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雷池文化 >> ◆【转经纶】◎毛依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泰安市高港区诗词楹联协会刘良鸣
▲扬子江药业集团刘良鸣介绍
▲刘良鸣《扬子江药业赋》(剽窃之文)
▲刘良鸣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王国钧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何首锋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赋帝潘承祥《河南理工大学赋》被何首锋剽窃套改为《永州职院赋》
▶关于江苏泰安高港刘良鸣抄袭剽窃事件的严正声明(2019年·第1号)
▲赋帝潘承祥《中国潞安赋》被刘良鸣剽窃套改为《扬子江药业赋》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湖南永州“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40
   ○- 今日访问:10396
   ○- 本周访问:113369
   ○- 本月访问:371760
   ○- 访问总数:56441423
  双击自动滚屏  
◆【转经纶】◎毛依

发表日期:2007年10月12日  出处:雷池文化刊登  作者:毛依  本页面已被访问 8910 次

转经轮   (爱情叙事诗)      

                    

 山西  毛依           

露珠在青草上闪亮晶莹,

盛开的山花显得格外高兴。

树枝上跳跃着欢闹的喜鹊,

喳喳、喳喳发出愉悦的叫声。

 

趁着在五台山农村采访即将返程,

总算有机会到寺中去看个究竟,

白塔挺着胖肚子在等候我的到来,

寺院敞开山门表示对我的欢迎。

 

登阶拾级我步入神圣的佛地佳境,

焚香炉仍缭绕着千年不断的氲氤,

清凉寺院参天树上声声蝉鸣,

偌大的佛界圣地有一种舒心的宁静。

 

穿过沧桑灰暗的曲折走廊,

转过了色彩斑斓的大小神堂佛厅。

参观了僧俗人等的佛事礼拜,

游览了雄奇浑穆的寺院胜景。

 

瞻仰了雄伟庄严的慈祥大佛,

拜了拜大慈大悲的菩萨观音。

笑看了神态各异的罗汉,

目睹了老少和尚的念经……

 

东游西逛我意犹未尽,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处佛堂偏厅,

这里悬挂着巨大的神器,

                               1

 

 

游客说这里的经轮有求必应,

神秘的传说使我兴趣顿生,

二十出头的小伙还单身孤影,

我去试试也许能转出婚姻?

 

正想走过去转动我的姻缘,

飘然而至的少女惊得我目不转睛,

她丰满的酥胸泄露着春的信息,

袅袅婷婷的身姿诱人灵魂。

 

轻纱花裙罩住她若隐若现的胴体,

恰似象牙雕刻出莹润的艺术精品,

乌黑闪亮的发辫在腰际轻柔摆动,

清秀的眉宇间有着高贵的风韵。

 

大方的举止透着清新的书香雅俊,

清沏灵动的美目流露出活泼天真。

她随意地把经轮旋转,

优雅的神态显得漫不经心……

 

庄严的佛堂突然出现神女,

所有的目光都被她的出现牵引。

面对翩翩仙姿我的心狂跳不已,

仰慕和好奇驱使我向她靠近。

 

紧张僵硬的脚步逗得她回眸一笑,

那含情的一瞬震撼着我的心旌。

我学着她的样子把经轮转动,

暗暗地是在感受她指尖的余温。

 

转动经轮时我闭目虔诚祈祷,

“菩萨保佑”、“阿弥托佛”念不绝声——

我要让她听出我真实仰慕的心语,

恳求神助让她了解我爱慕她的痴情。

 


我胡乱念叨也许使她感到羞怯,

当我睁开眼时已不见她的身影。

找遍大殿佛堂已筋疲力尽,

心中总迷恋那回眸含笑的一瞬……

 

寻找无望只好搭车返并,

走走停停的破车到忻州已近黄昏。

汽车出故障需要进行修理,

无奈何只好等第二天启程。

 

旅馆住下难以收拾失落的心绪,

只好在暗淡的街灯下漫步散心。

低头正沉思日间与她的邂逅,

忽然间从不远处传来银铃般的歌声:

 

“黄昏月色在薄薄消融,

草原上传来美妙的琴声。

我有心想给他写封信,

没有邮递员来传情……”

 

歌声来自一个窈窕的身影,

矇胧中见她穿着飘逸的花裙。

眼前一亮,那不是她吗?

