怨已矣!

    或问:潘家华,何许人也?其为何方神圣?为何逆历史潮流而动?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唯恐八百万潘氏和谐大局之不乱?置血浓于水之紧密宗情被割裂于不顾?而率领其“草堂团队”,专司分裂活动,大搞破坏团结,使我潘氏家族处于极其淆乱不堪之状态中,其动机与目的,安在哉?答曰:一宦海之退休干部耳,副部级,曾供职于中央机关。其简历如次:

    潘家华,男,1952年诞,中共党员,大学文化,现居北京,湖北嘉鱼人也。1975年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获学士学位;1975-1985年,为中央广播电台记者;1985-1988年,任中组部办公厅秘书;1988-2005年,擢中纪委监察部办公厅秘书局副局长、局长;2006-2011年,晋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中纪委驻该局纪检组组长,兼直属机关党委书记、局属党校(中国烟草职工培训中心)校长;2012年底,退休后,任中国烟草学会副会长。2014年12月,又被人忽悠抬出,充“南世潘会”会长。

    根据《中国民政部社团管理条例》之规定,举凡非该部审批之全国性社团,不得以“世界”、“中华”、“中国”,自冠其名。且于香港及境外之登记注册者,在大陆本土,一律被视为“非法”,不得从事相关活动。是知,其所谓“南世潘会”及其所审批之各省市县会,皆“言不正,名不顺”也。试问,何必搞“五十步,笑百步”之闹剧,而同室操戈、置同宗于死地也欤?

    后有族哲大贤,出于团结之考虑,替阖族前途之着想,为潘氏未来之发展计,乃出面干预,责令两会,一律停止活动,尽快结束争讼,必须熄灭战火!先做自查,深刻检讨,待时机成熟后,再行合并之谈判。故止于2017年7月,两会自动消亡。后经有关高士数次,协调、斡旋、促和,但终因两派“离心离德、互不相容、各行其是”而分崩离析,分道扬镳,合并未果。於熙!铅华褪尽,荣光不再,惟剩“空名”与“回忆”焉尔。

四、咸荥交恶,成忠主谋。

    先是,两派因谱观不同,导致立场不同,以致于论证手法不同。“咸阳派”掌门人潘望生,倡导“以史证谱”,即“以史书为主,史谱相结合”,来验证当今谱书。在掌握大量“证据链”、“逻辑链”之后,骇然发现:咸阳,当为潘氏“祖源地”;而荥阳,仅为潘氏“郡望地”;又发现:全国各地不到300年所修之“通天谱”,其世系皆为杜撰;还发现:“荥阳侯”、“荥阳墓”,俱假,亦为后人之伪托也。为统一世系,结束紊乱,又建设性提出“73世系”之学说矣。

    而“荥阳派”掌门人潘成忠,却持相反谱观,则主张“以谱证谱”,即“以谱书证明谱书,谱谱互相印证”,各谱记载一致,即为信谱;不一致,则存疑,待究。强调曰:祖上所修之谱,依据当时情形之所修,岂能有错?有谱谱相传,延至今日,后人安能擅自篡改之?据己所藏之各支百余谱记载,“天下潘氏,出自荥阳”、“德传花县,馨衍荥阳”等等,一律指向荥阳,未有指引咸阳者,是知祖源地,在荥阳。至于“荥阳侯”、“荥阳墓”,均为族谱之所详载,何以罔顾之,而弗信?不仅如此,尚去咸阳另立潘源碑,以混淆视听,误导宗亲,分裂家族,罪莫大焉,理应诛之!

