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伐伪中辞协专栏 >> ◆中辞根据王泽生种种所为,经认真商议撤消王泽生副秘书长等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丝路颂(并书)】◎美国黄田 撰文 / 赋帝 审辑
◆【古阆苑赋(并序1)】◎美国黄田 撰文 / 赋帝 审辑
◆【雪夜蜀怀(并序1)】◎美国黄田 撰文 / 赋帝 审辑
◆【讳隆延墓誌铭】◎美国黄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江城子.闲话赋史 / 刘昌文
◆【祭父文】◎毛生明 撰文
◆【武当山赋】◎赋璠谢明 撰文
◆【波森特赋、老道口赋、查海遗址赋、墨西哥记游】◎赋阜张铁钧 撰文
▲泰安市高港区诗词楹联协会刘良鸣
▲扬子江药业集团刘良鸣介绍
▲刘良鸣《扬子江药业赋》(剽窃之文)
▲刘良鸣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王国钧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何首锋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赋帝潘承祥《河南理工大学赋》被何首锋剽窃套改为《永州职院赋》
▶关于江苏泰安高港刘良鸣抄袭剽窃事件的严正声明(2019年·第1号)
▲赋帝潘承祥《中国潞安赋》被刘良鸣剽窃套改为《扬子江药业赋》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湖南永州“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48
   ○- 今日访问:7733
   ○- 本周访问:28550
   ○- 本月访问:330862
   ○- 访问总数:60953208
  双击自动滚屏  
◆中辞根据王泽生种种所为,经认真商议撤消王泽生副秘书长等

发表日期:2012年11月9日  出处:张又冒疯狗协会  作者:张又冒  本页面已被访问 3600 次

根据王泽生种种所为,经认真商议撤消王泽生"特邀评论员"权限,并禁言!

根据王泽生以上种种所为,反复无常,

根据多位中辞骨干、作者和会员的意见与强烈要求,

为纯洁中辞队伍,净化中辞网络论坛环境,经协会与中辞网管主要人员认真商议,撤消王泽生协会副秘书长职务,撤消王泽生的"特邀评论员"权限,并立即禁言。

好自为之,天各两便。

今后中辞网、中赋协会的工作概与王泽生无关。

明确告知王泽生先生,不得以任何形式中伤、辱骂、诽谤、攻击赋人,不得骚扰他人,不得伤害赋人人格和作品。不得以任何形式污辱和诋毁本会,否则责任与后果自负。

——中辞网、中辞协 

发表于 2012-10-10 23:35:05

以下选辑中辞疯狗群狗咬狗之吠语 统咬王泽生这条落魄流浪狗 唯恐其不死

◆王泽生先生:

你曾为中华辞赋弘扬而努力,而作为,大家都很记着你。怎么到了今天,你怎么若此般叛逆辞赋群体,卖力地压抑辞赋促进和传播,多番地中伤赋人赋友!?
---- 尔之汝者,若之何毁之?
你可以有话好好说,善意的客观地讲。你呀,怎么今天对这个人说三道四,明天对那个事竖眉冷对。今天评征文创作不能搞,明天论商业支持不可为;一会儿批辞赋雕刻要不得,反复又说律韵传承诸是非。自己不潜心创作,大块时间却花在打压辞赋征文创作、攻击赋人赋友、邸毁辞赋参与传承、探索和发展上。
--- 文之善乎,今之若何之?

——张友茂

◆其他人的水平都在进步。唯王泽生辞赋连基本的体式都很不到位。你还有什么资格自称什么新辞赋运作推动者。自欺欺人。如果你真有水平,为什么无人赞同。于辞赋的复兴,你如此蛮横不讲理,有何益哉。
王泽生现在的辞赋,只是散体古文,小诗,不能叫赋。孤芳自赏。真正的辞赋家,还是要真正从辞赋文化的发展大局考虑。王泽生,从某种意义上,是在退出辞赋界。不是在推动辞赋发展。自已写不出象样的辞赋,却对辞赋现实可行的发展之路妄加指责。在古人面前,我们都是初级水平,还是多向前人学习吧。

——钟阳

◆王先生的言行有点偏激了。我们承认有些作品的功利性是重了点,是有阿谀奉承评委及主办方的倾向,但主流是好的,不能一棒子打死。例如我的《九成宫酒赋》、《仙石赋》就没有歌功颂德的意思,完全是自己性情的抒发。
另,当代传统文化一蹶不振,国家没有几个官方的机构研究、推广、传承传统文化,没有几个官方刊物刊刊登传统诗词和辞赋作品,更没有支持传统文化复兴的基金会或者文学奖励制度,那些五个一工程、茅盾文学奖都没有传统文化的份。当代的诗词、楹联都是商业化的运作,才得以蓬勃发展,这些成绩是有目共睹的。
如果王先生真正的是在为传统文化复兴摇旗呐喊,我觉得你应该做点有有意义的事情。