寂寥的心海又掀起巨浪翻腾!

 

“你哟,究竟是仙、是神,

怎么转眼就不见你的踪影?

在山上找遍了每一个角落,

今夜总算女菩萨显灵!”

 

她一见我这个莽闯的冒失鬼,

马上想到了五台山的转经轮。

不由自主地灿然一笑:

“你?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经轮前脑海中留下你的倩影,

美丽的笑容勾走了我的灵魂。

没想到你还有如此美妙的歌喉,

天仙下界怎不牵动我这个凡人?”

 

喜欢别人赞赏大概是女孩子的天性,

我撩逗春风的话语使她脸布红云。

“素不相识,你对我一无所知,

萍水相逢,请你自重自珍”

 

“鲜艳的花朵总是让人陶醉,

美丽的天使自然令我钟情。

天缘巧合,这真是三生有幸,

在这迷人的夜里很想陪你漫步散心。”

 

山上的不期而遇她刻下了印象,

玉树临风的小伙动摇过她的心旌。

今夜的相遇她有些喜出望外,

矜持的脸上关闭不了兴奋的眼神。

 

奇怪,我俩真像是前世有缘,

确实是相见如故,一见钟情。

她情不自禁与我边走边谈,

不知不觉已漫步在田野小径。

 

初夏的微风轻柔拂面,

点点疏星,月色明洁恬静,

她女性的胴体被薄纱裹紧,

动人的身姿招惹得我逸魄离魂。

 

她说她喜欢独自在郊外散步,

欣赏这充满生机的良宵幽静。

文雅的谈吐如兰香幽远超脱,

轻柔的吴侬软语更增添几分迷人。

 


眼前是一幅如诗如画的意境,

月色中陪伴我的是绝色佳人。

一缕诗情在脑海中游动,

脱口而出我吐露心声:

 

“轻风着意鼓蛙声,

皓月聚焦融爱情。

共转经轮牵一线,

鹊桥今夜渡双星。”

 

“呀,你还是个诗人,

玉盘流珠显得如此清新。

独吟未免有些乏味,

我也奉和你几句,助助你的雅兴:

 

兰卉葳蕤正逢春,

寂寞荒园未涉情。

嫩蕾欲绽期时雨,

高山流水盼知音。”

 

“好一句‘高山流水盼知音’,

高兴与你彼此相知共瑟琴。

从今后但愿我们朝夕唱和,

相伴牵手共度美好的一生”。

 

田里鼓噪着一片求偶的蛙声,

茫茫原野此时格外宁静。

她始终拉开同我的一点距离,

少女的矜持她掌握着分寸。

 

我不想这难得的时机转瞬即逝,

抓紧机会要同她进一步亲近。

短暂的认识又不愿丢掉文人风度,

顾及斯文又怕失去可心的美人。

 

 

 


脑子打开架心就扑腾扑腾乱跳,

喉咙干、呼吸难、顿时乱了方寸。

就在此时一片云彩飞来遮住月脸,

也遮住我的胆怯使勇气倍增。

 

我假装滑倒一下抓住她的玉手,

然后拉她的手去体察跳动的心。

她本能地要挣脱柔软的手指,

左躲右闪不让接触她的芳唇。

 

羞涩与挣扎使她微微喘息,

初涉爱河的女孩无疑都有自尊。

当两个“口”字重迭成一个“吕”字,

求偶的蛙声与青春的激情同时共鸣……

 

月亮从云朵边又露出了笑脸,

羞怯怯地偷看两个情人的香吻。

大地沉睡了,星星眨着眼,

不愿破坏这美好温馨与宁静。

 

“你真坏!一下子破坏了良宵雅兴,

辜负了皎洁的明月清纯。

你也不问问我的名和姓,

偏偏我又被你这文人风度吸引……”

 

“我名峰岚本姓任,

寻芳未遂仍独身。

刚才冒失请海函,

只因情急不由人。”

 

她说她来自人间天堂——杭州,

毕业后分配来忻州编《内部通讯》。

到此地实在是过不惯北方生活,

孤雁鹤影很难排遣心中的苦闷。

 


她姓文,好雅的名字哟叫兰婷,

父亲是文职官员笔墨胸襟,

解放前仓促随老蒋去了台湾,

家中还剩下一个弟弟伴着母亲。

 