    由于存在重大分歧,从而引发派间混战,相与讽刺、挖苦、诋毁、造谣、中伤、辱骂、撤台,乃至“荥阳派”,专搞人身攻击,大耍恫吓、威胁之鄙术,扬言派人,上门闹事,上门烧书,上门打人,入室杀人等。而此套卑劣之伎俩,恶毒之手段,小人之龌为,据悉,皆由潘成忠,幕后之所把控、策划、操纵、鼓噪、授意、教唆与怂恿也。

    譬如:撺掇潘元江,去西安寻衅滋事!择潘立单位旁旅馆住宿,擅闯潘立单位大门,吵嚷生事闹事2次;同时向该单位安保部门,提交书面举报信2次。经审查,纯属诬陷,该信均被转于潘立本人,做证据存留。此伎俩不成,又生出一毒计,改向雁塔公安分局,提交书面举报信1次,该局警员,打电话追问调查潘立1次。根据属地管辖原则,该举报信,又被转至高新公安分局,该局派警员,到潘立单位,调查“罪证”2次,不成立,结案,存档,备查。

    显然,潘元江绞尽脑汁,精心准备——举报信,长达7页之多,竟以“‘莫须有’之宏大政治构陷事由”之罪名,栽赃、诬陷“宗亲兼昔日朋友”——潘立。而同期,“陕潘会”会长潘武及其他宗亲,顿感恐怖,颇受威胁,借口出差,“避之,如遇瘟神;躲之,若见魔鬼”,逃到西安市境外,得以自保。第六日,才返回常住地,损失不菲矣。

    试问,“天下潘氏一家亲”,亲在哪里?何亲之有?故而,斯等系列劣行,其负面影响极坏,业已引起阖族人民之极大愤慨,无不耻辱之,唾弃之。呜呼!此一潘氏“奇葩怪事”,骇人听闻,震惊全潘,发生于2020年4月29日-5月3日,凡5天也。

    例如:潘成忠常苟合潘正高,阴施诡计,诈称拥有必杀技“核武器”——已掌握“荥阳潘氏祖源地”之“史料铁证”,适时出示之,必置潘望生及其《源流》,于万劫不复之中,而定成齑粉也!从而借此诳语,打心理战,以达到“忽悠、欺瞒、诓蒙、恫吓、唬人”之不可告人目的,以分散、削弱“咸阳派”治学者之定力。

    且蛊鼓、哄励潘正高曰:“正高公,有才气,真高也,能诗擅书法,何不作诗,以讽刺潘望生及其同伙?必要时,可派元江带潘庆林、潘洪、潘华虎等几名宗亲,上门教训潘望生、潘承祥等”。正高然之,遵其言,乃作诸多“歪诗”,诋毁潘望生为“史盲”,讪讥潘承祥为“文痞”。如:《戏说妄生<源流>》等者。

    比如:潘成忠又勾合潘为坦,暗谋毒计,尝语于潘为坦曰:“觉晓公,允文允武,智慧逸群,大才也,且颇具隆望。余甚器尊先生,公曾为出版社之名编辑,长于新闻稿之撰,擅于杂文之创。方今我潘氏大乱,正用人之际,若以先生之椽笔,作若干杂文,猛击分裂派,则望生之流,无不忌惮胆寒,莫不纷纷披靡,立马崩溃,落荒而逃,逃之夭夭,必无疑矣!”

    为坦欣慰而从之,乃挖空心思,搜肠刮肚,果写出系列杀伤力异常强悍之驳文。例如:《咸阳无处可立碑,荥阳世泽永不朽》、《名人劫》、《坚决反对潘望生出书、立碑、清网三部曲》等者。

    又如:潘成忠尚笼络潘明山,教唆、授意之曰:“明山宗亲,亦护祖之执着者,尔虽身残,然志不残也。余甚关注阁下,久矣。且尔之文笔,尚可,亦曾写过不少攸关论潘文章。若再提升修为,则前程未可限量也。请写文讨伐潘望生,可仿改潘承祥之文,化为己用,则一夜成名”。

    受此励语蛊言,明山喜出望外,激动曰:“生我者我母,知我者成忠翁也!今后愿为先生,效犬马之劳,虽肝脑涂地,亦在所不辞也”。其后,乃成成忠之死党与忠实走狗。如:写有《诉讨狂徒潘妄生伪73世系及咸阳立碑之分裂派书》等者。

