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长廊 >> 中篇小说 >> [仪桐楚楚]隔壁房客 7
    
会员文集

仪桐楚楚  小说

墨指含香 文集

尘埃落定 文集

骆一百 文集

墨 原 文集

寒 池 文集

天 涯 文集

暮 野 文集

午 夜 文集

北 城 诗集

会员文集申请处
长篇连载

百劫新生: 《谁是绑匪》

  双击自动滚屏  
[仪桐楚楚]隔壁房客 7

发表日期:2010年10月22日  作者:仪桐楚楚  本页面已被访问 632 次

午饭后,晨晨打点行李,准备在下午考试结束后回到自己的家。当她看到隔壁房客送他的书籍,她翻开扉页,观看他的相片。心莫名其妙地,开始疼痛起来。他站在一片荒野之中,周围芳草萋萋,灌木丛生。他那浓黑的眉毛,忧郁的眼神,线条柔美的嘴,就那样随意地、漫漫地看着她,带着无限的深意与距离。可是那种随意,却足以把她的灵魂摄住。她凝视片刻,想到再也不会相见,流出了眼泪,她在后悔吗?后悔错过他?她很想给他温暖,很想为他的双眼除却严寒,很想给他慰藉。晨晨用指尖划过他的脸,在木浆质的纸片上想像那他的温热。在她的眼里,她几乎嗅得到他的呼吸,看得到他的胸腔的起伏,一切都可以感知,一切都可以触摸。她摸摸他的肩,他的肩很宽,像一个摇篮,足以承载女人的眼泪与欢笑。

晨晨开门的时候,隔壁房间也突然大敞门开。还是那件白衬衫,还是那件牛仔裤,还是那双忧郁得让人心痛的眼神。唯一 不同的是,他手里捧着一束如鲜血一般燃烧着的玫瑰花。从小到大,晨晨还从没有收到过一束鲜花,那种场景,她只在电影里面见过,晨晨老公从不浪漫,但晨晨向往浪漫。他把花束双手递上,晨晨把花抱在怀里,她感动得说不出话来。直瞪瞪地望着他,嘴半张着,心突突突地狂跳起来,她变成了木偶,二级管有些短路。就在她一楞之间,隔壁房客猛地牵住她的手,不由分说地把她往自己房间里一带,在晨晨还没有站立平稳之前,隔壁房客一边说我想死你了,我想你没有办法,一边风卷残叶般地把她拥进怀里。

一股久违的男人的体味山洪般地袭击了晨晨,她的大脑霎那间一片空白。她被他粗壮的胳膊搂得紧紧的,隔着薄薄的衬衫,她听得到他发达胸肌下那颗急促跳动的心。那颗心强有力地跳动着,像一面战鼓,对她发出一种古老的召唤。她想,这是不可以的。虽然,她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想像。但事实上,她觉得这是不对的,错误的,具有罪孽性质的。

隔壁房客亲吻着晨晨清香的发丝,一边喃喃地自言自语说,我爱你,请你不要拒绝,我就是没有理由地爱你,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像爱自己一样的爱你。他的嘴向她的耳朵探过来,热烘烘的呼吸刺激着她的耳膜,他舔舐一下她的耳朵,又急急地寻找她的嘴唇。晨晨极力躲着,把脸着背向着他,双手使劲地撑着,奋力挣扎。他终于被她的反抗给冷静下来。他咚咚咚快节奏的心跳声在这寂静的空间显得让人震憾。

晨晨站直身子,平息一下呼吸后冲着隔壁房客说,不可以!这不可以!隔壁房客的脸凑近了她的脸说,可以的,宝贝,可以的。人生来应该是自由的,你也是自由的。你不需要伪装,这一切对于你,都是美好的,善意的。晨晨说,我是有老公的,不可以的。隔壁房客说,他远离你多年,那些温度已随着时间与距离渐渐消散,你这样寂寞,你这样孤独,你过得并不幸福,那些违背自然之道的东西,那些因循守旧的道德,你还是丢开吧?它会让你发疯,会让你变傻,它会让你分不清什么是毒液什么是蜜汁。

晨晨清了清嗓子说,我承认我有时向往自由,可我们终究不能逃避相应的责任与义务。隔壁房客说,责任与义务有时候并不是一个甜美的字眼,它们有时远离人道,坚如岩石。这些让你灵魂与肉体感到的痛苦的十字架,你不需要去背负,你有时应该放开它。他的身躯又逐渐向着晨晨慢慢贴近,我遇见了你,我不哄骗自己,不管你有着怎样的过去,不管你选择怎样的将来,我控制不住自己爱你,我不想逃避。

晨晨听他提到过去,忍不住幽幽地说,我有我的过去,你有你的过去,我们在这里相遇。可是,你了解我多少?我了解你多少?就这样简单相爱,好像有点荒谬。隔壁房客轻轻揽过她的肩头说,好晨晨,你千万别这么想。爱都是偶然自发的,爱是没有理由的,我对你并不是一种肤浅的情欲。这些都源于我们对艺术的喜爱,源于我们相近的思想,源于你的美,源于你眼中温柔的水声。如果你非要说荒谬,那我们每天按时工作吃饭睡觉一成不变也近乎一种荒谬,我们被迫去接受这一切也是一种荒谬。

 隔壁房客一只手揽着她,一只手爱怜地抚摸晨晨光滑如丝的头发说,这不是你熟悉的环境,你不必担忧太多。我们不带任何功利性质的相爱,我们可以做到自由与真诚,我们可以还原自身。来吧,我的好晨晨,让我带着你到乳草从生、阳光普照的田野,带你去找风信子的歌声,带你去找满天闪烁的星辰。晨晨感受到自己的脸灼开始热起来,她灿如朝霞的脸微微露出笑意,她开始用甜美的嗓音说话。她说,如果我是一个大大的坏人,你也敢爱?隔壁房客咧开嘴笑了,我相信我的判断,相信我的直觉。你是最好的好人,你是最好的宝贝,晨晨眨眨眼,顽皮地歪着脑袋问,万一我是天下最大的一个大坏蛋呢?隔壁房客深情款款地注视她,他用嘴吹着一阵热风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就算你是一株毒草,我也情愿死在你的怀里。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儒艺图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金融街万达广场A1座   联系电话:0591-8340-4256   联系人:福州墨韵出版 QQ:1509976841
闽ICP备08007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