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散文 >> [墨原]榆树
    
会员文集

仪桐楚楚  小说

墨指含香 文集

尘埃落定 文集

骆一百 文集

墨 原 文集

寒 池 文集

天 涯 文集

暮 野 文集

午 夜 文集

北 城 诗集

会员文集申请处
长篇连载

百劫新生: 《谁是绑匪》

  双击自动滚屏  
[墨原]榆树

发表日期:2010年9月12日  出处:原创  作者:墨原  本页面已被访问 578 次

很多地方已难见到这种树了,可我的故乡却依然有,在村落的外围,在村街的两侧,只要放眼去望,就能看见榆树的存在。榆树在这里,不仅仅装点了故乡风景,也装点着人们的生活。特别是一些孩子,常常去攀爬这些榆树,有时是为了和伙伴们比赛攀爬的速度,有时候是为了比胆量,看谁爬得最高,之后再快速地滑到地面,胜者就会被败者背起来,走出半里路的距离。而更多的时候,他们攀爬榆树的目的却是为了摘上面的榆钱。

每年的四月份,正是榆树挂满榆钱的最佳时节。这时的榆钱不但一簇一簇绽得大,且非常鲜嫩。撸一把放进嘴里去嚼,榆钱的味道甜丝丝的,嫩生生的,引得孩子常常吃了第一口,就想吃第二口。但他们最怕的就是撞上护林人,因为他们所谓的上树摘榆钱,其实就是往下折挂满榆钱的树枝。当他们攀上榆树后,看见哪个枝上的榆钱结得多,就抓住那个树枝猛折下来,一枝的榆钱就属于他们的了。如果有的树枝实在太粗,用手折不下来,孩子们便会用带来的绳子把这个树枝栓牢,树下的伙伴们就抓住绳子的另一头,齐声大喊:一、二、三……”使足力气猛拉,就会将那个挂满榆钱的树枝拉断下来。用护林人的话说,孩子们的这种行为,根本就不是为了吃榆钱,而是在故意糟蹋树木。于是,只要护林人见到孩子们在树上摘榆钱,必吵着奔过来,把他们追得像野鸭子一样四处飞逃,几日都不敢见他的影子。

当然榆钱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当四月一过,树上的榆钱就开始干黄了,变成了榆树的种子。风一吹,它们就雪片一样从榆树上飘飞下来,散得村落里到处都是榆钱的身影。

在故乡的村落里,人们最喜欢去的地方也是榆树底下,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儿地聚着。尤其是夏日的三伏天里,无论中午还是晚上,只要饭碗一放嘴一抹,许多村落人就会涌到村中间的一棵老榆树下,纳凉或者闲谈。故乡的这棵老榆树的树干粗粗的,枝也粗粗的,肥大的树冠枝繁叶茂。不像有的树老了,叶就稀了枝就朽了,说不定哪天就栽倒下去。凡是到过故乡村落里的外乡人,都惊奇于这

棵榆树的古老,猜想这棵老榆树可能已有几百年的寿龄,但到底这棵老榆树在落村里生长了多少年,却没一个人能说得清楚,去问村落里九十八岁的丐爷,他也总是摇着头,表示也不知道这棵老榆树是什么时候有的。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故乡的村落里不但有一棵老榆树,其实还有一口甜井水呢!

甜水井就在老榆树的下面,井壁是由一寸厚的木版盘成的,呈六角形状。把水提上来喝一口,你会感到甘甜、清凉,人也会随之舒心畅肺。特别是夏日的伏天里,天气燥热,有人拿一个空酒瓶用一根细长绳儿栓了,系到井水里,灌满一瓶井水提上来,咕咚、咕咚喝下去,整个人就会神清气爽,不再感到浑身燥热和难耐了。人们都说井水甘甜是因为有老榆树遮阴的缘故,要么村落前的另一口水井为何没有甘甜的味道?故乡村前的那口水井里的水我也喝过,水的味道不但不甜,还有一股咸涩的滋味。

对于村落中间的这棵老榆树,孩子们也曾攀爬过,当然也是为了摘上面的榆钱,但他们却从没有折过上面的枝。只见他们先是猴子样灵巧地攀上去,然后坐在一个粗树杈上,一朵一朵地摘榆钱装进衣服的兜里,装得很鼓,胀胀的像衣兜里塞着一只充足了气的皮球。

如果年老的丐爷走过老榆树下见了,就立住脚,极有兴致地对树下的孩子们絮叨起来,说这榆钱可是好东西呢,过去挨饿那会儿,这榆钱没少救人的命,煮的榆钱饭啊,那才叫香呢!孩子们是不了解过去的,心想现在的大米饭、烙油饼吃起来那才叫真香呢!

倘若这时有一阵风吹来,卷动得老榆树的枝叶哗哗作响。那你就去细细品味吧,也许你能体会得出,这声音已不仅仅是一种响声,而更像是老榆树对自己生命的歌唱。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儒艺图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金融街万达广场A1座   联系电话:0591-8340-4256   联系人:福州墨韵出版 QQ:1509976841
闽ICP备08007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