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评论 >> [李永安] 倾注绿意的文情——读李正平先生散文集《绿色的梦》
    
会员文集

仪桐楚楚  小说

墨指含香 文集

尘埃落定 文集

骆一百 文集

墨 原 文集

寒 池 文集

天 涯 文集

暮 野 文集

午 夜 文集

北 城 诗集

会员文集申请处
长篇连载

百劫新生: 《谁是绑匪》

  双击自动滚屏  
[李永安] 倾注绿意的文情——读李正平先生散文集《绿色的梦》

发表日期:2008年5月14日  作者:李永安  本页面已被访问 1605 次

倾注绿意的文情

 

——读李正平先生散文集《绿色的梦》

 

 

                                              李永安

 

今年春节前,南方大部分遭遇百年之冰雪灾害,哪里也去不了,闲赋在家,让我安安心心地拜读了文友李正平先生给我寄来的大作《绿色的梦》。

我与正平先生结识于杭州西子湖畔。那是二000年五月,湖北《九头鸟》杂志社在杭州召开年会,湖南有六位同志参加年会。我们国家有那么辽阔,全国又有那么多人在搞业余创作,能够有幸从全国各地、各种不同岗位聚在一起开会交流,就算是有缘,而一个省一次有好几位文友临会,就更是一种缘份。上午会议结束后,我便提议湖南来的同志合一张影,留作纪念,提议得到了大家的积极响应,这样我们算是相识了。下午我们共进晚餐,正平先生坐在我旁边,谈话之中,相互知晓我俩不仅是同姓、同乡,而且还是同年、同月所生,这真是一场“巧合”。

00四年,我们又在湖北咸宁温泉召开的创作年会上相逢,而又同居一室,那可是老友相逢藁安凰怠T诖酥埃壹睦此牡谝槐旧⑽募肚捉疚荨贰U獯嗡宜担急赋龅诙旧⑽募饬撕眉父鍪槊恢母龊茫胩业囊饧N姨怂慕彩龊螅衔镀诺拇堆獭犯猩⑽奈叮灿写丝捶ā;嵋榻崾螅挥卸嗑玫氖奔洌⑽募镀诺拇堆獭酚址傻搅宋业陌竿贰?SPAN lang=EN-US>

之后,他曾给我来电话说:现在不想写了,想停笔。我觉得他的文字功夫好,文学底子又厚,又爱好文学,不写太可惜了。便劝他不要停笔。反正我们都是业余的,没有任务,没有压力,什么时候灵感来了,想写就写,但不要丢弃。可意想不到的是他口里讲不写,要辍笔,可实际上还是丢不了笔,仍然是笔耕不停。可不,就在年前我又收到他寄给我的第三本散文集《绿色的梦》。

这本散文集共收集了他近两年来在报刊上所发表的70多篇散文、随笔。按他自己的话说,“是生活的情感洪流竟然冲垮了栏截‘笔欲’的长堤。”以更加专注,更加投入的精神姿态来看待现实,观察社会,因而在生活的宽度上和思想的深度上,比前两本散文集都有更新的开拓和更新的提高。

这本散文集取名为《绿色的梦》,是因为开篇之作是《绿色的梦》还是另有原因,我就不得而知。他居住在泪罗江边,集子里有一篇散文《泪罗江情思》为何不用呢?我带着这种疑问认真地阅读了每一篇文章,在《故园寻踪》中有这么一段话使我们不能忘却。“是这坡坡垅垅的五谷、油茶,养育了我,也养育了我的孩子。我生于斯,长于斯,虽然我不愿意去粉饰我在故园曾经历受的种种难堪,但终究故园是用最真情和完美的形式,浓缩在我心中的精神家园。”读了这段话,我似乎感觉到了它的内涵所在,但又讲不出其所以然。

《绿色的梦》这篇散文,主要是写他的三个同龄人,各人在各自的生活道路上是怎样竭尽自己的毕身精力,去圆他们各自的梦。作者与他们的交往,是最可信的知己,也可以说是“莫逆之交”。在这篇文章中他用最朴实的语言,用自己发自内心的感情来描述这三位朋友的经历。

“老石当时是大队小学管委会主任……村小学的第一任公办教师,教上了二十来个孩子,四个年级。”“不知一次什么机会,这位孔夫子的徒弟居然看到外地几百上千人的盖着‘洋房子’的大学校,以致心中萌发了一个愿景,要在深山老林中建上一所中学。”“如今,乡村中学的高楼巍然而起,他世代栖居的古老土筑平房,仍肃立于左邻右舍的水泥洋楼群里,像一个不朽的精神图腾,感染着夕阳的霞辉。”

“老何那时是大队长,后来当村长。”“他们与山石泉流为邻,林木花果滋润着他们的生命。”“他始终保有山里人对山川林木特有的感情,带领着社员们将他所管理的山区蒙上了重重绿色。”“让这里的山山岭岭永远四季葱茏。”而老吴“从十六岁起,接过父亲交给他的撑船竹篙,摆渡青山碧水之间……送过北伐的队伍,渡过王震将军的南下支队,也迎接过入山剿匪的解放军。”“为修建一座木架桥,他和盘托出了多年摆渡的收款……三万元,同时还凑上自己的两头肥猪钱。”但这不是写小说,也不是编故事,是写散文,是一篇真实有血、有肉、有思想、有灵魂、有情感的优秀散文。