    亦如:潘成忠还撮合潘承庭、潘伟新、潘美南、潘华富、潘华虎、潘传毛等30余人,形成乌合之众,教唆、怂恿之曰:“众宗亲年富力强,唯有抱团,形成合力,主动出击,则潘望生团伙,定败矣!必要时,可使用各种手段,包括:电话骚扰,无理取闹,寻衅滋事,胡搅蛮缠,造谣诽谤,谩骂侮辱,恫吓威胁,上门烧书,上门打人,入室杀人等方式方法”。

    受此蛊惑,众鹰犬,如获皇命,血脉偾张,手舞足蹈,跃跃欲试,乃由潘华富组建“潘氏华山论剑群”,潘伟新组建“大理寺群”,潘明山组建“开封府群”,强行拖拽潘望生、潘承祥、潘立、潘国琦等“咸阳派”之“四大金刚”进群,强逼接受彼等日夜讥讽、谩骂、侮辱、教育、训斥、批斗、审判、裁定、判决等,仿拟法庭,俨然法官,严厉审判罪犯一般。

    还如:潘成忠、潘正高、潘为坦、潘有明、潘志刚、潘明山等,秘密磋议,形成盟约,一致决定,施用“连环毒计”。枕戈待旦,瞄准时机,志枭逆虏。拟等潘望生《源流》印刷出版后,行即发起新一轮舆论抨击,猛烈炮轰,使用“必杀技”,致令该书成为“垃圾”、“废纸”,一文不值,唯剩“一地鸡毛”(潘为坦语)耳。此,其第一条毒计也!

    计划待“咸阳祖源碑”立好后,派遣由潘元江、潘正高、潘洪、潘庆林、潘志慧、潘良和、潘华虎、潘传毛等50余人,组成“打手团”,以“护祖卫族”之名义,纠集各省不明真相宗亲1000名,飞抵西安,转道咸阳,汇聚兴平,包围潘村,推倒“中华潘氏祖源地纪念碑”,并锤碎成小石块,丢进渭河之中。此,其第二条毒计也!

    同时,打算兴师动众,大张旗鼓,调兵遣将,问罪“咸阳派”,抓捕潘望生、潘承祥、潘立、潘国琦等“乱臣贼子”,按照族规,遵循祖训,执行家法,五花大绑,沉入泾水,以喂鱼鳖,以儆效尤,以戒来孙——“胆敢分裂,下场即此”!并追责另808名追随者,遣散8008名支持者。此,其第三条毒计也!

五、既做婊子,又立牌坊。

    初,潘成忠退休后,寂寞难耐,无聊至极,欲畅游祖国山山水水,饱览中华无限风光,释放此前工作压抑,享受人生黄昏之美。于是翁媪同出,游历10余万里,遍旅30多省市。以“研究潘谱”为幌子,忽悠宗亲提供招待,一路免费吃喝,还得部分资助,并沿途收集支谱40余,诈称100多部。

    返回后,仅做“蜻蜓点水,浮光掠影,一目十行”式阅读,而不做深入研究,不得族谱要旨,不辨姓氏之别,不察“分封”之制,不赜潘史沿革,不行追根求源,不懂潘源真出!而抛弃史料,唯谱是尊,抱残守缺,“以谱证谱”,以讹传讹,错上加错,因袭旧说——“荥阳,为潘氏祖源地”,从而误导潘氏认祖方向,使族人信以为真,而聚焦荥阳,跪拜伪“季孙公墓”。呜呼!惑乱不明真相者,罪莫大焉!

