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长廊 >> 中篇小说 >> [仪桐楚楚]半个月亮落下来 10
    
会员文集

仪桐楚楚  小说

墨指含香 文集

尘埃落定 文集

骆一百 文集

墨 原 文集

寒 池 文集

天 涯 文集

暮 野 文集

午 夜 文集

北 城 诗集

会员文集申请处
长篇连载

百劫新生: 《谁是绑匪》

  双击自动滚屏  
[仪桐楚楚]半个月亮落下来 10

发表日期:2010年9月27日  出处:首发  作者:仪桐楚楚  本页面已被访问 568 次

湛天兰悠然醒转后,看到了两个女人。余雅琴脸似新月,肌肤润泽,王美真眼如水杏,眉黛泛绿,两个女人脸上都有依稀的泪痕,眼睛肿得像五月的蜜桃。这让他怀里像揣了只活蹦乱跳的兔子,颇不安宁。

当湛天兰晕晕欲睡的时候,看到余雅琴穿着一件雪白的衣裳,在夜色中显得分外刺目,她正在他前面匆匆行走,他急忙地跑过去,请她等他一下,听他说一些解释的话。余雅琴停住脚步,扭转头来,目光变成一把锋利的刀子,嘴角含一抹讥诮的笑,冷冷地瞧着他。待湛天兰跑近,她猛然飞身跃起,飞向天上那轮清幽的满月,像一朵飘荡的白云。湛天兰正要飞身去追,王美真却也来了。她穿着古代绿色的罗裙,像江南田园草木的色调,手拿一把折扇,步覆姗姗,看上去十分悠闲。湛天兰朝她折转身来,想要同她说一说话,哪知她并不理他,仿佛正跟他生着气,湛天兰正要去拉她,哪知她也轻裾冉冉,罗裳飘飘,直冲那满月而去。天上遽然出现了一种奇异的景象,刚刚浑圆的满月正一点一点地递减,最后减损得只剩下一半,像一个半遮玉面的美人,又像心上缺失的家园。一阵寒风徐徐吹来,湛天兰打了个寒颤。他睁开眼睛,王美真手拿棉签,正在给他擦洗伤口,余雅琴拿着消毒液,站在她的身边,她们都十平八稳地站在床边,一个也没有飘走。

余雅琴深深地望一眼湛天兰,轻轻走了出去。她是在湛天兰入院当天晚上才知道消息的。那天,湛天兰约她见面,她把头发纷披下来,穿了件雪白的紧身连衣裙,身材阿娜,乳房突出,成熟的胴体散发着淡雅的香味,像一朵盛开在夏季的茉莉。她在书店里踱来踱去,焦急地计算着湛天兰到来的时间,到了下午二点,她发了两条讯问的消息,可却石沉大海。直到王美真看到消息后,打电话告诉她关于湛天兰的一切,她才急匆匆地赶到医院。

王美真没料到湛天兰会对她撒谎,更没料到余雅琴这么漂亮。余雅琴也一头雾水,又吃惊于王美真的婉约清丽,她们彼此嫉妒,彼此欣赏,各自吃了一惊。余雅琴每天来医院一趟,有时带些鲜花,有时褒些营养汤。两个女人各自为湛天兰担忧着,照顾着,悲伤无度,又惺惺相惜。

湛天兰在王美真去买午餐的时候,虚弱地对余雅琴说,雅琴,我赶到你那里,正想要告诉你这件事,对不起!我多希望自己能疼爱你,多希望你能永远幸福。余雅琴凄婉地注视着他,用一种虚弱的、轻如梦幻的语调说,那,你爱我吗?湛天兰闭上眼睛说,爱——过。余雅琴眼里盈满泪水,缓缓把头扭向窗外。她想,他们毕竟有过憧憬和梦想,他和她曾有许多共同之处,对生活,也有许多共同的见解,可她无法改变命运的安排。这次为了见她,他几乎连命也搭上了,她也应该知足了。只要他幸福,她希望能战胜自己,能从失落中慢慢地走出来。

湛天兰在两个女人的精心照料之下,一天天恢复了健康。除了骨折的左臂上挂着一条白色绷带,他已能站起来缓缓在走廊上行走。

余雅琴离开医院时对王美真说,他渐渐大好了,所幸并无大碍,我今后就不必来了,你好好照顾他。王美真突然对余雅琴说,其实,我们并没有拿结婚证。这些年来,我很感激他对我们母女的照顾,这些,都是笛笛的爸爸临去时托付了他的缘故。余雅琴真诚地对王美真说,有些谎言是善意的,他只是想告诉我你们结婚的事情,他是怕你不高兴才不告诉你的,你千万别胡思乱想。王美真急得直摆头说,你不知道,是我害他成这样子的,以前算过的,我是个不吉祥的女人,我们不能在一起。余雅琴骇然地张大眼睛说,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相信这些东西?王美真认真地望着她说,可是,这的确是真的。

余雅琴惊讶地望住王美真,她开始觉得有些失望,不知道湛天兰怎么同这种女人在一起,难道完全是为了贺明清的嘱托?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儒艺图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金融街万达广场A1座   联系电话:0591-8340-4256   联系人:福州墨韵出版 QQ:1509976841
闽ICP备08007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