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散文 >> [墨原]风筝
    
会员文集

仪桐楚楚  小说

墨指含香 文集

尘埃落定 文集

骆一百 文集

墨 原 文集

寒 池 文集

天 涯 文集

暮 野 文集

午 夜 文集

北 城 诗集

会员文集申请处
长篇连载

百劫新生: 《谁是绑匪》

  双击自动滚屏  
[墨原]风筝

发表日期:2010年9月11日  出处:原创  作者:墨原  本页面已被访问 591 次

文∕墨原

 

春日里,故乡的风筝是天空中的精灵,它们载着一颗心的希冀,一颗心的向往,牵引着一根长长的线,像牵引着一条漫长的旅程,接近那高不可攀的蓝天白云。在我的故乡,春日里人们曾经以放风筝来消磨闲暇时间。放风筝的人蹲在墙角,几位无事可做的村人聚在他的身边,他们边说着闲话,边瞧风筝在天空里飞动的姿态。偶尔,会抽烟的人从衣兜里摸出旱烟和纸条来,敬让身边会抽烟的村人也拧一根。有人伸手接过那递来的一小撮烟沫和纸条,拧成烟划亮火柴点燃,面前就漫升起丝丝缕缕的烟雾。不会抽的就袖着手,说今年村里的秧歌闹得真不错,还有外村的,现在想来都觉过瘾。有人急吸了一口烟,接过话茬,说过瘾有啥用,能当饭吃吗?被问的人就笑笑,说难得能清闲这么一会儿,过几日生产队又该上工刨粪了,咱们也没有几天扯头了!可不管地上的人们怎样议论,风筝却依然在天空里飘着,仿佛拥有永远也使不完的力气。

在我们的村落里,做风筝也是颇讲究手艺的。小孩子们放的风筝是随便扎的,一张纸,几根高粱棒棒,一根粗麻绳充当的风筝尾巴,便是孩子们心目中最好的风筝了。只要风筝能飞上天空,他们就满心欢喜满心高兴。但成年人做风筝却从不敢草率,风筝的骨架要用竹条,且把竹条修剪得长短粗细一样。该弯折的地方,必要拿热水浸泡,然后再用灯火烤,直到弯度满意为止。而选用的纸张也与孩子们的不同,用的都是彩纸,红黄粉绿蓝不等。风筝的尾巴虽说也是粗麻绳充当的,可每隔半尺远都要系上一条寸宽的彩布条,或红或绿或黄或蓝,装点得风筝的尾巴非常漂亮。

但故乡的风筝又是质朴的,不像城里人所放的风筝那般华丽,那般名贵。在我的故乡,一根长长的线,牵引的也许是一只蝴蝶,也许是一只蜜蜂,也许就是简简单单的五角星或八角星,可只要放飞到天空里,也就放飞了人们的心情,或者放飞了孩子们的畅望与梦想。

在我故乡的村落里,做风筝最拿手的人当数李四先生,经他手做的风筝不但飞得越高越稳,而且种类繁多。特别是他做的蜈蚣风筝,每个节盘能有脸盆大小

不说,而且节数比三间房子的长度还长。放飞到天空里,远远地看,如同一条长

龙腾跃在白云的下面。有一次我和他家的五小去放他做的蜈蚣风筝,由于忽然风力变大了,差一点儿把五小带到天空上去。李四先生不但做风筝的手艺高,而且还是一位精通阴阳的人。比如谁家盖新房,必请他前去参谋,院门朝哪个方向开合适,架梁应在哪一天,皆由他看日子做主。倘若谁家逢婚丧嫁娶的红白喜事,也必请他到场,支应一切大小事务。除此之外,李四先生又极能说书讲古,平日里只要他一有空闲,就往村落人的中间一坐,娓娓道来各朝历代的忠臣良将与奸佞小人。他最好讲的是杨家将与岳飞,一说起来引的很多村落人到了饭口常常都不忍离去。孩童时期,我就曾经听他讲书听得入迷,多次晚饭都是我母亲叫过我多遍,然后再加上我父亲的几嗓吼,才不得不离开李四先生讲古的地方。

童年时期的我也曾经做过风筝,当然也是用纸和高粱棒棒扎的纸风筝。做成之后,我便带领两个弟弟跑到初春的旷野里去放。那时候雪在村落外已经化尽,可春风入骨,看似是很暖的天气,可光着头没戴棉帽子的我们还不懂这些儿,整整在村落外面玩了一天,如此放过几次风筝,就感觉耳朵刺痒,伸手去摸,耳垂

处已被寒凉的春风冻出了一个硬疙瘩。就是这一次,六岁的三弟因为耳锤儿冻坏了,晚上一回到家就流着眼泪说:明天我再也去放风筝了,等我长大以后挣钱买了棉帽子,我再去放风筝。

那时村落人的日子都穷苦,不是现在一些人所能体会到的,尤其是城里人和一些孩子。当然现在的孩子也很少有像我孩童时期那样,自己做风筝,自己到村落外的旷野上放风筝了。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儒艺图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金融街万达广场A1座   联系电话:0591-8340-4256   联系人:福州墨韵出版 QQ:1509976841
闽ICP备08007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