母亲曾是浙大的文学教授,

因身体不好一直在家养病。

她从小受着父母文化的熏陶,

兰、梅气质活泼而又文静。

 

我为兰婷超群的姿色风韵倾倒,

她也被我不凡的气质吸引。

不知不觉两人畅谈了几个小时,

绵绵的情丝磁吸着两颗年轻的心……

 

亲密接触已折除男女有别的樊篱,

轻轻的一吻就确定了一生缘份。

手牵手我送她回单位宿舍,

肩靠肩她反陪我来到旅馆大门……。

 

几个小时前我们还很陌生,

是经轮把两人的心牵引。

鬼使神差让汽车出了故障,

要不然我那能认识兰婷?

 

第二天当太阳露出笑脸,

她已先赶到汽车站的候车大厅。

同来的还有她的几位女友,

在她们的眼中我已是她的恋人。

 

“相见时难别亦难”啊,

临别时真是难舍难分,

那情浓、那意切、那揪心——

  紧紧拉扯住两人的眼睛……

 

 


回到太原思念她长夜难眠,

枕边似有她的呼吸兰麝沁心,

紧抱枕头就是搂着忻州的梦,

似睡非睡总觉得还在亲吻她的香唇。

 

兰婷啊,是不是你也在把我思念?

五台山邂逅已经注定今生命运。

不久我就向邮筒投去一份爱恋,

盼望绿衣使者会带来温柔的心声。

 

第一次鸿雁含来一枝瑞草,

我欣喜若狂在原野喊叫飞奔,

躺在百花丛我吻启芳函,

几行秀字酥软了我的灵魂:

 

“月色朦胧初识君,

云彩何意遮月痕?

堕入狂生偷香汁,

至今羞闻蛙声鸣。

 

飞云遮月梦重温,

半是羞怯半是惊。

七夕之夜效织女,

鹊桥一渡望龙城。”

 

一支心曲巧手织锦,

秀秀丽丽的诗行香气袭人。

缠缠绵绵含多少清照的逸韵,

清清雅雅诉多少唐婉的衷情。

 

织女七夕要渡鹊桥来相会,

热心肠凝结成一纸邀请。

砚池中旋转着浓浓的期盼,

素笺上寄去炽热的真诚:

 

 


“东风传讯喜满怀,

芝兰入室香自来。

南天门外迎天使,

专候鹊桥应时开。

 

上午我将小诗寄给心上人,

恨不得马上就能见到兰婷。

坐立不稳要显露急迫的期盼,

一曲《钗头凤》又在笔尖下形成:

 

“喜鹊叫,鲜花笑,飞鸿衔送锦书到。书传真情难待,守神合掌,祈求佑戴。拜,拜,拜!

意已晓,情已到,莲藕天生荷花好。忻州债,龙城贷,

佳期虽约,相思难耐。快,快,快!

 

掷笔案头我感到轻松舒心,

脑海涌现出可人的身影。

幻想着两人见面后的喜悦,

美妙的感觉恰如我的心在飘飘飞升。

 

七月七日早上雨过天晴,

城市街道出现少有的清新。

大喜过望我提前到了车站,

自行车驮着恋爱回转家门。

 

大家闺秀一颦一笑举止得当,

亲亲热热拜见了我的母亲。

四邻惊见妙龄女如此高雅靓丽,

争相看望兰婷赞不绝声。

 

夜深人静两人还在品析诗文,

淡淡兰蕊飘散出袅袅素馨。

台灯下幸福着一对情侣,

墙壁上映照出青春的剪影……

 

那时太原街道杂乱无处可去,

第二天我陪她去晋祠浏览风景。

唐松周柏树丛中古祠典雅,

浓荫里莺啼燕啭显得宁静。

 

南国淑女见流泉格外高兴,

难老泉边洒满清脆的笑声。

嫩白的手指把琼浆随意弄荡,

凝聚绿莎萍的眸子水花晶莹。

 

十八芳龄的少女如此天真,

涉水嘻戏她把清泉捧饮。

游人被这有趣的一幕看呆,

我也被她无邪的行为惹得笑语连声。

 

漱玉草摇荡着玉琢的嫩腿,

清澈的瑶池岸边坐着一位女神。

分明是女菩萨在慈航普渡,

爱得我浑身发酥心痒难禁:

 

“清池莲萼正花开,恭迎远客来,

烟笼岸柳水漫阶,涉足喜满怀,

意中人、坐石台,粉荷随风摆。

婉如西子浣轻纱,惊看两目呆。”

 

一阕《阮郎归》发自内心,

只见她明眸里灿烂的泪痕。

是感动我快速的灵感,

还是欣赏古瓶中装着新韵?

