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名家赋集 >> 潘承祥赋辑/中赋会员·主席/中赋董事局总裁 >> ◆与网管(官)桐川阁下书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中赋会副主席、大文豪、著名辞赋家冷为峰先生作品更新[一]
◆张清儒碑赋14篇(图) / 赋吟 (2020年以前)
◆【毛泽东像章赋】◎赋魂黄少平 撰文 / 赋帝审辑
◆【查海遗址赋/海州桥记/墨西哥记游/金盾礼赞/海州赋/融源细河铭/】◎赋阜张铁钧 撰文
◆【丝路颂(并书)】◎美国黄田 撰文 / 赋帝 审辑
◆【古阆苑赋(并序1)】◎美国黄田 撰文 / 赋帝 审辑
◆【雪夜蜀怀(并序1)】◎美国黄田 撰文 / 赋帝 审辑
◆【讳隆延墓誌铭】◎美国黄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江城子.闲话赋史 / 刘昌文
◆【祭父文】◎毛生明 撰文
◆【武当山赋】◎赋璠谢明 撰文
◆【波森特赋、老道口赋、查海遗址赋、墨西哥记游】◎赋阜张铁钧 撰文
▲泰安市高港区诗词楹联协会刘良鸣
▲扬子江药业集团刘良鸣介绍
▲刘良鸣《扬子江药业赋》(剽窃之文)
▲刘良鸣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王国钧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何首锋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赋帝潘承祥《河南理工大学赋》被何首锋剽窃套改为《永州职院赋》
▶关于江苏泰安高港刘良鸣抄袭剽窃事件的严正声明(2019年·第1号)
▲赋帝潘承祥《中国潞安赋》被刘良鸣剽窃套改为《扬子江药业赋》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湖南永州“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51
   ○- 今日访问:2817
   ○- 本周访问:24805
   ○- 本月访问:76314
   ○- 访问总数:64419675
  双击自动滚屏  
◆与网管(官)桐川阁下书

发表日期:2007年8月9日  出处:老中华辞赋网  作者:潘承祥  本页面已被访问 4177 次

【与网管(官)桐川阁下书】◎作者:潘承祥
 

2006-11-04 | 【与网管(官)桐川阁下书】◎作者:潘承祥

标签: 辞赋 

【与网管(官)桐川阁下书】

――兼答老汉君之《赠潘兄承祥先生》书


 桐川先生台鉴:


迩安!《桐城网》自去岁改版以降,人气如春起之苗,虽不见其增,然日有所长。尤乎川兄所主纂之《桐城在线》板块,厚学者如老汉、童中、WZS等,纷至沓来而踊跃参与其中,各业渐繁,包罗万象,卓识日多,学尚专门,异见跌出,深蔚宏放,烁辞丰瞻,不同凡响,难免迥议泛滥,居然诠释相左,呈现蔚为大观且星火燎原之态势。嗟乎!人才济济,云集一网,可谓卧虎藏龙之阆苑;精英芸芸,荟萃一处,乃称凤起蛟腾之平台。可喜可贺!可叹可慨!

然政事日非,文人忧郁:贪官倍出,腐败贪污丛生;百姓切齿,行赂受贿盛行;酷吏嚣张,以权谋私随见;民怨沸腾,不正之风飚升;弊端丛生,效尤分子日增;怨声载道,歪风邪气上扬······凡此种种,无庸明述。而广大正义之士譬犹“wzs、老汉、尼克、HJS、野人”者,直言不违、敢于人先、行于人前、直面人生、陈述心声、激浊扬清、抨击时弊、大义凛然、针砭筋骨、一针见血、辞锋犀利、锐不可挡!政见粲然,令人刮目!其情可嘉,其勇可彰!实为吾侪行动之楷模,尔曹处事之典范,他人入世之指针!然,寻觅整个论坛,若此类之正义勇士、文坛嘉臬、社会栋梁者,斯诚凤毛麟角、寥若晨星、屈指可数,鲜矣。况且,市民论坛中所反映出诸多关乎百姓安危亟待解决之心声,为官者能有几人为之心动欤?!当权者亦有几许付诸行动耶?!象孔繁森任长霞真正着实为百姓办实事排除万难者,当今社会,能有几人邪?!多乎哉?不多也······。

