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长廊 >> 中篇小说 >> [仪桐楚楚]半个月亮落下来 9
    
会员文集

仪桐楚楚  小说

墨指含香 文集

尘埃落定 文集

骆一百 文集

墨 原 文集

寒 池 文集

天 涯 文集

暮 野 文集

午 夜 文集

北 城 诗集

会员文集申请处
长篇连载

百劫新生: 《谁是绑匪》

  双击自动滚屏  
[仪桐楚楚]半个月亮落下来 9

发表日期:2010年9月17日  作者:仪桐楚楚  本页面已被访问 535 次

 

湛天兰在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昏迷了五天五夜。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在生与死的边缘上苦苦挣扎。由于脑部受到撞击,他的体温调节中枢功能紊乱出现了高烧不断的反应。医生护士每天把他包围在中心做各种血尿标本的采集与化验。给他吸氧,给他注射,给他测量生命体征的各种数据。他的周身伤痕累累,口唇与指甲呈现一种死气沉沉的灰白色,曾经有一刻,他的呼吸骤然衰微,医生们紧张地给他做人工呼吸,王美真跪在床边号啕大哭,泪下如雨。此时的王美真,与其说她跪在雪白的病床面前,倒不如说她在自己的命运面前濒临崩溃。她相信冥冥中有一只看不见的手,这只手掌控着她捉弄着她,她无可奈何,却别无他法,除了信服,除了跪拜,她别无选择。她在极端痛苦与自责的深渊中反省自己的罪恶,内心激起了巨大的变化。

原本,他们请客的时候,湛天兰要求把结婚本子拿了,王美真说操办婚事太忙,要等待几天,等从容些了再拿不迟。谁料到,他们搬到一起还不到一个星期,湛天兰就遭此横祸。王美真哭得自己头晕脑胀、恍恍惚惚,她又好似听到门前那片荒芜的树林子里,传出一些神秘的歌声。

针对一些突然或者怪异的事件,她的家乡流行一些迷信的说法。虽然现代人听后会捂嘴嗤笑,但王美真在这方面脑子却有点不好使,对于一些她认定难以解释的事情,她倒是个愚昧落后的忠实信徒。很小的时候,门前的河水也让她感到害怕。因为大人们为了安全,一部分也是有些迷信,便喜欢恐吓小孩,说河里有水鬼喜欢拉小孩,不让孩子到河边去玩,唯恐失足掉进河里淹死。而每隔一段时间,间或会有顽皮戏水的小孩被河水淹死,这让孩子们从心里对大人的话感到敬服,认为大人的话确凿无疑。

王美真也有许多深信这些迷信的经历。她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发烧那时正值春节,她与姐姐跑到后面一排人家去看踩龙船。那个踩龙船里有个美丽古雅的小姐,她貌如如画、羞羞答答,深深地吸引着她们,鼓乐不断,胡琴在悠扬宛转地流淌,那个逗趣的艄公捋着胡子唱几句,然后,那个小姐眼波流转着娇滴滴地唱几句。她们一直顺着人家看到天黑,看不清路了,才想到回家。

第二天清晨,王美真高烧起来,右边脸肿得像塞了个馒头。王美真父亲要把她抱到村医那里打针,而母亲不依,两人发生了剧烈的争吵。

最后,他们各行其事。父亲把王美真背到村医那里打了一针,而她母亲则又背了她去请村里的林爹进行诊治,林爹抚着花白的山羊胡子,清癯的脸上双目微颔,他掐算着指头,嘴里叽叽咕咕地说了些谁也听不懂的天国言语,然后,她对王美真母亲说,你小女昨晚在回家的路上撞着了一个小鬼,这小鬼正在玩耍,没防她跑得太快,踢伤了它,它不找她才怪呢!王美真母亲听从林爹的教导,把稻草编成一股绳子,在王美真花棉袄外捆了,背着她绕屋三周替她喊魂儿,然后在屋旁化了一堆冥钞,一边化,一边向小鬼道歉,请它一定要放过王美真。过了一天,王美真的病奇迹般地好了,父亲母亲各表其功,都说是自己的功劳。王美真呢,她并不知信谁的好。

王美真读完小学就因家境清贫辍学,但人越来越生得美貌,白皙的瓜子脸白里透红,乌黑的眉毛弯弯如月,一对水汪汪的杏仁眼清波荡漾,被村里的贺明清穷追猛打,娶为老婆。贺明清去世后,村里曾有关于王美真属于克夫相的传闻。许多人说王美真的一对眼睛过大过圆,挂在脸上,就像两颗滴溜溜运转的眼泪。这种面相,村里人说,那是克夫最狠的一类女人,叫做克七夫,也就是要克死七个男人。针对这种传闻,王美真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感到痛苦。

她曾有过迷惘,有过抗争,有过半信半疑,可湛天兰的祸事又给了她一记无情的耳光。记得就在她们搬到一起的第二天,湛天兰用买来的热得快烧开水,她坐在木椅上纳鞋底,猛听地一声,热水瓶爆裂,王美真吓得从椅子上惊跳起来,她的鞋底和针线全掉到地上。当时她有一种不安的预想,湛天兰冲她笑笑说现在的产品我日什么狗屎质量。她强压住心内的不安,缓缓回报他一个怯怯的微笑。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儒艺图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金融街万达广场A1座   联系电话:0591-8340-4256   联系人:福州墨韵出版 QQ:1509976841
闽ICP备08007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