——马铭清

◆支持岸人老师的建言,任何事不能一棍子打死。所发的言论、建议一定要中肯,不能有损赋友和中辞声誉,或褒或贬,以恰当方式表述,让大众接受。今之盛世,做赋大都弘扬成果,这点无可厚非,我以为这并不是阿谀奉承,赞助方给予适当赞助,并非商贿,是对广大征文者的鼓励创作,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设想,如果一切活动都是毫无奖励,有多少人愿意去参加,又能有多大动力创作出佳作,小至一个小征文,大至国家奥运会,这与其说是现实,不如说是自然规律!即便有些活动不公平不公正,或像你说的商贿情况,但不以一眚掩大德。正义、真爱、公正总是时代主流。

——诗乐中人

◆文化人辞赋人,本就都很清贫寒苦,有个征文有个主题大家都写写,也是好不容易就那么些人那么点奖金, 这个王泽生他却攻击是什么商业辞赋来。
王泽生自己也是清寒的要死,可怜巴巴的总是泡在网吧里蹭夜。却见不得有几个人拿点奖得点奖金,心就酸溜溜,就挥起大棒什么"精神贿赂的当代辞赋"来。
这几年来,他总是异激和诡论,总是标榜什么自己这个第一,那个革新第一,
期以引起重视和注意,抑或虚荣满足。

——张友茂

◆文化要想发展壮大,离不开经济的支持,经济要想发展壮大,离不开文化的支撑.

——XXX

◆王泽生又在发疯飕了,
近段在中辞网又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滥帖,大肆指名道姓地在中辞攻击赋人赋友,大肆推销他的"精神贿赂的当代辞赋","商业辞赋是伪文化伪科学","辞赋征文是伪文化","辞赋征文写手在我眼里一文不值",辞赋征文写手在我眼里一文不值,如果辞赋就是他们所写的那些烂文,那么真的可以弃之如敝屣了。活脱脱的伪文化、伪劣文化有人说征文能复兴辞赋。这是一种牛鬼蛇蛇的论调,是无稽之谈。
等等。

——张友茂

◆多位中辞骨干、作者和会员给我发了很多短信,留信息、手机短信和打电话,

主要如下:

王泽生,人品和作品都很怪异,都很不入流。
王泽生这个事情,是到彻底解决他的问题的时间了。
王泽生又翻花样了,又在耍混耍赖了,三天两头的这怎么行?这介人怎么了呀。
此人就是个辞赋界的毒瘤,为整个辞赋人所不耻,不除的话,中辞将整天为这个人打口水仗。而我们的协会成立的目的是不是为了吵架的。
是谁将王泽生至为评论人的,这于中辞发展不利啊。建议移除,选人用才宜慎思,要选正确、忠诚、有才华的人为中辞和国学奉献的人担任要职。
潘承祥那么丑化他咒骂他,把他的头象变形后挂在网上亮丑,写祭文祭他。他惹不起泼皮的主。中辞太抬举他了,真个太不知好歹呀。
王泽生现在的辞赋,只是散体古文,小诗,不能叫赋。孤芳自赏。真正的辞赋家,还是要真正从辞赋文化的发展大局考虑。
王泽生,从某种意义上,是在退出辞赋界,不是在推动辞赋发展。自已写不出象样的辞赋,却对辞赋现实可行的发展之路妄加指责。
下决心清除吧,中辞对于他,对于他这么个无赖皮,已经仁至义尽了。
还是特邀评论员,太抬举他了吧。这么个不知好歹的东西,留下他干什么呀?
王泽生这个人,隔三差五总是要闹下的,我觉得不应该对他再有什么幻想。
他还觉得委屈吧,他认为他是兴旺辞赋的元老,但是没有得到他认为他应该取得的东西
是到彻底封杀他的时间了。要不然隔三差五闹,不成体统。并且他在协会挂的是副秘书长。外人会觉得中辞内部有问题
他自己说过的话,一会一变,一会删除,一会更改。这样坏了秩序。完全不是正常人的作为嘛。
中辞其实是非常团结的,就他一个是害群之马。
中辞应马上把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清除了!
这个人心态愈发浮躁了。沉不住气了,其阵脚已大乱。
他在他博客上自封了无数个头衔,厚颜之辈!
王泽生之所作所为,不仅早已背离文友相处之道,也早已背离了君子处事之道。他所引发的,除了争吵还是争吵。
中辞不封他,太说不过去了。
说真的,没有人支持他的,都很厌恶他呀。
以后越来越多工作要协会去主持,如果纵容他的话,从长远看,带来的负面影响是不可估量的呀!
我觉得如果王真正的是在为传统文化复兴摇旗呐喊,我觉得他应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不能这样无赖呀。
中辞是个非常团结的,就他一个是害群之马!
把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清除了。
他自己说过的话,一会一变,一会删除,一会更改,这那是正常人的作为嘛?
中辞不是吵架的平台,由他去吧,天各两便。
他要攻击赋人,就要追究他!他要攻击我,我坚决惩罚他!
请中赋协会尽快将此人驱离此网,还大家一个清静的、可以心平气和讨论学术的地方。