呜呼!有感于斯,心潮澎湃,感触良多,喜忧参半,浮想联翩,因以,形于篇章,遂发出经世之呼吁;流为心理,则深于理性之沉思。二因交汇,凸显诸多正义之士忧心如焚之倾向。余观览整个《桐城政府市民论坛》与《桐城网》等,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鱼龙混杂,良莠参差,留言者多而提建议者寡焉,忧患意识及当担精神溢于言表并烁见卓识粲然深鸿者,更稀见也。其事尤其彰明较著,本篇浅论,未不外乎此。一般而言,论坛之兴盛与否,每每离不开众多会员观点之纷纭歧异与激烈争鸣,会员思维观点之差异必然导致人文观点、文学批评理论之分歧与争斗,亦是自然而然之事。一言以蔽之,《桐城网》正是充满争鸣之绝好平台,尤以近期为最,蔚为极盛,勃郁焕焉。据此推之,如若以桐川先生马首是瞻,匠心独运,主持大局,共商宏计,谋求展发,竭尽全力使斯论坛得以不断改进与完善,并请市政府领导象安庆芜糊铜陵等一样,积极参与且在线解答予以落实,则希翼期望与功成名就同在,前途光明与春色满园并列,丰收在望与硕果累累相连也矣!

赋者,铺也。不歌而颂,谓之赋。腴辞云构,夸丽风骇;铺张扬厉,润色鸿业;典雅雍容,汪洋博富;铺彩螭文,体物言志尔。螭者,无角之龙也。螭文,即喻以雕龙画凤之形状或饰物来装饰建筑物或修饰文章。《汉书·艺文志》曰:“登高能赋,可以为大夫”。大夫者,国之栋梁也。

泱泱天下之鸿辞博赋,源远流长;朗朗乾坤之瑰宝奇葩,卓越辉煌。精深博富,非君子难承其宗;璀璨若炬,岂腐儒能窥堂阁?今黄钟毁弃,长江截断于三峡;瓦釜雷鸣,泥潭泛滥乎九州。精神正与奢糜为伍,孰还探究辞赋?!肉体正与功利相伴,谁仍钻研骈文?!虽有沽名钓誉之徒,偶为马嘶牛喘;然多沐猴而冠之人,岂敢凤歌鸾唱!余学不足五车,虽浓墨艳彩,亦难遮言之无物;才未及八斗,虽花辞巧语,竟不占半点风骚。文愧姚鼐,遗浊墨于论坛;言惭相如,标瓦砾之翰林。即非吠日蜀犬,弄斧于班门;抑乃喘月吴牛,遗笑乎方家。然,不揣浅陋,欣然应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也;斗胆呈才,贸然挑战,实逆文坛之大禁忌焉!惶惶兮,自荐于众人青眼之前;颤颤兮,自秽于硕儒锋芒之下。抛一砖而引美玉,赋家何在?吐冗语而待玑珠,辞士几许?冀天下才子纷至沓来,共遨中华翰苑以明志;盼四海俊彦摩肩接踵,同游骈文凤池而赋辞。非为文墨,重在参与也矣;非为名次,徒增人气云尔。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潘子为赋不在名,在乎抛砖引玉也。且秋闱已逝,辞赋原本陶冶性情;网络方兴,文友何妨自娱自乐。若然,则心旌荡摇,采银苍玉洱之精华;慨然万千,集风花雪月之灵气。亦狂亦狷,觉神似而仙若,赋意渐生而汩汩;载涌载喷,疑天烁而地生,辞情顿发而滔滔。

于是乎,中华辞赋网之组建,诚辞赋之殊绝,螭龙因以生角;中国骈文网之新辟,宜今古之追崇,虬龙故而长翅。兴赋一念,天地怜其正;弘辞一愿,赋家鉴其忠。举国一片哗然,似黑夜之跳珠,若银汉之下注;文坛亿万震惊,恍白日之喷雪,如玉虹之高悬。

古人云:“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古人尚且若此,而况吾辈也乎哉?有鉴于斯,因感而发,缘时而作,吟诗词六首,聊表吾志,略抒胸臆,以资共勉,以励他人,以飨通儒。
诗云:


 1、【颂桐城派】

碧血丹心为文忧,
骆驼品格耀千秋。
先驱深得后人爱,
精神财富永不朽!

旭日东升照长空,
奇葩文派万古存。
自古文豪留青史,
桐派三祖九州红!


2、【凤凰台上忆吹箫---述怀】


碧水西来,大江东去,长河万古滔滔。
念前尘旧事,尽付波涛。昔日英雄在否?
凭谁问,心比天高。
挥长剑,漂泊自傲。
霜染征袍,遥遥无期。
归期无计,纵得意春风,怨恨难抛。
况江湖远涉,尘暗宝刀。
惟有文都先贤,应知我,满腹文韬。
堪叹息,屈身望江,空老雷池。


3、【念奴娇】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宜城西边,人道是,安庆后苑望江。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敢越古雷池。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雷翁当年,鸿儒刚出道,雄姿英发。风流俊洒,数年间,文思汩汩不绝。文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浊酒空叹!

