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长廊 >> 中篇小说 >> [尘埃落定]谢谢你曾经爱过我(四)
    
会员文集

仪桐楚楚  小说

墨指含香 文集

尘埃落定 文集

骆一百 文集

墨 原 文集

寒 池 文集

天 涯 文集

暮 野 文集

午 夜 文集

北 城 诗集

会员文集申请处
长篇连载

百劫新生: 《谁是绑匪》

  双击自动滚屏  
[尘埃落定]谢谢你曾经爱过我(四)

发表日期:2010年12月20日  作者:尘埃落定  本页面已被访问 600 次

周六还没醒来,阿姨在门口开始大喊,声音绝对超过九十分贝。“八床,早饭!”这也许是,最有活力的一个人了吧。八床习惯性会对我说,吃饭啦啊。你自己要多吃点,可是自从我住院以来,已经接近绝食了。我也会习惯性讨教她,最近两天医生会有什么安排,大致就是等了,检查结果会在第三个工作日全部下来,那就意味着周日就要开始准备工作了。

八床还是那样安详,安详得让你想起年轻的妈妈,默默地无怨无悔。我在想,十五年后,我能有这样的心态吗?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十五年后的我会是什么一个样子,比现在苍老,比现在身体不好,那是肯定的。

我好像呆了一样,看着八床姐姐给她洗手,洗脸,那动作慢悠悠地,像给刚出生的孩子洗澡,唯恐在不小心的时候,弄疼了哪里。

这里的早餐只有大米,用大米烧成米饭,我却还是习惯性喊这是大米。好在八床并不介意我的说法,只管吃。剩下的时间就像现在的我,半醒半睡,偶尔会做一两个梦。我是暂时没有必要吃医院的饭,趁现在手脚还能动,姑且跑点路吧。

周末,这个时间是给家人打电话的时间。妈妈习惯了我长期不存在,只有在周末的时候,会电话她,或者在一个等车的时候,或者在一个晚上,或者在一个我急急忙忙跑着的路上,她会一边听我说话,一边问我在干什么。

晚上八点多,我电话过去。她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安静,不坐车啦。我说,没有呀,原来我自己忘了时间,这么突然一问,也忘记了下面该怎么给她说。就随便给她聊天,问长问短,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说,你今天打电话怎么样像安排后事似的。我只好说,我从明天起可能会很忙了,不一定有时间给你打电话了。她说,我要来看你。我说不用了,等忙完了,会电话你的。她突然哭了起来,说明天来看我。是啊,第六感总是那么准。

在某一个夜里,我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想起了祖母,不禁泪水涟涟,一夜未眠。时隔不久,弟弟告诉我,她去了。现在,我只能告诉她,以后每天都给她电话。于是,来看我也就不了了之了。

周日下午,医生来了,谈相关手术的问题。把各种方案都简单介绍一下,然后,先说最好的,然后说最糟的,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管是什么结果,害怕已经是没用了。只好硬着头皮,装好汉了。

然后是说从今天起,我不能吃任何东西,晚上八点后,水也不准再喝。我开始了八床的经历。

周日,接着电话老妈,让她开心点。

晚上,开始做梦。在后来,我告诉万图雅,我梦见了很多人,很多人,就连一个经常见到的人居然也梦见了。有人送别,有人欢迎,有人哭,有人笑,只是这个经常见到的人什么也没说,在人海中一如既往地默默无语。

周一清晨,开始打点滴。

八床说,好好打,现在开始会打到明天结束。她说的很准,在第三瓶的时候,我看见老师傅来了,推了一张移动的床,找我,去进手术室了。

老师傅说,摘下眼镜,手机放下。

看着他带着口罩和帽子的样子,我突然后悔了。万一了,我该怎么办?

躺在那张床上,回头看着八床,我对着她模糊的影子,突然说:“我后悔了。”

她说:“没事啊,你睡一觉,睁开眼,又见我了。”缓慢的语气让人觉得越来越后悔。

老师傅推着车,一阵风一样,往前走。我的视线开始模糊,只剩下团影然子和耳边的车声。我甚至后悔,在电话的时候,为什么和妈妈不多说几句话,为什么不多打几个电话,多听听久违的声音,也许,万一,成了植物人,这将会是一个永别了。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儒艺图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金融街万达广场A1座   联系电话:0591-8340-4256   联系人:福州墨韵出版 QQ:1509976841
闽ICP备08007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