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长廊 >> 中篇小说 >> [尘埃落定]谢谢你曾经爱过我(二)
    
会员文集

仪桐楚楚  小说

墨指含香 文集

尘埃落定 文集

骆一百 文集

墨 原 文集

寒 池 文集

天 涯 文集

暮 野 文集

午 夜 文集

北 城 诗集

会员文集申请处
长篇连载

百劫新生: 《谁是绑匪》

  双击自动滚屏  
[尘埃落定]谢谢你曾经爱过我(二)

发表日期:2010年12月20日  作者:尘埃落定  本页面已被访问 525 次

今天和昨天一样,最近的上海一直在落雨。这个落雨,我貌似也习惯这么讲了。于是,从出院到现在,只能是坐观天。雨落在树叶上,一点点流下来,成流线型洒向大地。那些刚过去不久的日子,也如这淋漓的雨,飘洒在谁的心里。

 

那是住院的第二天,准确地说,是还没到第二天,还是第一天的夜里。

八床断断续续的呻吟,慢慢地让我思维开始混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很多人,很多梦,还有很多不曾再次相逢的人们在梦中纷至沓来。其实,人就那么怪,一旦这个人被梦见,也许以后很少甚至一生不会再次相逢。貌似很多亲人都来了,外公,祖母还有祖父他们。

八床的姐姐不停帮她,一会儿用手摁,一会儿喂点水,一会儿倒点水,一会儿换瓶子,一会儿用手轻轻地按摩她。我无法理解,这满屋的呻吟和不停地流水声,等轮到我的时候,我貌似和她没什么区别。

夜半,被一阵哭声惊醒,撕心裂肺。原来,一个老太太的女儿刚刚手术后,去了。她呼天抢地的哭声,让我从梦中惊醒。是不是,我的妈妈也会这样伤心,如果,我有了万一?!我看着她被人搀扶爬,一个人在门后抽泣。

一宿不停地上来下去,这张被消毒后的床一样针扎。一双兔子眼还没有睁开,护士已经开始抽血了。我不是害怕,居然颤抖起来。

 

六点不到,老师傅来了,找了一个轮椅,推着我去检查。

看到这奇怪的椅子,我问他,我还可以走,不用了,他却说,医生说你必须坐这个。

我的天,看来我被什么已经盯上了。

于是,我乖乖地,坐上,由他推着去检查。耳边全是轰隆隆的车声和一闪而过的轮椅。

 

排队,身边的病号服可以明确地告诉我们,此人什么毛病。

一个老人的儿子来看他来了,儿子大人一屁股坐下,开始东看看西看看。小孙子也是简单地招呼一下,开始写起作业。看来这父子俩态真好,来看病号,居然还是这样敬业。

熬时间的日子,总是觉得医院的表全是坏的,自己的手机也时间不对。

望着排队的人们,长龙般挪移,我居然有点麻木了。

 

在楼和楼之间被推动,在人和人之间挪移,眼睛已经看不清东西,只有一个声音:快点结束吧。

从一个白色的房子到下一个白色的房子,从一个医生那里推到下一个医生那里,从这个电梯到下一个电梯。满眼都是人们的腿和各种不同样式的脚。

 

 

回来的时候,已经中午。貌似,中饭也没有了。

八床,明显比昨天好了点。她开始劝我吃东西,说,快吃,等手术后,饿得不行,也没办法吃了。蜡黄的脸在帘子后忽隐忽现。

看我没有动静,就说,你要快点吃,多吃点,像吃药一样把饭吃下去。

我开始慢悠悠地吃,因为我总觉得这饭中不是有虫子就是什么让人恶心的东西,让我不知道嘴里面装的什么味道。反正这个屋子,血腥味和尿素同在,没准,还会有什么东西来个现成的,让人无法忍受。抬起头,居然看见一只苍蝇。看来苍蝇们也与时俱进早学会坐电梯或者说爬楼梯已经退伍了。

下午,开始睡觉。

白天睡觉,在医院也许是比较明智的。

刚躺下,十八床老太太来看望八床了。因为明天她要进去了,昨天,因为胆小,没有敢来。

一天没吃饭,老太太有点晃悠,六十五岁来做手术,也的确风险不小。

八床说:没事的,你睡一觉回来就看见我们了。一边说,一边皱着眉头,手上的被子还在不停地颤抖,还好,没有在老太太面前呻吟。

老太太不放心,围着这床转了一圈,像窗外的树叶一样,飘走了。

我对八床说,你只管哼哼,也许好受点,反正我带上耳机就是了。要不了两天,我和你没什么区别。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儒艺图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金融街万达广场A1座   联系电话:0591-8340-4256   联系人:福州墨韵出版 QQ:1509976841
闽ICP备08007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