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散文 >> [钟 华] 满世界的寻找你
    
会员文集

仪桐楚楚  小说

墨指含香 文集

尘埃落定 文集

骆一百 文集

墨 原 文集

寒 池 文集

天 涯 文集

暮 野 文集

午 夜 文集

北 城 诗集

会员文集申请处
长篇连载

百劫新生: 《谁是绑匪》

  双击自动滚屏  
[钟 华] 满世界的寻找你

发表日期:2007年11月16日  作者:钟 华  本页面已被访问 1576 次

    深秋的午夜,漫长而微寒,窗外不时下着滂沱的大雨,铺天盖地的雨气透过纱窗涌入室内,氤氲缭绕。熄灯上床,合上倦眼,头荐竹枕,睡意姗姗来迟,良久未眠。倦着身子躺在冰凉的被窝里,心头滋味百般,更难入睡。猛地拉过被子,蒙着头,强令自己抛开一切进入梦乡。

突然从梦中惊醒辗转梦见了你,然后开始在漆黑的夜里哭泣。那哭泣不是出于悲伤,而是因为快乐,迟到的快乐和幸福。自己给自己的安慰,也许你还欠我一个交待,可是我又欠你太多的解释。

其实梦里只是看了你的日记,短短几篇,些许关于我的内容让我感动不已。最后一次见面,你表现得极其冷漠,好像不想见到我,我为此愤然离去,可是一转身我就后悔了,又准备满世界的寻找你。

于是记忆的碎片一一复原,第一次见面的尴尬,我送你的小诗,第一枝玫瑰,校园里的粉红的木槿花,Samly的磁带,白色的海螺,抓住你手腕跑过音乐喷泉的刺激,影院里四处寻你的忐忑,终于看到你那一刻的舒心,为你斟的酒,我总是喜欢逗你笑,在你最艰难的时候借你臂膀让你哭泣,即使那次离别非常生你的气,还依然忍不住想笑,我更宁愿当你的大哥哥,守候你,一辈子呵护你。

想起生命里所有的过往终将会成云烟,终将是尘归尘,土归土。一场结局早就注定的邂逅,一段痛如刀割的记忆,四年义无返顾的赴约,一生都会铭记的欢乐往昔,早已在心碎时定格为了永恒。                                   
   远方传来久违的呼唤,心瞬间变得无比敏感,我赶紧起身下床,轻启窗扉,隔着弥漫的夜色,穿过萧萧的雨幕极力张望,渐渐地,雨水湿透了眉发,顺着脸颊流成一条条线,我仍只能感到黑暗中的模糊光亮,却没有发现你,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难道你已经忘记了我的颜容?难道无边的黑暗使你途中彻底地迷失了方向?我不相信,绝不相信,我飞快打开桌上的相册,颤抖着手,一页一页的往后翻,在模糊的照片中终于找到了你,我睁大眼紧紧地盯着你,好让你再想起我来,你在我熟悉的神色中觅回哪怕微弱的记忆也好,可是照片中的你始终不吭声,我大声喊你的名字,良久,墙壁也没传来你的回音。于是,我拿出你写给我的信,一行一行的找,在发黄的信纸中找到了曾经的款款深情,遗憾的是,我却找不到你的身影。我不放弃,我愤然丢下信纸,反复地拨打你的电话直到手痛,渴望再次聆听你那熟悉的声音,等到的却是“对不起,该号码是空号”,我狠心地扔下手机,仍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我记得还有你的QQ号,激动地打开电脑翻遍了好友录,却没发现你的身影,我只能呆坐着,双眼无神地望着苍白的屏幕,不知道该怎么办,心情跌落到低谷。

隔着薄薄的窗扉,秋雨在夜色中尽情挥洒着活力,漫天飞舞,滴滴敲打在枝叶上,叮咚作响,想起你说过的话,雨水是天使们洒落的仙水琼浆,魔力十足,它能够洗净天空的烦闷,驱散大地的燥热。我汲着拖鞋跑出门去,在大雨中狂奔,然而,雨水终究挥不去我满心如缕如丝的愁。默默地走回屋去,寒气以锐不可挡的穿透力从肌肤浸入骨髓,我站着直哆嗦,身上地上一片水的痕迹。

好多次,我都责问自己:为何这样不理智?是的,我不得不面对现实,你的病情很严重,一直在恶化,你数月前独自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旋即离开了人世。我知道你的出走是为了我,担心我为你难过,你做的一切我都能理解,可我不甘心,因为临终的那一刻没能见上你最后一面,因为我舍不得离开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你对我的爱。你走了,正如你轻轻地来,唯一留下的只是深深的落寞与痛彻心扉的我;你知道吗,我也走了,带着少许行李,悄悄离开了人群,冒着严寒酷暑,顶着烈日雨幕,去满世界的寻找你。你千万不要躲避我,我带来了你爱吃的点心,你若担心见到光亮,我可以哀求后羿射下最后一轮红日,你若承受不住地下的阴冷,我会紧紧地拥你入怀,让你在寒风刺骨的地狱里仍能感到绵绵暖意,如果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我会陪你重返人间,走完生命旅途中的最后一程。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儒艺图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金融街万达广场A1座   联系电话:0591-8340-4256   联系人:福州墨韵出版 QQ:1509976841
闽ICP备08007076号