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序言后记 >> [石 英] 寓情味于平静之中——施晗《梦回千年》序
    
会员文集

仪桐楚楚  小说

墨指含香 文集

尘埃落定 文集

骆一百 文集

墨 原 文集

寒 池 文集

天 涯 文集

暮 野 文集

午 夜 文集

北 城 诗集

会员文集申请处
长篇连载

百劫新生: 《谁是绑匪》

  双击自动滚屏  
[石 英] 寓情味于平静之中——施晗《梦回千年》序

发表日期:2007年9月30日  作者:石 英  本页面已被访问 1168 次

寓情味于平静之中

 

——施晗《梦回千年》序

 

  

我仔细读了施晗的这部散文、诗歌合集,总的感觉是:这是一位非常年轻而有相当才气的作者心灵的展露,是一种外表不喜张扬而内含意蕴的艺术格调的综合体现。它再一次印证我多年前即已深有所感的一种现像:三湘大地有不少年轻人,纵然他地处辟乡,常能以不俗的特色展现出令人注目的诗文面貌,往往一出场就带有自己的感觉、思考和意味。

施晗的散文和诗歌亦属于这种情况。虽然是惟因年轻,这一切还正处于情韵初露之中。

相比之下,我对他的散文部分印像更深(在本集中散文的分量也更大些)。他的散文,在具体品貌和写法上也不尽同,呈现出多采之姿。窃以为这是一种很不简单也很可取的现像。我历来主张即使是同一位作者,也要力戒出手就是一成不变的模式,而最好是因情制宜、因事制宜;当然是万变不离其宗,作为一个作家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变,也不易变的,譬如观念、气质等等,肯定是有相当稳定性的。纵观施晗散文也同样印证了这一点。

他的一些有代表性或者可以称作是主体面貌的散文,读之很自然地感到一些小说的情味。我所谓的“小说”,不是指其带有某种虚构性,而是往往带有一定情节的演进和人物的活动等等。但与典型的小说特征仍有一定区别,这就是从内在上讲它重在韵味和感觉,而情节和人物因素仅是它的一种表现形式,所以从本质上说仍视散文为宜。如文集中《风吹过对面的感觉》、《黄昏长安街》等篇就是。人们读后感受最深的还是它们那种或微微怅然或隐含温馨的情味,而并不着恋于它的故事发展与人物性格等方面。这类散文读者也是需要的。尤其是在当前“大文化散文”叫得很响、一度似有趋之若骛的情势下,有另辟蹊径的散文加以冲和,会感到一股清新之风徐来的意味;这也表明作为相对自由的散文而言,还是多一些路数和写法为好,如此更能避免那种单调、狭窄之弊。无须赘言,在这方面不应有哪种路数是最好与其次之分。真正的优劣高下,还是要取决于作品本身的思想和艺术品位。

另外,我注意到的是施晗主体散文作品的文学语言。也许是我个人感觉,他的语言意味酷似我国现代(如二、三十年代)一些代表作家所习惯的语言风格。个中的原因或许是作者阅读那时的作家作品较多,有所偏爱而自然受到感染较深;也或许是作者的气质使之,在相当程度上有所暗合。但不论是何种原因所致,我都觉得是一个好现像。因为,任何时间段,任何的流派与风格,其优长的部分都应该有所继承乃至发展,这有如我国之国粹京剧艺术,已经形成的流派,肯定是经过前辈艺术家千锤百炼继承提升的结果,理应有其传人发扬而光大之。文学虽不完全等同于戏剧,但对前人的成果扬长避短仍是后辈所应努力为之的。当然,不论继承哪个时间段的习尚,哪个作家的风格,都要注意尽可能不是去刻意模仿,而是吸其精髓,博取各家之长,于不经意间融入自家笔墨之中,这是不言而喻的常理。

施晗的另部分散文大致上可称之为生活随笔或随想,基本上是来自日常生活的感触或对某些社会问题的看法,以比较自如,比较含蓄的文字表达出来,但仍是文学性的。他的这类散文从感觉上说比较“现代”,这与他所处的年龄段是比较谐和的。一般来说,他极少触及重大的社会问题,而仍侧重于个人感觉。我认为这与他散文作品的整体风格也比较一致。如上所述,一个作家不论其采取何种写法,以何种笔路加以表达,骨子里的东西——气质、性情等等理应比较一致。相反,完全南辕北辙是不可思议的。

至于文集中的诗歌部分,总的来说,与散文在意蕴上也很接近,即在表面的平静中也有深沉的思索,匀调中也有不乏年轻人的激情,与散文相较,他的诗歌更“个人化”一些。我认为这与当前诗歌总体的“生态环境”有关。任何一个诗人,尤其是阅世不深的年轻的诗作者,是很难不受时尚的影响而跳出这个窠臼的。不过,值得称道的是,施晗的诗保持了应有的格调,没有当下某些诗歌的低俗之气;同时,他也不同于那种完全“看不懂”的诗,而在必要的含蓄中还注意到语言文字的畅晓,艺术的提炼。

最后,我还有一个希望:随着时光的推移,作者生活阅历的增进,如视野更加开阔,笔力更加厚重,题材更加宽广,思想更有深度,那么,不论他的散文还是诗歌,都有望更上一个台阶。当然,每个人在价值观和文学观以及性格气质上的差异,必然会在审美上乃至文路上受到影响与制约,有时是不能强力致之的。但我也认为:一个作家或诗人的一生中,在审美选择和作品面貌上也不可能绝对没有任何变化,关键是怎样变。无疑,每个人都希望变得更好,这是既包括社会标准,又有个人的取向。这两个方面如能达到和谐统一更是一种理想的状态。

 (当代著名作家、诗人,《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儒艺图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金融街万达广场A1座   联系电话:0591-8340-4256   联系人:福州墨韵出版 QQ:1509976841
闽ICP备08007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