——张友茂疯狗群 群语

◆撤销王泽生特约评论员很是必要。王泽生对辞赋的发展,已经走向负面。

——钟阳

◆支持协会的决定

持歧义的论点,可以表达,但不能走到与广大赋友的对立面,逆潮流而动是不明智的。

——花月主人

◆坚决支持!此人反复无常,在论坛说的话,也常常更改并自行删除。虚荣心可见一斑,不足与之论文。

——陈征义

◆中国有句成语叫:养虎为患。

——仲梦一

◆容不得不同观点与见地的论坛,只有跟班的枪手,一边倒的打死老虎。

——刘万蒂

◆辞赋与诗作者各位作品的风格会有差别,体式会有各异,写作方式会有特点,各人的影响力会有不同,且每篇作品 ...

1、作为网站的创办者,您的“息事宁人、团结、和谐”的意见,我完全理解和赞同!

2、作为早接触几年辞赋的作者,可以改革、创新,但是不能把辞赋改革的面目全非。那样的文章还属于辞赋范畴吗?我曾经到某人的博客去了很多次,某人写的散文、论文还是比较有水平的,是个有能力的人。但是一个好的理论者,未必是一名出色的作者。中国有国际级的足球裁判,但是没有国际级的足球队员。

3、在什么是“辞赋”还存在巨大分歧的情况下,争论确实没有意义。对于恭维、赞美的点评作者可能心里很舒服,但是对提高作者的写作水平没有任何帮助。我之所以不敢在那人的主帖下点评,是怕那人口出不逊、说出脏话,自己惹身晦气。

4、网络虚名没有任何意义,但是有网络虚名的人员其作品如果不能坚持正确的学术导向,恐怕对初学者危害更大。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吧,因为争论不出任何结果。)

——春风剑客

◆好久没有见到刚老了~~~近来还好不?在忙什么呢?~~~

    昨天我去王先生的博客看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觉得王先生的现代散文确实是非常非常棒,特别是一些生活细节的描写,不仅有浓郁的地域特色,并且笔法高超,有自开一家之势。这些散文非常有灵性。这是王先生的天赋所在,如果放弃这样的天赋,真是可惜了。王先生的影视评论杂文与小说也颇可观,不过或许是其散文太优秀的缘故,其光芒已被掩盖。
    但是就古典文学的天赋与基础来看,我不好说什么,只能这样说吧:王先生弃己之长而扬其所短,恐怕真是不算明智之举。如果王先生潜心现代散文,三年不用,必定名满天下。
    此间之事,告一段落。王先生若能在离开中辞之后,而能将其心智发挥在他的散文领域,或许也是一种天赐之机缘,或许中国文坛,在不久之后将出现一颗散文巨星。我个人来说,愿真心为王先生祝福!
    所以说,刚老啊,凡事皆有两面性,从这个角度看,这是王先生的福缘。

——凝樱子

◆泽生同志要好好反思,国内几大辞赋网站被汝开罪,有失大家体面!08年汝遭赋枭攻讦、辱骂、诽谤、污辱,愚侪为你侠持公道,看来有点过之,还是多多反省焉?!不要游离辞赋群体之外,否则成不了气候!!

——杨焕球

◆现在的时代或许是很难出“大师”的时代,但并不是说就此不再有写作了。眼界高一点可以,但决不可随意否定、抹杀那些还算优秀的作品,甚至是恶语攻讦。不然,不是目空一切就是睁眼说瞎话了。看来,凝樱子的气度是够大的,能如此辩证地看待一位有争议的文士,仅此也够诸位看官和写手好好借鉴学习的。同时也希望王先生能正视自己,不要辜负了人家的一片真诚祝愿。

——山林野老

◆要像喵咪一样温顺,不要学汪汪乱咬人

——雷君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赋帝网◆辞赋网◆辞赋报◆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