    不数年,业经抄袭老谱,寻章摘句,东拼西凑,粗糙糅合,编为草稿。又偷梁换柱,移花接木,改头换面,据为己有,辑成样书,计有3册。乃堂而皇之,恬不知耻,以“潘研学术成果”自诩,以“潘氏研究大家”自居,招摇过市,趾高气昂,鹰扬中外,大言不惭,自夸“开家族之先河,集潘氏之大成”!并招嫖曰:“谁愿捐资,助我出版,谁即‘爱心宗亲’,录入书中,可扬名立万,流芳百世也”。受此忽悠与引诱,果有族中富裕者,奉之如神,纷纷出资,以求虚名,引以为荣。故潘望生曰:“此,立牌坊也”。

    迨及三书刊印后,却以高价600元一套,大搞“宗情捆绑”式销售,竟获巨额利润,中饱私囊,大发横财,招人嫉妒。尤值一提者,则是在2016年8月14日“潘成忠三部著作发行庆祝大会”上,于300名与会者当面,强推其书,要求各省市县研究会、联谊会、祠堂及个人,集中购买,现场打款,回家分发,费用自付。参会者,叫屈不迭,苦不堪言,大呼曰:“本来祝贺,孰知上当?高兴而来,扫兴而归”,已然引起诸多宗亲之失望、痛心与抵制!故潘望生曰:“此,做婊子也”。

    古谚云:“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有鉴于此,为弘扬“真善美”,鞭挞“假恶丑”,光大正能量,拒绝负能量,维护公序良俗,提倡文明礼貌,表彰鼓励好人,打击批评坏人,特将“荥阳派”潘成忠等人之“秽德”,记载于行将出版之《中华潘氏源流》中,以传于后晜,警示于来孙,务必恪守祖训,严格遵循族规,争做“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忠孝廉耻勇”之完人焉。

    当潘成忠在意识到,此非小事也,问题严重也,晚节不保也,丑行万万不能流布于后世也!方才觉醒,幡然醒悟,悔然不跌,怅然失意,哀然求和,跪然磕头,啼然乞删。于是乎,特向全国各地108名宗亲,通电求援,请求支持,拜托列位,从中调停之,斡旋之,化解之,协洽之,苦求原谅其错,尽量说服与敦促潘望生,删掉不雅之文字也。

六、态度诚恳,下跪认错。

    于是,自2020年8月1日起,潘成忠即求助于“鄂潘会”会头潘华堂,几达15次之多。潘华堂无法推脱之,碍于情面,又是多年金兰之交,不得已也,才于8月16日清晨,携带2名副职,翊卫陪同,以掩胆怯,以壮声势,闷怀而出,怃然上车,心中忐忑,惴惴不安,自小城孝感,上大都武汉,拜觐于“武潘会”会长潘胜文大宗长并《中华潘氏源流》总纂官潘望生宗达也。

    8月16日上午9点,“荥阳派”掌门人潘成忠,与“咸阳派”掌门人潘望生,会晤于武汉市汉阳区新阳广场B栋潘伟宗亲公司会议室,参加座谈沟通协调会。其目的是解决近期,在潘氏文化研究中,因观点、立场、派别不合而引申之“非学术性”等棘手问题者。

    与会者,计有三路焉:其第一路者,曰潘胜文曰潘小伙曰潘望生曰潘志斌曰潘全军曰潘伟等。此,“武潘会”之人马,为东道主方也。其第二路者,曰潘华堂曰潘志军曰潘东曰潘成忠曰潘之荣曰潘亚球等。此,“鄂潘会”之人马,属客人方也。其第三路者,曰执业律师潘艳蕊及见习律师潘诗凝等。此,属于斡旋者,代表律师,属于中间撮合人、见证人、调停人,即中介人也。

    由撮合人潘艳蕊、潘诗凝宗亲引主、客两路人马,入会议室,彼此谦让,分宾主坐下,寒暄已毕。乃有服务姑潘馠蕾上茶水、瓜果、糕点、香烟之属,退下。东道主潘胜文欣然曰:“欢迎列位,风尘仆仆,劳顿而来。失迎,失迎也!未知有何见教?请道其详”。宾首潘华堂满脸堆笑曰:“祝贺胜文董事长,新当选为‘武潘会’第三届会长,坐第一把交椅,同荣,同荣也!先生果有先见之明,余等确有一事,求助于仁公也”。