 

“婷婷,你是瑶池洗濯的仙女,

谨访吸引走那些观光者的灵魂……”

她满颊绯红,一付娇嗔,

“我让你瞎说”,捧水浇了我一身——

 

 


顿觉一股甜流直灌心头,

欢快的电流激活我的神经,

恨不得跳下池中将她搂紧,

让她的脸上印满我的唇痕。

 

白玉栏杆旁她在观赏游鱼,

立体的锦绣鲜活着她的游兴。

她旁若无人在石桥边尽情玩赏,

游人不观鱼都把目光聚焦美人

 

一套白色时装穿戴十分得体,

红鱼群中多了俏丽的衣裙。

我悄悄从后面向她靠近,

水中重迭出男女喜悦的双影。

 

“婷婷,你可记得化蝶的梁祝,

他俩向下观望,可是一般光景?”

顿时红霞在她粉脸上迅速匀开,

回眸凝视两人都流露出无限深情。

 

周柏旁她朗诵李白的诗,

唐槐旁我向她介绍傅山先生。

回廊里我们仰望变幻莫测的古匾,

圣母殿欣赏神采各异的仕女像群。

 

在水母娘娘面前我虔诚跪拜,

祈求神灵保佑把这桩婚事促成。

我认真的态度惹得她前仰后合,

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哟泪光莹莹:

 

“傻瓜,水母并非是媒人,

难管世间男女情。

眼前站住活菩萨,

何必虔诚拜此神?”

 

 


说完一串笑声向后山飞去,

敏捷得像一只跳跃的岩羚。

一对情侣鸟树丛间鸣叫追逐,

我和她在岩石中躲藏追踪。

 

山径上洒满了欢声笑语,

崎岖处我抓住她向上攀登。

握住她那光滑柔软的手指,

五根导线接通了欲望的激情——

 

一下子贴近她的胸前,

要她兑现刚才许下的承允:

“你哟,我的菩萨、女神,

你说,只要心诚,就能……”

 

她躲避着燃烧的目光,

想逃脱即将来到的亲近,

推挡着快要焊接的灼点,

急切地说:“别,别,那边有人……”

 

挣脱我手的纠缠向山下跑去,

羞涩与躲闪更煽炽青春的激情。

追过一道山梁出现半坡彩霞,

满坡盛开的山花上只有蜜蜂嗡嗡低吟。

 

她被眼前的迷人景色感动,

莹莹秋水显得她渴望爱情。

转过身来一下扑进我的怀里,

温顺羞涩得像水一样柔情。

 

酥胸的起伏,急促的呼吸,

随即闭上长睫下的眼睛。

我的心在一缕柔情中溶化,

我的血在躁动的胸腔里升温。

 

 


软玉温香在怀中柔情扭动,

我把地球抱紧不让它运行。

时针啊别再跳跃立刻停住吧,

让我充分享受这上帝的恩允……。

 

随后的几天我心在飞翔,

借用槐荫故事我成了董永。

每天享受着天仙的陪伴,

哪里去考虑未测的风云。

 

离开太原她要返回单位,

早车10点我去车站送行。

她的手指我的手指已成亲密朋友,

手指与手指紧缠着不愿离分。

 

强忍住依恋硬把手指扯开,

扯开手指时把心也扯疼。

眼泪随车轮滚动从心中滚出,

火车拉走了我的爱、我的心、我的灵魂。

回到忻州后开始书信不断,

绿色信箱一条线牵着两颗诗心。

慢慢地我觉得邮差在偷懒,

和谐的心曲突然续不上新韵。

 

爱神啊,为什么设计那么多曲折?

是不是你在考验热恋者的忠诚?

难道我们的忻州之恋旋转即逝?

月老啊,是不是只给我们短暂的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