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散文 >> [李达伟] 乡居小记
    
会员文集

仪桐楚楚  小说

墨指含香 文集

尘埃落定 文集

骆一百 文集

墨 原 文集

寒 池 文集

天 涯 文集

暮 野 文集

午 夜 文集

北 城 诗集

会员文集申请处
长篇连载

百劫新生: 《谁是绑匪》

  双击自动滚屏  
[李达伟] 乡居小记

发表日期:2008年1月13日  出处:云南  作者:李达伟  本页面已被访问 1171 次

乡居小记

 

早晨的阳光早早地照在了凉凉的山路上,我赶着匹骡子朝山谷走去。骡子在爬斜坡时不住地打着响鼻,停停走走中不住用尾巴甩打着背上群集着的蝇群。每一天都要经过许多的坎沟,每一个坎里都有着汩汩而淌的清溪。每到一个坎中,我都会吆着骡子停下来,让骡子拼命地咕喝一阵与朝露混杂的溪水。树影的阴凉加之水的浸凉融成了一股冷气,不断朝马背上侵去。

立于坡地时,我意外地发现乡村的土地都是一些高低起伏的土丘。所种的庄稼也高低起伏,从高处看来,一垅一垅的田地被赤褐、黄绿的色调缝织在了一起。生命的绿脉在远处看来竟更加分明了,每天都步于山村野道,但被看来微琐的生命震住的是以这次为始的。

每天都要重复着去山上拾柴禾,驮回家后,我便兴致很高地把柴禾码起来,并伴着淡淡的暮色仔细地看码得齐不齐整。山里,干枯的柴禾俯地即是,有些需要用斧头挨它两下,有些则手折它几下就行。家里需要的柴禾很多,就一匹骡子,一年到头不知要往深山潜伏多少回。日渐空荡的山谷里躺着许多干枯的枝桠,每次进入里面骡子都会引起不大不小的一阵骚动,我总觉得那是由于枯树干和枯树叶混杂的陈腐味引起的。而在我看来,谷中树木的陈腐味却特别迷人。

放晴的天显得高阔清远,看云,听风,性致特别高。一股沁凉的立秋之风撞开了卧室的那个破门,摞走的书被掀得零乱不堪。任那些书东飘西落,我一直认为,秋天是零落的。零乱的早晨,踏着凝滞剔透的露珠,步于田埂上,察看庄稼的长势。地里的作物透出了油绿繁茂的茎叶,连硕大的穗粒都透出一层新绿。顺带摘回一些豆角,豌豆角长质不好,扁平的身子里即入了许多的蜡黄,如一个长麻脸的人。这是我在去拾柴禾之前所要做的事,在重复这类事情的过程中,豌豆竟长得好起来了。

拾着一些干柴禾,把它们捆了个结实,让骡子驮起,洒下一串清悦的铃声于幽谷深涧。牵着骡子的手随意而舒缓,捆紧的柴禾竟发出“嘎嘎”的坚固声音。黄昏时分的天高阔得很,夕阳的暮色柔和地缀满山尖。晚归的牛哞,迟暮的日色,踏碎石块的骡子让我沉溺上了乡村的黄昏。黄昏的乡村腾起了娓娓的炊烟,如一个姑娘哭湿的泪痕。一些栎树坚硬地长于路边,枝干繁茂,绿叶开隆,一些枯的树枝倒在了这些树的下面,横七竖八地躺着。也许某一天,我会把这些枯树枝桠全部驮回家中,紊紊有序地把它码起来。以便顺利地度过隆冬。

给炉灶添了一些干的柴禾,上面积了许多的绿斑,这是多年雨水侵入的缘故。扒了一些炽红的火炭,把在山路边偶尔采起的蘑菇放在了上面。小侄子摇着我的手臂,嚷嚷要吃。最后,芳香扑鼻,小侄子如愿以偿,我却饱享了一阵山野间的香气。吃完简便的农家饭后,便在故纸堆里翻一本书在爬满岁月痕迹的屋子里静受着阅读的乐趣。当发现,无人可诉之时,就盖上轻薄柔和的被子睡觉了。

夏日里,我就这样过了许多个日子。而在秋天的不多天里,我依然这样过着日子。看庄稼拾柴禾,在我看来,已是再简单再平凡不过的事情。我也觉得了,做这样的事情就是为了生活,生活就是在这种顺向中过去的。

拾柴禾的日子里,我盯住了山谷中的那些枝桠丛林。我就那样,每天做着单一寡味的动作:拾柴,捆柴,驮柴,码柴。就这样,院子里的柴禾每天都在增加每天又在减少。我给骡子套鞍的当会斜视了院子一眼,柴禾还是与第一天去拾柴禾时一样高。

让我宽慰不已的是,在去地里察看庄稼时,发现庄稼的长势日渐增旺了。

 

 

地址:云南省大理学院古城校区06汉本一班948信箱

姓名:李达伟

邮编:671003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儒艺图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金融街万达广场A1座   联系电话:0591-8340-4256   联系人:福州墨韵出版 QQ:1509976841
闽ICP备08007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