    潘华堂连忙起立,主动递“软中华烟”于潘胜文,并为其点火,含笑曰:“仁公麾下得力干将——望生宗达,劭德硕儒也!经年皓首穷经,览尽各类潘谱,深赜国史26部,兼究《资治通鉴》,堪谓呕心沥血,苦心孤诣!且著书立说,硕果累累,成就斐然,著述与身高侔焉!而今声名日著,德隆望尊,驰誉八埏,蜚声九垓,海内族民,海表宗亲,莫不羡敬,尤乎鄙人,更加景仰笃焉!”

    潘华堂呷茶一口,续曰:“欣闻望生宗达大著《源流》,继《总谱》后,又行将付梓,横空问世在即,阖族翘首以待,宗亲靡不期盼,与有荣焉,幸运至哉!同喜,同喜也!此,不仅武汉潘氏之荣誉,亦我湖北潘氏之荣耀,更系潘氏全族之荣幸也。敬佩,敬佩!只是,书尾,稍有缺憾,令个别宗亲,心有隐痛尔。具体情况,请潘成忠宗贤,向仁公及望生主编,汇报之。与会列位,亦请倾听之”。

    于是,潘成忠肃然起立曰:“胜文公好也!欣闻仁公高升,跃为‘武潘会’之首,天降大任于先生,当担第三届之重任,甘愿奉献,接踵前绪,振兴武潘,必含弘光大,俾族业辉煌!立功立德,名垂青史。武潘有君,何忧不昌?今得公出,实天授也!同荣,同荣!敬佩,敬佩!”遂举手作揖曰:“祝贺,祝贺!”

    坐下,又愀然不乐曰:“因近期,颇受本派佞谄者嘘捧,余头脑发热,血脉喷张,诗兴大发,遂吟诗多首,如《望生之妄》、《承祥皮厚》,以讪讽而娱焉。无意中,中伤二位宗达,此事,早已忘于爪哇国去矣。孰料,后有好事者,大量转发,充盈网海,影响负面,招致望生大人,耿耿于怀,遂将鄙人失言及其它短处,辑合成文,录入《源流》之末,刊印出版,以广天下,以流布人区。此也者,余惮之,甚矣!”

    乃叹息而怆然曰:“余之一生,低调为学,洁身自好,从不惹事,罪孽弗多,污点几无,每每沾沾自满也。可是,本次因误信佞言鬼话,又兼酒多,昏昏而聩,自视过高,忘乎所以,失于自检,不顾宗情,以致犯错,惭愧不已,歉疚至哉!故而,特冒炎夏盛暑,三百里迢迢,行色匆匆,自小城广水,上大都市省会武汉,拜谒仁公、望生二贤,以求恕罪,乞望原宥。诚惶诚恐,死罪死罪!”

    言毕,羞愧难当,歉疚之心,油然而生,懊丧之情,涌上心头!进至嚎啕大哭,泪如雨下,弗能自止,双膝下跪,悲催罔极,悔恨不已,哀求曰:“望生宗达,大人不记小人过,请高台贵手,放在下一马,则今后小人我,唯君马首是瞻,两肋插刀,紧密追随,赴汤蹈火,定勇往直前,义无反顾,万死不辞也!”

    是时,众宗亲骇然失色,愕然站起,慌然无措,率悉惊呆,半晌方才醒悟。斡旋人潘艳蕊、潘诗凝两宗亲,飞身上前,连忙搀扶起老宗长潘成忠,左右各一,以作加持,扶之还于座位。两女律师安慰之曰:“老先生,何至于此哉?即便有错,然鉴于先生,年近八十,又长途跋涉,愿冒酷暑,一路颠簸,辛苦而来,主动示好,仅凭认错之勇气,诚恳之态度,实际之行动,感人之精神,即足以感动天地,感化神灵,更况人欤?妾等不信,大贤潘望生先生,铁石心肠乎?冷血动物乎?”