文章的最后作者是这样抒发自己的情怀:“绿色是生命的颜色!”“我十分赞赏老何把他和朋友的理想说成是‘绿色的梦’。”“把这片绿色的山崖作为他生命的归宿。要绿,就绿个酣畅淋漓,绿个浓情如酒吧。”“正是这点点充满生机的绿色,才装点出春意盎然的世界。”这说得有多好,这是对绿的赞颂,对绿的呼唤。当前“节能减排”是世界各个国家热议的中心,联合国多次召开会议研究、讨论、决议,这就是对地球绿色生命的拯救,是人类对绿色的呼喊。读到这里,我似乎完全明白了正平先生给散文集取名《绿色的梦》的良苦用心。其意味深长,可以讲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当然翻开这部10多万字的散文集,绝不止写一篇《绿色的梦》。类似这样令你爱不释手,意味无穷的文章还不少。作者生活在平江革命老区,居住在泪罗江边,在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之中,对光怪陆离的世象,是冷静、客观地审视,在文字的描叙之中,他也是“不骄不躁”,“以平和的心态”去观察,去调查,去揣摸,去面对。因而集子里收集了他写这方面的文章不少,如《泪罗江的情思》、《走近玉龙》、《漫步香格里拉》、《棕树礼赞》、《菜园短章》等。

集子里有写祖国山河的《八荒情韵》,有写亲情一类的《为伊憔悴》,有写怀旧一类的《故园寻踪》,以及来源于生活的咏史性的随笔和生活记述。

不过看完这本书以后,我真的从内心佩服我这位“三同”文友,他那双独特的眼光和才思敏捷的文路。第二辑《八荒情韵》的头两篇散文《车过溆浦》、《辉煌木屋》,我知道他是在什么背景下引发了灵感和情绪。那是2006年,他赴贵阳看儿子,乘火车路经溆浦,从贵阳返回时,在怀化停留一天,我陪他参观了市内“五溪文化广场”和芷江抗日胜利“受降纪念坊”。在文化广场他认真地看了“五溪人物墙”,他从五溪人物墙介绍中看到屈原曾在溆浦流放过,又看到中共第一位妇女部长向警予、开国名将粟裕、文坛泰斗沈从文等人的事迹介绍,深情地同我说,竟想不到湘西这块过去匪患猖獗的不毛之地,出现过如此众多光照寰宇的历史名人和英雄,为五溪这块神奇大地创造了人杰地灵的辉煌。

回去不到一个月时间,他便把这两篇散文大作寄给我。我一看不禁叫绝。写得好,写得深沉,写得厚实。如《车过溆浦》开头几句“不是因着历史的浓墨重彩,不是因着政治的刀光剑影,也不是因着山水的奇险异秀,而是以一个荒僻凄冷的文学形象铭刻在脑海的地名,恐怕莫过于溆浦了。”这样连续几句排比式的句子,一下子就紧紧抓住了我的心。这是为什么?溆浦在我心中的份量太一般了。尽管我在岗时,一年之内要去几次,就没有任何感觉要用笔去写文章。可正平先生就不同,仅仅是路经溆浦,就牵动了他的文学神经,由溆浦联想到历史名人屈原曾流放该地,于是“每当农历端阳节,泪罗江上龙船竞逐的热烈时刻,我常常为我的母亲河能安息我们民族历史上屈原这一辉映日月的巨星而暗自骄傲。可是我却不愿意去思摸溆浦这个名字,那是投影中的礁石,太沉了,太锐冷了……想不到却是,半个世纪后……不经意之间,突然飘落在我的眼前……”作者以自己抒发的情感,把历史和现实、溆浦和泪罗江有机地结合起来。文章是这样描述的:“列车隆隆,激活着我记忆中尘封多年的点点信息,我心中涌起一种难以言状的感慨!眼前,文学留给我的昔日景象是再也找不到了。‘山峻高’但不阴暗,清丽的峰峦坡岭,飘拂着缕缕雾云,宛如一幅幅恬静而深情的写意;‘多雨’但不幽晦,一片又一片翠绿的茶园,一幢又一幢洁白的水泥洋楼,因水泥的摩挲而显得格外晶莹……新一代的园林,无边苍翠,无边葱绿……红色的柑桔,白色的油茶花,与我的家乡泪罗江畔的秀丽风光俨然,使我心中涌上一股亲切。”

正平先生写的散文,以往刊发在《九头鸟》杂志上,我基本上全部拜读了。同时对我这个初学写散文的人,有个很大的启示和帮助。他的散文好就好在用他自己独特的抒写笔调和他独有的深厚文学功底,用自己的真情实感来构思布局,用优美细腻的文字来描述跌宕起伏的情节。再一点就是他始终热爱社会、热爱生活,始终以平和的心态直面人生,用一颗赤诚之心去拥抱生活。所以,从他笔下写出来的文学作品,就必然会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和强大的生命力。

正因为这样,我希望今后能更多地读到正平先生的散文力作,并祝他写出更好的散文精品。

 

(注:《绿色的梦》作者李正平,20077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山中老树叶
发表人邮件:2237646621@qq.com发表时间:2012-5-29 17:43:00
李正平老先生的散文集我有两本.一是绿色的梦、二是杨柳依依.看后深感喜爱、他的作品、情感深、生活真、文底厚、启发广、是纯美文学的精华. 我想求购另两本那里有购,请知道的文友告诉,深表谢意 手机号"18711227516"山中老树叶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儒艺图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金融街万达广场A1座   联系电话:0591-8340-4256   联系人:福州墨韵出版 QQ:1509976841
闽ICP备08007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