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长廊 >> 中篇小说 >> [尘埃落定]谢谢你曾经爱过我(三)
    
会员文集

仪桐楚楚  小说

墨指含香 文集

尘埃落定 文集

骆一百 文集

墨 原 文集

寒 池 文集

天 涯 文集

暮 野 文集

午 夜 文集

北 城 诗集

会员文集申请处
长篇连载

百劫新生: 《谁是绑匪》

  双击自动滚屏  
[尘埃落定]谢谢你曾经爱过我(三)

发表日期:2010年12月20日  作者:尘埃落定  本页面已被访问 535 次

在穿过走廊的时候,顺便弄点水,大姐短信到了,询问住院情况,我把医生的安排说了,下周一手术。大致时间已经确定,医生也过来交代过了,就剩下等签字画押了。

我也就顺路看到一个小姑娘,二十三床,不同的是貌似父亲和母亲都来了。旁边的二十四床已经进了手术室,大家没有打过招呼,也谈不上关注。

这两天看见的病号多了,也逐渐有点淡定,对,是淡定了一些。所有的检查都已经结束,我处于一种等待结果和等待手术的状态。

吃饭还是像吃药,坐卧不宁。

下午的某一个时候,二十四床回了。

昨天的这时候的十八床还在到处打听小道消息,看看有没有能够只烧钱不受皮肉之苦的灵丹妙药。这时候,医生来喊她,她一溜烟,去了。十八床像蝴蝶一样,飞了过来,因为从医生那里出来,大家都会松一口气,好像一个鬼门关过了一样,皆大欢喜。她开始来到我们这里,八床还是那样淡定,用平静的语气安慰她,这次,老太太却打开肚皮,让我参观一下,原来在这个晚上,医生已经开始了人体彩绘,用防水的颜料勾勒出需要定位的部位,用各种不同的色彩进行标注了。看来这些画圈的地方都是需要开采的,那些没有的部位,应该是幸运的。这完全没有了当年和何岩一起去上人体素描的心境。

那时候,我们嘻嘻哈哈,一起去。手里面的桶装满了五颜六色的涂料,一个模特躺在大家面前,静静地,等待所有人的灵感。在不同的角度下,我们看见的人也是千姿百态,但是那眼神我是忘不了的,麻木,像半死的秋虫或者是静态素描一样的苹果。安静得没有半点生机,麻木的看不到除了线条还有什么的什么。不是所有的模特都漂亮,而是一个客观的存在而已。男的,女的,老的,什么样子都有,但绝对激起不了你的爱慕之情。面前的学生们也只是闭着葫芦画个瓢,把男的别画成女的,或者只要有一点可以引起共鸣的,老师都会善意的鼓励,希望我们能够尽可能做的好一点。

现在不同了,老太太干瘪的肌肤在病魔的折磨下,只剩下几张皮了。我看完,半天,抬头说,没事,你啊,这辈子不会得这些毛病了,也不会和这个科室的医生打交道了。

今天,这个老太太十点进去,不知道回来了没有。即使没有回来,我貌似已经没有打探的信心了。

晚上,麻醉师来过,找我谈话,商谈下周一下午关于手术的问题。我其实什么也没说,只是听她把相关的医学文书在我面前宣读一遍。当她问,还要不要带回去在读一遍的时候,我说,该倒霉读两遍也没用,我相信你没问题,何况比起前面的人,我也不算什么大手术。

回来,我也是像窗外的黄叶从那里飘过来,顺路看看十八床,她居然告诉我说,没事啊,下周你要放心去做,我等你回来。

晚上,我也渐渐地忘了这件事一样,开始和八床说笑,她姐姐成了两人的护工,我们在一起开始吃瓜子,我们吃,吃,不停地重复吃的动作,直吃到嘴唇都磨出了血。于是,在说笑中,八床好像不疼了一样,她眼巴巴地看着我们吃,开始坐起来一小会儿,然后自己用吸管喝点水。没有了十八床的到来,我们好像少点什么。

夜半,开始合上眼,想慢慢地睡了。突然有人开始哭泣,一个楼层全是她的哭声,在这个夜里,让人听的发冷。现在的我没有了一点好奇的感觉,用被子盖着头,可是这声音还是从被子的缝隙钻了进来。

热心的八床姐姐,起来看了究竟,原来是今天下午参加手术的二十四床。刚三十岁,手术了,手术前不知道现在的结果:命是保住了,可能这辈子就这样了。婆婆来看了一下,放下东西,帮她请个护工,没等她醒来就走了。貌似老公比较忙,其他人或许有别的原因,还是没有到位。醒来后,就开始嚎啕大哭。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儒艺图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金融街万达广场A1座   联系电话:0591-8340-4256   联系人:福州墨韵出版 QQ:1509976841
闽ICP备08007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