七、双方论争,势不两立。

    突然,“嘭!”“哗啦!”两声巨响,众人受惊,吓得一跳,聚视之,乃“鄂潘会”常务副会头潘志军也。其暴跳如雷,连摔粹两只茶杯,怒气冲冲道:“尔潘望生,即便是铁石心肠,汝也得必须删除之!否则,法庭上见,一决雌雄,以定胜负!为此,今特邀请两位宗亲女律师,亲临现场,做全程见证,并记录在案,拟付诸法律,以‘辱名罪’起诉之!”

    语音刚落,“啪!”又闻一声超响,众人注视之,乃“武潘会”副会长潘小伙是也。其艴然不悦,金刚怒目,瞪眼睛,拍桌子,出言怒怼曰:“天下没有无缘无故之爱,也没有无缘无故之恨!谁叫尔潘成忠,有错在先耶?寻衅滋事耶?教唆属下,专司分裂,大搞人身攻击,欺人太甚耶?是故,记录丑行,传于后世,让族孙耻之,何错之有?”一时间,会议室气氛,极度紧张,似有大打出手之虞也!

    紧接着,“鄂潘会”副秘书头潘东,亦发指眦裂,愤愤不平,忿然作色骂曰:“尔‘武潘会’,名为兴潘,实则分裂也!试问:谁一省设置平行两会耶?尔会何故不听我‘鄂潘会’之统辖耶?而另起炉灶,自立山头,搞独立王国,影响何其大坏耶?尔让外省宗亲,作何感想与评论耶?点赞乎?讥笑乎?效仿乎?不齿乎?真岂有此理,莫名其妙也!”

    是时,氛围骤变,状态焦灼,一片混乱,怨怼四起!“武潘会”成员、汉川宗亲潘志斌,横眉冷对,怒火中烧,勃然变颜骂曰:“汝‘鄂潘会’有何德何能?敢号令与把控我‘武潘会’邪?真可谓大言不惭,不自量力,厚颜无耻,令人啼笑皆非,哭笑不得也!人之无耻,竟有如此者,悲矣夫!吾替我潘氏中,有尔曹之存在,靡不深感痛心矣!”

    而‘鄂潘会’成员、仙桃宗亲潘之荣,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气冲牛斗,疾言厉色诟骂曰:“尔‘武潘会’之分裂湖北潘氏,犹如潘望生之分裂全体潘氏也!分裂分子,皆出于我荆楚之域,业已导致我潘族之大乱,人心惶惶,不得安宁,此其一害也。又文人相轻,彼此恶斗,同室操戈,你死我活,负能量滋炽,此其二害也。有斯两害,尔等有何颜面,见列祖列宗乎?”

    并时,“武潘会”成员、武昌宗亲潘全军,脸红筋暴,火冒三丈,火上添油指责曰:“尔‘鄂潘会’,沐猴而冠,假装斯文,既立牌坊,又做婊子!难怪潘成忠,深受浸染,颇得真传,一路货色也!上次尔等聚会,匪首潘华堂一本正经,发布诏令曰:彼‘潘望生之《源流》出版,属于其个人行为,与我‘鄂潘会’无关!特此声明,以晓谕天下!’言辞振振,犹记在耳。大有与我会势不两立之姿态!何故,今日竟不知羞耻,反而上门,摇尾乞怜,跪地乞求我‘武潘会’者哉?”

八、望生大度,言归和好。

    盖夫《中华潘氏源流》总纂官潘望生主编者,内敛,沉稳;性敏,反应捷;有睿识,器局大,神人也。潘望生宗达,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泰然自若,黄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雍容不迫,宵小攻于左,而目不瞬。权衡利害,以待勍敌。不以小人之心,而度君子之腹;不与春蚕言冰,不与井蛙语海;不与凡夫论道,而恕庸儒罪愆。此等高士,问我潘氏,能有几人欤?