4、【咏怀】


夜中不能寐, 起坐电脑前。吾心鉴明月,诗兴忽大发。

孤鸿号雷池,  翔鸟鸣赋坛。何日惊世人? 忧思独伤心。

   
5【满江红】


怒发冲冠,立外滩,藐视长江。
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四十功名尘与土,
二十年来得和失。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鸿鹄愿,未实现;
凌云志,何时遂?
挥巨毫,书尽天下辞赋。
壮志未酬潇潇雨,
怀才不遇凄凄然。
重新始,而今迈步从头越,展宏图。

6、【辞咏】


 游文都以永久兮,
 无明略以佐时。
 徒临渊以羡鱼兮,
 当退乎以结网。(组建中华辞赋网---www.oktcp.com 和中国骈文网--www.lcwh.cn)
    
 感龙凤之慷慨兮,(雷池赋翁者----名承祥,字龙凤)
 从司马以决疑。(司马者----司马相如也)
 谅天道之微昧兮,
 追赋派而同嬉。
                
 生桐城而荣耀兮,
 遇小人亦伤感。
 悲晨曦之易夕兮,
 叹人生之多艰。
 
 挥翰墨以奋藻兮,
 恐他人之我先。
 超埃尘以遐达兮,
 与世事乎长辞!
 
 独宁静以致远兮,
 负雅志于高云。
 坦万虑以存诚兮,
 留佳作于后人。 
 
      顺颂

文祺! 

 2006年9月3日雷池赋翁PCX888作于望江亭


【赠潘兄承祥先生书】

作者:老汉

潘兄学有专攻,经年累月,成果硕丰,精神可嘉。

老汉与潘兄并无一面之缘,起始,听友人提起,称文都才子,不禁油然起敬。细察,竟然自我亲近起来。原因有三:其一,老汉徒长潘兄几岁,算是同时代人,当年都曾在千军万马中过独木桥;其二,桐城潘姓多聚居在双港练潭,此地人杰地灵。当年老汉在桐中上学时,此地的人不仅多,而且一个个聪明绝顶,从此,老汉成了双港人的粉丝;其三,桐城潘姓出了个潘赞化,据吾家谱记载,赞化的母亲和正夫人都是吾家的姑奶奶。

由于所攻专业不同,直到最近才细读兄弟在网上挂出的各篇大作。只觉得好,并没有评价的能力和资格。只是,既然自恋了这么久,还是从局外人的角度,给潘兄提几点建议吧!

1、兄弟自己说:“赋者,铺也。不歌而颂,谓之赋。换言之,赋乃铺陈溢美夸张鸿辞之文,属于歌功颂德之范畴。因以,反面的东西一般不写,只写正面。”这就是说,赋的局限性是很大的,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用来写赋的。俗话说,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如果大处赋的主题选择不正确,即便你小处写得再好,文学和社会价值也是不高的,有时还会导致不必要的非议。

2、中国现在处在社会的转型时期,从总体和大的方面看,社会是向前发展的,但局部和细节却是问题成堆。而且,这种希望与矛盾并存的局面会存在相当长的时间。俗话说,“前途是光明的,道理是曲折的”。但对少部分人来说,“前例光明我看不见,道路曲折我无尽途”。在这样的大时代前提下,我意,赋的主题应当是目前国家的发展前途和希望,或是一地的人文地理经济自然,切不可将主题定位于细节问题或某个所谓的君子。所以,兄弟写《桐城赋》《太湖赋》《望江赋》《文都赋》等,我认为是好的,《黄晓武赋》《李公赋》就不太好,《讨伐赋》就有点气急败坏了。

3、每每社会转型时期,都会出大思想家,外国的马克思,中国的鲁迅,是也。他们都是批判主义者,对转型时期的社会问题进行批判和思考,以期找到良方。所以,当今时代并不是歌赋繁荣的时代,赋必须找准自己的生存空间和存在价值。

4、兄弟曾在一个回贴中说,“非得装什么穷酸文人像呢!”,似乎乐于为高官而赋。对此,我只能说三句话:这是你的权利,怎么写都是你的权利,肯定不犯法的;人各有志,这样下去,你的兴趣恐怕不在于文学价值和社会价值了;这种赋,对高官本人未必是什么好,万一仕途有什么风险,往往成为敌对面的攻击武器。

为兄想说的都说了,有什么得罪处,请多担待!!!

评论 (0) |  阅读 (1)  |  固定链接 |  类别 (辞赋栏目) |  发表于 15:31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赋帝网◆辞赋网◆辞赋报◆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