    于是乎,一诺千钧,一言九鼎,声如洪钟,老成持重,从容不迫笑曰:“列位,稍安勿躁,请勿续吵,伤宗情也!古谚有云:‘得饶人处,且饶人’。况成忠先生,以耄耋之年,主动求和,自广水,上武汉,冒炎热,忍颠簸,耐劳顿,当我面,承认错,曾骂人,悔不该,已下跪,求原谅,乞删除,其秽德。且态度,颇诚恳,论勇气,堪第一,谈虚怀,亦榜样。更有诸君,愿斡旋,乐调停,促握手,帮修好,虽冲突,然无伤,究目的,只一字:和!为潘氏团结计,出于和谐大局之考虑计,兹决定:删焉者也!”

    众人闻之,莫不捬操踊跃,鼓掌欢呼,大呼曰:“望生,万岁!望生,度量大!望生,真伟大!望生,真是我潘氏,好儿郎!诚千古一杰,万祀潘英也!”基于此,“武潘会”会长潘胜文,欣喜若狂,喜上眉梢,脱口而出曰:“我‘武潘会’,决定大力支持潘望生先生,‘出书、立碑、清网’三部曲,所需之财力、物力、人力,一应俱全,统统跟上,必也!”

    潘胜文边说,边环顾左右而言他,凝睇死盯潘华堂。潘华堂神情扭捏,满脸绯红,露有赧然之色,亦出于无奈,皮笑肉不笑曰:“既然如此,我‘鄂潘会’岂甘落后、袖手旁观、无动于衷也哉?今在兹表态,定出资十万,合力支持潘望生宗达,出版《中华潘氏源流》,决不食言也!”

    潘伟宗亲,爱心人也,慈善人也,和谐人也,不惟提供本次“武汉咸、荥两派沟通协调会”之斡旋场所——会议室及茶水服务,亦且安排与会者之中餐招待——赴宴于汉阳圆子大王:“腾飞酒店”。共花去招待费用,含烟酒之属,计1800余元也!

    酒席间,互相劝饮,谈笑风生,喜气洋洋,好不热闹。潘成忠主动上前,敬潘望生酒曰:“对不起,sorry!”。潘望生回敬酒曰:“没关系,thanks!”宴毕,众宗亲酒足饭饱,相与祝福,握手言欢,依依不舍,择途告别,各奔前程,驾车返回各自之常住地矣。

    文都赋孤子闻之,感冰释前嫌之不易,慨握手言和之难得,慕虚怀若谷之品格,崇海纳百川之胸襟,展潘氏团结之愿景,憧美好未来之明天。乃作《点评打油诗》一首,情不自禁朗诵曰:

宗本无仇,何必制造?
元江打人,正高胡闹。
为坦作伥,明山狼嚎。
承庭痼弊,伟新牙獠。
魑魅魍魉,竞相咆哮。
连累全潘,外姓讥笑。
宗亲反目,列祖哀号。
分裂家族,罪责难逃!

如今和睦,消除烦恼。
矛盾化解,言归于好。
团结友爱,和谐为高。
望生劭劭,成忠狡狡。
美多善善,家华嚣嚣。
族中诸人,品行异道。
护潘爱族,视为大孝。
盼吾潘民,修炼德操!

    庚子年甲申月庚子日(2020.8.25,农历7月初7日)木山潘氏18世孙、潘美公32世孙、潘荀公105世孙、周文王107世孙、黄帝146世孙赋帝辞皇至尊承祥潘氏撰于中国文都桐城望江亭。


◆【本文提纲】

一、惟楚有才,于斯为盛。
二、派系林立,矛盾重重。
三、南北混斗,你死我活。
四、咸荥交恶,成忠主谋。
五、既做婊子,又立牌坊。
六、态度诚恳,下跪认错。
七、双方论争,势不两立。
八、望生大度,言归和好。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赋帝网◆潘承祥在线◆辞赋报◆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